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眷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這偌大一個富察府,竟沒他一個落腳之地。

傅恆在屋外轉了轉,不能回書房,又不願回他與爾晴的新房,臨時叫管家安排睡處,又怕驚動了父母,鬧得家宅不安,默默轉悠許久,最後轉進了花園裡。

頭上孤月一輪,傅恆在一張石凳上坐下,呆呆看著夜空出神。

直至一襲披風落在他肩頭。

「少爺。」青蓮不知何時來到他身後,低聲道,「夜深了,小心身體。」

傅恆沒有回頭,他仍望著頭頂孤月,問:「青蓮,你認為我錯了嗎?」

青蓮是個溫柔似水的好姑娘,她不會主動去問,但若是他肯說,她便願意靜立在他身側,側耳傾聽。

「三年過去了。」傅恒歎道,「她已經成了皇上的女人,可我依舊念念不忘。」

這事本是一樁秘密,但爾晴與他吵得久了,祕密漸漸不再是秘密,總有一兩個心腹知道內情。青蓮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傅恆的心腹,但先前她險些在爾晴手裡毀容,得傅恆出手才留得一命,也就間接知道了當中內情。

知道他話裡的「她」……乃是今上最為寵愛的令嬪。

「少爺。」青蓮想了想,輕輕道,「您是一個活在過去的人。」

傅恆只是心裡太過痛苦,所以想要找個事後能夠守口如瓶的人傾訴,卻不料對方竟說出這樣一句話,當即回頭望著她,楞道:「活在過去?」

青蓮老老實實說出自己的想法:「奴才沒有見過令嬪娘娘,但她在短短半年就青雲直上,說明是個識時務的人。這樣的人,通常都是聰明人,知道過去不可追憶,只會一直向前看。」

想起魏瓔珞對他的視而不見,想起兩人的擦肩而過,傅恆苦笑道:「你說得對,瓔珞是個永遠只向前看的人。」

見了他臉上的苦笑,青蓮心中一疼,雖然沒見過那位令嬪娘娘,此時此刻,卻不由得對她升出一股怨憤來。世上男人雖多,如少爺這般的卻少,保不齊尋遍山河萬里就這一個,為何要讓這樣一個鍾情不二的男子露出這樣淒楚的笑容?

「這樣的聰明人,往往是無情的,因為過去的一切美好,都會被他們丟棄。」因心中有了成見,說出來的話便不再客氣,青蓮略略一頓,補了一句,「不僅僅是回憶,還有人。」

傅恆的笑容頓時變得更苦:「這樣說來,我是被她丟棄的人嗎?」

「不。」青蓮搖了搖頭:「是少爺您總是執著於過去,自己把自己困在一個叫過去的夢裡,那個夢裡……有您用舊的硯台,有您翻破的兵書,有您一直愛著的女子,舊夢太美,您遲遲不肯醒過來。」

傅恆聞言一愣。

正如青蓮所說,他是一個極為戀舊的人。

在他的小小書齋裡,彷彿一番天地,舊時的衣裳,看舊的兵書,以及缺了一角的硯台,都留在他的天地中,不曾丟棄過。

最後連那個人,也一直放在心裡,久久不肯釋懷。

「如果僅僅是戀舊,其實並不礙事,但少爺對自己的要求又太高,高到幾近苛刻的地步。」話都已經說出口了,青蓮索性竹筒倒豆子一樣,將剩下的心裡話也說了出來,「奴才聽聞,少爺在行軍途中,一路長途跋涉,鞍馬勞頓,可為了商定軍務,條陳上奏,常常徹夜不眠,連皇上都下了聖旨,戌刻後便強行收走您的奏摺,不許您再這樣折騰自己的身體。少爺……您對事,對己都如此苛刻,更何況是對感情?」

傅恆沉默片刻,嘆:「青蓮,我沒有你說得那麼好。」

忙於軍務,奮不顧身,一半是為了國,一半是為了己,那時候他心裡還存了一絲念想,想著要憑藉自己的赫赫軍功,將她從圓明園裡贖出來……

等到功成名就,等他載著滿身榮耀回到紫禁城,才發現一切已成空。

一個是君王之妃,一個是君王之臣,近在咫尺,咫尺天涯。

回到家裡,又是一個那樣的妻子,還有一個那種出身的孩子,此生他還能追求什麼呢?也只能一頭扎進軍務中,以無窮無盡的工作,來麻痺自己,好讓自己能夠短暫的忘記一切,忘記她……

青蓮卻不是這麼想的,聽了傅恆的話,她急切否認:「不,不管別人怎麼說,在青蓮心裡,您就是世上最好的少爺!」

顯是為了安慰傅恆,一不留神,就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。

傅恆緩緩轉開了眼,避開了她那灼熱的視線,故作平淡道:「明日便是姐姐的祭辰了,你去替我準備一下吧。」

青蓮還有許多話想要與他說,被他這樣一大段,便如剪刀往情絲上一剪,頓時沉默了下來,良久才低頭道:「是。」

她依依不捨地離開,走到半路,又忍不住回過頭來:「少爺,起風了,早點回去休息吧。」

傅恆沒有應她,甚至連肩上的披風都解了下來,疊放在身旁的石桌上,獨自一人孤坐月下,那素白月光灑在他肩頭髮上,如同白色的雪。

青蓮看得心中一悲,忍不住心想:連這樣一個人都能毫不留情的捨棄,令嬪……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呀?

