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一十章 賜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咚,咚,咚——

魏瓔珞腳步一頓,望向鐘聲響起的方向,不知為何,心中狂跳不止。

她手裏提著一只盒子,裡頭是從家裡帶來的禮物,幾樣民間小食,還有幾樣街上買來的小孩玩具,也不是什麼稀罕東西,只能說聊表心意。

東西是魏清泰給準備的,他總覺得當奴才的,除了辦事得力,還得時不時給上頭送送禮,這樣感情才能聯絡得下去。

魏瓔珞對他依舊不冷不熱的,她忘不掉小時候的事,忘不掉自己跟姐姐因他受的苦,尤其忘不掉他對真兇輕描淡寫的原諒。

礙於皇后的面子,她才回家一趟,本想連夜回宮,豈料魏清泰放低姿態,朝她喊離去的背影喊了一句:「魏瓔珞,你可以恨我,一輩子不原諒我,但今天是除夕之夜,留下來,陪我吃完這頓年夜飯,不成嗎?」

魏瓔珞緩緩轉頭,神色複雜地看著他。

他的頭髮白了,臉上的皺紋也越發的多了,明明升了官,在他身上卻找不到半點喜色,只有一種老人獨有的孤獨感,以及對一家團聚的渴望。

魏瓔珞終是嘆了口氣,回到桌子旁:「今晚吃什麼?」

吃了飯,就過了回宮的時候,魏瓔珞只好宿在家裡,等到第二天早上,才不情不願的接過魏清泰硬塞來的禮盒,等在了宮門外。

這一等,就等來了這不詳的鐘聲。

「這是喪鐘。」負責開宮門的侍衛驚訝道,「宮裡面出了什麼事?哪位貴人去了?」

一名侍衛從宮內衝出,面色惶恐,道:「皇后崩逝了!皇后崩逝了!」

魏瓔珞愣了楞,手中年禮脫手而落,她忽然推開兩人,飛快朝長春宮方向奔去。

遠遠聽見哭聲一片,等進了殿內,便見滿目白幡,一條條掛滿宮殿,宮裡伺候的人也全都換上了白衣,連頭上簪著的絹花都換成了一色的白。魏瓔珞從中尋到明玉,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問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

明玉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,魏瓔珞實在等不下去,索性鬆開手,急急朝寢宮方向跑去。身後,明玉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嘶啞哭道:「別看,娘娘她現在——」

殿門吱呀一聲開了,魏瓔珞愣愣看著床上的皇后。

一床錦被蓋在她身上,從頭到腳。

滴答,滴答,鮮血沿著一角被褥往下淌,在地上凝了一個血圈,魏瓔珞望著那血圈,手腳冰冷,遲遲不敢上前,遲遲沒有勇氣揭開那一角被褥……

「長春宮突逢大火,七阿哥不幸沒了,娘娘痛不欲生,竟從角樓一躍而下……臨死前,她問你為什麼沒回來?」魏瓔珞聽見爾晴在她身後痛哭道,「瓔珞,你為什麼晚了一日,為什麼沒在黃昏之前回來!為什麼!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啊!」

