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延禧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放生宴完後,貴人們陸續回宮。

「娘娘,昨兒皇上召魏瓔珞侍寢了。」回宮路上,珍兒將自己剛剛打探到的消息說與繼後聽,「這女人,真真不安分!」

嫻貴妃……也就是如今的繼後唇角一翹:「這不是很有意思嗎?」

她換了個姿勢歪著,轎簾被風吹起一片,幾名宮女手捧玉盤走她轎旁路過,盤中盛著新鮮的荔枝,個個飽滿,上頭還凝著些許露水。

純貴妃最愛吃荔枝,因天熱,還一定要吃泉水洗過的荔枝,這些荔枝倒還罷了,洗荔枝的泉水,都是快馬加鞭從宮中泉眼裡挑來的,一群人累死累活,就為了讓她吃上一口冰的。

這幅架勢,這份聖眷,隱隱叫人想起當年的慧貴妃……

「純貴妃得意太久了。」繼後淡淡道,「應該有一個對手了,你說是嗎?」

珍兒一愣,揣測道:「娘娘的意思……是要扶那魏瓔珞起來,對付純貴妃?」

「本宮可沒那閒工夫扶持誰。」繼後微微一笑,「能不能奪得聖寵,壓住純貴妃,可都要看她自己的本事。」

珍兒左顧右盼了一會,壓低聲音道:「旁人不成?非得是她?您就不擔心她知道真相之後……」

「有什麼可擔心的?」繼後失笑道,「從頭到尾,本宮的手都是乾乾淨淨,要說害怕,現在害怕的應該是純貴妃才對!」

珍兒仔細一想,確實如此。

收買熟火處總管的人是純貴妃,製造長春宮慘案的人也是純貴妃,甚至事後想要殺人滅口,置明玉與魏瓔珞於死地的,還是純貴妃,關繼後什麼事?由始至終,繼後只在關鍵時刻,點撥了純貴妃幾句罷了……

「娘娘英明。」想通之後,珍兒立刻笑了起來,「那應該將魏瓔珞安排在哪裡?依奴才所見,乾脆將她安排在鍾粹宮,如此一來,一定非常熱鬧!」

「你呀,豈可做得如此刻意!」繼後思索片刻,睜眼一笑,「就讓她去延禧宮吧!」

延禧宮。

魏瓔珞四下打量,看著自己即將居住的新居。

似許久無人居住,眼前的宮殿一片破敗,柱上紅漆剝落,牆角蛛網密布,空氣中瀰漫著一片細塵,嗆得明玉一陣陣咳嗽。

「魏貴人。」吳書來道,「這是延禧宮,從今往後,您就住在這兒。」

「吳總管,多謝你了。」面上沒有流露出半點不滿,魏瓔珞喚道,「明玉。」

明玉不情不願的掏了個紅包遞過去,吳書來笑著推拒:「魏貴人客氣了。」

魏瓔珞:「這是規矩,吳總管不必推辭。」

吳書來這才接過紅包:「貴人今後有什麼吩咐,就叫奴才一聲,奴才定然盡力幫忙。」

魏瓔珞:「多謝。」

送走吳書來,明玉關上房門,憂心忡忡道:「我打聽過了,這延禧宮,在東西六宮中最遠僻,形同冷宮,我們該怎麼辦?」

魏瓔珞無動於衷地笑笑,拂去椅上灰塵,坐下道:「別急,且忍著。」

她有自知之明,此次進宮,手段不正,一開始注定是要吃苦的,就是不知道除了這破宮殿,弘曆還有什麼苦頭要給她吃。

半個時辰不到,吳書來去而復返,給她送了一批宮女過來。

竟個個都是熟面孔。

珍珠,琥珀等長春宮舊人齊齊向魏瓔珞行禮:「奴才給貴人請安。」

「免禮。」魏瓔珞剛剛說完,對面幾人就飛快起身,琥珀嘻嘻哈哈地走上前:「真真好久不見了,瓔珞……」

魏瓔珞一楞,身旁的明玉已經先她一步發難:「琥珀,誰准你這麼叫貴人,難道分不清上下尊卑嗎?」

琥珀癟了癟嘴:「咱們從前都是一塊兒伺候皇后娘娘的呀,難道貴人全都忘了?」

魏瓔珞面色一沉。

私底下,她們當然可以沒大沒小,與她共訴長春宮時的情誼。問題是吳書來還沒有走,他還饒有興致的在一旁看著,她們怎能在這個時候,一口一個瓔珞,就彷彿她不是主子,而是一個地位跟她們差不多的下人。

宮中最重上下尊卑,事情若是傳出去,沒人會覺得她對待下人和藹可親,只會覺得她奴性不改,沒半點主子的威風,是個扶不起的阿斗。

久而久之,誰還會拿正眼看她?她還怎麼在後宮立足?

但一時半會,又不好對她們發火,只得淡淡一笑:「明玉,我累了,先進去休息。」

這也不算托詞,她風塵僕僕,從圓明園搬進延禧宮,的確有些乏了,是時候養足精神,然後再琢磨對付她們的法子了。

明玉卻沒她那樣的耐心,送走吳書來,她立刻對琥珀等人發了火:「琥珀,你剛剛是怎麼回事?」

「明玉,你怎麼了?」琥珀明知故問道,「先皇后故去,咱們幾個四散各處,如今好不容易重新聚在一起,你不高興嗎?」

「高興?」明玉簡直想要呸她一臉,「這裡是延禧宮,魏貴人如今是咱們的主子,你當眾直呼其名,分明是以下犯上,她沒有嚴懲你,就已是格外開恩了,你還不知悔改!」

「她哪敢?」琥珀語笑嫣然,竟有些有恃無恐道,「魏貴人剛剛入宮,自然要樹立仁德的名聲,若她公然懲罰從前長春宮的同僚,只會讓人說她忘本。」

聽了這話,明玉差點氣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:「琥珀,你可別太過分了!」

一群宮女倚在一處,嘻嘻哈哈的看著她,顯是已經提前抱成一團,共同拿捏魏瓔珞。

這種強奴壓主的事情,在宮裡頭也不算少見。

一些要出生沒出生,要後台沒後台的主子,往往活得不如身邊奴才,每個發下來的布料月例,統統被身旁的奴才給克扣走的,有些過得特別悽慘的,竟連口熱飯都吃不上,還要吃奴才剩下來的殘羹冷炙。

明玉不知道琥珀是不是也打了這樣的主意,但見她眼珠子一轉,忽然對她笑得親切:「明玉,你比魏瓔珞資歷久,又生得美貌,做她身邊的應聲蟲多可惜呀,她可以做貴人,你為什麼不行?」

這賤人!竟想挑撥離間,將她也拉到她們那小團體裡去!

明玉氣得渾身發抖,冷聲道:「琥珀,魏貴人是什麼性子,你比我更清楚,我勸你最好別惹事,否則的話,誰也救不了你!」

琥珀笑容一僵,似是回想起魏瓔珞當年的手段。

薑只會越來越辣,手段只會越來越狠。

琥珀終不再那麼有恃無恐,只敢嘴裡嘟囔幾句:「皇上把她發配來延禧宮,這裡可是最冷僻的宮殿,十年都見不著聖顏,這樣一個人,有什麼好怕的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