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章 分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吱呀——

牢門開了,一名太監從外頭走進來,三下兩下,除去魏瓔珞身上的鎖鏈:「你可以走了。」

「什麼?」關在她對面的劉嬤嬤大叫,雙手抓住鐵柵欄,不住搖晃道,「她怎麼可以出去,我呢?」

魏瓔珞轉了轉有些痠痛發紅的手腕,一言不發的出了門。

她沒有多問什麼,如果對方不想讓她知道答案,那麼問了也沒用,如果對方想讓她知道答案,那麼她很快就會知道答案。

事實也的確如此。

魏瓔珞回到永巷,發現早已有人在那等著她。

「富察傅恆。」魏瓔珞停下腳步,望著對方,「你做了什麼?」

皇帝不會無緣無故的放人,她能出來,肯定是因為有人付出了足夠的代價。

「瓔珞。」傅恆聲音極輕地說,「我要迎娶爾晴了。」

太陽還沒有落山,夕陽斜照在魏瓔珞肩上,魏瓔珞卻覺得渾身發冷,就彷彿落在肩上的不是夕陽,而是紅色的雪,沉甸甸的累在她肩頭,滲入骨髓的冷。

「是嗎……」她忽然轉身,夢囈般喃喃,「你要娶爾晴了。」

「瓔珞!」傅恆上前一步,拉住她的手,卻被她用力甩開。

傅恆眼中閃過一絲痛色,欲言又止了半晌,最後一咬牙,從懷裡掏出一隻香囊,道:「我是來還你這個的。」

魏瓔珞慢慢轉頭,面無表情地看著那隻香囊。

七夕之日,定情之物。

「你不要了?」魏瓔珞慘笑一聲,「那就丟了吧!」

她一揚手,將香囊從他手中拍飛出去,兩人身旁就是水溝,香囊落進臭水溝裡,水面鼓起幾隻泡,香囊漸漸沉到底。

「你從前對我說的那些甜言蜜語,聽得多了,我一不小心都信了。」香囊沉到底,魏瓔珞的心也沉到底,「所以,皇上問我時,我不解釋,因為那是事實,即便嚴懲,我也願意承擔,我以為……你會跟我一樣的……」

「瓔珞……」傅恆神色更痛,他向前一步,似想重新抓住對方。

「你想說你有苦衷嗎?」魏瓔珞卻開始步步後退,搖著頭道,「理由千千萬萬,結果卻只有一個——你要娶爾晴了,對不對?」

人,總是心口不一。

她嘴上說著足夠冷靜的話,心裡卻在哀哀哭泣,無聲的祈求:「解釋啊,快跟我解釋啊,無論你有什麼樣的苦衷,我都能體諒的……」

可是等來等去,卻只等來他一個沉甸甸的:「……對。」

魏瓔珞急忙抬起頭,只有保持這個姿勢,眼淚才不會當著他的面落下來。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她笑道,「從今天開始,你不要再來找我了。」

