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繼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沒人住的屋子會舊,沒人走的地會荒,

才過去多久,長春宮的花圃裡就長出了野草。

弘曆站在花圃中,荒草萋萋,被風一吹,便折彎了腰。

「我知道,你與容音是結髮夫妻,她這一走,你難免痛心傷感。」太後走近他,安撫道,「但事情過去這麼久,你也該釋懷了。」

釋懷嗎?

弘曆低頭看著腳下的茉莉花,知道這世上只要還有一朵茉莉花在,他就永遠忘不掉那個茉莉般清麗的人。

「皇后是六宮之主,不能永遠空懸,你遲早要立後的。」太後仍在他耳邊勸,「在後宮之中,嫻皇貴妃雖無子嗣,威望和資歷卻最高,若要立後,她是不二人選。」

「太后說得是。」弘曆一嘆,「兒子只是……」

只是覺得對不起她……

「皇帝。」太后最是了解這一點,卻不肯慣著他,縱著他,半是規勸半是嚴厲道,「從前的遺憾,都已成為過去,不如憐取眼前人啊!」

弘曆看著一地白花荒草,良久,悵然一嘆。

三日後,承乾殿。

「那拉氏自皇考時賜朕為側室妃,持躬淑慎,禮教夙嫻,皇太后端莊惠下之懿訓,允足母儀天下,既臻即吉之期,宜正中宮之位。今謹遵慈命,側立皇貴妃那拉氏為皇后……」

送走了傳旨太監,珍兒興高采烈回到寢殿,一推門,愣在原地。

嫻貴妃已自行換上皇后禮服,立在鏡前,對鏡子裡的自己說:「你終於是皇后了。」

多好的一件事,在她臉上卻看不到半點喜色。

「額娘。」嫻貴妃單手撫著鏡面,喃喃道,「淑慎不再是從前那個懦弱無能的女兒,我做皇后了,六宮之主,母儀天下!從今以後,你再也不用過捉襟見肘的日子,再也不必受盡他人恥笑,我給你掙了臉面,沒有辜負你的期望……」

說著說著,淚水滾滾而下。

「……為什麼你不在?」嫻貴妃哽咽道,「為什麼不來親眼看看這身禮服,為什麼……不來誇誇我,抱抱我,額娘……額娘……」

她一手捂臉,雙膝緩緩下落,跪於鏡前,淚水在指縫間漫延垂落。

珍兒心裡嘆了口氣,輕輕將門給掩上了,然後守在門口,不讓旁人進去,不讓任何人看見或者聽見嫻貴妃最脆弱的一面。

國事家事,立後,國之大事,出征,家之大事。

「讓我死!讓我死好了!」

富察府一片大亂,爾晴鬢髮凌亂,手裡舞著一隻匕首,作出要自盡的模樣。

身旁圍了一群下人,個個哄,個個勸,杜鵑急得渾身是汗,見傅恆進來,忙衝過去道:「少爺,您可算來了!少夫人聽說你要去金川就急壞了,說與其看你去送死,不如一死了之,您快勸勸她呀!」

傅恆的目光往爾晴身上一掃,淡淡道:「還不動手?」

爾晴只是做做樣子,怎可能真的去死,一時之間騎虎難下,索性丟了匕首哭道:「富察傅恆,出征金川這麼大的事,我作為你的妻子,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……你居然還叫我去死,你到底有沒有人性?」

他們夫妻不和,下頭的人也難做人,杜鵑小聲勸道:「少爺,您就體諒體諒夫人吧,夫人是真的擔心你……」

「擔心我?」傅恆笑了,「不,她是怕我戰死沙場,她就成了寡婦,如今擁有的名利地位,立刻就成了過往雲煙。」

爾晴不可置信道:「你說什麼!」

傅恆神色平常:「怎麼,我說的不對嗎?」

被他戳穿心事,爾晴不由得惱羞成怒,舉著匕首朝他刺去:「我索性砍了你的手,看你如何去戰場送死!」

她一個養尊處優的富太太,哪裡是傅恆的對手,傅恆只輕輕用手一劈,爾晴就痛叫一聲,匕首脫手而落。

一腳將匕首踢到角落,傅恆冷冷吩咐眾人:「爾晴留下,其餘人統統下去!」

他積威甚重,杜鵑彎腰撿起地上匕首,與其他下人退出門去。

「喜塔臘爾晴。」四下沒有旁人,傅恆聲音一沉,再不掩飾道,「我容你活著,不是因為你腹中懷著龍種,而是我曾對你有愧!但再多的愧疚,也挨不住你這樣的消磨,你聽好了,從今天開始,你給我老老實實呆在這棟樓裡,敢邁出去一步——」

「你敢怎樣?」爾晴瞪著他。

傅恆的語氣稀疏平常,說出來的話卻叫爾晴脊背發冷:「左腿邁,我就砍左腿,右腿邁,我就砍右腿。」

爾晴盯了他許久,終於確定,他說的都是真的……

心裡隱隱生出一絲悔意,不是後悔當初設計了弘曆,而是後悔自己先前不該吐露實情,而是應該將整件事栽贓到弘曆頭上,一口咬定,就道是弘曆垂涎自己的美色,強迫了自己……

反正傅恆這個忠臣,也不敢拿這件事去質問皇上,事實如何,還不是她說了算?

