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八章 同床異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耳朵被人輕輕舔舐著,漸漸火辣辣的燙,魏瓔珞奮力掙扎著,只是手腳都被人壓著,動彈不得。

「皇上!」急中生智,魏瓔珞臉上忽堆起諂媚的笑,「其實剛才奴才說的話,全都是違心之言。奴才早就想親近皇上,可是後宮美人眾多,奴才身份卑微,沒有親近的機會,只好故意挑釁,劍走偏鋒!現在皇上看中奴才,奴才歡喜極了!奴才願意伺候皇上,不過……」

舔舐她耳垂的動作一滯,弘曆緩緩起身道:「你想當什麼?」

「奴才……」魏瓔珞舔了舔嘴唇,故意一臉貪婪道:「奴才想當貴人,不想再做宮女子了!」

弘曆怎耐看她這幅模樣,

弘曆神色一冷:「你的心氣倒大,原來就在這兒等著朕呢!」

魏瓔珞露出柔媚之態,刻意靠近了:「皇上,你答不答應嘛……」

弘曆突然伸手,一把將魏瓔珞從床上推了下來,魏瓔珞哎喲一聲,狼狽落地。

滿腔慾望被她一語澆熄,弘曆居高臨下地望著她,一時間意興闌珊,面色難看道:「你這樣骯髒的女人,不配上朕的榻!」

魏瓔珞泫然欲泣:「皇上!」

弘曆:「滾!」

魏瓔珞迅速站起,戰戰兢兢朝外退了出去。

弘曆:「站住!」

魏瓔珞渾身僵住,以為弘曆又變了主意,卻不等她再次裝出可笑的面孔,就聽見他在自己身後道:「從今日起,你就是長春宮一個普通奴才,好好伺候皇后,別再心存妄想,朕絕不會要一個居心叵測的女人!」

「是。」魏瓔珞狀似失望的應了,待出了門,腳步匆匆,一邊走一邊用力擦掉臉上的脂粉,忽然腳步一頓,望著前方不遠處的長春宮,望著杵著拐杖,一路艱難走來的那個人。

「娘娘。」是明玉的聲音,她攙扶著那人道,「何必親自來迎她,雪這麼大……」

「本宮想第一個見她。」那人笑著說,聲音如春風般溫暖,「想對她說一聲……你回來了。」

魏瓔珞眼中忽然盈滿淚水,她抬手一擦,飛快朝那人衝了過去:「娘娘,我回來了!」

皇后轉頭看她,眼中閃過一絲喜悅,杵著兩根拐杖,快步朝她走來,卻因為用不熟拐杖,只走了兩步就跌向雪地。

「小心!」魏瓔珞忙衝過去扶住她,看看跌在地上的拐杖,難過的流下淚來,「娘娘,你的腿……」

「在床上躺太久了。」皇后輕描淡寫道,「不過太醫說,只要好好練習,總有一天能站起來……就算本宮站不起來,不是還有你嗎?」

「是……是……」魏瓔珞哽咽道,「若您站不起來,瓔珞願一輩子做您的枴杖。」

皇后楞了楞,忽然閉上眼睛,眼淚驟然落下。

明玉的眼圈也跟著紅了:「不要忘了我,我也要陪著娘娘!」

魏瓔珞對明玉曾有過一段不愉快,以至心有芥蒂,雖然一同在皇后身邊做事,關係一直都不怎麼親近。如今有了她這句話,所有的芥蒂就一掃而空,魏瓔珞忍淚對她笑道:「說的好,來,咱們兩個一起扶娘娘回去。」

風雪漫天,魏瓔珞與明玉一左一右攙著皇后,三個人的體溫挨在一起,雖是冬天,卻溫暖如春。

之後日升月落,時光飛逝,長春宮的茉莉花開了又落,落了又開,轉眼之間,已是春天。

一行宮女手捧托盤,進了承乾殿。

盤子裡是各色小食,如風乾栗子,豆腐皮包子,山藥糕等,嫻貴妃從中選了糖蒸酥酪,碗沿一圈青瓷色,如青山遠黛,碗內一團酥酪,如山中白雪。

永珹伏在嫻貴妃膝上,眼巴巴看著碗裡的酥酪。

「聽說你前些日子去了一趟長春宮。」嫻貴妃手裡一根銀製長勺,舀起半勺遞與他吃,「怎麼樣?皇后能走路了嗎?」

永珹張開小嘴,吧唧吧唧吃著,不一會兒嘴上就一圈奶色,純妃在一旁看得出神,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嫻貴妃在問她話,回道:「有些好轉,但離了拐杖,仍走不了幾步路。」

