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反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哥……」魏瓔珞欲言又止。

袁春望快步走來,雙手按住她的肩膀,質問道:「你明明答應過我,要一輩子留在圓明園與我為伴,如今卻要拋下我,去當皇上的女人!」

「哥,你不是一直想當人上人嗎?」魏瓔珞沉默半晌,對他勉強一笑,「從今以後,我們再也不用在圓明園吃苦受罪,回到紫禁城做貴人,做人上人,不好嗎?更何況,我本來只想討好太后,不曾想過去當皇上的女人,這只是個意外!」

袁春望冷笑一聲:「你騙得過天下人,卻騙不過我!皇上對你誤會重重,認定你心懷叵測,他會容許你去太后身邊嗎?但你討得太后歡心,皇上向來重孝道,從不駁斥太后的意思,最名正言順阻止的方法,就是把你留在身邊!魏瓔珞,你根本早就算計好了!」

這天底下,最了解她的,或許真的就是面前這個人。

即便是傅恆,也只是愛她,而並非真正了解她,否則他也不會做出迎娶爾晴那樣的事,導致二人情誼斷絕,從此陌路。

「我原先,是真的打算討好太后的……」魏瓔珞喃喃道,只是再三思慮後,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。太后雖然也可做個靠山,卻只能保她平安,不能助她復仇,因在太后眼中,後宮女子都是皇帝的人,為他生兒育女延續江山,本質上沒有任何不同,不會因為喜歡魏瓔珞,就偏心於她,幫她對付皇帝的女人……尤其是一個有孩子的女人。

所以她的選擇只能是皇帝,只能是弘曆!

「不管你想要嫁給誰,我都不會有意見,我還會親自為你送嫁,只有愛新覺羅弘曆不可以!」袁春望握住魏瓔珞的胳膊,眼圈微微發紅,「只有他不可以!」

正如袁春望是這個世上最了解魏瓔珞的人,魏瓔珞同樣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。

「你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,他什麼都有,你卻一無所有。」魏瓔珞看著他,心酸地想道,「如今連我都要捨你而去……」

若連魏瓔珞都要捨他而去,袁春望在這世上,就真的一無所有。

「跟我走吧。」袁春望眼中甚至帶了一絲祈求,「每天凌晨玉泉山水車都會進圓明園,只要精心安排,我們可以遠走高飛,永遠離開這兒!我什麼都不要了,我們一起走,好不好?」

魏瓔珞心中劇烈掙扎,一會兒是皇后的音容笑貌,一會兒是他給自己餵藥時的溫柔,一會兒是角樓上,皇後縱身一躍的身影,一會兒是雪地裡,他朝她傾斜而來的油紙傘。

世上本無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。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魏瓔珞痛苦地閉上眼睛,淚水滿面,「哥,對不起……」

袁春望一點一點鬆開了手,拋下他與養母離開的養父,將他送進淨身房的八叔,對他視而不見的親父,將他當馬騎的弟弟……這些人,這些過去,在他眼前一一閃過,他目光恍惚了片刻,最終,定格在魏瓔珞臉上。

悲傷與絕望一併從他臉上消失,殘留的只有草木成灰般的寂寥,袁春望木然道:「魏瓔珞……你也背叛了我。」

「哥哥!」望著他決然而去的背影,魏瓔珞眼中含淚,匆匆追了幾步,最終閉上眼睛,一個人孤苦伶仃地哭立原地。

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,也只能由她自己走到最後。

若是她能夠走到盡頭,就再回來找他,對他說對不起,一次不行就來兩次,兩次不行就來兩百次……她會一直來,直到他原諒她為止。

若走不到盡頭……黃泉路上,她一人獨行,不必相送!

是夜,長春宮仙館內。

煢煢孑立的不只是魏瓔珞,弘曆同樣睡不著,他孤單一人立在仙館內,靜靜看著眼前的皇后供像,直至夜幕低垂,李玉掌燈而來,燈火驅散了他身周的黑暗。

「李玉。」弘曆緩緩閉上眼睛,「叫海蘭察來一趟。」

海蘭察立刻趕了過來,跪在地上。

「說吧。」弘曆負手而立,背對著他道,「怎麼回事?」

他本以為自己還要恐嚇一番,卻不料剛開口,海蘭察便回了一聲:「是。」

弘曆飛快轉過身,有些驚訝地看著他:「……你肯說?」

「是。」海蘭察回得極為坦蕩,「皇上,瓔珞姑娘本也沒想要隱瞞,她說了,皇上慧眼如炬、明察秋毫,一定會猜到真相,故若是皇上問起,讓奴才如實相告。」

弘曆冷笑一聲:「別給朕戴高帽子了,說吧,鳥兒可以訓練,魚兒又是怎麼訓練的?」

海蘭察照著魏瓔珞先前的交代,如實回道:「瓔珞姑娘請奴才幫忙,準備了四十個裝滿魚蟲的紗布口袋,每一隻口袋都有細密的網眼,係在竹竿上,插入水面下的一排石縫,等時間長了,魚蟲就會從口袋裡游出去,所有的錦鯉都會被吸引來覓食,正好成了一排,嘴一張一張,順著水波,便像是叩頭一般……」

弘曆聽完,惡狠狠道:「好狡猾的心思!」

小心看他一眼,海蘭察有意無意為魏瓔珞辯了一嘴:「瓔珞姑娘說,皇上精心籌備萬壽節,就是為了哄太后開心,她的目的也是一樣,只要太后高興,做什麼都是值得的!」

弘曆沉默下來。

他先前說那麼一句,倒也不是真的要怪罪她。

方法再巧,實施起來如此繁瑣,後宮眾嬪妃,又有幾個真的願意在這上頭下功夫?多半就算知道了法子,也是讓下頭的人去做。

「下去吧。」半晌之後,弘曆忽然意興闌珊的吩咐道。

「是。」海蘭察退了出去,剛要關上房門,弘曆忽然再次開口道:「從今以後,牢牢記住,她是朕的魏貴人,不要叫錯了!」

海蘭察楞了一下,然後深深垂下頭去:「是。」

出了房門,望著頭頂彎月如鉤,海蘭察忍不住在心裡喃喃一聲:「傅恆,我這麼做究竟是對是錯……我成全了他們,但你怎麼辦?」

屋內,弘曆仍舊一動不動地立在供像前,心裡喃喃一聲:「皇后,魏瓔珞究竟是忠是奸……且讓朕替你看個清楚吧。」

半個時辰之後,宮女所的房門被人推開,床上的細軟才收拾到一半,魏瓔珞與明玉轉頭見了來人,忙躬身行禮:「見過李總管。」

李玉手托拂塵,笑瞇瞇的對魏瓔珞道:「魏貴人,皇上今夜要召你侍寢,天大的福氣,你好好準備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