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二十八章 誤會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皇帝的寵愛,直接與各宮的待遇掛鉤。

自弘曆不再踏足延禧宮,宮中的吃穿用度立刻緊張起來,倒不至於吃不上飯,但都是些不合胃口,甚至不大新鮮的菜品,至於每日的小食點心,更是再也沒有了。

再過半個月,宮裡居然開始丟東西,魏瓔珞幾天內丟了好幾個耳環玉鐲,明玉為此大發雷霆,對魏瓔珞抱怨道:「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,外頭的人敢給咱們宮臉色看,裡頭的人敢偷宮裡的東西,等我找出這人,非得扒他一層皮!」

只是這些都是小事,抱怨幾句過後,明玉憂心忡忡道:「瓔珞,你說……皇上是不是因為誤信流言,才不來長春宮了?」

「除此之外,還能是什麼原因?」魏瓔珞搖著手裡的美人團扇,搖扇的動作忽然一止,望著不遠處那人。

明玉順著她的目光望去,失聲叫道:「富察大人……」

傅恆竟不知何時摸到了御花園內,摸到了她們左近,歲月磨礪了他的容顏,他身上少了些許貴公子的氣息,帶上了許多沙場驍將的滄桑,與眼前這宮廷格格不入,一邊是歌舞昇平,一邊是長槍帶血。

明玉立刻握住了魏瓔珞的手臂,警惕地望著對方,急急道:「娘娘,咱們出來很久了,快回去吧!」

都說流言止於智者,然而這世上最缺的就是智者。

多得是盲聽盲從之輩,除此之外,還有一干煽風點火之人。明玉生怕旁人瞧見了,讓本就熾烈的流言燒得更旺,恨不得扛起魏瓔珞就跑。

魏瓔珞卻搖搖頭,拒絕了她的好意。

「我走或不走,結果都一樣。」她道,「我不走,人家說我們有私情,我走,人家會說我心虛,你懂了嗎?」

對她抱有惡意的,無論她做什麼,都會對她抱有惡意。

那個在背後散播謠言的,不會因為她的離開,而終止謠言。

「瓔珞。」傅恆已從對面走了過來,深深看著她,「我有話要對你說。」

剛巧,她也有話要對他說,魏瓔珞淡淡一笑:「去那邊說吧。」

她尋了一處涼亭,涼亭依偎著一棵紫藤樹,繁花葳蕤,枝蔓長垂,魏瓔珞在涼亭內坐下,在明玉充滿警告的目光中,傅恆沒有坐,只立在她不遠處,問:「為什麼?」

沒頭沒腦的一問,魏瓔珞卻答了上來:「我不想再做宮女了。」

傅恆沉默半晌,聲色沙啞道:「為什麼不等我回來,我可以——」

「去做你的妾嗎?」魏瓔珞譏誚道,「不,同樣是做妾,我為何不做皇上的妾,至少高人一等,我坐著的時候,你只能站著。」

傅恆定定看她許久,搖搖頭:「瓔珞,你不必說這些話氣我,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……」

聽了這話,魏瓔珞還沒說什麼,明玉卻眉毛亂跳,恨不得跳起來打他的嘴,叫他知道什麼話可以說,什麼話不可以說。

似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,魏瓔珞沉默許久,紫藤花在他們身旁飄落,仔細回想,他們從前似乎也常常尋一個涼亭,尋一棵花樹,逗對方生氣,然後又逗對方笑。

涼亭還是那涼亭,花樹還是那花樹,人卻不是那人。

曾經的少爺,曾經的那個倔強小宮女,都被埋葬於記憶裡的落花中。

「……富察傅恆。」魏瓔珞終開了口,「你知不知道,宮裡頭正在流傳你我的謠言。」

傅恆已是外臣,自是不清楚後宮陰私,於是問:「什麼謠言?」

「他們說你我有染。」魏瓔珞淡淡道,「你是立下戰功的重臣,皇上自不會為難你,我卻不同……所以,請你從今天開始,離我遠一點!」

「……如果我說,我辦不到呢?」傅恆低了低頭,忽然抬起頭。

「你!」他向來溫潤如玉,從不咄咄逼人,魏瓔珞實沒料到他會這樣說。

「我沒辦法不看著你,沒辦法不關心你。」戰場真的改變了他許多,他從前絕不會用這樣坦然的目光看著魏瓔珞,絕不會將心裡話這樣坦誠說出來,「在我心裡……你不是皇上的令嬪,只是我的瓔珞。」

