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小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樹倒猢猻散。

離了梔子花,也離了心,延禧宮上下愈發人心渙散,沒幾個人肯好好做事,都在尋著新出路。

彎月如鉤,懸於延禧宮上頭,月光如雪,照亮一個偷偷摸摸的人影。

那人影從偏殿摸出來,懷裡抱著一隻藍布包袱,輕車熟路的往宮外走,卻不料今夜不同昨夜,有一個人守株待兔,已經等他許久。

「站住!」明玉領著兩個壯婦,從柱後轉出身來,「你懷裡藏著什麼?」

撲通!

寢殿內,小太監被推倒在魏瓔珞面前,面色如土,磕頭如搗蒜:「令嬪娘娘,奴才知錯了,要打要罵,聽憑發落,只求主子千萬別把奴才送去慎刑司,奴才一定會沒命的!」

明玉呸了一聲:「吃裡扒外的東西,如今外頭人欺凌延禧宮,你竟也吃裡扒外,娘娘,送他去慎刑司!」

一隻藍布包袱鋪在桌上,裡頭放著今夜被他偷走的東西,分別是香爐,鎮紙,一對鐲子,還有一張絲帕,魏瓔珞挑挑眉,略過其餘幾件值錢物件,單將那帕子撿起來一看,只見柔軟如水的絲帕上,繡著一朵栩栩如生的梔子花,花開六瓣,其色淺黃。

「……小全子。」她將目光轉回小太監身上,淡淡喚他名字,「你偷了本宮的東西,到底要賣去哪裡?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說!否則立刻送你去慎刑司!」

「是,是!」小全子又不是什麼硬骨頭,被她一恐嚇,立刻服了軟,「宮裡太監們偷盜財物是常事,便是乾清宮養心殿,也少有不夾帶的!只要不被主子們發現,自有渠道送出宮去,在琉璃廠找熟人變賣……很快變現!」

「你能賣,也能買回來嗎?」魏瓔珞卻問了他一個怪問題。

「當然,令嬪想讓小人買什麼?」小全子忙道。

魏瓔珞卻詭異一笑:「先不用,且讓本宮想想,該如何罰你……」

民間將小偷稱為鼠輩,自有其道理,至少小全子的膽兒就跟老鼠差不多,一聽魏瓔珞要罰他,頓時面子裏子什麼都不要了,涕淚橫流道:「主子,主子求您饒了奴才這條狗命,從今後奴才願為您上刀山下火海,絕無半句怨言!」

