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一十五章 去做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明玉一再詢問靠山是誰,可魏瓔珞咬緊牙關就是不說,不是她不想說,而是此事暗含風險,若是成了,兩個人都能得好處,若是失敗了……

「就讓我一個人承擔後果。」魏瓔珞暗暗想。

「怎麼樣?」輕輕三聲敲門聲,然後李玉從門後探進來,「江米年糕做好了沒?」

「快了,快了。」魏瓔珞忙回道,暫且按耐下此事,對明玉道,「這事先不提了,時候不早,你快些做江米年糕吧,別讓皇上……別讓娘娘等急了。」

明玉只得挽起袖子,洗手做年糕去了。

魏瓔珞卻未陪她,呆了片刻,就輕手輕腳的出了屋,逕自尋去了圓明園中。

「彎弓……射!」

臨時建起的靶場內,海蘭察正在指點一眾侍衛練習箭術。

「什麼人?」一名侍衛眼疾手快,手中弓箭忽然一轉,指向了一棵芭蕉樹。

樹後窸窸窣窣,轉出一個綠衣女郎。身姿婀娜,容色清麗,乍一眼望去,還以為是芭蕉樹年久成精,修煉成了一個人形。

侍衛剛要責問對方是誰,便覺肩膀一沉,海蘭察按住他的肩,示意他放下手中的弓箭:「我去去就來,你們不要偷懶。」

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侍衛小聲詢問身旁同僚:「那姑娘是誰,長得挺好看,是索倫大人的相好嗎?」

「胡扯什麼,索倫大人的相好明明在鍾粹宮……」

海蘭察與魏瓔珞一前一後,避開了眾人,走到園中深處。

魏瓔珞:「索倫侍衛……」

海蘭察一笑:「瓔珞姑娘,你叫我海蘭察就好。」

魏瓔珞:「其實今天來,是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……」

海蘭察毫不猶豫:「好!」

魏瓔珞略感驚訝,上下打量他一眼:「我還沒說話,你知道我會提出什麼要求,就敢隨便答應?」

她之所以會找上海蘭察,是因為明玉。

兩人書信來往不斷,明玉事事都跟魏瓔珞說,其中提的最多的便是眼前這位海蘭察,雖然書信裡對他多有抱怨,說他大男子主義,不解風情,旁人送禮都是送些胭脂手帕,就他送把匕首,說給她防身……

但若不是在乎他,哪會時時刻刻提到他?

所以魏瓔珞才找他幫忙,希望他能看在明玉的份上,幫自己一把。

但見他答應的這樣豪爽,魏瓔珞心裡又忍不住起了疑,無緣無故的,他為什麼要幫自己……

豈料海蘭察爽朗一笑:「傅恆走的時候叮囑過我,不管你有什麼需要,都一定讓我幫你!」

千算萬算,算不到是這個答案,魏瓔珞當場愣在原地。

「傅恆是我最好的兄弟,他相信的人,我也會相信。」海蘭察沉聲道,「到底有什麼事,你說吧!」

魏瓔珞神色複雜地看他良久,終於走到他身旁,踮起腳尖,以袖掩唇,將自己的計劃遞進他耳裡。

鶯聲燕語,鳥語花香,這個計劃,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,再無第三人知。

半個時辰之後,兩人分開,海蘭察自回了靶場,而魏瓔珞則去食堂取了食盒,然後一路尋至湖畔。

海天一色,湖中一亭,幾個貴人或立或坐,一邊欣賞湖景,一邊吟詩作賦。

湖畔,袁春望卻沒他們這樣的閒情逸緻,袖子挽在肘上,赤足踩在水裡,正彎腰清理湖中雜物,忽然聽見身後的腳步聲,頭也不回道:「今天吃什麼?」

「小青菜,粳米飯,還一碗辣椒炒肉。」魏瓔珞一邊說,一邊打開食盒,將裡頭的飯菜一樣一樣取出來,擺在身旁的草地上。

「喲,有肉吃啊。」袁春望回過頭來,卻沒有去接她遞來的筷子,將滿是汙泥的手抬起來給她看了看,然後笑。「喂我吧。」

魏瓔珞翻了個白眼:「自己吃!」

「哎,等等,我去洗個手。」袁春望走到湖邊,雙手沉進湖中,上下搓洗了一番,又捧水洗了把臉,然後整張臉濕漉漉的回了魏瓔珞身旁,接過筷子大快朵頤。

魏瓔珞見他頭髮濕漉漉,不少水珠從他頭髮上滴下來,掉進飯菜裡,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,掏出帕子替他擦臉。

袁春望平日裡桀驁不馴,在她面前卻像頭被馴服的野獸,乖巧的任她擦拭,然後笑起來:「平日都是我給你送飯,今天怎麼顛倒了……莫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?」

魏瓔珞心頭一跳,放下帕子,輕聲道:「哥,這些年來你對我的好,我全都記在心裡……」

「我這麼好,也不見你餵我吃飯。」袁春望道。

魏瓔珞瞪他一眼,忽然一伸手:「拿來!」

袁春望一楞,下一秒,魏瓔珞就劈手奪過他手裡的筷子,狠狠夾了一大團辣椒塞他嘴裡。

袁春望其實不怎麼能吃辣,一下子辣紅了臉,他姿色本就出眾,只是性子太過古怪冷僻,故而讓人望而生畏。如今這一抹淡淡紅暈,消減了他身上的冷僻,給他添了一絲淡淡的人情味。

伸出舌頭,略略舔了舔辣紅的唇。

鮮紅欲滴的唇瓣,不染胭脂,卻比世上任何胭脂都香豔,令人見了,不由得想要一親芳澤。

唇角忽然向上一勾,袁春望略帶蠱惑的笑道:「瓔珞。」

「怎麼了?」魏瓔珞盯了他的唇半天,被他一叫,這才回過神來。

袁春望一言不發的盯著她,直盯得魏瓔珞渾身不自在,低聲道:「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」

她正要用袖子擦臉,對面忽然伸來一隻手,袁春望冰冷的手指撫在她臉上,意味深長道:「瓔珞,不管外界發生什麼事,我們就留在圓明園一輩子,就你和我,這是你親口答應的,千千萬萬……不要忘了。」

這似提醒,又似警告的一句話,讓魏瓔珞心中一凜,沒來由的,背上就出了一片冷汗。

袁春望又對她笑了一下,然後啊了啊嘴。

魏瓔珞神色複雜地看了他一眼,夾了團飯餵給他,心裡卻低低說了一句:對不起,有些事,我不得不做……因為除了我,沒有別人會去做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