你在橋頭看風景,人在橋下看你。

「看。」

不遠處,純貴妃引著弘曆過來,指著前頭四目相接的兩人道:「那不是令嬪嗎?她身旁那位似乎是……」

宮中耳目眾多,魏瓔珞又沒有刻意避著誰,消息自然以最快的速度遞進鍾粹宮,純貴妃又以最快的速度,將弘曆引到了御花園中。

弘曆遠遠看著他兩。

離得遠了,聽不見他們說什麼。

但光是看著他們兩個四目相接的樣子,就覺得心裡膈應得很,歷年吃的醋一股腦兒泛到嗓子眼,酸得他開不了口。

「皇上。」純貴妃看似安撫,實則往他嗓子裡灌酸水,「令嬪從前是長春宮的宮女,自然與富察大人熟識,兩人在開闊的地方說話,身邊又有宮女,自是坦坦蕩蕩的……」

弘曆哪裡聽得進她的解釋,他只信自己看見的:「既然坦坦蕩蕩,何須你出言解釋?」

純貴妃忙低下頭道:「皇上,臣妾是怕您錯怪了令嬪,她畢竟年輕氣盛,不懂宮裡規矩,偶有行差踏錯,也是人之常情……」

行差踏錯?什麼樣的錯,與誰一同犯的錯?

弘曆越聽越生氣,狠狠盯了遠處的魏瓔珞一眼,然後拂袖而去。

延禧宮。

自御花園回來,魏瓔珞便神不守舍,身前一盆梔子花,她澆花的水一路漫出花盆,等她反應過來,地上已經積了一個小水窪。

嘆了口氣,魏瓔珞正要叫明玉過來收拾,忽然房門一開,李玉帶著幾個太監進來。

李玉從來是笑臉迎人,只是這笑也分了幾種。他現下的笑容,實在算不上友善,反而有些滲人。

「李總管,您怎麼來了?」明玉忙迎上去,「可是皇上要來了?」

李玉不答她的話,朝身旁太監們使了個眼色,幾個太監立刻四散開,其中一個來到魏瓔珞面前,彎腰抱起地上那盆梔子花。

魏瓔珞不動聲色地看著,明玉卻沒她那麼沉得住氣,當即驚呼:「你們在幹什麼?」

「令嬪娘娘。」李玉笑瞇瞇道,「皇上說了,永巷那些恭桶的味道太沖,借您的梔子花去燻一燻。」

「這怎麼行?」明玉急道,「這些都是皇上賜給娘娘的名貴花種,怎麼能拿去薰永巷?放下,快放下……」

魏瓔珞拉了拉,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。

屋子裡的盆栽很快就被收拾一空,想必載在外頭的也不能倖免,太監們抱著一盆盆花,陸陸續續的離開,李玉走在最後頭,他是個周到人,凡事都會給自己留條退路,於是等其他人出去了,才小聲對魏瓔珞道:「令嬪娘娘,皇上正生您的氣,等這陣心氣過去就好了,奴才這也是奉命行事,請您莫怪。」

看似為自己辯解的話,其實透露了一個極其重要的消息。

生氣。

魏瓔珞心頭一動,送完他,吩咐明玉道:「去問問,今天皇上是不是去了御花園。」

「莫非……」明玉的臉頓時一白。

「謊什麼,先打聽打聽清楚。」魏瓔珞道。

明玉急急忙忙出了門,回來時,腳步虛浮,眼神渙散,似丟了三魂七魄,嘴裡一個勁喃喃:「完了,徹底完了……」

隨著一盆盆梔子花浩蕩離去,宮中上下皆得了一個結論——延禧宮,徹底失寵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