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八十八章 禍不單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辛者庫外,袁春望攔住了魏瓔珞:「你要去哪?」

魏瓔珞:「我去長春宮!」

袁春望:「不許去!」

魏瓔珞:「哥!」

袁春望的神色極不耐煩:「你虧欠皇后的,難道還沒有還清嗎?」

魏瓔珞垂下頭:「皇后娘娘病得很重,若她一直繼續躺在床上,將來會無法行走,甚至喪失說話的能力,我總得為她做點什麼,才會心安理得!」

袁春望嗤了一聲,手指點點她眼下的黑眼圈:「白天在辛者庫幹活,晚上還要去長春宮,你不要命了?」

魏瓔珞揮開他的手:「皇后娘娘是主子,是恩師,更像姐姐,她多次護我,甚至不惜觸怒皇上!若是沒有她,世上早無魏瓔珞此人!哥,你就讓我去盡盡心,好不好?」

袁春望用力戳她的額頭:「你呀,真是個大傻瓜!」

魏瓔珞看他片刻,忽然笑了:「如果是你病了,我也一樣,會這樣照顧你!」

袁春望愣住,隨後神情認真:「你會嗎?」

魏瓔珞:「就像你細心照顧我一樣,我也會把藥灌進你嘴裡!」

袁春望不擅照顧人,先前餵她吃藥的時候,都是一勺一勺硬塞進她嘴裡,結果嘴裡沒吃幾口,衣服倒先吃了個飽。

聽出她話裡的意思,袁春望又好氣又好笑,用力扯起魏瓔珞的臉頰,魏瓔珞吃痛,反忍不住笑了:「我要走啦!」

目送她離開,袁春望搖搖頭,重又回到倉庫門口,卻不料撞見一個不速之客,沉下臉來:「劉嬤嬤,你在這兒幹什麼?」

劉嬤嬤:「這兒是倉庫,我還能幹什麼?不過找些從前的舊物,這就走了。」

她在倉庫裡東摸摸西摸摸,最後拿了個舊燭台離開,身後,袁春望抱著胳膊,若有所思地望著她的背影。

長春宮後院,魏瓔珞捧著水盆有些吃力,突然一隻手伸出來,替她接過水盆。

魏瓔珞:「少爺!」

傅恆豎起一根手指,示意她噤聲。

魏瓔珞環顧四周,壓低聲音:「這麼晚了,你不在乾清宮值夜,跑到這兒來幹什麼!」

傅恆:「我替皇上去軍機處傳旨,悄悄溜出來,你呢?你在幹什麼!」

魏瓔珞:「明玉要為皇后擦身,我幫幫她!」

不,別來!

長春宮寢殿內,明玉面色僵硬地立在一旁,時不時往門外偷看一眼,額頭上已經急出了一層汗水。

床沿,一個不速之客。

弘曆望著皇后的睡眼,低聲:「皇后,朕預備赦免魏瓔珞,依舊讓她回來伺候,你會高興嗎?」

皇后靜靜躺著,睫毛竟然顫動了一下。

伺候在一旁的爾晴忽道:「皇上,這麼好的消息,奴才想親自告訴魏瓔珞,她一定高興壞了!」

弘曆眼中一亮:「她今夜也來了?」

明玉不敢相信的看向爾晴,用眼神詢問:你怎知瓔珞來了,你想做什麼?

她怎知的?

