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九章 喪【下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富察府。

爾晴的肚子愈發大了,行動漸漸困難,大多數時候都像今天一樣,坐在椅子裡,任由身旁的侍女為她揉肩,餵食,以及說些有趣的事兒逗她開心。

「傅恆去哪兒了?」爾晴吃了一顆紅棗,問道。

杜鵑忙回道:「今日收到緊急軍情,少爺奉旨入宮去了,現在這個時辰,應該在養心殿。」

爾晴一笑:「皇后剛剛失去了七阿哥,皇上是生父,傅恆又是親舅舅,可這兩個人都不在皇后身邊,男人可真是心狠啊!」

杜鵑垂下頭,不好也不敢接她的話。

皇后遭了這麼大的難,消息連夜傳回富察家,老夫人立刻暈了過去,醒過來,也一直在哭,兩隻眼睛原本就看不大清東西,如今哭多了,便愈發不中用了。老爺與她伉儷情深,見老妻如此,心中同樣不好受,一夜之間,生生白了不少頭髮。

傅恆更不必說,他今日是繃著臉出門的,知他性情的人,便知他這次進宮,多半是要為自家姐姐尋個公道。

上上下下,也唯有爾晴無動於衷,全不將皇后的事兒放在心上,仍有閒情逸致賞花,棗子還多吃了幾個。

又咬了一顆棗子在嘴裡,咀嚼片刻,杜鵑伸手過去,爾晴將棗核吐在她手心,然後拿出帕子擦了擦嘴,道:「我是皇后的弟媳,理應代替額娘入宮去看望皇后娘娘,你說呢?」

杜鵑一楞:「可是少爺不准您出門……」

「你想想清楚,再與我說話。」爾晴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腹,慢條斯理道,「傅恆是你現在的主子,這兒是你將來的主子……」

杜鵑看著她的小腹,神色複雜。

「走吧。」爾晴將手往前一伸,示意她扶自己起來,「送我進宮。」

這位稀客的到來,叫明玉吃了一驚。

「你怎麼來了?」她問,聲色有些沙啞,眼圈也有些泛紅,顯是哭了一夜。

「我是來探望皇后娘娘的。」爾晴道。

明玉猶豫地看了寢殿深處一眼,裡頭黑洞洞的,所有的窗戶都關上,厚厚窗簾落下來,靜默得像一間巨大的墓室:「娘娘現在誰都不想見。」

爾晴嘆道:「我知道,不過,越是一個人呆著,越容易胡思亂想,讓我單獨陪娘娘談一談吧。」

見明玉還有些猶豫不決,爾晴拉了拉她的手,親暱如從前:「從前我是最懂娘娘心意的人,又是富察家的兒媳,照顧開解娘娘,實在責無旁貸。明玉,讓我進去吧,就算勸不了娘娘,也總是個安慰。」

若是明玉自己勸得了皇后,自不需要她幫忙,只是她嘴笨,那個最為伶牙俐齒的魏瓔珞又恰好不在身邊,最後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這個長春宮的舊人身上,嘆道:「好吧,你進去試試吧。」

爾晴微微一笑,走進了寢殿內。

望著眼前關上的大門,明玉喃喃道:「瓔珞,你什麼時候才回來呀……」

「明玉姐姐!」珍珠的聲音從旁傳來,「太醫讓您過去一趟……」

「哎,來了來了!」

皇后一倒,長春宮就失了主心骨,大大小小的事情,全壓在明玉肩上。

只處理了半天,明玉就覺得力不從心,心裡愈發思念魏瓔珞: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,就該交給她來做,她能整得井井有條,我卻越弄越糟……」

等到處理完,她已經筋疲力盡,猛然想起爾晴還在寢殿內,又匆匆趕了回來,恰逢殿門一開,爾晴從裡頭走了出來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,似乎遇見了什麼開心的事情。

「怎麼樣?」明玉帶著期望道,「娘娘心情好些沒?」

爾晴笑:「有我陪著說說話,自然好多了。」

明玉長出一口氣,一不留神,心中最大的擔憂脫口而出:「我就怕娘娘想不開……」

她自知失言,忙住了嘴。對面的爾晴也給她面子,故意裝作沒聽見她剛剛說的話,笑道:「你放心,娘娘寬容豁達,遲早會明白的。時候不早,我該在宮門下鑰前出宮,你要好好照顧皇后。」

