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梔子花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魏瓔珞一口將藥吐出來:「好燙。」

哐噹一聲,琥珀索性將藥碗擱在桌上,好大的動靜,好大的威風:「魏貴人,您可真是嬌氣,燙了,吹一吹不就好了?」

這何止是不將自己當下人,已經是將自己當成了主子。魏瓔珞似笑非笑看著她:「琥珀,你身為延禧宮宮人,就是這樣伺候我的?」

「都是長春宮出來的下人,說這話有什麼意思?」琥珀往桌子旁一坐,桌上擺著不少點心吃食,是太后聽聞魏瓔珞病了,遣人送過來的,她也不客氣,隨手拿起來吃了,嘴巴皮子一翻,瓜皮果殼落了一地,尤不滿道,「你既然不是什麼高貴人,就別嫌棄我伺候得不好。」

「從前是從前,現在是現在。」魏瓔珞掩唇一咳,「現在我畢竟是貴人……」

琥珀將一片瓜子殼呸掉,不耐煩地打斷她:「是是是,您是高貴的主子,我是低賤的奴才,自然唯命是從!既然不想喝,那就別喝了,奴才這就去倒掉!」

在其餘宮女的嬉笑聲中,她端起桌上的藥碗,往旁邊的盆栽倒去。

「好個奴才!」

一個冷冷的聲音忽然在她身後響起,琥珀吃了一驚,回頭一看,驚得藥碗都端不住,兵得一聲落在地上。

「奴,奴才參見皇上!」她忙對方跪下。

弘曆居高臨下看著她,越看越覺不順眼,越看越覺心火旺。

「魏貴人是宮女子出身,但做了朕的貴人,便容不得奴才作踐!」他冷冷道,「拖下去,杖責八十,罰入辛者庫。」

「皇上!皇上,奴才知錯,請皇上恕罪!」琥珀忙告饒道。

床上的魏瓔珞又捂著嘴,輕輕咳嗽一聲,弘曆眼角餘光瞧見了,不知為何,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:「……就在外頭院子裡打,讓所有人都瞧見!」

太監立刻堵了琥珀的嘴,將人拖了下去。

不久,噼噼啪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,伴著琥珀越來越有氣無力的慘叫聲。

「…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軟弱,竟縱容一個奴才爬到頭上來了。」弘曆慢慢踱至床邊。

魏瓔珞放下捂嘴的手,平靜道:「皇上,她是先皇后身邊的奴才,是嬪妾曾經的同僚。」

弘曆冷冷道:「從前你是個奴才,可現在,你是朕的貴人!牢牢記住這一點,別丟了朕的顏面!」

瓔珞垂下頭去,唇畔彎起:「是。」

弘曆看她低眉順眼,越看反而越生氣,丟下一聲冷哼,轉身離去。

旁人以為他真的在生氣,於是大氣也不敢出,唯獨李玉知他脾性,慢一腳出去,低聲對魏瓔珞笑道:「魏貴人,恭喜了!」

且不論其他,八十杖打完,琥珀被人拖下去,明玉指著院子裡殘留的血跡道:「都親眼瞧見了嗎,這就是怠慢主子的下場,誰再敢以下犯上,就是下一個琥珀!」

於是延禧宮上下風氣一清,至少最近這段時間,不會有人敢再作妖,以免步了琥珀的後塵。

而養心殿那邊,一連幾天看不見魏瓔珞的綠頭牌,弘曆終於放下矜持,主動問起:「……魏貴人還病著嗎?」

李玉:「是。」

弘曆:「讓葉天士去為她診治。」

李玉:「嗻!其實……就算皇上不說,太醫院也會盡力為魏貴人治病的!」

小心打量他一眼,李玉又道:「若真的這麼擔心魏貴人,要不您過去看看她?能見到您,魏貴人心中必定喜悅,病也能好得快些。」

「要你多嘴。」弘曆冷冷瞥他一眼,起身朝外走去。

「是,奴才多嘴。」李玉忙朝自己臉上拍了下。

「還站著幹什麼?」弘曆的聲音遠遠傳來,「去延禧宮。」

李玉:「……」

弘曆剛進了延禧宮,就抽了抽鼻子:「這是——梔子花的香味?」

夏日炎炎,即便在日頭底下多站一會,身上的衣裳都會被汗水給打濕,就連宮妃身上的香薰味,都因這熱浪而顯得過於黏稠,聞久了便覺頭暈,倒是這自然而然的花香,能夠稍解暑氣,令人一下子神清氣爽了不少。

