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二章 首尾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袁春望說會保護魏瓔珞,不是嘴上說說。

因賑災時的出色表現,他得了嫻貴妃的賞識,如今皇後昏迷不醒,慧貴妃又薨了,後宮大權盡由嫻貴妃把持,嫻貴妃要升他的職,他立刻就升了職,辛者庫內,他說一是一,說二是二。

「看看你的手,都不像個女孩子了。」袁春望牽起魏瓔珞的手,搖搖頭,「今後別刷恭桶了,先去燒炕處幫忙吧。」

瓔珞:「燒炕處?」

「燒炕處隸屬惜薪司,專司各宮供暖。但入冬後紫禁城才開始供炭,眼下天氣還熱,他們的活計輕鬆些,你就趁機休息一下。」袁春望彈指在她眉心敲了敲,「千萬別再這麼實誠,要自己學會偷懶!」

魏瓔珞摸了摸眉心,感動於他對自己的照顧,又惱他旁若無人的親暱:「好啦好啦,我都記得了!」

目送她離開,袁春望笑著搖搖頭,正要離開,身後一隻手牽住他的袖子:「袁哥哥!」

是錦繡的聲音。

袁春望皺皺眉,正想扯回袖子離開,卻聽她壓低聲音道:「我知道是誰殺了慧貴妃!」

袁春望腳步一頓。

錦繡嫣然一笑,順勢抱上他的手臂,飽滿的胸口貼在他身上,低聲道:「今夜子時,我在後院井邊等你,不見不散!」

是夜,錦繡特地梳妝打扮了一番,沒有首飾可戴,便悄悄從樹上折了一朵茶花,小心翼翼插在鬢角,然後對井自憐。

井中倒映著她的面容,也倒映著她身後那人的面容。

錦繡面上一喜,迴身抱住對方:「袁哥哥,你來了!」

袁春望任她抱著,柔聲一笑:「你今早說的話,是什麼意思?」

見了他的笑容,錦繡心花怒放,在他胸口捶了一下:「袁哥哥,好不容易單獨約會,你就只有這個問題要問我嗎?」

袁春望握住她的手,聲音溫柔,充滿蠱惑:「乖,說。」

他何曾對她這樣和顏悅色過?心花怒放之下,錦繡全然忘我,乖乖答他:「好,我告訴你,那天我親眼瞧見魏瓔珞和萬紫千紅的匠人在一塊兒!

袁春望目光一沉:「哦?那又如何?」

「還能如何?」錦繡笑了起來,「殺死慧貴妃的兇手一直沒找到,不是匠人,就是宮裡頭的人,你說說,她可疑不可疑?」

「她如此可疑,你怎麼不去告發她?」袁春望剛說完,就搖搖頭,「你和瓔珞早有仇怨,又無憑無據,說了也沒人會信你。」

錦繡笑道:「是!我知道話出自我口,很難取信於人,所以遲遲按捺不發,但是轉念一想,別人不信,還有高家啊!慧貴妃的親兄長,可一直在調查她的死因!」

感受到她話裡的威脅之意,袁春望收斂起面上的虛情假意,冷冷注視著她:「你想如何?」

錦繡抱著他,將自己凹凸有致的身體緊緊貼在他身上,笑道:「袁哥哥,我知道你是魏瓔珞的義兄,你一定會保護她,是不是?」

袁春望淡漠道:「所以呢?」

錦繡柔媚道:「只要你答應從今後和我在一起,我就替她保守這個秘密!」

袁春望笑了起來,似早已料到她會說這話,又似單純嘲笑她的不自量力:「

你真瘋還是假瘋?宮規禁止宮女太監對食,違例者嚴懲不貸,你竟然提出這樣的要求?」

「宮規是禁止,可從來禁不住啊,你去看看,多少宮女和太監暗中結成夫妻!」錦繡不以為意道,「袁哥哥,我就是喜歡你,想和你在一起,我保證,會比魏瓔珞待你更好!」

「你為什麼喜歡我?」袁春望用奇異的眼神望著她,像是終於被她說動,「聽瓔珞說,你從前都是追著御前侍衛跑,我和他們相比,真正是一無所有。」

袁春望從來對她不加顏色,偶爾施捨一個眼神,便足以讓她回味一天,見他言辭間真有鬆動之意,錦繡簡直心花怒放,連聲音都發起抖來:「我承認!從前是貪慕虛榮,追逐浮華,整日想著攀高枝,嫁入高門!但自到了辛者庫,我改了,我真的改過了!尤其第一眼看到你,我才知道什麼才是喜歡!從前追逐的一切,對我都不重要了!袁哥哥,我想和你相守,就像民間的夫妻,咱們一生彼此照顧,不離不棄,好不好?」