第二日,長春宮。

荒廢敘舊的長春宮,又忽然變得熱鬧起來。

宮女太監來來去去,將靈堂收拾得乾淨整潔,先皇后的畫像前,傅恆將手中的三根香插進香爐內。

白煙裊裊,飄過畫像。

「姐姐。」傅恆望著畫像中的面孔,心道,「你是不是早料到我會有今日?」

斯人已去,有許多話想要與她說,最後卻只能埋在心裡,永遠說不出口。

傅恆難掩悲色的從正殿出來,冷不丁對面過來一個人,也不知怎麼走路的,直直撞在傅恆身上,手中滿滿一盆祭肉,盡數灑在傅恆身上。

年長宮女惱火道:「你怎麼端的祭肉,竟潑了富察大人一身!」

那莽撞人忙往地上一跪:「奴才罪該萬死,富察大人恕罪!」

傅恆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裳。

一盆祭肉連湯帶水,全灑在自己胸口,如今正不住往下淌,發出一股油膩的氣味,令傅恆忍不住眉頭直皺。

他是要去養心殿的,這樣過去屬於殿前失儀,但看看跪在地上的人……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太監。

「哎,富察大人,這孩子是剛進宮的,什麼都不懂。」年長宮女作勢要打,「看我怎麼教訓你!」

「算了。」傅恆開口阻止道,「只是個十二三歲的孩子,不必計較了。」

年長宮女這才收住手,有些忐忑地看著他:「富察大人,如今您這一身怎麼去見皇上,不如奴才替您清洗一下,好不好?」

傅恆皺眉道:「我急著要去養心殿……」

「您換下衣裳給奴才,只清洗髒汙的這一塊,用鐵熨斗熨燙,很快就會好的!」年長宮女急著將功贖罪。

卻不是為自己恕罪,而是為那小太監恕罪。

包括先前要打他,表面上是為傅恆出氣,實則是為傅恆消氣,免得這位皇上面前的寵臣親自下令處置他,那不死也脫層皮。

傅恆看出了這點,也就沒再一味拒絕,反正這身衣裳穿著也難受,索性點了點頭。

年長宮女這才鬆了口氣,一邊請他去偏殿,一邊回頭教訓那小太監:「做事毛毛躁躁的,還敢打翻先皇后的祭品,回頭再收拾你!」

小太監連連認錯,最後小聲道:「翡翠姐姐,讓奴才去熨吧,也好將功折罪。」

翡翠冷哼:「知道錯就好,還不過來!」

兩人手腳麻利,很快就將傅恆脫下的衣裳清洗熨好,再由那小太監雙手捧著,送到了偏殿外,年長宮女原想進去伺候他更衣,卻被傅恆給拒了,衣服遞進去,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響起,最後門扉一開,玉人一般的傅恆立在門後。

兩人低眉順眼,立在道路一旁,恭送他離開。

黑色官靴走到小太監面前時,卻停了下來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小太監心中一跳,忙回道:「回主子的話,奴才小路子。」

「小路子。」傅恆並不是要問他的罪,而是淡淡囑咐道,「打碎先皇后祭品,是要殺頭的罪過,今天發生的事,不要再傳揚出去了。」

小路子實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一番話,忍不住抬頭看向他。

傅恆的臉是冷的,說出來的話卻是燙的:「在宮裡做事,一定要多加小心,一旦出了事,沒人會把你當成孩子,懂了嗎?」

小路子又忐忑又內疚,吶吶半天才道:「是,謝富察大人。」

囑咐完他,傅恆正要離開,身後卻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:「等等。」

傅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她怎會在此,即便真的在此,又怎會叫住他?

直至一陣香風自他身側飄過,魏瓔珞直接繞到他面前,別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然後對明玉道:「你去門外守著吧。」

嬪妃與外臣居然私下見面,年長宮女早已垂下頭去,也不必他們開口,就拉著小路子離開,明玉充滿警告意味地瞪了他們一眼,示意他們不要節外生枝,然後嘆口氣,守在了門口。

偏殿內,一片寂靜。

好不容易兩人獨處,傅恆心裡頭有一堆話想要與她說,臨到開口,卻突然啞了嗓子。

最後是魏瓔珞先開的口,她問:「為何還不離開京城?」

傅恆又不是文臣,他一個武將,功名更多是馬上來取,久留京城,對他而言並沒什麼好處,倒不如早早回去兵營,經營他的權利與勢力。

只是她一副冷冰冰的模樣,不解內情的人看來,倒像是在嫌棄傅恆,一心想要逼他走。

「瓔珞。」傅恆嘆了口氣,「我回去以後,翻來覆去想了很久,覺得你入宮……另有目的。」

魏瓔珞一楞,好笑道:「目的?你覺得我有什麼目的?」

傅恆不答,只緩緩別過臉。

魏瓔珞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只見雪白牆壁上,掛著一副栩栩如生的畫像,那是……皇后的遺相。

魏瓔珞心中猛然一跳,面上故作鎮定:「傅恆,你不要胡思亂想,我是在圓明園呆夠了,不想再做低人一等的宮女,更不願一生為奴為婢!」

傅恆卻似沒聽見她的話,他盯著遺像,喃喃自語似地:「兩個可能。第一,姐姐的死有蹊蹺……」

「先皇后是自盡的!」不等他說完,魏瓔珞就大聲打斷,「與旁人無關!」

所以你不要去查!不要摻和進來!不要冒生命危險!

「第二……」傅恆緩緩轉過頭來,哀戚地看著她,「你恨我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