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七章 侍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魏瓔珞幽幽睜開眼。

手腳發軟,如處雲端,過了一會,她的腦子才漸漸清醒過來,四下打量自己如今的處境。

這是一間乾淨的房屋,她躺在床上,身下厚厚鋪著兩床被褥,身旁還燒著炕,炕火將屋子薰得溫暖如春。

「瓔珞姑娘,你終於醒了。」幾個宮女圍過來,一個手捧毛巾,一個手持熱茶,魏瓔珞不敢用也不敢飲,警惕地看著她們:「這裡是什麼地方?我為什麼會在這?」

「這兒是養心殿圍房。」宮女笑道,眼中竟帶上一絲羨艷,「瓔珞姑娘,你在大雪裡走了四個時辰,皇上開恩,免了你的罪。」

魏瓔珞一聽是圍房,二話不說,翻身而下,就往門外跑。

「哎,你去哪兒呀?」宮女們忙將她攔下。

「皇上不是已經免了我的罪嗎?」魏瓔珞忍住心頭的不安與焦急道,「我要回長春宮了。」

兩名宮女對視一眼,撲哧一聲笑了。

宮女:「就算你想回長春宮,也不能這樣回去呀,會嚇著皇后娘娘!」

魏瓔珞低頭看了看自己,的確一身狼狽,身上不但有雪還有泥,被屋子裡的炕火一薰,都凝在了她身上,湊近一聞,一股子怪味。

宮女:「我們幫你擦洗換衣,重新裝扮,過來!」

魏瓔珞原本還有些猶豫,卻被她們幾個強扯去了屏風後。

浴桶裡的水不冷不熱,一直有一名宮女在旁邊用手試溫,但覺稍微涼一些,便叫人進來加一勺子熱水,讓水溫一直保持同樣一個溫度。

魏瓔珞被她們伺候著洗了身子,還浣了發,牛角梳從髮根梳到髮尾,末了還上了些許香油,讓她的頭髮烏黑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梔子花香。

待到梳洗穿戴罷,魏瓔珞看著她們遞上來的鏡子,忍不住皺起眉頭:「這是何意?」

她心中的不安似乎正在逐漸成真,看看鏡子裡都照出來了什麼,嵌金絲蝴蝶簪,珍珠耳環,百蝶穿花冬袍,這絕不是宮女該有的穿戴,而是正正經經的主子打扮。

兩名宮女相視一笑,異口同聲:「恭喜瓔珞姑娘了!」

不等魏瓔珞反應過來,二人便快步離去,鎖上了門。

魏瓔珞急了,直衝到門邊:「開門!快開門!你們這是幹什麼呀!」

她捶門捶了許久,連一絲門縫也沒捶開。最後一咬牙,壓低身子往上頭狠狠一撞,卻不料房門忽然從外頭打開了,她猝不及防,一下子栽進一個男人懷裡。

這個觸感……分明是她先前暈倒時,抱住她的人。

魏瓔珞緩緩抬頭,怎也沒想到會是這個人:「皇上……」

弘曆低頭看著她,眼底閃過一絲驚艷。

魏瓔珞是個美人,哪怕穿著宮女的衣裳,也能在一眾宮女中脫穎而出,讓人一下子就注意到她,但宮裡不缺美人,弘曆也不認為自己會為女色所迷,但這一天,這一刻,他腦海裡全是自己先前與皇后的那番對話。

「皇上,您執意破壞這樁婚事,真的沒有私心嗎?」

「朕能有什麼私心!」

「也許,皇上是看中了魏瓔珞,想要據為己有。」

「皇上……」魏瓔珞充滿疑惑的聲音將他從回憶中喚醒。

弘曆楞了楞,發現不知何時,自己的右手已經撫上她的臉頰,動作溫柔而又留戀。

魏瓔珞似被他的動作嚇住了,忙後退幾步,抬手摘下右耳耳環:「皇上恕罪,是宮女們取錯了衣服首飾,奴才立刻換下來!」

她飛快摘下耳環,手鐲,釵環,忽然覺得房間裡太過安靜了,小心翼翼看向弘歷,才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椅子裡,單手支著下巴看她。

「怎麼了?」他淡淡道,「繼續啊。」

不會吧?魏瓔珞單手抓這衣襟,嚥了嚥口水。

珠釵佩環已經全部拆放在桌子上,她身上剩下的,就只有這件衣裳……

弘曆手指叩著桌面:「不是要換掉嗎?怎麼不換了?」

魏瓔珞抓住衣襟的手更緊:「奴才原來的衣裳全都濕掉了,不敢觸犯聖顏。」

片刻沉默之後,弘曆忽然道:「你過來。」

礙於命令,魏瓔珞只能咬咬牙,朝前挪了一小步。

弘曆眉頭一皺:「朕讓你過來。」

魏瓔珞警惕地又走近了一步,卻被弘曆一下子扯到眼前。

似不甘心自己一個人煩惱,弘曆盯她半晌,突道:「皇后說朕看上你了,你以為呢?」

魏瓔珞心頭亂跳,不是被他感動的,而是被他嚇的,面上賠笑道:「皇上說笑了,後宮美人如雲,姹紫嫣紅,奴才粗鄙無知,不過路邊野花,哪敢玷汙皇上的眼睛!」

弘曆仔細打量她,看得魏瓔珞渾身汗毛倒豎,弘曆突然笑了:「朕仔細想想,御花園裡百花齊放才是春,乖巧柔順的美人,朕已經看膩了,多你一個刺頭兒,也很有意思啊!」

魏瓔珞震驚:「皇上!」

弘曆:「怎麼,你不願意?」

魏瓔珞只覺渾身發毛,被他碰觸的地方癢的如有毛毛蟲在爬,竭盡全力才沒將他一把推開,勉強笑道:「皇上,奴才只想陪伴皇后娘娘,您又何必為了一時興趣,傷了您和娘娘之間的情分?再說、再說您是帝王,富有四海,胸襟廣闊……還有……」

弘曆唇角一勾:「還有什麼?」

魏瓔珞情急:「您一道聖旨,便可招來天下絕色,環肥燕瘦,應有盡有!保證個個溫柔,符合您的喜好啊。您又何必強人所難,只會失了身份!」

弘曆呵道:「看來你是不願意了!」

魏瓔珞果斷:「家雀如何與鳳鳥合群,奴才又自知之明!」

弘曆沉吟片刻:「思九州之博大兮,豈惟是其有女?朕是大清的皇帝,九州的主子,天下美人,皆任採擷,何必勉強一個不情不願的女人,根本毫無趣味!」

魏瓔珞正要高興,卻忽然身體一輕,被人打橫抱去。

弘曆冷笑道:「你是不是指望朕這麼說?」

弘曆將她放在床榻上,單腿跪在她身側,上身壓了過去,如山巒傾覆,叫魏瓔珞喘不過氣來,剛剛側過頭,就感到他的唇瓣輕輕碰著她的耳垂,溫熱的呼吸灌進她耳裡,笑道:「告訴你,朕第一次勉強女人,覺得特別有意思!你越是不願意,朕越是要得到你!」

說完,他輕輕啄了一下魏瓔珞的耳珠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