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六章 雪中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婚事完畢,傅恆攜爾晴入宮面聖,這日飛雪連天,兩人身上都裹著厚厚狐裘,卻還是無法完全阻擋外面的寒氣,風一吹,骨頭都冷,行至乾清宮外,忽然見到一則單薄身影,跪在厚如棉絮的雪地上。

「奴才罪該萬死!」那人起身走了三步,又跪下,「奴才罪該萬死!」

三步一叩頭,額頭在雪地上砸出一個凹陷,她身後一串長長凹陷,漸漸被風雪填滿。

「瓔珞……」傅恆驚得睜大眼睛,「這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李玉回道:「皇上說了,讓魏瓔珞從乾清宮開始,走遍東西六宮。三步一叩,走完十二個時辰,就原諒她的過失,准她回去長春宮伺候。」

傅恆望著魏瓔珞,神色陰晴不定,直至進了養心殿面聖,也依舊如此。

可巧,弘曆的神色同樣陰晴不定,兩人湊在一起,室內的氣溫與室外竟無差別,一樣的寒風刺骨,叫旁人瑟瑟發抖。

「好了。」弘曆今兒似乎並沒多大興致與人閒聊,幾句話後,就打發他們夫婦兩個去皇后那,「去皇后那吧,叫她也見一見自己的新弟媳。」

「……是。」

待到兩夫婦退下,弘曆拿起一本奏摺翻看著,一陣冷風穿窗而入,他右拳抵在唇前,輕輕咳嗽幾聲。

李玉忙過去關窗戶,身後,冷不丁響起弘曆的聲音:「她還在磕頭?」

關窗的手一頓,望著外頭越下越大的雪,以及雪中越來越渺小的身影,李玉回道:「是。」

弘曆:「磕了幾個時辰了?」

「已經三個時辰了。」李玉一邊說,一邊小心打量他的神色,見他面色愈發陰沉,便體察上意道,「皇上,魏瓔珞畢竟是女子,這大雪的天兒,就這麼三步一叩,走完十二個時辰,只怕要凍僵了!」

「朕給過她選擇。」弘曆猛然將奏摺往桌上一拍,「是她自己不識抬舉!」

傅恆一楞:「皇上……」

弘曆望向窗外,想起自己先前給她的兩個選擇。

「第一,親口向傅恆承認,你從未喜歡過他,所有的一切,都因你貪慕虛榮,是你欺騙了他!」

「第二,從乾清宮開始,三步一叩,聲聲認錯,直到走完十二個時辰。」

「兩個選擇,只要你完成一樣,朕就許你回長春宮!」

她是怎麼回答的?

再明顯不過。

只聽雪聲嗚嗚從外頭吹進來,伴隨著那似遠似近的一聲聲:「奴才罪該萬死!」

雪越來越大,如同白色的墨,從左到右潑來,潑滿了魏瓔珞的髮絲、睫毛、肩膀,將她潑成一個雪人。她步履蹣跚地走在漫天大雪之中,身體冷,心更冷。

一隻黑油紙傘忽從旁邊傾來,遮在她的頭頂。

魏瓔珞慢慢轉頭看去,只見袁春望舉傘而立,白雪一片一片落在傘上,一點一點將傘面覆得雪白,他神色莫名道:「難過嗎?」

「難過。」魏瓔珞咳了兩聲,然後含淚一笑,「但以後不會再難過了。從今以後,我與他之間,情斷義絕,相逢陌路!」

「那就好。」袁春望笑了起來,「走吧,剩下的路,我陪你走完。」

這條路是魏瓔珞自己選的,她只能自己走完,哪怕是用膝蓋跪著走完。

袁春望不能背,不能扶,他能做的,就只是撐著那只油紙傘,靜靜陪在她身旁,無聲的隨她一同走完這條路。

一路上,那一柄油紙傘傾在她的頭頂。

風雪漸大,袁春望半邊身子都露在傘外,很快便被雪珠子打濕了,他卻渾不在意,也不知過了多久,袁春望忽道:「到了。」

養心殿就在不遠處,魏瓔珞哆嗦著青紫的嘴唇,艱難從地上爬起:「你走吧,別讓人看見,咳,是你幫了我,否則,咳……你會有麻煩。」

袁春望嘆了口氣,如同一片影子般朝她身後退去,身影消弭在牆後。

魏瓔珞這才強撐著身體上前,膝蓋已沒了知覺,她每一步都走得極艱難,身體裡流淌的彷彿不是熱血,而是冰冷的雪渣子。

「皇后娘娘……」心裡默念幾聲,憑著一股狠勁與執念,她終是踉踉蹌蹌地走到了養心殿門前,一隻凍得發紫的手伸過去,不等摸到那扇門扉,已經兩眼一黑,暈倒之前,隱約見一個高大身影匆匆朝她跑來。

是誰?