如今木已成舟,爾晴後悔之餘,只能哭哭啼啼道:「一個巴掌拍不響,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能懷上的,你只顧欺辱我,怎地不見你去找皇上?」

傅恆搖搖頭:「我為皇上伴讀十年,他是什麼樣的品性,我比你清楚百倍。哪怕你美若天仙,只要和我拜了天地,進了富察家的大門,他就不會動你一根手指。這個孩子到底怎麼來的,你不說,我也能猜得到。你最好保佑我平安歸來,若我回不來……」

爾晴一時間心跳如鼓:「……怎樣?」

傅恆對她微微一笑,笑容裡既無愧疚,也無留戀:「京城郊外的庵堂,就是你畢生的歸宿!」

說完,他丟下咒罵不停的爾晴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金川之役,匡時許久,先前領兵的訥親已被押解回京,因其膽怯畏戰,導致損兵折將之故,被弘曆革了頂戴花翎。

傅恆頂了他的差事……但朝野上下,無人覺得這是一份好差事,相反,都視之為燙手山芋。

便連富察家的人也同樣這麼認為,故而他一回家,夫人老爺,親朋好友,紛紛登門來勸,希望他能放棄這門差事,縱會惹來弘曆的怒火,總好過馬革裹屍,死在邊地。

甚至連伺候他的小丫鬟青蓮,也在給他送茶時,輕輕放下茶盞,擔憂道:「少爺,您真要去金川嗎?奴才聽說大軍損兵折將,朝中無人敢出征,您現在去,該有多危險啊……」

差事已經下來,但傅恆沒一刻懈怠,下朝之後,沒與同僚去花船上快活,而是回了家,從書架上取了一卷兵書翻看,聽了青蓮的話,他放下兵書問:「青蓮,是老夫人讓你來的?」

青蓮一楞,忙垂下頭道:「對不起少爺,是奴才多嘴了。可老夫人都擔心得病倒了,說若您不肯放棄,就再也不見您了……」

「畏戰懼死,龜縮不前,那學兵書做什麼,當官做什麼?」傅恆嘆了口氣:「若老夫人再問,你就這樣告訴她。傅恆去做真正想做的事去了,請她原諒。」

「戰場上刀劍無眼,萬一……少爺心裡就沒有記掛的人嗎?」青蓮見他臉色一變,忙垂下頭,「是奴婢不好,奴婢說錯話……」

這話似乎觸動了傅恆的心事,他手裡握著兵書,久久立於書架前,似一座俊美的雕像,良久過後,才忽然丟下兵書:「我出去一下。」

「少爺!」青蓮在他身後喚道,「天就要黑了,您去哪兒啊!」

一騎絕塵,飛出傅恆府。

功名只在馬上取,傅恆的騎術出類拔萃,一路快馬加鞭,路人只覺身旁刮過一陣飆風,轉頭望去,只望見空中煙塵。

「籲!」傅恆忽然一勒韁繩,馬蹄揚起,復又落在地上。

圓明園內,一眾宮人正在做最後的掃灑。

「嗯?」魏瓔珞手持掃帚,回過頭來,「奇怪,我剛剛好像聽見了馬蹄聲。」

樹影一晃,一隻手撥開叢叢綠意,朝她伸去。

「你太陽底下站太久,曬出幻覺來了吧。」一隻手忽然搭在魏瓔珞肩上,袁春望半個身子壓在她身上,懶洋洋道,「快,我快不行了,帶我回去,往我頭上灑點水。」

「哎,你撐著點!」魏瓔珞登時忘了馬蹄的事情,半攙半扶著與他離去。

身後,一聲嘆息。

「現在與她說這些,又有什麼用?」傅恆緩緩將手收回來,自言自語道,「等我活著回來……」

將軍百戰死,壯士十年歸,既然無法與之約定歸期,又何必要人久等,不如獨自歸去。

「駕!」

馬蹄聲重又響起,帶著未能說出口的那句話,帶著一名將軍赴死的決心,離開了圓明園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