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三章 忌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鍾粹宮。

純貴妃將永瑢抱向弘歷,襁褓中的孩子伸出胖嘟嘟的手指,咿咿呀呀的求抱。

「永瑢如今很親近皇上呢。」純貴妃溫柔笑道,「每天睜開眼就到處找您。」

弘曆並沒有抱起永瑢,只是伸出手,輕輕刮了一下他的鼻子,也不知想起了什麼,忽然鬱鬱寡歡起來。

純貴妃看出弘曆心不在焉,示意乳母抱走孩子,試探地:「皇上,昨兒臣妾新譜了一支曲子,皇上要不要聽聽……」

弘曆勉強應了,兩人一塊撫了會琴,又喝了幾壺酒,酒氣燻紅了純貴妃的面頰,她將柔弱無骨的身體倚在弘曆懷中,聲音比酒更醉人:「皇上……」

下一刻,她竟被輕輕推開,弘曆沉聲道:「……朕突然想起還有事要辦,你先就寢吧。」

望著他踉蹌而去的背影,玉壺奇道:「娘娘,皇上今天怎麼了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。」

純貴妃若有所思,忽問:「今天是什麼日子?」

長春宮。

皇后即將就寢,菱花鏡前,魏瓔珞一樣一樣為她拆卸頭上的珠釵,拆到一半,忽然聽見外頭傳唱一聲:「皇上駕到!」

寢門打開,一股酒氣從外頭衝進來。

皇后頭都來不及梳,起身相迎,扶著對方的手道:「皇上……您怎麼來了?」

弘曆看起來似乎醉了,恍恍惚惚地盯了皇后片刻,忽然抓住她的手:「皇后,今天是永璉的忌日。」

皇后一楞。

「朕當初替他取名永璉,便有承繼江山之意。」弘曆絮絮叨叨,「他也沒有辜負期待,天生聰慧,勤學不倦,八歲之時,朕帶他木蘭圍獵,他射中天上的雄鷹,親自捧來獻給朕……」

他一件件說著過去的事,瑣瑣碎碎,像個不厭其煩的老媽子。皇后聽著聽著,漸漸淚眼朦朧,她知道弘曆是真的醉了,若他清醒著,絕不會顯露出這樣柔弱脆弱的一面。

「皇上。」她拉他到床邊坐下,抬手撫摸他的面頰,體貼道,「永璉走後,你停朝五日,以示哀思,已是天下難得的慈父了……」

「哈哈……」弘曆聽了,卻哈哈大笑起來,笑著笑著,熱淚盈眶,「世上哪有孩子夭折,卻不掉一滴眼淚的父親呢?」

皇后心酸道:「皇帝落淚,只有三種情況,為痛失考妣,二為天降大難,三為國破家亡,皇上,你不是不想哭,你是不能哭……」

弘曆眼中的淚水眼見著就要落下來了,聽了這話,又硬生生憋了回去,喃喃道:「是啊,朕是天子,天下臣民皆是朕的兒子,不獨只有永璉一人!所以,哪怕你怨朕無情,恨朕冷酷,朕也不能哭……」

皇后嘆了口氣,伸手將他擁在懷中。

長春宮內一時寂靜無聲,魏瓔珞在一旁看著他們,眼神極為複雜。她對弘曆成見極深,覺得他這也不好,那也不好,除了生得顯貴些,沒半點地方配得上皇后。

如今看來……他也有他的苦衷。

皇帝的位置真真不好坐,連哭都不被允許,只有借著醉酒,方能垂一滴眼淚,還得垂在一個能守口如瓶的人的肩頭,不能叫旁人看見。

「皇后……」弘曆將臉埋在皇后肩頭,輕輕道,「太醫跟朕說了,你這一胎必定是個阿哥。」

皇后:「嗯。」

「朕知道。」弘曆道,「一定是永璉要回來了。」

皇后楞了一下,不忍打破他的幻想,便又嗯了一聲。

「永璉聰明俊秀,萬里挑一,他是朕最心愛的兒子,他走了,朕很難過,一日比一日難過。」弘歷喃喃道,「如今他要回來了,朕終於不用再難過了……皇后,你高興嗎,他就要回咱們身邊了。」

淚水在皇后眼眶中滾動,這何曾不是她的夢想,夜夜哭醒,總要伸手在床沿摸一摸,卻只摸到冰冷的空氣,摸不到那孩子柔軟的臉頰。

但為了安慰弘曆,安慰這個與自己一樣悲傷的人,皇后再一次:「嗯。」

得了她的答復,弘曆吃吃笑了起來,他孩子氣的抓住皇后的手,眼中淚光滾動,如同地平線盡頭的一線天光:「皇后,幫朕問問他,從前朕忙著政務,沒一天陪過他,甚至沒有抱過他,他怪不怪朕,還願意——做朕的兒子嗎?」

皇后牽著他的手,慢慢放在自己凸起的腹上。

「孩子。」她低頭問道,「你皇阿瑪忙於政務,沒一天陪過你,甚至沒有抱過你,你怪不怪他,還願意——做他的兒子嗎?」

十指相扣,感受著她腹中的胎動,起起伏伏,一個新生命的心跳。

皇后笑著抬起頭,張了張嘴,打算說幾句謊話騙騙他,幫他打起精神,不要再露出這樣悲傷的表情。

只是話到嘴邊,忽然扼住。

「……皇后?」弘曆看著她,漸漸酒醒,「你怎麼了?」

皇后的面色肉眼可見,一點一點變得蒼白,汗水從她鬢角滾落,她重重喘息片刻,忽然彎腰抱住自己的肚子,聲音壓抑不住的痛苦:「好痛,臣妾的肚子好痛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