明玉送走了爾晴,又在宮門口徘徊片刻,直至夕陽西下,朱紅宮門沉沉落下,她才嘆了口氣,知道魏瓔珞今夜是回不來了,神情失落的回了長春宮。

宮人點起了蠟燭。

許是因為心中淒涼,連看蠟燭的燭火,都覺得是一滴明亮的淚水。

明玉癡癡盯著桌子上的燭火,冷不丁身後傳來一聲:「明玉。」

明玉登時回過神來,轉身奔到床邊:「娘娘!」

皇后不知何時已經醒了,她慢慢轉過頭,眼中一片清明,只因傷勢嚴重,故而看起來有些形容憔悴,但聲音神態已經恢復到平時的溫柔:「本宮餓了,想吃些東西。」

「好,好。」明玉含淚笑道,「奴才馬上吩咐小廚房準備。」

皇后:「你先鬆開繩子。」

「這……」明玉臉上流過一絲猶豫。

「怎麼,你難道還要一直綑著本宮不成?」皇后對她柔聲一笑,「本宮已經好了。」

明玉小心翼翼打量她片刻,見她神色如常,再無瘋癲之態,於是放下心中的將信將疑,給她解了綁。

解綁之後,皇后也未發難,只是揉了揉帶著繩痕的手腕,輕輕道:「本宮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。」

「好,好。」明玉點完頭,又猶豫起來,「現在去做,要好久才能完成,您一整天滴水未進,不如先讓廚房準備薏仁米粥,好不好?」

皇后搖搖頭,顯得有些執拗:「不,本宮只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。」

「好吧。」明玉實不忍拒絕她,只好道,「奴才立刻去做,娘娘好好休息,奴才做好了,立刻給你送來。」

望著她匆匆離去的背影,皇後忽然喊道:「對了……瓔珞回來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明玉搖搖頭,心中也十分遺憾,若是有瓔珞的陪伴,想必皇后娘娘會好很多。

皇后失望道:「本宮知道了,你去吧。」

皇后並不是真的想吃江米年糕,故意選了這個費時許久的點心,是為了能夠支開明玉。

明玉走後不久,皇后慢慢從床上下來,一步步走出寢殿。

冷風吹過空枝,茉莉花不知何時已經凋零而去,空留枯枝於風中搖曳,道不盡的蕭索淒涼。

皇后的目光越過空枝,遙遙望著不遠處的角樓,臉上浮現同樣蕭索淒涼的笑容,輕輕道:「我這一生,真是步步是錯。」

拔下頭上珠釵,毫不在意的往地上一丟,皇后笑道:「我天性不愛拘束,卻嫁進了皇家,成了大清皇后。」

一隻明月璫丟在地上,被她的鞋底無情碾過,她抬手摘著另外一隻耳上的明月璫,笑道:「若我能安安分分的當個六宮典範倒還罷了,可我卻貪戀兒女情長,妄想得到皇上的愛……」

金釵步搖,耳璫玉環,一樣一樣從她身上脫落,就像她執著的過去,執著的責任,執著的愛情。

不知不覺,皇后身上除卻一件素白衣裳,已經別無他物,她立在高高的角樓上,衣襬迎風而展。

「一錯再錯,我最大的錯,就是生下永璉永琮。」她痛苦的閉上眼睛,「你們兩個不該投身在我這,我身為母親,卻無法保全你們,一切都是我的錯……」

淅淅瀝瀝的雨水從天而降,夾著細小的雪。皇后慢慢睜眼看向天空,抬手接了一片雨雪,雪花在她掌心融化,她心中酸楚無比,似乎老天都在懲罰她,暖閣起火時,不見天空下雨,到了此刻,竟突然下起雨來。

「對不起,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她連說三聲對不起,對自己的家族,對皇上,對兩個夭折的孩子,最後含淚笑道,「對不起,瓔珞,答應要等你回宮,可惜,我等不到了……不過,你要為我高興,從今以後,我不再做皇后了,只做富察容音,我——只是富察容音!」

她忽然張開雙臂,如同一隻白色的飛鳥,自紫禁城的角樓一躍而下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