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二章 懷孕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永璉!永璉!」

魏瓔珞本已經昏昏欲睡,聽見皇后的慘叫,一下子驚醒過來,與一眾守夜太監一塊衝進寢殿。

皇后似乎發了夢魘,一雙手在空中不停的抓著,倒映在雪白的帳子上,似一對狂風中亂舞的樹枝。

「皇后,皇后!」弘曆今夜宿在長春宮,魏瓔珞來時,他正抱著皇后,不停的呼喚,「醒醒,醒醒!」

皇后幽幽睜開淚眼,抽泣片刻,才顫聲道:「我夢見永璉了。他在哭,他一直在哭……」

弘曆憐惜地看著她:「皇后,你做噩夢了,聽聽,長春宮哪來的哭聲。」

皇后楞楞的環顧四周,聽見哭聲,她難過,沒聽見哭聲,她卻更加難過。

不忍看她這幅神情,弘曆道:「改日將永瑢帶來給你看看,那孩子有幾分像永璉,且讓他陪你一段時日吧。」

皇后緊緊抱著他,心中卻愈發的淒苦。

別人家的孩子,怎能做自家孩子的替代品?他若不像永璉倒還罷了,他若是真的有那麼幾分像永璉,皇后怎忍與他再分開?若是強留人在宮裡,又要如何面對孩子的生母?

「不必了,有您陪著臣妾就好。」皇后婉拒道,然後如抓水中稻草,緊緊抓住弘曆,又可憐又癡心道,「臣妾最近總是夢到永璉,醒來卻又看不見他……這種痛,只有您懂,對不對?」

「是。」弘曆如同哄孩子似的,輕輕撫摸她的背脊,「朕懂,朕陪著你,你不要胡思亂想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……」

露從今夜白,兩人相依相偎至天明。

這場噩夢終是讓皇后下定了決心。

次日,她單獨將爾晴喚來:「那份生子方呢。」

爾晴心中大喜,面上卻不顯露,只恭恭敬敬將放方子的錦盒獻上,待皇后接了盒子,她才明知故問的來了一句:「真不需要知會瓔珞?」

皇后放在盒子上的手一僵,嘆了口氣:「算了,瓔珞太擔心本宮,暫且不要告訴她了。」

日子時短時長,端看手裡頭有沒有事要做。

對魏瓔珞來說,時間過得是很快的,時而陪皇后復健,時而為她保養拐杖,時而處理長春宮大大小小的事務,一眨眼,三個月就過去了。

這日,張院判照例來請平安脈。

本以為與往常一樣,都是走走過場,豈料他的面色竟越來越凝重,診了一遍不夠,又再三診斷。

魏瓔珞的心立刻提了起來:「張院判,你都看了半個時辰了,可是娘娘的身子有什麼不妥的地方?」

張院判將手搭在皇后的脈上,反問她:「娘娘近日的胃口是不是不大好?」

「……娘娘近日有些不思飲食,身子跟著消瘦了些。」魏瓔珞看了看皇后略顯清減的側影,心裡愈發不安,一轉頭,卻見張院判鬆了口氣,一撩衣擺,跪了下來:「皇后娘娘,大喜了!」

不等魏瓔珞開口,爾晴已經急切發問:「喜從何來?」

張院判滿臉是笑:「皇后娘娘這是喜脈,當然是大喜!」

皇後略顯蒼白的臉上浮出喜悅之色,下意識地看向爾晴,爾晴對她微笑頷首。

兩人之間的互動可瞞不過魏瓔珞的眼睛,她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最後將目光落在明玉身上。

明玉的城府可沒兩人深,當下目光躲閃,略顯慌亂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從皇后寢殿內出來,魏瓔珞一把揪過明玉,質問道,「葉天士開的調理方有一味紫茄花,本身有避子之效。他說過,娘娘身體徹底調理好了,才可停藥備孕。可如今,娘娘已經懷孕了,說明你們一早就停了藥!」

明玉為難:「瓔珞……」

身後傳來撲哧一笑:「魏瓔珞,長春宮的事兒,難道都要告訴你麼,未免自私過高了吧!」

魏瓔珞猛然轉過身:「爾晴……此事和你有關!」

一隻手推開門扉,爾晴立在門後,毫不掩飾臉上的洋洋自得:「你應該說,是託了我的福,長春宮才會有喜訊!」

魏瓔珞看看爾晴,又看看明玉,漸漸明白了過來,聲音漸冷:「你們全都知道,卻瞞著我一個人?」

明玉有些慌亂的擺動雙手:「魏瓔珞……對不起……我不是有心……」

魏瓔珞一聲冷笑,拂袖而去。

一路上,得了消息的宮人們都喜形於色,倒顯得她格格不入。

每個人都只看見了皇后肚子裡的孩子,看不見她日漸消瘦的身體。

魏瓔珞不願意看見他們的笑臉,更不願意在長春宮多待,沉默的走出宮外,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永巷外。

早已有人看見她,轉頭便將她過來的消息遞與袁春望。

「哎。」

袁春望還沒走出永巷,就聽見一聲嘆息。

「哎。」

心裡有些好笑,他索性放滿腳步,任由對面的嘆息聲一次又一次響起,直至最後,腳步一頓,停在魏瓔珞面前,也嘆了一聲:「哎。」

「哎。」魏瓔珞坐在地上,也哎了一聲,然後抬頭看他,「你哎什麼?」

「這是你嘆的第三十口氣。」袁春望雙手負在身後,衣襬下伸出一隻黑靴,靴尖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地面,「我特意穿上你做的鞋,的確舒服又方便,可你好像都沒注意到呢。」

「哎。」魏瓔珞嘆了第三十一口氣,「皇后娘娘懷孕了。」

「那你嘆什麼氣?」袁春望撲哧一聲笑了:「這不是天大的喜事嗎?」

魏瓔珞瞪他一眼,沒好氣道:「可葉天士之前說過,娘娘身體虛弱,若再懷孕生子,必定折損元壽!娘娘明明知道,卻還是作出這種決定,我真不明白,到底是身體重要,還是子嗣重要!」

袁春望理所當然道:「當然是子嗣重要!」

魏瓔珞楞道:「哥!」

袁春望眼神平淡,與魏瓔珞不同,魏瓔珞太過關心皇后,所以看不見旁邊的東西,他卻冷眼旁觀,看清了這宮中大勢。

「瓔珞。」他沉聲道,「皇后病倒這段日子,嫻貴妃大權在握,純貴妃又霸著聖寵,若皇后再這樣下去,遲早後位不保!你明明知道,皇后的決定沒有錯,又為什麼要生氣?」

魏瓔珞搖搖頭:「我不管什麼權力聖寵,只要娘娘平安無事。」

袁春望與她不同,他倒是希望皇后能夠誕下嫡子。因為皇后是魏瓔珞最大的靠山,皇后的位置越穩固,魏瓔珞得到的好處就越多,而一個嫡子,或者一個太子,能夠讓皇后的地位堅不可破。

不過這些話,他只會藏在心裡,不會說給魏瓔珞聽,免得她大發脾氣。袁春望拍了拍魏瓔珞的腦袋,隨口道:「如今木已成舟,擔心何用,好好照顧皇后,生下嫡子才要緊。」

「知道了知道了。」魏瓔珞被他拍得頭暈,忙推開他的手道,惡狠狠道,「我當然會照顧好皇后,無論爾晴想要耍什麼花樣,有我在,決不讓她得逞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