「彼此照顧,不離不棄?」袁春望喃喃自語。

「是!」錦繡撲入他懷中,動情道,「只要你答應我,我什麼都不說,誰都不告訴!我甚至可以原諒魏瓔珞做的一切,只要能擁有你,我什麼都可以不在意!」

袁春望低頭望著她,忽艷麗一笑:「真的這麼愛我嗎?」

這大約是錦繡平生所見最美的笑容了,美的足以讓她飛蛾撲火,她楞楞看了對方許久,才點了點頭,回了一聲:「嗯!」

下一刻,她面色一僵,慢慢垂下頭來。

一柄匕首,穿透了她的胸口,深深扎進她的心臟。

錦繡順著匕首,望向匕柄,望向握著匕柄的那隻手,望向袁春望的臉,他對她笑著,又溫柔又美麗:「那麼愛我,為我去死,可以嗎?」

錦繡張了張嘴,想回他一句——可以。

但袁春望不等她開口,就伸手一推,將她推進了身後的井裡。

撲通一聲,井中的月亮碎成無數片。

袁春望站在井邊,抽出一條帕子,慢條斯理地擦拭手指上的血跡。

「忘了告訴你一句。」袁春望揚唇一笑,鬆開手,帕子輕飄飄落進井裡,蓋住了水中那張沉沉浮浮的臉,「我最討厭被人威脅了。」

次日。

「宣布一件事。」辛者庫內院,袁春望對眾宮女太監道,「宮女錦繡於昨夜私逃了。」

喧嘩一片,議論紛紛。

「私逃?錦繡竟然跑了?」

「這是守衛森嚴的紫禁城,她能跑哪兒去?」

「這丫頭可真是膽大包天,她不要命了啊!」

魏瓔珞沒有參與眾人的討論,她皺皺眉,目光投向袁春望。

「有人知道錦繡的消息,必須立刻稟報,否則將以同罪論處!」袁春望神色自若,「好了,不要再議論此事,全都去幹活吧!」

眾人散去之後,魏瓔珞卻悄悄湊了過來:「哥,錦繡去哪了?」

「我怎知她去哪了?」袁春望對她笑道。

魏瓔珞卻不大信他一無所知,她盯著他道:「她若要逃跑,怎會毫無徵兆?再說,紫禁城護衛重重,她又不是插了翅膀,能跑到哪兒去?」

袁春望替魏瓔珞將碎髮整理了一下:「今天的藥吃了嗎?」

「哥,別轉移話題!」魏瓔珞皺眉道,「我正問你話呢!」

「無關緊要的人,不必掛在心上。」袁春望笑著說,「藥吃了嗎,手伸出來,我看看傷勢好的如何。」

天氣炎熱,魏瓔珞卻覺背上一涼,一條人命,在他心裡,卻還比不上她手上的一道傷疤。

辛者庫總有做不完的事,魏瓔珞又拐彎抹角的試探了幾句,見得不到答案,只得先回去做事了。

待她走後,袁春望收斂起笑容,陷入沉思。

他知道魏瓔珞心裡起了疑,但那又怎樣?他首尾處理的很好,不怕被人發現,且即便被人發現了,又有誰會為了一個辛者庫的罪人,得罪他這個嫻貴妃眼前的大紅人?

「陷害瓔珞,害她下獄的,必定是錦繡無疑了。」袁春望蹙眉心想,「她跟瓔珞有仇,但劉嬤嬤呢?劉嬤嬤跟瓔珞無仇無怨的,為何要同她一起陷害瓔珞,是被錦繡蒙騙了,還是背後……有人對她下了命令?」

倘若背後真的另有主謀,只怕……現下對方也要同他一樣,處理首尾了。

鐘萃宮中,血塗滿地。

那血是從劉嬤嬤手指頭上流下來的,十塊手指甲,盡數拔去,禿禿的指頭上鮮血直流。

嫻貴妃微笑道:「純妃妹妹,這老奴才實在不經事,不過挨了幾杖,就開口說話了。妹妹,想知道她說了什麼嗎?」

劉嬤嬤受了酷刑,神志已有些不清,半天半天不說話,忽然之間大哭起來,手足並用爬向純妃:「娘娘,娘娘救救老奴……」

純妃倒退一步,身旁宮女玉壺忙一腳將之踹遠,急急道:「胡亂攀扯什麼,我們娘娘何曾跟你這老東西有瓜葛?」

劉嬤嬤一聽,忙撕心裂肺道:「玉壺,你可別不認賬,明明是純妃命我……命我去陷害魏瓔珞的啊!」

「胡說!」玉壺咬牙道,「我們娘娘和那宮女無冤無仇,何必誣陷她!你、你分明是受了他人指使,想要攀咬我們娘娘!」

宮人送上茶盞,嫻貴妃坐在椅內,好整以暇的飲了一口:「純妃,你說呢?」

純妃臉色有些發白:「這是誣陷……」

「什麼誣陷,娘娘,您聽我說!」見純妃翻臉不認人,劉嬤嬤索性你不仁我不義,將純妃如何找上自己,又如何安排自己栽贓陷害,前因後果,全盤托出,內容詳盡,全無一絲紕漏。

在真相面前,純妃的辯白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,忍不住身子搖了搖,靠在了玉壺身上。

就在她以為自己要完蛋了的時候,嫻貴妃放下茶盞,慢條斯理道:「純妃妹妹是何等人,我最信賴不過,怎能任由這樣的刁奴放肆!來人,截了這老奴的舌頭!」

劉嬤嬤怎也想不到,自己的坦白,竟換來這樣的下場,慘叫聲中,一條紅豔豔的舌頭被金剪子截了下來。

看著那條舌頭,純妃背後冷汗直冒,險些跟著劉嬤嬤一同暈過去。

「對付這種亂嚼舌根、攀咬主子的奴才,只能從嚴處置,以儆效尤,,有她這個榜樣,日後就不會有多少人敢以下犯上,隨意攀誣主子了。」嫻貴妃上前握住她的手,柔聲道,「哎呀,妹妹,你的手怎麼這樣冰呀……」

因為你的笑容讓我脊背發冷。

將真實想法藏在心裡,純妃哆嗦著嘴唇,道:「最近身子有些不好,許是著了涼……」

「妹妹素來體弱畏寒,可得好好注意身子啊。」嫻貴妃拍拍她的手,又留下些許關切的話,才令人拖著劉嬤嬤離開。

一道血痕蜿蜒扭曲,蔓延在她身後。

純妃這才鬆了口氣,一下子軟倒在榻上,半晌才道:「玉壺,你覺得嫻貴妃為何要替我處理首尾?」

ps:晚上還有一更~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