「參見皇上。」明玉從裡頭迎出來,輕聲道,「貴人剛剛服了藥,已在帷幄歇下了,奴才這就去叫醒她。」

「為什麼不去屋裡睡?」弘曆望著搭建在花園中的帷幄,皺眉道,「真是胡鬧,也不知愛惜自己的身體。」

他逕自朝花園中走去,一路分花拂柳,來到那頂帷幄旁,輕紗軟帳,裡頭隱隱一個女人的側影,因若隱若現,故而顯得愈發誘人。

弘曆腳步一輕,身後李玉與明玉對視一眼,悄然退下。

花園中只留下了弘曆與魏瓔珞兩人。

輕輕撥開帳子,只聽叮鈴一聲,掛在帳子一角的風鈴脆聲響起,聲音悅耳的如同一場夏日春夢。

帳中傳來輕吟一聲,魏瓔珞翻了個身,睡眼惺忪,衣衫半褪。許是因為天氣太過炎熱的緣故,她身上穿的極少,薄薄一件梔子花色的袍子,柔軟如一層花瓣裹在她身上。

望著她海棠春睡般的嬌顏,弘曆忍不住心中一盪,伸手撫向她略帶潮紅的臉頰,他的手指冰涼,對方嚶嚀一聲,在他指頭上蹭了蹭。

弘曆還是第一次見她這一面。

往日她要麼對他愛搭不理,要麼對他冷嘲熱諷,偶有點好臉色,也是陽奉陰違,這樣嬌憨的親近,實屬少見,叫弘曆忍不住定在原地,恨不得她一直睡不醒,一直這樣下去也好。

可他的手指頭很快被她蹭熱了,魏瓔珞呢喃一聲好熱,然後慢悠悠睜開眼,眨巴眨巴好幾下眼,驚訝看著他:「皇上,你怎麼來了?」

弘曆被她撩撥得心頭發癢,不等她起來,已經伸手將她按倒在帳內。

長髮如同潑墨,潑在雪白床帳上,魏瓔珞枕著如雲髮絲,恢復成平時那副模樣,既不怕他,也不戀他,既不接近他,也不遠離他,彷彿一朵天邊的雲彩,對他似笑非笑道:「這兒可是花園……皇上,你這樣可不合規矩。」

弘曆伸手擷住這朵雲彩,俯身吻在她脖子上,似野獸捕獲獵物,在她喉頭不輕不重咬了一口,口齒不清道:「閉嘴……朕就是你的規矩!」

他覺得她好時,萬般都好,就連她此刻的小小掙扎,都變成了一種樂趣。就像花上的刺,人若過於喜歡那朵花,就不在乎被刺傷。

弘曆閉上眼睛,輕輕吻著唇下這朵花,他還不知道自己對這花的喜歡,就算喜歡……也絕不會承認。

睡髻休頻攏,春眉忍更長,整釵梔子重,泛酒菊花香。

繡疊昏金色,羅揉損砑光,有時閒弄筆,亦畫雙鴛鴦。

明玉出了院子,卻沒有在李玉身旁多呆,怕呆得久了,被他看出身上的異樣,匆匆尋了個藉口離開,最後再也按耐不住,跌坐在草地上,面孔深深埋進膝間,雙肩微微聳動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隻男人的手按在她的肩頭。

明玉嚇了一跳,更加不敢抬頭。

「怎不回頭看看我?」對方笑道,聲音自有一股瀟灑,遊俠似的磊落。

明玉認得這聲音,她回頭看去,四目相對,海蘭察楞道:「明玉……你怎麼哭了?」

明玉不答,只看著他默默流淚。

海蘭察今夜當值,本不該擅離職守,但心愛的姑娘哭成這幅模樣,想了想,他跑到一個關係不錯的侍衛到身邊,暗暗囑咐幾聲,讓對方頂了自己的差。

之後再無顧慮的跑回來,往明玉身旁一坐,極嚴肅地看著她: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明玉抽泣一聲,聲音沙啞:「我好像犯錯了。」

海蘭察笑了:「這世上誰不會犯錯呢?」

明玉:「不,你不明白。」

海蘭察:「我不明白,你可以說給我聽。」

明玉哽咽道:「如果我什麼都不說,瓔珞年滿二十五歲,就可以順利出宮,她這樣的人,去哪兒都能過得很幸福,是我親手毀掉了她的幸福,將她一生都困在紫禁城,是我的錯!都是我的錯!」

海蘭察:「明玉,你是無心的……」

明玉猛然抬起臉:「不,我是故意的!純貴妃處處欺凌,我就是不甘心,想要討回公道,所以拉瓔珞下水,我好卑劣,我是個很惡毒的人!」

海蘭察:「明玉!明玉!不哭了,不要再哭了!你不是這樣的人,不要責怪自己……」

明玉投入他懷中,摟著他哭得極為傷心。

海蘭察曉得如何擊敗對手,如何取敵性命,卻不知道要如何止住她的淚水,手足無措了片刻,最後嘆了口氣,也緊緊摟住她,沉聲道:「我不知道純貴妃做了什麼,竟逼得你走投無路,但只要你跟我說……我一定幫你。」

「真的?」明玉喃喃問道,「你真的會幫我?」

「是。」海蘭察點頭,「我發誓!」

「謝謝你……」明玉歎了口氣,從他懷中抬起頭來,嘴唇輕輕貼在他的面頰上。

唇下的肌膚漸漸滾燙,就如同海蘭察的心。

「起駕,回宮!」

弘曆前腳剛剛離開,後腳就賞賜來許多寶物,彷彿怕別人不知道他對魏瓔珞的喜愛。

明玉回來時,見滿宮的下人都喜色洋洋,一個個擁在魏瓔珞身旁:「恭喜魏貴人,恭喜魏貴人!」

魏瓔珞揮了揮手,示意她們退下。

「去哪了?」魏瓔珞將明玉召到身邊,抬手拭了拭她面頰上的淚,「怎麼哭了?」

「我沒事。」明玉含淚笑道,「你呢,你還好嗎?」

「我很好,非常好。」魏瓔珞臉上一滴淚水也無,摸了摸脖子上殘留下來的吻痕,無動於衷地笑道,「離我的目標更近一步,我非常高興。」

明玉心中一酸,握住她的手,認真道:「瓔珞,你放心,不光你在努力,我也會努力。」

瓔珞:「明玉,你做了什麼?」

明玉笑,輕輕將頭靠在瓔珞的膝蓋上:「我會逐漸成長起來,成為你的臂膀,只要能幫上你,我什麼都願意去做!你真厲害,說要爭聖寵,如今做到了……」

瓔珞噗呲一聲笑了。

明玉詫異地抬起頭:「我說錯了嗎?」

瓔珞:「你以為,成功侍寢就算贏得聖寵了嗎?」

明玉:「可是……」

瓔珞淡淡一笑:「皇上如今不過把我當成一個新鮮的玩意兒,過段時間就會拋諸腦後,除非走進他心裡,想要鬥垮純貴妃,還差得遠呢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