他賭咒發誓了許久,魏瓔珞才慢慢開口:「本宮可以饒了你,不過要記著你的這句話,永遠別忘了。」

小全子見有活路,哪裡還管其他,大喜過望道:「多謝主子!多謝主子!」

明玉恨鐵不成鋼,人一走,就埋怨道:「娘娘為何放人,處置的這樣輕描淡寫,日後如何管理下頭的人?」

「我留著他還有用。」魏瓔珞把玩著手中的錦帕。

「這種小潑皮能派上什麼用場?難不成還能讓皇上回心轉意不成?」明玉狠狠道,她現在心心念念的都是這件事,愁的頭髮都白了幾根。

「說不準,他真能在這事上幫上忙。」魏瓔珞又一次詭異地笑起來。

小全子不知道魏瓔珞還在惦記他,只道自己隨機應變,逃過一劫。

安全起見,這夜他沒敢再輕舉妄動,安安分分回房睡覺,卻一宿沒合眼,等了幾天,見無風吹草動,才摸進儲秀宮,尋到嘉嬪的侍女蘭兒。

「你是怎麼回事?」蘭兒見他就罵,「怎麼這個時候才來!」

小全子不敢說自己已經被人抓了,遮遮掩掩道:「宮里失竊的東西多了,上下愈發警覺,不過姐姐放心,你要的東西,我已經拿來了……」

說完,他從袖裡抽出一根簪子,那簪子看似尋常,卻與先前那張帕子有個異曲同工之處——簪頭一朵栩栩如生的梔子花。

蘭兒眼前一亮,正要伸手接過,對方卻將簪子往懷裡一收,笑嘻嘻看著她。

「哼!」蘭兒會意,冷哼一聲,打開腰間香囊,從裡頭取出一隻金錠。

小全子似見了肉骨頭的狗,目光定在上頭,再也移不開,蘭兒再伸手,他飛快將簪子送上去,換來那隻金錠,也不嫌髒,直接放到嘴裡咬了一口,然後抱著它嘿嘿直笑。

蘭兒見不得他這幅狗樣,收好簪子,嫌惡打發道:「你可以走了,出去時小心點,可別叫旁人瞧見了……」

「是是。」小全子拿了錢,就隨口打發道,「我一定小心,不會叫令嬪瞧見。」

「不僅要防著令嬪,還有皇后,純貴妃……」蘭兒把各宮主子一一數過去,沉聲道,「這宮裡頭,到處都是敵人……」

若將弘曆比作一地,各宮妃子便是爭這兵家之地的驍將,手段盡出,智計百出,連同她們身旁的下人,也在暗自角力。

「明玉姑娘,你找我?」

侍衛所,海蘭察匆匆走出。

明玉俏麗於門前,面上略施粉黛,一對柳眉描得細長,勾得海蘭察有些心癢癢,若不是侍衛所裡還有別人在,定要伸手過去,用手指為她描眉。

芙蓉如面柳如眉。明玉朝他嫣然一笑,遞過去一只紅木食盒,輕聲曼語:「賞賜麻煩你了,我是來謝謝你的。」

「我可沒幫上什麼忙……」海蘭察笑著接過,揭開蓋子一看,放在最上頭的是一碗東坡肉,肥而不膩,色澤紅亮,下頭還鋪著許多鹽菜,以及些許黃豆。

——這做法,恰恰是他無意間跟她提過的,自己最喜歡的做法。

海蘭察行事向來灑脫,直接捻起一塊放嘴裡,然後舔舔手指頭上的汁水:「好吃,哪個師傅做的?」

「我自己做的。」明玉垂下頭,「你……喜歡嗎?」

舔手指的動作一頓,海蘭察笑道:「……喜歡。」

紅豔豔的東坡肉動人,她的面頰卻更為動人,海蘭察一時忘了其他,只顧盯著她看,直將她的面頰盯得比東坡肉更紅,不好意思的左顧右盼,忽然望著一個方向道:「他們在幹什麼?」

不遠處,一群侍衛忙忙碌碌,手裡或搬花瓶或運絲綢,其中一個,懷裡竟抱著一竿子酒旗。

海蘭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,不以為意道:「哦,是純貴妃的命令。」

明玉眨眨眼:「她想做什麼?」

此事本該保密,可看著她那好奇的眼,海蘭察忍不住笑道:「算了,你也不是外人,便說給你聽吧……」

他將唇湊到明玉耳邊,與其說是解她的惑,倒不如說是找個藉口親近她,男人的呼吸灌進她的耳裡,明玉睫毛微微顫抖,臉頰愈紅,聽了一半,就伸手推開他道:「我,我還有事,先回去了。」

海蘭察在她背後嘿嘿笑著,笑得她的腳步更快。

直到回了延禧宮,她拍了拍自己的臉,讓自己重新冷靜下來,然後敲開門,對魏瓔珞道:「娘娘,我剛得了一個消息……」

她將從海蘭察處得到的情報說與她聽,魏瓔珞靜靜聽完,點點頭:「我知道了……明玉。」

她回過頭,極認真地看著明玉:「你不需要做這種事。」

明玉一楞。

「情分這種東西,只會越用越少。」魏瓔珞與她年歲相當,但經歷得太多,以至於一副過來人的語氣,「海蘭察是個好男人,我不希望你因為我,用盡你兩之間的情分。」

「我不在乎!」明玉倔強道。

「可我在乎!」魏瓔珞飛快回她。

魏瓔珞從梳妝台前起身,一步步走向明玉,兩個人之間的上下尊卑,兩個人之間的主僕之別,在她一步一步間縮短。

又像在長春宮時一樣,彼此面對面站著,緊緊握住對方的手。

「這個宮裡,求而不得,下場悲慘的人,實在太多了。」魏瓔珞憐愛地看著她,輕輕撫了撫她的臉頰,「你我之間,至少要有一個得到幸福吧。」

明玉垂了垂眸,忽抬頭道:「得到幸福的那個人……為什麼不能是你呢?」

魏瓔珞一楞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