魏瓔珞努力想睜開眼,可眼皮子卻像注了鉛一樣,怎麼也打不開。

只能感覺到有一雙手,堅硬的,男人的手,緊緊抱住她。

與此同時,長春宮內。

一隻手伸出華亭,將一片雪花接在掌心。

同樣一場雪,帶給魏瓔珞的是寒冷與絕望,帶給爾晴的……卻是一臉的愜意。

「爾晴。」明玉的聲音自她身後響起,「你快樂嗎?」

爾晴頭也不回道:「為什麼這麼問?」

「你我一同入宮伺候皇后娘娘,吃在一處,睡在一處,娘娘安排下來的差事,很多時候也是咱們兩個一塊做的。」明玉吞吞吐吐道。

「明玉。」爾晴失笑一聲,回過頭來,滿頭珠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「你究竟想說什麼呀?」

「我只是覺得,覺得……」明玉神色複雜地看著她,「才幾天不見,你跟換了個人似的,完全找不到你過去的樣子……」

從前的爾晴,小心謹慎,不會說半句逾越的話,不會做半件逾越的事,可謂世故到了骨子裡。

如此不出錯的宮女,自然容易討得主子歡心。

故就連其他幾個宮的主子,一提爾晴,都讚不絕口,說她是皇后身邊最得力的人兒。

習慣了那樣的爾晴,便有些難以習慣眼前的爾晴。

穿著花紋極其繁複的衣裳,佩戴著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珠寶首飾,以及眉眼間毫不掩飾的恣意快樂。

彷彿故意要將自己的成功,秀給其他人看。

「我的身份變了,自然跟從前不一樣了。」爾晴笑著,拉住明玉的手道,「但不論如何,你我從前的情分,我是不會忘的。今後我不在娘娘身邊,你要代替我,好好伺候娘娘。」

明玉欲言又止了半晌,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:「爾晴,這樣真的好嗎?」

魏瓔珞與傅恆之間的關係,能瞞住外人,卻瞞不過長春宮的自己人。

明知傅恆心中有了一個魏瓔珞,還要眼巴巴的嫁過去,如此橫刀奪愛的行徑……真的好嗎?

爾晴微微一笑,對這個問題避而不答,反而將話題轉向別處。

「就像你說的。」她道,我的祖父是刑部尚書,如今全家又抬了旗,是真正的官宦之家、顯赫門第,我嫁給傅恆,才是門當戶對、天作之合,又有什麼不好呢?」

你明知道我不是問你這個……明玉神色複雜地看著她。

「況且……」爾晴目光一轉,望向華亭外。雪壓枝頭,將樹枝壓彎了腰,團團白雪落在地上,掃帚掃過,兩個歲數不大的宮女正在掃雪,一個個凍得齜牙咧嘴,鼻頭發紅。

似乎從她們兩個身上,看見了自己過去的影子,爾晴楞楞半晌,才接下去道:「人下人的日子,我已經忍了六年,終於苦盡甘來,你不為我高興嗎?」

「人下人?」明玉歪了歪頭,「娘娘對我們很好啊。」

「長春宮裡再好,終究為人奴才,卑躬屈膝。」爾晴失笑一聲,「你呀,也要早早為自己打算。」

明玉看她的眼神越來越陌生,緩緩抽回自己的手道:「不,我哪兒都不去,就守著皇后娘娘!」

「人各有志,你不願,我也不勉強。」爾晴攏了攏肩上的白狐裘,重又將目光投向華亭外,亭外青松,以及那兩個掃雪的宮女,儼然成了她眼中的風景,「從前在宮裡最怕下雪,怕大雪壓垮了花枝,娘娘會傷心。又怕撞上哪宮的主子,說跪就跪,刺骨的冷,如今,我總算能夠好好賞雪啦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