一名宮人走到她身旁,托盤裡的點心擱在她身旁桌上,一碟栗子糕,一碟玫瑰酥,一碟山藥糕,純妃拿起一塊玫瑰酥,見永珹朝她眼巴巴看了過來,便試探性的朝他一遞,那孩子果然飛快接過,倉鼠似地啃起來,嘴邊很快又多了一圈糖漬。

這孩子吃東西的樣子分外喜慶,純妃看著他吃,嘴角不由泛起笑,耳畔忽然響起嫻貴妃的笑聲:「妹妹這麼年輕,應當多為自己考慮才是。」

永珹是個貼心的孩子,他自個吃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遞到嫻貴妃嘴邊,口齒不清,稚聲道:「吃,吃……」

「宮中生活寂寞,擁有一個阿哥,不,哪怕是個小格格,日子也會快活許多。」嫻貴妃就著他的手輕輕咬了一口,剩下的讓他自己吃,「每日一醒來,就能聽見孩子的哭聲,笑聲,偌大的宮殿,立刻就變得熱鬧了。」

純妃望著永珹出神。

「我知道,妹妹從前避寵,是為了皇后,只是今時不比往日。」嫻貴妃嘆了口氣:「中宮子嗣空虛,皇后娘娘又……」

純妃一皺眉:「皇后如何?」

嫻貴妃:「張院判說,皇后娘娘傷了身子,子嗣上會有些艱難。」

純妃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,兩人終究是一塊玩到大,還一塊進宮伺候皇上的閨中密友,這麼多年相處下來,總不可能半點感情也沒有,雖因傅恆之事,生了嫌隙,如今聽了這消息,又忍不住替她傷感。

「瞧我,怎麼說起這個來了,平白惹得妹妹擔憂了!」嫻貴妃忽莞爾一笑,右手微不可查的在永珹身後一推。

永珹雙腳落地,被她推著朝純妃走了兩步。

見他走得搖搖晃晃,純妃忙朝他伸出手,這孩子也不認生,笑嘻嘻的朝她伸出手去,被純妃抱在懷裡之後,又好奇的伸手去摸她的髮髻,不小心將她的頭髮弄亂了,純妃也不在意,反而愛憐地摸了摸他的頭:「四阿哥可真是活潑可愛。」

嫻貴妃將碗遞給珍兒:「你們先帶著永珹下去吧!」

珍兒:「是。」

齊齊整整的腳步聲,伺膳的宮人們盡數退下,連著永珹,也被珍兒給抱了出去,屋內只剩下嫻貴妃與純妃兩人。

嫻貴妃走到梳妝台前,朝純妃招招手:「你的髮髻亂了,來,我幫你整理。」

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

長髮放下來,牛角梳落在髮上,從頭梳到尾,嫻貴妃握著梳自,立在純妃身後:「許多年過去了,妹妹的姿容依然不減當年,若你願意,一切還來得及。」

純妃望著鏡中倒映的嬌容,兩條似愁非愁柳葉眉微微蹙起。

「怎麼?難不成到了這個時候,你還想繼續為皇后作嫁衣裳?」嫻貴妃笑道,「你跟了她那麼多年,得到了什麼?只有歲月蹉跎,年華老去,看……」

她竟從純妃頭上找到了一根白頭髮,輕輕拔下來,放在桌上。

「妹妹,你有白頭髮了。」嫻貴妃嘆了口氣,「現在你還年輕,還有美貌傍身,等你老了以後呢?」

這些挑撥離間的話,擱在從前,純妃絕對當成耳邊風,聽過就忘。但是就如嫻貴妃所說的,今時不同往日,她與皇后之間已生嫌隙,故而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,都聽了進去。

「後宮的女人只會越來越多,男人……卻只有一個。」嫻貴妃聲色溫柔,似乎每一句話都在為她著想,似蠱似惑道,「養兒防老,就連宮裡太監都知道這個道理,臨到老,收養一兒半女防身,你卻想不明白嗎?」

「我……」純妃心亂如麻。

「好了。」髮髻整整齊齊,一根金鳳簪插在純妃的髮髻上,嫻貴妃微微彎腰,雙手按在對方的肩上,面孔炤在對面的鏡子裡,笑顔如花,「妹妹,大夢經年,你也該醒了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