「我為什麼沒早點回來……」魏瓔珞喃喃自語,一遍又一遍,「我為什麼沒早點回來……」

她失魂落魄地立在床沿,忘記吃,忘記睡,忘記時間的流動,忘記了自己與身旁的一切,彷彿化作了一隻殉葬用的紙紮娃娃,守著棺中的主人,日日月月,直至紙張泛黃,身體腐朽。

直至弘曆的聲音在她身旁響起,極平靜的聲調:「馬上為皇后換衣梳妝,朕要皇后走得體面尊嚴。」

兩名侍女從她身側川流而過,一人手捧妝奩盒,一人手捧華服,準備為死去的皇后重新梳妝打扮,豈料魏瓔珞忽然一揮手,打翻了身旁那隻妝奩盒。

盒子落地,裡頭的珠釵玉環叮叮噹噹落在地上。

眾人驚得吸了一口涼氣,魏瓔珞卻極平靜道:「皇上,奴才會為娘娘清理血汙,但娘娘已經選擇丟掉了珠寶首飾,這些累贅的東西,就免了吧!」

弘曆冷冷道:「她是皇后,自不能一身素服離開!」

明玉忙扯了扯魏瓔珞,魏瓔珞甩開她的胳膊,盯著弘曆道:「皇上,娘娘若在意身外之名,就不會從高處一躍而下,請皇上開恩,準娘娘無牽無掛地走!」

弘曆:「明玉,去替皇后梳妝!」

魏瓔珞:「皇上!」

弘曆盯著覆著錦被的皇后,像在對魏瓔珞說,更像是在對皇后說:「她永遠都是朕的皇后,不會心無掛礙,更不能自由自在,這是她的命!」

明玉怕魏瓔珞再次惹惱弘曆,忙跪在地上,將散落於地的珠釵玉環盡數撿回盒中,然後端著妝奩盒回到皇后身旁,正要揭開被褥為她梳妝,卻被魏瓔珞按住了手。

「皇上說得如此輕描淡寫,是在怪娘娘自戕,犯下大錯嗎?」魏瓔珞盯向弘曆。

弘曆漸漸有些發怒了,卻不知是怨皇后,還是怨自己:「身為皇后,如此懦弱,如此無用,朕絕不原諒!」

「皇上!」魏瓔珞也怒了,「娘娘體寒如冰,骨痛難忍,卻還是拼死生下七阿哥!人人道她是為了鞏固皇后之位,不是!娘娘深深知道,皇上想要嫡子承繼大統!因為皇上需要,所以娘娘犧牲,哪怕賠上自己的性命!結果呢?除夕之夜,喪子之痛,錐心刺骨,痛不欲生!皇上,您每天坐在養心殿,有沒有聽見娘娘絕望的呼告,她在等你救她啊!」

明玉趕緊拉了拉她的手臂:「瓔珞,不要再說了!」

可惜因為皇后的死,魏瓔珞已經逐漸失去了理智,那些只能埋在心裡頭的話,如今全被她說出了口:「皇上,娘娘真心愛您,真心對待六宮眾人,可她的真心,換來您的忽視,換來妃嬪陰謀算計!人人都笑娘娘傻,不!她一點兒都不傻,她天生聰慧,可就是不忍!她不忍傷害同陷深宮的女子,更不忍傷皇上的心啊!可是皇上,您為什麼不能給她一點憐,給她一點愛,為什麼那麼冷酷,難道您的心是冰做的嗎!」

弘歷氣得臉色發青,忽閉上眼睛道:「李玉!」

李玉:「奴才在!」

弘曆:「魏瓔珞屢次犯禁,大逆不道,賜自盡,為皇后殉葬。」

明玉腳下一軟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不停朝他磕頭:「不要,皇上不要啊,瓔珞,快求皇上饒命,快啊!快!」

魏瓔珞沒有跪。

為了給姐姐復仇,為了在這個吃人的紫禁城苟活下去,她跪了那麼多人,跪了那麼多次,如今終於可以不跪了。

她鬆了口氣,得償所願般的笑道:「奴才願意永遠追隨娘娘,謝皇上恩典。」

李玉一揮手,便有太監上前,將魏瓔珞押走。

「瓔珞,瓔珞!」明玉哭著爬回弘曆腳邊,咚咚朝他磕頭,「皇上,娘娘最喜歡瓔珞,您不能這樣做啊!」

弘曆看也不看她,他直直立在床沿,看著床上的皇后,聲音平靜如一潭死水:「正因為她是皇后最心愛的婢女,朕才要送她去陪伴皇后。」

明玉愣住。

兩名宮女從她身旁走過,手中各自捧著妝奩盒與華麗衣裳,明玉跪在地上發了一會抖,忽然衝上去,一把將盒子打翻。

眾人驚訝地看著她,有魏瓔珞作死在前,竟然還有人敢步她後塵。

妝奩盒落地的聲音響起,弘曆慢慢轉過臉來,冷冷看著她。

明玉嚇得臉色發白,但還是鼓足勇氣,一字一句對弘曆說:「娘娘才不會讓瓔珞殉葬,皇上,您一點兒都不了解娘娘,一點兒都不!」

「你——」弘曆大怒,正要將她也一併送去殉葬,忽然目光一垂,落在地上。

一封信落在兩人中央。

似乎……是隨著珠寶首飾,一併從妝奩盒中掉出來的。

弘曆沉默半晌,彎腰將那封信從地上撿起,展開一看,臉色立刻變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