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五章 婚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從長春宮回來,弘曆仍然餘怒未消。

「說朕喜歡那個女人,不,不可能!朕才不會喜歡她!」需要他處理的奏摺一大堆,他卻半個字也看不進去,咬牙切齒的在養心殿內來來回回地走,「朕富有海內,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,美麗如慧貴妃,賢惠如嫻貴妃,才華洋溢如純妃……」

他將身邊宮妃一個個細數過去,終於說服了自己——不是自己眼瞎,是皇后的眼睛出了毛病。

不,分明是被那鬼丫頭給蠱惑了,這才迷了心竅,分不清南北東西!

「皇上。」李玉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,「富察侍衛來了。」

弘曆睜開眼,深吸一口氣:「傳他進來。」

傅恆入內行禮:「奴才恭請皇上聖安。」

「傅恆。」弘曆坐在椅內,居高臨下看他,「朕一直將你留在身邊,是為了多多磨礪,如今你已能獨當一面,成婚之後,你就去戶部任職,任戶部右侍郎。」

傅恆聞言一愣:「皇上,奴才年紀尚輕,突然擔此高位,恐怕……」

弘曆擺擺手,止了他接下來的話:「傅恆,朕對你的希望,絕不止於一個戶部,朕知道,你的志向也不在於此!但你要記住,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你要建功立業,就得先證明給所有人看,朕的眼光沒有錯!戶部,便是你的起點!」

他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,傅恆再難拒絕,拜倒在地道:「奴才叩謝皇上隆恩!」

公事罷,弘曆猶豫了一下,終是忍不住過問起對方的私事:「對了,婚禮籌備的如何?」

「正在籌備。」傅恆面無表情,似在討論別人的私事。

望著他木然的面孔,弘曆淡淡道:「金榜題名,洞房花燭,都是人生樂事,可今日朕讓你任了實差,又賜你美嬌娘,你的臉上,為何沒有絲毫喜色!」

「皇上的恩典,奴才永世不忘。」雖不忘,卻也不喜,傅恆臉上仍不見半點喜色,無喜無悲如一根失了水的朽木。

弘曆忽然生起氣來,因為同樣的表情,他還在另外一個人臉上看過,兩張面孔在他眼中重合在一塊,弘曆忍不住重重捶了一下桌,怒道:「滾出去!」

待到傅恆退下,弘曆的心情仍然沒有回復過來。

在養心殿內來來回回踱了許久,他忽然停下腳步,轉頭對李玉道:「擺駕,朕要出去走走!」

數九後,紫禁城天氣寒冷,東西六宮的宮殿各有暖閣,地面下鋪砌火道,秋季時要清理炭道,燒炕處的宮人們正為此忙忙碌碌。

李玉原以為弘曆所謂的出去轉轉,是去御花園,去後宮嬪妃處轉轉,豈料他轉著轉著,竟轉到了殿外地龍旁,燒炕處正在此作業,一名太監從地洞鑽進去,手一伸,魏瓔珞忙將清理用具遞給對方,對方接過,繼續清理沉積炭灰的地龍,灰塵滾滾,魏瓔珞在灰塵中咳嗽不止。

