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一十一章 放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隻木托盤遞到魏瓔珞面前。

裡頭放著三物,從左到右,分別是匕首,白綾,鶴頂紅。

「瓔珞姑娘。」手捧托盤的老太監慈眉善目,對她說,「這是看在你對皇后一片忠誠的份上,才會擁有的待遇。若換了旁人,一條繩子勒死就罷了,你自己選一樣吧。」

魏瓔珞微微一笑,道不盡的灑脫。

她毫不猶豫地拿起那隻白玉似的藥瓶,嘴角浮現一個如釋重負的笑容,似乎一個疲憊到極點的人,終於尋到了一味能讓自己永眠的藥。

慢慢擰開藥瓶,魏瓔珞閉上眼,將藥瓶遞到唇邊。

卻不等鶴頂紅沾上她的唇,一隻手忽然從旁邊伸出,將瓶子劈落。

魏瓔珞睜開眼,見李玉氣喘吁吁的立在她身旁,像是一路跑過來似的,額頭密布汗水,他好不容易喘勻,然後道:「魏瓔珞,皇上赦免了你,你不必死了!」

魏瓔珞卻不領情,冷冷道:「為什麼?」

那副模樣,就彷彿赦免並非對她的恩典,而是一種活生生的折磨。

似乎早已料到她會是這幅模樣,李玉歎了口氣,將弘歷囑他帶來的那封信遞過去,說:「這是皇后留下的遺旨。」

魏瓔珞一楞,飛快從他手中奪過信,然後迫不及待的展開,只見信中寫著。

「皇上,容音一去,便成永別,唯有婢女瓔珞,忠正剛烈,寧折不彎,不宜留於宮中,請皇上准其出宮,任其自由。希自珍重,富察容音謹拜。」

「娘娘……」魏瓔珞熱淚盈眶,一滴熱淚剛剛落下,便被她抬手接住,免得落在紙上,暈染了娘娘最後留給她的東西。

「但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。」李玉在旁邊道,「瓔珞姑娘,皇上囑你立刻動身,就在圓明園長春仙館守著皇后娘娘的供像,終身不得再回紫禁城!」

圓明園。

魏瓔珞一身青衣,手持掃帚,如同一個剛剛進宮的掃灑宮女般,望著眼前的湖光山色,亭台樓榭,對別的宮女妃子來說,被發配於此,如進冷宮,但對魏瓔珞來說,卻是個避世的桃花源。

不必再摻和進後宮的爾虞我詐,不必時刻防備身周身後射來的暗箭,雖然吃穿用度都簡陋了些,但卻有一樣別的地方都沒有的好處。

「娘娘。」魏瓔珞走進長春仙館,看著眼前的供像。

供桌上燒三根檀香,白煙裊裊,飄過供像的面龐。

能工巧匠,將皇后的面貌雕刻於玉石上,乍一眼望去,栩栩如生,似從高台上俯視下來,目光柔和,菩薩似地對魏瓔珞笑。

魏瓔珞放下手中掃帚,恭恭敬敬跪在杏黃色蒲團上,雙手合十,閉目禱告,然後咚咚咚,三個響頭之後,方重新起身,提起掃帚往外走。

與皇宮相比,圓明園才是她的歸宿。

在這裡,她可以日日夜夜與皇后娘娘的供像為伴,想象著娘娘還在她身邊,手把手的教她寫字……

嘩——手中無筆墨,魏瓔珞用掃帚在地上一撇一捺寫著字。

「倒挺有閒情逸致的。」一個戲謔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。

魏瓔珞回頭一看,驚道:「哥!你怎麼在這兒?」

袁春望身上竟穿著與她一樣樸素的宮人服,手裏提著一隻掃灑用的水桶,笑道:「我被調來圓明園了啊。」

「你已經掌了內務庫庫房,又受了嫻貴妃賞識。」魏瓔珞喃喃道,「大好前程就在眼前,你……你怎麼……」

彈指在她眉間一叩,袁春望笑道:「無論金鑾寶殿,還是無間地獄,咱們永遠在一塊兒,你可是親口答應過,全都忘了嗎?」

瓔珞摸摸眉心:「原話不是這麼說的吧?」

袁春望哦了一聲:「少說幾個字,就是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咯。」

這哪是少了幾個字?

魏瓔珞沉默半晌,道:「你是不是瘋了,那麼努力想爬上去,好不容易得到了機會,現在又要生生放棄!」

袁春望從桶子裡舀起一勺子水,灑向花叢,極淡定道:「知道就好!記住今天我為你付出的一切,千萬別讓我失望,否則,我一定不會饒了你。」

魏瓔珞又感動又愧疚,看著他被汗水打濕的脊背,忽然走上前去,奪過他手裡的水桶,道:「我地已經掃完了,幫你灑一會水吧,你去邊上坐著!」

圓明園地方雖大,人手卻不多,春去秋來,兩人你幫我掃一會地,你幫我澆一會花,你餵我一口飯,我餵你一口水,酸甜苦辣一起嚐,路途忐忑一起走,彼此扶持著過著,期間發生了許多事,譬如傅恆率兵出征金川,又譬如……國不可一日無後,故嫻貴妃被冊封為皇后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