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四章 甦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昏睡多日的富察皇后醒了。

只見她費力從床上爬下來,但是她在床上癱得太久了,以至於四肢痠軟無力,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。

「娘娘!」明玉忙衝過來扶她,「來人,快叫太醫!」

皇后用力握住明玉的手,臉上充滿急色:「不,叫傅恆來,我要見傅恆!」

今日傅恆恰好在宮中當值,得了皇后甦醒的消息,馬不停蹄的地趕到長春宮:「姐姐!」

皇后朝屋內宮人們使了個眼色,宮人們退了出去,傅恆走到她身旁,剛要與她說些什麼,她忽然揚手一個巴掌,劈在傅恆臉上。

「……姐姐?」傅恆捂著臉,迷茫地看著她。

「傅恆,你之前在本宮這裡說話的時候,本宮都聽得見,偏偏就是睜不開眼睛。」皇后恨鐵不成鋼道,「你糊塗啊!你怎麼能答應爾晴的條件!你讓瓔珞怎麼辦?」

這個名字猶如一根刺,每每出現,都能扎得他傷口流血。傅恆垂下頭道:「姐姐,當時的情形,只有我答應皇上的賜婚,才能救下瓔珞。」

皇后搖搖頭,不敢苟同:「依她的性格,寧願與你共生死。你可知道,從點頭那一刻起,瓔珞就絕不會原諒你!傅恆,你真能承受與她永成陌路的結局嗎?」

傅恆一下子陷入沉默。

「這一切對你,對瓔珞,對爾晴,都不公平!」皇后了解自己的弟弟,他的沉默,就是無聲的拒絕,「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,我都要求皇上收回成命!」

「姐姐……」傅恆抬頭看著她,嘴唇咬得發白,苦笑道,「聖旨下了,爾晴早已出宮備嫁,此事再無迴旋餘地!你去求皇上收回成命,會讓富察家名譽掃地,更會讓爾晴無法面對世人,您這是逼她去死啊!爾晴是為了幫助我,才會答應這樁婚事,於情於義,我都不能這樣做!」

這回換成皇后沉默。

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。瓔珞是她的身邊人,爾晴同樣也是,那麼多的日日夜夜,那麼久的主僕之情,總不能讓她眼睜睜看著對方去死。

良久,皇后嘆了口氣,極難過道:「我以為,至少你和瓔珞能夠幸福,沒有想到……最後的結局是一樣的。」

就如同她自己,一心一意愛著弘歷,卻不得不與無數女人分享他。若是瓔珞日後還想跟傅恆在一起,就得跟她一樣,與爾晴分享他。

但與她不同,富察家跟皇家的聯姻是不可避免的,傅恆與爾晴的婚禮其實是可以避免的,歸根究底,是這個孩子太過糊塗,才造就了如今這不可收拾的局面。

「姐姐……」傅恆有些擔憂地看著她,「你還好吧?」

有時間關心我,不如多關心關心你自己,關心關心瓔珞!皇后在心裡想著,然後擺擺手,有些疲憊地說:「出去,我現在不想看見你。」

傅恆欲言又止了半晌,嘆了口氣,轉身離開,走到一半,身後忽然響起皇后的聲音,問:「傅恆啊,姐姐很害怕,你會後悔一生。」

腳步一頓,傅恆垂下頭,拳頭緊了又鬆,最後低低道:「……姐姐,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起責任,請你原諒我!」

傅恆走後不久,弘曆便得了消息,匆匆趕到長春宮。

「皇后,你終於醒了!」他原以為自己會看見皇后的笑臉,待床上那人緩緩轉過臉來,卻楞住,「……你怎麼了?」

多日長眠,雖有人照顧著,還有魏瓔珞不斷按摩她的手腳,但皇后的身子還是日漸憔悴下來,原先圓潤如玉盤的臉頰消瘦下去,烏黑如漆的長髮披在身上,隱隱有西子捧心之美,叫人一見生憐。

