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牽牽掛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等到弘曆回過神來,他幾乎已經是夜夜宿在延禧宮裡。

以至於太后都忍不住提醒他:「皇上,當知雨露均霑啊。」

弘曆立刻出了一身冷汗,仔細一回憶,他竟在後宮荒廢了這麼多時日,那魏瓔珞對他使了什麼妖法?

「不過是個女人罷了。」他按著眉心,閉上眼睛,「不過是個女人罷了……」

不過是個女人罷了……結果一閉上眼睛,全是這個女人的影子,沒有別人!

「皇上!」一個柔軟的軀體忽然衝進他懷裡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「嬪妾入宮這麼久,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氣!」

弘曆睜開眼,看著懷裡的小嘉嬪。

他自己心裡還有一堆煩惱事,哪耐煩聽她的煩惱,反正左右不過是妃子爭寵,互相詆毀的戲碼,語氣裡帶上一絲不耐:「誰惹你了?」

「自然是那位魏貴人!」小嘉嬪擦著眼淚道,「打從她得了您的喜愛,就飛揚跋扈了起來,嬪妾病了,叫蘭兒去拿藥,路上遇到她,居然一巴掌將嬪妾的藥給掀翻了。」

弘曆面無表情聽她說完,然後轉頭問李玉:「魏瓔珞真的如此跋扈?」

李玉賠笑:「這……奴才也未曾瞧見,不知真假。」

弘曆冷冷地:「朕看她是欠教訓,從前在長春宮便敢頂撞朕,如今仗著寵愛,更不得了!」

李玉:「那皇上的意思是……」

弘曆:「馬上撤了她的牌子!」

李玉:「嗻。」

小嘉嬪滿意地走了,弘曆卻有些後悔。他不是為小嘉嬪出氣,而是為自己出氣,怨她讓自己荒廢了朝政,怨她讓自己喜怒不定。

但金口已開,剛下的命令怎好立刻收回來,只好將錯就錯,接著幾日沒去魏瓔珞那。

本想恢復過去的日子,雨露均霑,但不知為何,總覺得其他地方都不如延禧宮,不是菜的味道不對,就是酒特別難喝……

「皇上。」今日弘曆點的是小嘉嬪的牌子,小嘉嬪又是唱歌又是跳舞,雖然歌聲舞姿都屬尋常,但她青春年少,自有一番風情,舞罷,她舉著一只杯子過來,倚入弘曆懷裡,略帶寂寞道,「從前沒有魏貴人的時候,您對嬪妾那麼好,可自從魏貴人入了宮,您好久不來了……」

弘曆對她笑,目光在她身上,心卻不在她身上。

「來,皇上,臣妾敬您一杯。」小嘉嬪將酒餵到弘曆唇邊。

弘曆低頭喝了,酒香四溢,到了他嘴裡卻如白水,沒滋沒味。

「李玉。」從儲秀宮裡出來,弘曆問李玉,「儲秀宮的酒水,味道怎比延禧宮差那麼多?」

李玉小心看他一眼,道:「皇上,儲秀宮跟延禧宮的酒水,都是一樣的。」

弘曆聞言一愣。

原來各宮供應的飯菜酒水都是一樣的,並不是菜的味道不對,也不是酒的味道不對,而是人不對……

回了養心殿,葉天士已候在門外,弘曆往椅上一坐,他自發自覺地走過來,手指搭在弘曆脈上,為他診平安脈。

弘曆心情不愉,只想一個人呆著,沒一會便道:「朕沒事,你下去吧。」

葉天士卻沒走,仍盡他大夫的本分,一邊為他診脈,一邊道:「諱疾忌醫可要不得,魏貴人因為遲遲不肯醫治,膝蓋又青又紫,險些影響今後的行動,皇上還是讓臣診治吧……」

弘曆一楞:「你剛剛說什麼?」

葉天士詫異:「臣是說,平安脈還是要請的,不能耽擱……」

弘曆不耐煩的打斷他:「你說魏貴人的腿怎麼了?」

「聽說是前些日子,在御花園裡誤撞了小嘉嬪的侍女,把給小嘉嬪的藥給撞翻了。」葉天士恭敬回道,「小嘉嬪罰貴人跪了兩個時辰,膝蓋跪傷了,養了很久,這兩日才剛剛好轉……咦,皇上,您去哪?」

弘曆人已經走到了大門口,猛然想起自己先前下的令,腳步一頓,又折了回來,來來回回在養心殿裡走了許久,將葉天士的眼都繞花了,才忽然頓步道:「李玉!」

「奴才在!」

當夜,流水似的禮物被抬進了延禧宮。

珠寶字畫,古董奇珍,最多的還是各種補品藥材,數量之多,品質之好,連死人都能吃活來。

李玉抱著一副畫捲走到魏瓔珞面前:「魏貴人,這都是皇上的賞賜,您瞧瞧,這幅畫可是趙孟頫的《鵲華秋色圖》,純貴妃當初曾向皇上討要,皇上都沒捨得給,這就眼巴巴給您送來了。」