她轉身離去,貌似決然,但離去的腳步卻很慢很慢。

慢到就像是故意在等待,等待他反悔,等待他追上來。

可他沒有。

傅恆一直站在她身後,默默目送她離開,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,才緩緩

緩緩踱到水溝旁,乾淨的手指毫不猶豫的伸進臭水溝裡,從一堆泥濘汙穢中掏出香囊,然後毫不嫌棄的將之貼在心口,表情極為悲傷。

夕陽西下,辛者庫宮女所內。

「魏瓔珞呢?」袁春望推門而入,目光在裡頭逡巡一圈。

裡頭的宮女們楞住,錦繡急忙反問道:「魏瓔珞?她不是被關進慎刑司了嗎?怎麼,又給放出來了?」

袁春望不動聲色地望了對方一眼,也不做解釋,逕自離開。

以他對她的了解,若是沒有回宮女所,那必定只有一個地方可去了。

袁春望很快來到倉庫中。

霉味,灰塵,黑暗,撲面而來,袁春望踱至倉庫最裡側,朝窩在牆角的那人道:「怕被人看見你哭的樣子?」

魏瓔珞背對著他:「……我沒哭!」

袁春望也不揭穿她,隨手點燃桌上一隻銅製燭台,幽幽燭火照亮他的手指,照亮他修長的側身,照亮他另一隻手中提著的紅木食盒。

揭開食盒,最上層是梅花烤肉,第二層是清炒木耳,第三層是粒粒如珍珠的貢米粥,第四層是一碟灑滿霜糖的雪花糕。

「慎刑司可不是好地方,你被關了一整天,什麼都沒吃吧?」袁春望淡淡道,拿起一片雪花糕遞過去。

魏瓔珞別過臉,不理不睬。

「怎麼?」袁春望的聲音裡帶上一絲嘲諷,「被富察傅恆拋棄,就遷怒於我,遷怒於你自己,魏瓔珞,你就這點出息!」

富察傅恆四個字就像一根針,刺得魏瓔珞跳了起來,她看向袁春望,眼中布滿蛛網般的血絲:「你說什麼?」

「不愛聽?」袁春望冷聲,「我還偏要說,你一次次拒絕富察傅恆,不過是故作姿態,實際上喜歡他喜歡的要死!」

「住口!」

「而富察傅恆對你呢?他是名門貴公子,從小沒什麼得不到,偏偏只有你,總是拒人於千里,所以,你越是退縮,他越是愛你!可那又如何?」袁春望嗤笑道,「最後他還不是要娶別人?所謂的真情,不過是一場笑話!」

「夠了!」魏瓔珞忍不住捂住耳朵,「我不聽!」

袁春望卻極殘忍的將她的雙手扯下來,嘴唇貼在她耳畔,柔聲道:「魏瓔珞,你從來心高氣傲,自以為是,第一次在男人身上受挫,是不是很心痛,很難過?我告訴你,上天就是這樣不公,不管你們如何相愛,你這樣的出身,注定不能堂堂正正嫁入富察家,永遠不能!」

「閉嘴!」魏瓔珞掙開他的手,巴掌高高揚起。

「你要打我嗎?」袁春望也不躲,只是靜靜看著她,「生生拆散你們的是乾隆,主動放棄的是富察傅恆,而我呢!我一直站在你身邊,處處為你著想,生怕你受到一點傷害,你卻要這樣待我?」

魏瓔珞楞楞看著他。

「我是你的義兄,你的保護者,天下最關心你的人。」袁春望撫上她的臉頰,聲音極溫柔,甚至帶著一絲心疼,「這一巴掌,你真要打下來嗎?」

這一巴掌最終卻沒有落下,落下的……只有她的淚水。

「好了好了。」袁春望擁她入懷,安慰道,「瓔珞,不要為了拋棄你的人哭泣,這樣只會讓別人笑話,根本於事無補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魏瓔珞在他懷中哽咽道,「我難受,我真的很難受……」

「那不過是一時的。」袁春望撫著她的頭髮,如安慰如告誡,「瓔珞,你最大的錯誤,在於有了冰冷的外表,卻沒有同樣冰冷的心。這樣的你,容易惹人誤會,還會傷害自己。真的太笨,太笨了……」

魏瓔珞哭了許久才停下,夜色已深,屋外響起蟬鳴,屋內響起魏瓔珞肚子響的聲音,讓她忍不住紅了臉。

袁春望這一次沒有取消她,而是親自端起清粥,一勺一勺餵給她吃,魏瓔珞吃了幾口,忽然道:「哥,你真好。」

「現在知道哥的好了?」袁春望笑道。

魏瓔珞點點頭,輕聲道:「哥,我還從來沒有問過你,你這樣的人……怎麼會入宮呢?」

袁春望怔住。良久才淡淡道:「我忘了,我很小的時候就入了宮,以前的事,都忘得差不多了。」

「是嗎……」魏瓔珞看了他一眼,也不知信了還是沒信。

吃過飯之後,魏瓔珞將腦袋往他膝上一枕,喃喃:「我想睡一會。」

「睡吧。」袁春望脫下上衣蓋在她身上,「哥哥在。」

魏瓔珞嗯了一聲,慢慢閉上眼睛。

她在牢裡不但沒吃好,似乎也沒睡好,提心吊膽到今日,總算能夠安安心心合一次眼。

黑暗中,袁春望靠牆坐著,右手慢慢撫摸她的頭髮,直到小小的鼾聲響起,他才輕輕道:「其實我沒忘,我什麼都記得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