「皇上,你來了。」皇后慢慢望向他,欲言又止。

聯想到剛剛在走廊上撞見的傅恆,弘曆心裡已經明白了些什麼,喜色漸漸從他臉上褪去,他淡淡道:「皇后可是有什麼話,想要對朕說?」

做了這麼久的夫妻,皇后深知他的脾性,曉得他如今已經在生氣,但還是毫不畏懼的將心裡話說出來:「如果臣妾請求,皇上能取消傅恆與爾晴的婚事嗎?」

弘曆斷然道:「不可能!」

雖然早已猜到會是這個答案,但真的從他嘴裡聽見,皇后還是覺得失望,身體彷彿一瞬間被掏空,她閉上眼睛,靠在迎枕上道:「如果不能,那臣妾無話可說。」

看著她這幅愛搭不理的面孔,弘曆心裡很不好受,甚至覺得有些委屈,他皺眉道:「皇后,朕不明白,爾晴端莊得體、秀外慧中,祖父是刑部尚書,朕還給她全家抬了旗,不論是身份還是性情,都不算辱沒了傅恆。所有人都歡天喜地,為何只有你愁眉不展?」

「所有人都歡天喜地?」皇后覺得有些好笑,也真的笑了,「皇上,你是這樣認為的嗎?」

弘曆強自鎮定:「難道不是嗎?」

皇后盯著他,目光似要穿透他身上這張九五之尊的皮囊,看見他深藏在底下的,一個凡俗男子的心:「您是天下之主,說出的每一句話,都是金口玉言、無人敢抗,但臣妾與你相伴數載,總能問一句,為何要拆散傅恆和他心愛的女子?」

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,弘曆竟覺有些心慌,面上卻仍鎮定自若:「朕說過很多次,她不配!」

皇后緩緩搖頭:「配與不配,傅恆都不在意,皇上何必放在心上?」

「娶妻娶賢,傅恆是朕選中的肱骨之臣,將來要派大用,他的妻子絕不能心懷叵測、滿腹詭計!」弘曆咬牙道,「朕是在保護他,使他免受惡毒女子的蠱惑,犯下人生中最大的錯誤!」

皇后先是愕然,然後上上下下打量弘曆片刻,忽然笑了起來,笑得前仰後合,不能自已。

「皇后。」弘曆冷著一張臉道,「你笑什麼?」

皇后忽止住笑,望向他,極平靜道:「皇上,您執意破壞這樁婚事,真的沒有私心嗎?」

與她的平靜相比,弘曆的心卻慌的更加厲害,就彷彿有一個秘密……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,就要浮出水面。

「朕能有私心?」他硬著頭皮說。

「難道不是因為……」皇后盯著他的眼睛,「皇上自己看中了魏瓔珞,想要將她占為己有嗎?」

弘曆愕然,旋即哈哈大笑起來:「皇后,你昏迷了太久,連腦子都不清醒了!朕告訴你,這是你的幻覺,妄想!」

倘若這真的是皇后的幻覺,妄想,他又何必落荒而逃。

弘曆一路逃到大門口,兀自不甘心的回頭喊了一聲,似在說服對方,又更似在說服自己:「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!」

房門碰的一聲關上,明玉手裡端著一碗米粥,憂心忡忡地走過來:「娘娘……」

皇後木然坐在床上,眼角慢慢滑落一行淚水。

「皇后,您別難過……」明玉心情複雜,真不知該從何安慰。

「皇上富有四海,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,為何是瓔珞?」皇后楞楞落淚,「他就不能放過她,放過傅恆嗎?」

ps:停更的日子,貓貓我刷了好幾遍劇,什麼帝后cp,傅瓔cp……被甜得夜不能寐,無數次想燃起小宇宙爆更兩萬,然鵝都堅持了下來。從今天開始,我終於不用憋著辣哈哈哈!!晚一點還有一波更新!!小主們久等啦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