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送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。

爾晴表面上應了傅恆的話,同樣去家廟住,卻又以自己受了重傷為藉口,硬是賴在富察家不走。

若傅恆開口催,她就扶著額頭嚎啕慘叫,恨不得將家裡所有人都喊來,叫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可憐,以及傅恆的狠心。

老夫人,傅謙,福康安……幾乎每個人都站在爾晴這邊。

倒顯得傅恆像個外人。

這樣的家實在待不下去,她不走,傅恆反而生出離心。

這日上朝,弘曆環顧四周,淡淡道:「回部大小和卓叛亂,阿繁招撫被殺,綠營千人全軍覆沒,定邊將軍兆惠被困黑水營……誰願馳援?」

滿朝文物,皆不敢應。

唯有傅恆越眾而出,拱手道:「奴才願去!」

作戰英勇,捨身忘死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傅恆都是一個絕好的人選,然而正因為此,弘曆反而猶豫了。

金川一戰,他連發數道上諭,都沒能將他從戰場上召回來。

索性他活了下來。

但下一次呢?他還能全鬚全尾的回來嗎?

倘若回不來,弘曆要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皇后交代……

「此事……」弘曆猶豫片刻,終是駁回了他的請求,「明日再議。」

豈料峰迴路轉,第二日上朝,弘曆卻又忽然改口:「傅恆,回部一戰,就交給你了!」

一個人不可能突然之間改變主意。

是誰說服了他?

海蘭察與傅恆最是交好,也最是擔心他的安危,下朝路上,與他並肩走著,右手摸著下巴道:「傅恆,因回部一戰,靖遂將軍雅爾哈善丟官,都統順德納、提督馬得勝就地處斬,如今連驍勇善戰的兆惠將軍都身陷黑水營,這次遠去回部,你一定要小心。」

傅恆:「我明白,你放心吧。」

「我怎麼放心啊!」海蘭察瞪圓眼睛,裡面充滿好奇,「皇上明明駁回了你的請求,為何一夜之間,又改變了主意?」

傅恆忽然停下腳步,一拱手,退到路邊。

海蘭察轉頭一看,急忙跟他退到一處,行拱手禮。

長廊上,魏瓔珞的儀架緩緩行了過來。

擦肩而過時,她忽然轉過頭來,對傅恆神祕一笑。

傅恆竟也回以一笑。

海蘭察看看魏瓔珞,又看看他,等儀架離開,立刻將傅恆抓到一旁,一臉嚴肅:「兄弟,你可不能行差就錯啊,想想你家中父母,想想你老婆孩子……」

「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傅恆淡淡道。

這兩人之間絕對有點什麼!可是傅恆嘴巴太嚴,又不可能去延禧宮質問那位如日中天的令妃,怎麼辦?

「有了!」海蘭察忽然一拍大腿,「找明玉!」

跟魏瓔珞還有傅恆比,明玉自然好應付得多。

又或者說,這對熱戀之中的小男女之間,很少有什麼秘密,大多數時候,他們都習慣於分享。

分享好吃的,分享好喝的,分享著彼此的煩心事,也分享著彼此的快樂。

侍衛所內,海蘭察拿出一盤果點來招待她,順便問:「你家娘娘最近可好?」

「好得很!」明玉將一塊蜜餞放進嘴裡,眉飛色舞的炫耀道,「皇上今兒的午膳,又是召咱們娘娘一塊兒吃的。」

「嘿,這有什麼?」海蘭察像是故意找茬,「後宮哪位娘娘,沒跟皇上吃過一兩次飯啊。」

「不一樣。」明玉搖搖頭,「娘娘回來的時候,把做菜的廚子給帶回來了。」

「啊?」這倒是出乎海蘭察意料之外。

「不止廚子。」明玉掰著手指算給他聽,「上個月討走了筆洗,大前天是懷錶,昨天瞧著翡翠碗好看,直接順走了。整個紫禁城,哪個能像我們娘娘這樣?想要什麼,皇上都給的?」

那可真是只此一個,別無分號了。

「令妃娘娘是這個。」海蘭察忍不住豎起大拇指,然後感嘆道,「說起來,昨兒皇上明明駁回了傅恆的請戰,今天卻突然改變了主意,同意讓他出征了……」

明玉眨了眨眼,忽然伸手朝他胸口一推:「好呀,搞了半天,你原來是想從我這裡套消息呀!」

海蘭察嘿嘿笑著,卻不逼她,她願意答就答,不願意也不強迫。

反正他也只是有些好奇罷了!

