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三章 決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成年人之間,沒有無私的付出。

任何付出,都是要索取回報的。

「皇后娘娘昏迷不醒,如今後宮裡說話能算數的,便只有您跟她了。」玉壺想了想,道,「此番她與其說是施恩與您,倒不如說是……拿捏住了您的把柄。」

純妃嘆了口氣:「可不是。怪只怪本宮心急,才將這麼大的把柄交到她手裡。」

玉壺憐惜地看著她:「娘娘,不過是一個辛者庫的奴婢,您何必這樣大費周章的對付她呢?」

「對你來說,魏瓔珞只是一個辛者庫的奴婢。」純妃笑容恍惚,「但對傅恆來說,卻不是……」

雖有絕世容顏,但在眾人眼中,純妃的存在感並不高,她總是跟在皇后身旁,安靜的如同一片影子,皇后贊成什麼,她也贊成什麼,皇后反對什麼,她也跟在反對什麼。

她總在為皇后付出,卻不索取任何回報。

甚至在皇後昏迷不醒之後,仍然兢兢業業的替她守著長春宮。

「純妃真是個聖人。」

有人私底下這樣評論。

不,她可不是聖人。

聖人可不像她這樣,前些日子,一得到消息,就心急火燎的找到傅恆,質問:「富察侍衛,你為何要迎娶爾晴?」

傅恆楞了一下,回道:「這是皇上的旨意。」

「不!」純妃一語道破,「你是為了救魏瓔珞,為了替她洗脫罪名,才答應了這一樁婚事!富察傅恆,你是不是瘋了,一個辛者庫的賤婢,值得你這樣做嗎?」

傅恆的面色頓時一冷:「這是我自己的事,不牢您費心。」

「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?」純妃急得去拉他的手,「你明知道我……」

傅恆急忙避開她的手:「娘娘,請自重。」

「自重?」純妃一愣,表情說不出的落寞,「從前你可不是這樣對我的……」

從前?傅恆可不記得自己跟她有什麼過去,有什麼瓜葛。後退一步,保持一個男女之間相對安全的距離,他略帶戒備道:「純妃娘娘請慎言,您雖是家姐的閨中密友,但男女有別,傅恆與您並無深交……」

傅恆此言出自好意,提醒對方謹慎言辭,否則被旁人聽去了,難免要產生些許誤會。

豈料此番好意聽在純妃耳裡,卻讓她的臉蛋刷的一下雪白。

「並無深交……」純妃搖搖欲墜了片刻,忽然目光一垂,落在他腰間懸著的穗子上,「你若心裡沒我,為何一直佩著我親手編織的穗子?」

傅恆一怔,目光往下一落,他腰間懸著一只玉佩,玉珮從小戴到大,繫著的惠子已經十分陳舊了。略略皺了皺眉,傅恆道:「這不是我姐姐送的嗎?」

「怎會是你姐姐送的呢?」純妃忙道,「是我……那天你沒在,你的兵書放在院內石桌上,我將穗子夾在其中……」

她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眼前,傅恆一把將穗子扯下,放在了身旁的廊椅上,聲色淡淡道:「原來如此,是傅恆搞錯了,以為是姐姐做的,才一直佩在身上,今日就復歸原主吧,娘娘,告辭。」

回憶至此而終。

「娘娘……」玉壺小心翼翼看著她,「您還好吧?」

純妃緩緩睜開眼,淚眼朦朧,將一根陳舊的穗子從懷裡掏出來,遞與玉壺看:「玉壺,你還記得它嗎?」

玉壺一看,臉色一變。

「怕他收了穗子,卻不知送的人是誰,不知送禮人的心意為何,所以本宮讓你給他送了一封信。」純妃盯著她,「那封信……你送了沒?」

玉壺踟躕片刻,忽然朝她跪了下來。

答案呼之欲出,純妃的雙肩顫了起來,忽然抬手給了對方一個耳光:「好呀,好呀,你就是這麼做事的,你害得本宮好苦!」

「娘娘!」玉壺捂著臉哭道,「奴才是為您好呀!」

「為我好?」純妃哈哈大笑,眼淚順著兩邊臉頰落下來,「我一直以為,他接受了那條穗子,就是對我有情!只是因為我入了寶親王府,成了府裡的格格,他才會故作疏遠。原來……那封表達情絲的信,從未到過他手上!為我好……你竟然還敢說是為我好?」

「娘娘,老爺一早說過,要將你獻給寶親王,你注定要入王府的呀!」玉壺哀聲道,「若真將那封信交出去,才會徹底毀了你,毀了蘇家!」

「到頭來,還是為了蘇家。」純妃自嘲一笑:「所以你就眼睜睜看著我,一步步陷得更深,一遍遍欺騙自己,最後在他面前,連最後一點自尊都沒了!」

玉壺原是蘇家的家生子,父母兄弟全在蘇家做事,自然是一心向著蘇家的,但決不能承認,否則她日後要如何與純妃相處?當即急急辯解:「娘娘,您痴戀富察傅恆,對於入府一事,恨不能以死相抗!直到您知道富察家大小姐要去做福晉,您才同意入府!您說要代替傅恆守著福晉,一直保護著她!奴才看您重新振作起來,怎麼忍心說出真相!」

聽到這裡,純妃笑了起來,笑自己的癡心,笑自己的半生荒唐。

「只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……我看他一直戴著那條穗子,還以為他也對我存著一分情誼。我不要許多,只要他腰上一直戴著那條穗子,我就願意為他付出一切,當他姐姐的影子,保護她,甚至不惜避寵。到頭來我得到了什麼?」純妃垂淚道,「他說,你我並無深交……」

所有的付出,都是一廂情願。

她的深情,儼然成了一樁笑話。

「一片冰心在玉壺。」玉壺爬到她身旁,小心翼翼用手扯了扯她的裙擺,「這個名字是您給奴才取的,奴才的名字容易改,可是娘娘,您的這片冰心,根本無人珍惜,是奴才的錯,害您糊塗了十年,如今……您該醒了。」

純妃半晌無言。

菱花鏡裡照出她的側影,比容貌,她甚至不在慧貴妃之下,春蘭秋菊,玉環飛燕,純妃之美在於她的楚楚可憐,如捧心西子,又如葬花黛玉,叫男人一見就心中生憐,忍不住想要伸手舒開她的愁眉,讓她為自己露出一絲笑容。

故而即便故意避寵,她仍舊得了妃位。

這樣一個人,若是她肯故意爭寵呢?

「我原是皇后的人,如今……卻只能與她決裂了。」純妃對鏡一嘆,「這麼多年的付出,總不能一丁點回報都沒有吧。」

說完,她回頭對玉壺一笑,心死成灰,又復燃一絲恨火的笑容:「……想必,這就是嫻貴妃想要的吧。」

昔日姐妹,轉眼成仇。

愛了多少年,便要恨上多少年。

「不,不……不!」

長春宮內,一聲尖叫自寢殿內傳出。

腳步紛亂,一群宮人撞門而入,為首的自是大宮女明玉,她手裡頭還端著一個水盆,見了屋內狀況,啊的一聲,水盆脫手而落,驚喜的話都說不利索:「娘,娘娘醒了,來人!來人,娘娘醒了!等等,娘娘你要做什麼?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