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歸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逢喜事精神爽,與魏瓔珞冰釋前嫌之後,弘曆連著好幾天喜形於色,便是身旁小太監出了錯,將茶水潑在他身上,他也不生氣,還和顏悅色的叫李玉不要罰他。

或道喜事成雙,這日他正於養心殿內處理政務,忽見李玉匆匆從外衝入。

「皇上!」李玉行禮道,「金川大捷!富察將軍親自督師,攻下金川數座碉堡!」

弘曆立刻站了起來,面露喜色:「真的嗎?金川勝了,傅恆勝了!」

李玉:「是,金川土司莎羅奔上了請降表,大軍即刻便會班師回朝!」

「好!好!好」弘曆連著說了三個好字,「朕的眼光沒有錯,傅恆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將才!傳旨,著傅恆先行回京述職!」

這場仗打了足足有兩年,傅恆回府時,富察府的人險些認不出他,當年如一輪滿月似的翩翩佳公子,如今不但黑了,也瘦了,風塵僕僕的模樣,比起滿月,更似大漠孤煙。

「傅恆,傅恆!」老夫人快步衝出,她的眼睛愈發不好使,人明明在她面前,她卻看不見,一雙手不住往四周摸索,「你在哪兒呢,在哪兒呢?」

「額娘!」傅恆忙伸手扶住她。

老夫人順著他的手,摸索上他的面頰,漸漸認出是兒子的容顏,眼含熱淚道:「一走快三年,你可算是回來了,兒啊,你瘦了……」

「回來就好。」爾晴一身華服,語笑嫣然地走來,「以後別再離開了,免得額娘跟我都牽腸掛肚。」

一見是她,傅恆的面色立刻陰沉下來:「你怎麼在這?」

老夫人雖看不見,但聽出他情緒不對,便略帶責備道:「你走一走,丟下媳婦兒不管,可憐她一個人大著肚子,險些難產而亡,若非我強行命人破開那幢樓,你就要害我沒了孫子!」

傅恆無動於衷道:「現在不是沒事了嗎?」

老夫人也不曉得他為何這樣的態度,他待誰都好,偏待爾晴猶如仇人,她勸了許多次,卻沒半點用。兩人就像一面打碎的鏡子,哪怕強行拼湊在一起,裂縫永遠都在。

如今只能盼著那個孩子,能讓這兩人破鏡重圓。老夫人道:「好了,來見見你的兒子吧,福康安……福康安……」

人群分開,一個小小的男孩朝他們走來。

約莫兩三歲,身上穿著錦花藍袍,頭上一頂寶蓋帽,帽上一顆漂亮的東珠,流光四溢。這孩子走到傅恆身前,昂起頭,怯生生看著傅他,一雙極漂亮的眼睛,像極了他記憶之中,年少時的弘曆。

傅恆只覺得心中被針一刺,飛快的轉過頭去:「額娘,兒子還要入宮述職,不能在家裡多待,晚上再回來陪額娘敘話,好不好?」

國事家事,於富察這樣的人家,國事總是大過家事。老夫人只能點點頭允了,臨行之前還不忘囑咐道:「你早些回來,別把所有時間都放在國家大事上,偶爾也要抽些時間出來,陪陪你的妻子,還有孩子。」

傅恆勉強點頭,卻一點兒也不想看見那對母子,送走老夫人,立刻就要啟程離開,彷彿身後追著兩頭洪水猛獸。

「站住。」其中一頭叫住他。

見傅恆腳步不停,對方索性小跑而來,攔在了傅恆勉強。

「傅恆。」爾晴妝容精緻,但再厚實的香粉,再濃艷的胭脂,也遮掩不住她笑容藏著的惡毒,「這可是你的兒子,怎麼不好好看看他?」

一邊說,她一邊將福康安推上前。

傅恆再一次別開眼去,實在不想看見那對熟悉的眼。

「你可知,我險些難產,死在閣樓裡。」爾晴笑道,「如今你見了我,連半句道歉的話也沒有嗎?」

傅恆冷冰冰道:「樓裡有大夫與產婆。」

他恨她出軌,恨她算計弘歷,乃至於懷上了一個禁忌的孩子。但即便如此,他也沒打算殺之滅口,仍舊好酒好菜的養著,一應用度上也沒虧欠她,只從她身上取走了一樣東西——自由。