明玉猶豫了一下,最後模稜兩可的對他說:「我們娘娘是個有恩報恩,有仇報仇的人,富察大人幫娘娘達成了心願,所以……你懂了嗎?」

海蘭察並不傻,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他哪兒還能不懂。

卻是傅恆替魏瓔珞達成心願,故而魏瓔珞投桃報李,也替他達成了心願。

「全天下的女人,偏偏看上這一個。」海蘭察心道,「傅恆,我真不知道該說你是幸運,還是不幸……」

紅顏易得,知己難求。

既是紅顏又是知己的,那更是三生有幸,才能在今生今世遇見一個她。

「哎?仔細一想,延禧宮在另一個方向,又不順路,怎麼會跟咱們撞見?」海蘭察又想明白一件事,心中感嘆,「這麼說來,今兒相見根本不是偶然,她是刻意來送你的,傅恆……你果然是不幸的傢伙!」

三生有幸,得你一人。

最終卻一左一右,走向了不同的方向,既要分別,何必相見,既然無緣,何須誓言。

「回來了?」

延禧宮內,魏瓔珞正在盆中插花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明玉反手關上房門,走到她身旁,順手將一枝茉莉花遞給她。

魏瓔珞抬手接過,橫插豎插,最後將那茉莉別在胸前,嘆道:「從前看皇后娘娘插花,怎麼都覺得賞心悅目,可我自己插的花兒,真是夠難看!」

明玉撲哧一笑:「所以,皇上才說你俗嘛!」

魏瓔珞笑道:「書法繪畫琴藝,全都可以後天彌補,但眼光與氣度,卻要數年的浸*娘出生大家,我從小長於市井,自是比不上啦。」

明玉:「那你還練習?」

仔細打量眼前盆栽片刻,魏瓔珞終於選了一處,將茉莉花插了過去:「一日比不上,那就一年,一年不行,就十年,就算天分不高,勤能補拙啊。琴棋書畫可以不精通,但皇上問起來,也不能是睜眼瞎嘛!」

純貴妃不可能,也不願意學她的俗,她卻可以學她的雅,雅字太高,俗字太低,唯有雅俗共賞,才最是討人歡心。

「主子。」小全子的聲音忽然從她背後傳來,「事情辦妥了。」

魏瓔珞聞言一愣,飛快轉頭,眼中壓抑不住的驚喜:「哥!」

一個容貌極美的太監立在她身後,一笑之間,天地失色。

竟是袁春望!

「哥!」魏瓔珞快步迎向對方,跑得太快,鞋都差點脫落,「我以為你不會來了……」

袁春望彈指在她眉心一叩,親暱的彷彿兩人從未決絕過:「我不來誰來,遠在圓明園都聽見你闖禍的消息了,當哥的只能過來幫你善後。」

魏瓔珞摸了摸眉心,內心一片溫馨,因先前弘曆冷落她,延禧宮宮人大多各奔前程去了,僅留了明玉與小全子兩個,如今她重得寵愛,晉為令妃,卻也不稀罕這些牆頭草,弘曆許她從宮中各處調用新人,她頭一個想到了袁春望。

以她如今的榮寵地位,想要從圓明園裡調一個人,是極容易的事。

怕就怕對方不肯來。

滿心忐忑的試了試,沒想到竟收穫這樣好的結果。

「主子!」小全子滿懷警惕地瞥了眼袁春望,爭寵道,「皇上遣人送來一套騎裝,說明日帶著主子騎馬去!」

「騎馬?」魏瓔珞的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。

全子與有榮焉:「是啊,將來皇上要帶主子參加木蘭秋狄,總得讓主子先學會騎馬呀!」

「騎馬……騎馬呀……」瓔珞慢慢品味一番,忽笑道,「小全子,把皇上明日要親自教我騎馬的消息放出去!」

小全子一楞,旁邊明玉忙阻止道:「這樣不好吧,如今你在宮裡如此受寵,宮妃們可恨透你了,再把這消息傳揚出去,不是火上澆油嗎?」

魏瓔珞呵了一聲,似笑非笑道:「我就喜歡看她們眼紅跳腳,卻又奈何不得的模樣……去,照我說的去做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