弘曆在一旁看了半晌,終於忍不住走了出來,沉聲道:「燒炕處的人都死絕了嗎?」

一見是他,燒炕處太監們忙朝他跪下,還在洞裡的人也都匆忙爬出來,場面一時有些亂哄哄的。

魏瓔珞也跪在裡頭,除她之外,還另有幾個辛者庫宮人,蓋因每年這個時節都得清理炭道,燒炕處二十五名太監忙不過來,常要辛者庫撥人。

李玉順著弘曆的目光看來,見是她,心裡立馬明白了過來,裝作驚訝道:「哎呀,怎麼是你呀,辛者庫好歹派個太監來幹活,怎麼讓個姑娘家來了?」

魏瓔珞垂著頭不說話,差事是袁春望安排給她的,因有他的提前打點,所以活兒很輕鬆,只負責遞遞清理工具,其餘時間都在歇著,比在辛者庫清閒了許多,手上的傷也快要養好了。

一雙明黃色靴子慢慢踱到她面前,弘曆的聲音自她頭頂傳來,淡淡道:「你在辛者庫這麼久,不想回長春宮?」

因在他這裡吃多了苦頭,魏瓔珞回得小心翼翼:「奴才犯錯,不敢奢望。」

她的小心翼翼,卻換來了弘曆的不悅,他也不知自己心裡在惱什麼,只是冷下臉道:「你可以來求朕!」

李玉看了看他,也幫腔道:「瓔珞姑娘,皇上這是給你機會。」

魏瓔珞可不敢咬這個餌,怕餌裡有毒。

弘曆盯她半晌,視線游移在她乾裂的手指頭上,忽道:「皇后醒了。」

魏瓔珞猛然抬頭看著他。

「她久臥在床,不良於行,心情還不好,瘦了許多。」弘曆淡淡道,「魏瓔珞,你深受皇后大恩,就不想回去服侍?」

魏瓔珞心中嘆了一口氣,有些餌,明知有毒,她還是要硬著頭皮咬下去,將身體伏在弘曆面前,她如他所願的服軟道:「請皇上開恩,準奴才回長春宮服侍皇后娘娘!」

見她終於咬餌,弘曆笑了起來:「朕可以讓你回去,不過,你多次頂撞,朕不能不罰!」

魏瓔珞毫不猶豫道:「瓔珞願意領罰。」

弘曆笑容更深:「你要先辦到才行!」

瓔珞抬起頭,目光直視弘曆:「皇上說得出,奴才一定辦得到!」

飛雪連天,不知不覺,已是冬日。

白雪覆了京城,一眼望去,天地一色的白,富察府中,卻是一色的紅。

紅色的鞭炮噼啪作響,傅恆一身大紅色的喜服,坐在內院之中,盯著窗上貼著的紅色喜字出神。

一隻手拍在他肩上,笑道:「哥,怎麼了?」

傅恆如夢初醒,回頭望著自己的弟弟:「阿謙。」

傅謙年輕英俊,容貌有幾分酷似傅恆,卻顯得更單薄些,透著一絲書生意氣,他笑道:「哥,今夜是你新婚之喜,為什麼一個人躲在這兒?」

傅恆茫然道:「我、我不知道。」

傅謙奇怪地望著他:「你是不是歡喜得傻了!快回去吧,新娘子在等著你呢!」

世上哪來世外桃源,傅恆被傅謙尋到之後,幾乎是被他一路推著,回到洞房,房門在他身後關上,他臉色發白地看著眼前的一切,紅色的蓋頭,紅色的喜服,紅色的新娘。

喜娘捧著一桿稱桿過來,笑道:「新郎官,快揭蓋頭吧。」

傅恆慢慢伸手接過稱桿,他的手握過槍,拿過劍,卻沒料到一桿小小的稱桿,比槍更沉,比劍更重,他幾乎拿不住。

稱桿伸進蓋頭底,慢慢將蓋頭挑開,露出一張含羞帶怯的嬌容來。

爾晴本就姿容秀麗,如今經過一番精心打扮,更是豔若桃李,無論哪個男人見了,都會想要一親芳澤。

唯獨傅恆,見了她的一瞬間,臉色更加蒼白。

爾晴低著頭,沒見著他神色的變化,喜娘看見了,誤以為他是有些過於緊張,也沒太過放在心上,用早已準備好的竹竿,將蓋頭撐至房檐上,喜娘高聲道:「稱心如意,步步高升!」

按照程序,傅恆這個時候應該坐到爾晴身邊,可他半天沒一點動靜,木頭人一樣豎在原地,喜娘只好過去提醒他:「新郎官,您得坐到這兒!」

傅恆楞了一下,回過神來,頗為不情不願的挨著爾晴坐下。

喜娘走過來,將他們兩個的衣襟相搭,放上炕桌,炕桌上是子孫餑餑和長壽麵,喜娘口中吉祥話不斷:「祝願二位吉祥如意、福壽雙全!」

婢女們也都七嘴八舌:「是是是,早生貴子!」

「百年好合!白頭到老!」

「多子多孫!百年偕老!」

一片嘈雜中,喜娘端著盤餑餑過來:「用餑餑!」

她先是拿著只餑餑,餵到爾晴唇邊,爾晴輕輕咬了一口,朱唇在雪白餑餑上留下一道胭脂紅印,喜娘笑著問她:「生不生?」

爾晴紅著臉道:「生,生。」

眾人拍手歡笑。

喜娘又拿著手裡的餑餑去餵傅恆,餵到一半,傅恆忽然起身推開她,朝外面衝了出去。

「嘔——」

先是餑餑,然後是之前飲下的酒水,腹中之物盡數順著他的喉嚨湧出來,好半天才吐了個幹警。

等到傅恆扶著牆,重新站直,新房裡已經是靜悄悄一片,所有人都驚訝困惑地望著他,不知他為何會這樣痛苦。

「都下去。」傅恆用袖子擦了擦嘴角,聲音沙啞,將所有人都斥退,然後慢慢坐到椅子裡,望著對面坐在床沿的爾晴。

兩人之間,隔著一段幾乎無法逾越的距離。

良久,爾晴猶猶豫豫的試探,聲音顫抖,帶著一絲哭腔:「傅恆,你是不是……後悔了?」

傅恆一楞,皇后的警告自他耳邊響起:「傅恆啊,姐姐很害怕,你會後悔一生。」

傅恆深吸一口氣,像是在說服自己:「不,我不後悔。」

聽了這話,爾晴鬆了口氣,露出溫柔笑容:「我也不後悔,哪怕明知道你愛著她,我也願意嫁給你!傅恆,只要能成為你的妻子,我什麼都願意做,什麼痛苦都能忍受。」

傅恆知道她在暗示什麼,嘆了口氣,握住她的手,輕聲道:「爾晴,從我決定娶你開始,就決心忘記她了。」

「真的?」爾晴驚喜抬頭,眼角凝著一顆淚珠,癡癡看著他。

「嗯,我娶了你,便要對你負責。你才是我的妻子,要一生相守的人……」傅恆麻木地說著,他曾用這些話來安撫皇后,如今又用這些話來安撫爾晴。

但這些話可以欺騙別人,終究欺騙不了自己。

頓了頓,他低聲道:「只是……我還需要一點時間……」

爾晴抬手按住他的唇,輕輕搖搖頭,溫柔道:「我明白,我什麼都明白,沒有關係,只要你有這一句話,我願意等,等多久都沒關係,傅恆,我願意等!」

同樣的話,他也對瓔珞說過……

傅恆竭力壓制著心痛,試圖對她笑,那笑容卻如飲盡世間所有苦酒般苦澀:「謝謝你,爾晴,謝謝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