爾晴心中冷笑,她又不是傻子,連宮裡多了個人都看不出來。況且明玉從來就不是個能守住秘密的人,傅恆啊傅恆,找她幫忙,你可真是所託非人。

至於她想做什麼,還不夠明白嗎?爾晴起身道:「就在後院,奴才帶您去。」

「不必。」弘曆起身道,一副興匆匆的模樣,「朕一個人過去就行。」

望著他的背影,爾晴嘴角不自覺的向上一勾,笑容冰冷。

弘曆到了後院,一眼望見傅恆捧著個水盆,魏瓔珞正在幫他挽起袖口,二人站在一塊兒,有說有笑,神態親暱,猶如一對璧人。

弘曆腳步頓時一停,神色驟變。

爾晴故作驚訝:「這麼晚了,富察侍衛怎會在此!皇上,這、這奴才也不知道……」

弘曆目光冰冷地掃過他們二人,臉色變得陰沉,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。

李玉在門外迎接他,手中捧著一道明黃卷宗,小心翼翼道:「皇上,這赦免魏瓔珞的旨意——」

弘曆一把奪過聖旨,重重丟了出去:「滾!」

禍不單行。

就在弘曆丟棄聖旨的第二天,劉嬤嬤氣勢洶洶地帶著一群太監,衝進辛者庫倉庫,大吼一聲:「搜!」

魏瓔珞才剛剛從長春宮裡回來,衣服都沒來得及脫,就遇上這樣一個狀況,不由得皺起眉頭,盯著四處亂翻的太監們。

「給我仔細搜!」劉嬤嬤的目光則陰冷地盯著她,「角落也別放過!」

不消片刻,便有太監從倉庫角落回來,手裡捧著一只木人,脖子上掛著一條繩索,繩索上血跡斑斑。

劉嬤嬤厲聲:「魏瓔珞,這是什麼!」

魏瓔珞一怔。

養心殿書齋。

嫻貴妃聽說弘曆今日心情不大好,卻沒想到會不好到這個地步。她送來的點心放在一旁,已經沒了半點熱氣,養心殿裡靜悄悄的,沒人敢大聲說話,甚至沒人敢呼吸。

「參見皇上,參見娘娘。」珍兒忽從外頭走進來,拜過二人之後,匆匆來到嫻貴妃身旁,附耳在她耳邊說了兩句,嫻貴妃蹙起眉頭:「果有其事?」

珍兒點頭。

嫻貴妃:「皇上,辛者庫出了點事,臣妾要去處置,先行告退。」

弘曆猛然抬頭:「辛者庫會出什麼事情?」

嫻貴妃詫異於弘曆對此感興趣:「發現一名辛者庫的宮女施行厭勝之術,詛咒貴妃娘娘。」

弘曆:「誰?」

嫻貴妃:「曾是長春宮皇后娘娘身邊的一等宮女——魏瓔珞。」

弘曆勃然色變:「把所有人提來,朕要親自審問!」

小木人很快就送到了他手上。

極粗糙的一只木人,雜木所製,上頭還帶了些許木刺。脖子上繫著一段染血的繩子,仔細一看,竟是人髮編織而成,髮質柔軟纖長,似女人的髮絲。

弘曆把玩著小木人,神色陰晴不定。

不但證物到了,證人也到了。

劉嬤嬤跪在地上,誠惶誠恐道:「稟皇上,稟娘娘,前些日子,奴才收到一封密信,說有人暗地裡咒殺貴妃,並有證據藏於辛者庫,奴才本是不信,但事關重大,只好命人從嚴搜查,結果在魏魏瓔珞暫居的庫房內,發現了這尊木偶。這木偶上寫著貴妃的生辰八字,後背滿是血痕,脖子上還繫著一根麻繩,很顯然,魏魏瓔珞一直在暗地裡詛咒貴妃,貴妃才有殺生之禍啊!」

嫻貴妃:「魏瓔珞,你怎麼說?」

飛來橫禍,魏瓔珞怎肯承認,當即否認道:「這是有人故意將木偶藏於倉庫,構陷於奴才!」

「皇上,嫻貴妃娘娘。」劉嬤嬤瞥她一眼,陰測測道,「那倉庫只有魏瓔珞獨居,除了她以外,還有誰會埋這個木偶?」

魏瓔珞斷然:「奴才從未做過!」

「還有,貴妃娘娘去後,宮中眾人心懷悲戚,唯有她一人,面不改色,嬉笑如常。」劉嬤嬤厲聲道,「只有深恨貴妃娘娘的人,才會如此作態!魏瓔珞,你摸著良心說說,你難道不是這種人嗎?」

無需魏瓔珞開口,弘曆便知道劉嬤嬤說的是真的。

即便不為她自己,為了長春宮昏迷不醒的皇后,魏瓔珞都會從骨子裡恨透慧貴妃,且她與旁人不同,旁人恨就恨了,她卻會以牙還牙,報復對方,譬如皇陵中的裕太妃,便是因為得罪了她,化作枯骨一具。

「哼!」

木人在空中劃出一道弧軌,落在魏瓔珞身前。

弘曆長身而立,冷冷盯著她:「鐵證如山,你還不認罪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