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三十章 江南調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為什麼不能是你呢?

魏瓔珞眼中空茫茫一片,良久才嘆:「我曾想一直待在宮裡,待在娘娘身邊……永遠都不走。」

那些長春宮的歲月,零零碎碎,如甘甜的蜜餞,如飄零的楓葉,穿插在記憶的縫隙裡,是最甜的味道,是最美的風景,叫她一輩子都忘不掉。

「娘娘在時,我就伺候娘娘,娘娘不在了,我就伺候小阿哥。」魏瓔珞臉上浮上笑容,那是明玉久未見過的,發自內心的笑容,「等到小阿哥長大成人,我就回娘娘身旁,替她守著陵墓,陪她說話,逗她開心……直至我枯骨成灰。」

「瓔珞……」明玉眼眶發熱。

眼前的女子已不知幸福為何物,因為她的幸福,早已隨著皇后一同埋葬於黃土之下。

「……好了,這個話題就到這裡吧。」魏瓔珞將手一擺,不願再討論這話題,「替我尋個人來……一個能講江南話的。」

紫禁城裡藏龍臥虎,連說大食話的都能找到,更何況只是尋個會說江南話的。

都不需要出延禧宮,明玉直接從院子裡喊來一個掃灑宮女。

那宮女剛入宮不久,官話還沒學利索,一開口,江南口音就溢出來:「奴才」

聽了她的聲音,魏瓔珞暗自點點頭,問她:「識字麼?」

「略識得幾個字。」那宮女回道。

魏瓔珞便給明玉遞了個眼色,明玉走過去,將紙上的字展給她看,那宮女吳儂軟語,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道:「這位客人,要喝酒嗎?桑落、新豐、菊花、竹葉青,還有女兒紅,客人要哪一種?」

念完,她小心翼翼看向魏瓔珞。

魏瓔珞躺在椅內,合著雙目,淡淡道:「再念。」

「這位客人,要喝酒嗎?桑落、新豐、菊花、竹葉青,還有女兒紅,客人要哪一種?」

「再念。」

「這位客人,要喝酒嗎?桑落、新豐、菊花、竹葉青,還有女兒紅,客人要哪一種?」

「再念。」

「這位客人……」

吳儂軟語迴盪在延禧宮內,起起落落間,半個月就過去了。

這日,陽光明媚,浩浩蕩蕩一群人,行在宮道上。

「純貴妃。」太后走在最前頭,眼睛上蒙著一條黃綢,略帶好奇道,「你這到底在弄什麼玄虛?」

純貴妃扶著她的手,邊走邊笑:「太后,您聽。」

「賣花啦!一枚銅板兩支!」

「客官,喝茶嗎?上好的碧螺春!」

「姐姐,買匹布吧,剛進的新貨!」

一支竹笛江南調,滿街盡是叫賣聲。

太后一把扯下眼上的黃綢,放眼一望,只見宮道兩邊,仿照江南式樣擺著無數個小攤子,有的賣茶,有的賣點心,有的賣古玩玉器。

每個攤位後都站著個太監或宮女,穿成了尋常攤主的樣子,做著尋常攤主的事,一見人來,就高聲叫賣,乍一眼望去,真以為自己一腳踏錯,從紫禁城踏進了江南市集。

「純貴妃,這是怎麼回事?」太後驚訝的朝純貴妃看去。

純貴妃柔柔一笑:「太后不是嚮往江南景致嗎,紫禁城裡沒有小橋流水,臣妾便仿照著記憶裡的模樣,讓太監宮女們擺出了宮市,雖然少了楊柳依依,流水潺潺,卻也有酒旗飄飄,行人如織,權當討太后一樂吧!」

太後望著眼前熱鬧的場景,感嘆:「純貴妃,你有心了!」

「純貴妃心思用的很妙,只這畢竟不是真的。」弘曆走在太后另一側,微微一笑道,「朕已經決定,要在萬壽寺前,沿著御河兩岸,為太后專門修建一條蘇州街,到了建成的時候,太后便能親眼見到江南景致了。」

太后又喜又憂:「皇帝,這樣未免太勞師動眾……」

弘曆:「只要太后開心,朕便心滿意足了。」

身後,一眾嬪妃用嫉恨的目光望著純貴妃。

怎能容她獨占鰲頭?繼後忽然一笑:「太后,純貴妃的確聰慧,竟能悄悄準備這樣的驚喜,依臣妾看,既然宮市都擺出來了,便不要光是看著,應當派上大用場!」

太后奇道:「如何派上用場?」

旁邊正好是一個玉器攤子,繼後隨手摘下自己手腕上的玉鐲,彎腰擱在攤上。

「如今金川戰事剛平,大清雖然獲勝,卻也傷亡慘重,很多傷亡將士家屬得到的撫卹十分有限,孤兒弱母無處可依。」繼後緩緩直起腰來,「臣妾建議,從宮中每一位嬪妃做起,人人捐出首飾財物義賣,當然,既是義賣,就不能侷限於大臣、宮人,而要把這些攤子都擺出宮門,換來的錢財,用於撫恤傷亡。」