他一邊說,一邊打量床榻上的魏瓔珞。

魏瓔珞果然一副大病初癒的模樣,一個人竟下不了床,被明玉扶著過來謝恩,然後賞了他坐,笑道:「是嗎?可惜我不通文墨,皇上送我這幅畫,倒是糟蹋了,再說,這幅畫實在太珍貴,我可不敢收,你還是帶回去吧。」

「貴人。」李玉苦笑道,「實話跟您說吧,皇上已經狠狠罰過小嘉嬪了,您就收了這畫,去養心殿謝個恩吧。」

魏瓔珞哎了一聲,右手撫著自己的膝蓋。

其實她傷的不重,膝蓋上的那點傷,有葉天士看護著,早已好的七七八八,仍裹著紗布藥膏,是故意留給外人,給弘曆看的。

甚至於那天在御花園裡遇到小嘉嬪,她也是全無反抗的跪下的。

小嘉嬪傻到在眾人面前害她,就休怪她利用這個機會。

李玉看著她的膝蓋,其實弘曆早已再三詢問過葉天士,知道她的傷勢已經好轉大半,可是身上的傷好治,心裡的傷難治,想到自己因為小嘉嬪的三言兩語就撤了魏瓔珞的綠頭牌,弘曆心懷內疚,總覺得自己虧欠了她。

只是一代君王,要他低頭認錯,是千難萬難的。

便差了李玉過來,替他服軟道:「貴人,奴才伺候皇上這麼久,還沒見他對誰這麼上心哪!好,哪怕您不露面,奴才讓敬事房送上您的綠頭簽,這總行了吧?」

「怕是不成。」魏瓔珞嘆了口氣,手指仍放在自己受傷的膝蓋上,「我現在路都走不動,如何伺候皇上?再說了,咳咳……這幾天,喉嚨也有些不舒服,怕過給皇上,還是等我身體好一些再過去吧。」

李玉說不動她,總不能硬將人抬去養心殿吧,這差事難做,左右不是人,他膽戰心驚的將消息遞回養心殿,弘曆果然大怒,劈手將面前的綠頭牌全部掀翻。

李玉:「皇上息怒!」

弘曆:「既然她不願意,那就一輩子也別侍寢了!」

李玉:「這……喳!」

金口開,命令傳達下去,弘曆……又後悔了。於是接連幾日看李玉不順眼,怨他動作太快,自己話剛出口,來不及更改,他就當成聖旨發出去。

李玉更是心頭叫苦,弘曆今天嫌他送來的茶燙嘴,明天嫌他說話的聲音太尖,左看他不順眼,右也看他不順眼,長久下去不是辦法,太監不同於其他人,一身榮寵全繫於主子,思來想去,李玉又找上了魏瓔珞,暗示一番道:「難得皇上改了主意,為什麼不順勢下台階算了,如今惹惱了皇上,豈非得不償失?」

魏瓔珞笑而不語,仍不肯低頭。

李玉垂頭喪氣的從延禧宮離開,各宮眼線將消息遞回,其中一個悄無聲息的進了鍾粹宮,附在純妃耳旁,低語了幾句。

純貴妃身前放著一副白玉棋盤,她手捏棋子,半天沒有落下。

「這魏瓔珞究竟在想什麼?」與她對弈的是納蘭淳雪,她也是個消息靈通之輩,清楚魏瓔珞的事,卻不清楚她的想法,「她就不怕觸怒皇上,徹底失寵?」

啪——一枚黑子落下,純貴妃淡淡道:「世上每一個女人都以為自己是特別的,尤其是那些初初蒙了聖寵的,可日子一久,就會發現在皇上心裡,根本沒有特別二字。」

納蘭淳雪想了想,也覺得她說得在理,舉起一枚白子道:「娘娘說得是,這魏瓔珞,估摸著是想標新立異,讓皇上對她牽腸掛肚,也不想想皇上甚麼人,民間的凡夫俗子嗎?九五之尊,怎會如凡俗男子般,對區區一個女子牽腸掛肚。」

然,九五之尊,也是一個男人。

再高高在上的男人,一旦對一個女人牽腸掛肚,也就打落紅塵,變成了一個凡俗男子。

李玉回了養心殿,將魏瓔珞的回復說給弘曆聽,然後小心翼翼抬頭,看著對方的背影。

弘曆負手而立,背對著他,面向窗外。

李玉原以為他會惱的,甚至覺得他一怒之下,又要責罰魏瓔珞,卻不料等了半天,等來他一聲嘆息。

「她是不是不喜歡《鵲華秋色圖》?」弘曆躊躇片刻,問,「你覺得她喜歡什麼?」

李玉:「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