爾晴卻只記得他取走了自己的自由,不記得他給予自己的一切。

或許在她看來,傅恆永遠是虧欠她的,所以她理所當然可以向他復仇,可以向他索取一切。

「我更需要丈夫的關心。」她朝傅恆挨近一些,向他索取自己最渴望的東西——愛。

傅恆卻伸手將她推開,淡淡一笑:「從你做下那件事起,富察傅恆就不再是你的丈夫。」

爾晴沉默一瞬,對他笑:「傅恆,你不會對我如此無情。」

「你覺得我留你下來,就是對你有情?」傅恆看著她,眼中半點情愫也沒有,目光緩緩轉到福康安身上,複雜難言,「不過是為了這個孩子罷了……你既然生下他,就做一個合格的母親,從今往後,別再自取其辱。」

福康安哆嗦一下,將小小的身子藏到爾晴身後,然後探頭探腦地打量他。

傅恆看著這個孩子。

他沒有辦法給他父愛,他甚至不知道日後要用什麼樣的目光看待他,心裡嘆了口氣,傅恆轉身要走,背後爾晴忽然冷笑一聲:「富察大人,現在入宮是急著見魏瓔珞麼?」

傅恆沒有理會她。

「哎呀,瞧我這張嘴!」爾晴的聲音放大了些,「我怎麼能喚她魏瓔珞呢,我應該尊稱她一聲令嬪娘娘!」

傅恆腳步一頓,猛然回首:「你說什麼?」

沒急著回他問題,爾晴彎下腰,將躲躲藏藏的福康安抱在懷裡,一大一小,兩頭洪水猛獸一起朝傅恆看來,無法言說的屈辱,無法言說的難堪。

「我給你的難堪,福康安給你的痛苦,似乎加起來,都比不上一個魏瓔珞。」爾晴笑吟吟道,「瞧瞧你,臉都白成什麼樣子了……你不是要見她嗎?快去呀,去延禧宮裡找她,去她面前跪著,去喊她令嬪娘娘。」

一句句話,一個個字,都如刀子似的紮進傅恆胸口,讓他失血過多,遍體鱗傷。「我不信。」他閉了閉眼,又咬牙睜開眼,「你騙我!」

他有些腳步踉蹌的逃離,翻身上馬,快馬加鞭衝入宮門。

宮中不能騎馬,他下了馬,手裡韁繩丟到門衛手中,然後急匆匆往宮裡面跑,卻不是去養心殿的方向。

「傅恆!」一隻手拉住他的胳膊,「你是不是瘋了?」

傅恆回頭看著對方:「放手。」

海蘭察似乎是一路跑著過來,呼吸微喘,額上掛汗,警惕地看了看四周,然後壓低聲音道:「皇上還在養心殿等你,你跑延禧宮來干什麼?」

身為外臣,私闖內宮,一個不好可是死罪。

更何況傅恆跟魏瓔珞又有那樣的過去……

傅恆自知不妥,卻控制不住自己的雙腳,它們似乎失去了控制,只拼命往延禧宮走,往那個人的方向跑。

「我……」傅恆喃喃道,「我有一句話要跟她說。」

這句話,他在心裡藏了許久。

原打算在上戰場前說給她聽,但仔細一想,若自己死在戰場上,這句話豈不是成了她的負擔?於是圓明園中,他只遠遠看了她一眼,便將到嘴的話又咽了下去,無言轉身,奔赴戰場。

他對自己說:「我把這話藏在心裡,若我死在戰場上,這顆心陪我一起腐朽,若我活著回來,就把這顆心剖出來給她。」

「……來了!」海蘭察忽然一拉他,「快低頭!」

傅恆卻不肯低頭,他直直看向眼前緩緩過來的採仗。

九死一生,換來一個說話的機會。

卻不想,好不容易活著回來,卻已經失去了與她說話的資格。

這顆心沒有腐朽在戰場上,卻要腐朽在他胸膛裡……

若有所覺,採仗內,魏瓔珞忽然轉過頭來,耳上明月璫隨她動作,於空中一晃,兩道雪白光練,她的目光比珠光更冽,定在傅恆臉上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