太后本就熱衷於行善,聞此立刻道了句阿彌陀佛,弘曆同樣動容:「皇后,你想得非常周到,的確是個好主意,也不會浪費純貴妃精心準備的宮市。」

被人借花獻佛,純貴妃心中十分不痛快,面上卻笑道:「還是皇后娘娘想得周到,臣妾只想著討太后開心,完全沒想到這麼深的一層。既然如此,臣妾也盡一份心力吧!」

說完,便摘下了耳朵上的寶石墜子,放在了玉器攤上。

眾妃嬪聽到這話,便都摘下頭上、身上的首飾,全都放在了一起。

弘曆負手而立,笑著看著這一幕,忽然目光一頓,凝在不遠處的酒攤上。

千里鶯啼綠映紅,水村山郭酒旗風,一面紅色酒旗迎風而展,旗下放了四口巨大的黑色酒罈,一張木頭酒桌,幾把椅子。

一名沽酒少女正站在酒罈前,手裡一條長長酒勺,勺中美酒流入碗中,叮咚作響。

酒碗前坐著一個老太監,他慢吞吞喝完碗裡的酒,然後從懷裡摸索出兩枚銅板,放在桌上,少女正伸手要收,對面忽然投來一道陰影,抬頭一看,弘曆冷著臉看她:「你怎麼在這兒?」

魏瓔珞布衣荊釵,嫣然一笑,從腰間抽了張帕子出來,乾淨利落地抹了抹桌子,一開口,地道的吳儂軟語:「這位客人,要喝酒嗎?桑落、新豐、菊花、竹葉青,還有女兒紅,客人要哪一種?」

弘曆上下打量她,宮花看多了,偶爾看見這麼一朵野花,竟覺得十分新奇:「令嬪,你這什麼裝扮?」

「今天沒有令嬪,只有沽酒女,這些可都是江南名酒,難得一嚐呢!」瓔珞一本正經,「您若是不買,我就要賣酒給別人了!桑落20文一壺、新豐25文、菊花酒30文、竹葉青20文,女兒紅25文,快來買,快來買啊!」

弘曆來了興致,竟隨她意思,扮成客人模樣,指著一隻罈子道:「這是什麼酒?」

魏瓔珞舀起一勺遞給他:「地道的杜康酒,客官您聞聞。」

弘曆勾了勾嘴角,似一個極難纏的客人,橫挑鼻子豎挑眼:「桑落、竹葉青酒都出自山西,什麼時候跑到蘇州去了?賣酒之前,也不問問市價,誰敢來買你的酒?」

魏瓔珞一怔。

腳步聲在身後響起,弘曆側了側首,見是太后等人朝這邊走哎,略一皺眉,飛快從魏瓔珞手心裡接過酒勺,隨意地嘗一口,然後嘖吧了一下嘴道:「這酒不好,太後,咱們去前面看看吧!」

說完,轉身走向太后,將她們領去了另外一條路。

簡直像胃藏饕餮的酒客,不願意與人分享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美酒。

魏瓔珞:「皇上,我的酒勺!您還沒還給我——」

話音未落,弘曆已經解下腰間玉珮,反手遞來:「抵酒錢!」

魏瓔珞一怔,抬手去接,卻不想酒錢是假,調戲是真,弘曆竟輕輕捏了一下她的掌心。

似熱戀中的男女,背著家中長輩,偷偷在對方掌心寫下一個時間,一個地點,然後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後。

魏瓔珞慢條斯理的收回手,朝著對方的背影一笑。

是夜,弘曆久違的再臨延禧宮。

李玉的眼珠子從左到右,又從右到左,隨著他的步伐來來去去,卻一直徘徊在宮門外,不曾進到宮門里。

忽見一行宮女從遠至近,為首是明玉,手裏提著一只紅木食盒,似乎剛剛去御茶坊替主子拿夜宵歸來,抬頭一見弘曆,忙行了個禮要走,弘曆不說話,李玉卻惱了:「你這什麼規矩,看見皇上來了,還不請你家主子相迎?」

明玉低眉順眼道:「主子說,皇上肯定過門不入,她就不白費力氣了。」

弘曆原有些躊躇於進與不進,如今受她激將,反而臉色一沉,下定決心:「她又自作聰明!」

說完,再不猶豫,抬腳朝寢殿方向走去。

背後,明玉微不可查翹了翹嘴角,耳畔冷不丁響起李玉的聲音,慢條斯理:「你家主子又算計皇上吧?」

明玉忙收斂起臉上那一抹笑,狀似無辜道:「瞧李總管說的,我家主子可是實話實說!」

「裝,你接著裝。」李玉嘖嘖兩聲,「不過我可告訴你,皇上心裡窩著火呢,就算令嬪引來了皇上,也未必是好事!」

明玉一愣,望向寢殿方向,滿目擔憂。

寢宮們一開一關,將太監宮女們關在門外。

「令嬪。」弘曆望著迎面走來的那人,「你這是什麼打扮?」

魏瓔珞朝他款款而來,身上竟仍舊是白天那身沽酒女的衣裳,綠蟻新醅酒的裙色,雲鬢上斜插一根木簪,右手一抬,指頭上勾著一隻小小的白玉酒壺。

「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始為君開。」魏瓔珞轉動著手指頭,酒壺隨之叮叮咚咚地響,「客官今晚想喝什麼酒。」

弘曆不接她的酒,也不接她的話,似一個走錯店的客人,彷彿下一腳就會離開此地,離她而去。

這也是理所當然之事。

一身民女打扮,最多只能讓他驚艷一瞬,一句江南小調,最多只能將他引來,魏瓔珞心知肚明,兩者作用有限,皆不能讓他回心轉意,想要冰釋前嫌……

——唯看她接下來的表演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