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八十七章 探病【下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看見闖進長春宮內院的人,明玉忙行禮道:「奴才恭請皇上聖安!」

弘曆腳步不停:「不必跟上來,朕想單獨陪陪皇后!」

明玉吃驚:「皇上!皇上!」

李玉一邊為弘曆關上寢宮宮門,一邊埋怨道:「大呼小叫什麼?」

明玉焦急地望向門內,大呼小叫什麼?自然是因為今夜是她當值,而她又放了某個人進去……

寢殿內,魏瓔珞一邊給皇后活動脈搏和關節,一邊跟她說話:「皇后娘娘,葉太醫說了,您不能一直這樣躺著,會影響到今後的走路和康復。娘娘,魏瓔珞很想您,想聽您的聲音,哪怕是罵我也好,請您睜開眼睛吧,好不好?」

皇后平靜地躺著,並沒有一絲清醒的跡象,魏瓔珞難過不已,就在這時,突然聽見腳步聲。

弘曆匆匆走入寢殿,殿內空無一人,唯獨皇后躺在床上。

奇怪了,是他聽錯了嗎?他明明聽見裡面有人聲,還以為是皇后醒了呢……

空歡喜一場,弘曆嘆了口氣,慢慢坐到皇后身邊,靜靜望了她一下,握住她的手:「皇后,朕想尋人說說話,可偌大的紫禁城,竟找不到一個可以聽朕說話的人。如果你現在醒著,該有多好啊。」

皇后神情靜謐而溫柔,弘曆嘆息:「最近宮裡發生了很多事,慧貴妃薨逝了,她十四歲入寶親王府,與朕相伴十二載,朕知道,她很渴望關心和愛,可朕能給她的,只有皇貴妃的封號,她的離開,朕很傷感,但再重來一次,朕還是會這樣選擇。」

皇后的睫毛,輕輕顫動了一下,彷彿馬上就要醒來。

弘曆驚喜:「皇后!皇后,你能聽見朕說話,是嗎?」

良久,皇后並無更多的回應,弘曆失望:「皇后,連你也覺得朕冷血無情,是不是?朕待你不好,待貴妃也不好……」

弘曆說話間,突然注意到床幃抖動了一下,陡然住了口,片刻後,若無其事地:「皇后,朕還有事,明日再來陪你說話。」

弘曆站起身,轉身離去。

魏瓔珞捂著嘴趴在床底下,直至腳步聲遠去,還是維持著現在的姿勢,直到明玉的聲音從外頭傳來:「可以出來了。」

魏瓔珞這才從床底爬出來:「討厭鬼終於走了嗎?」

她楞住。

床沿站著兩個人,一個是面色尷尬的明玉,還一個是面色鐵青的弘曆,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冷冷道:「你說呢?」

魏瓔珞使勁瞪了明玉一眼,明玉口型:「我是被逼的!」

弘曆:「出去!」

魏瓔珞與明玉一起往外走,走到一半,弘曆的聲音在她身後怒道:「魏瓔珞,你留下!」

魏瓔珞只好停下腳步。

待到明玉離開,弘曆冷冷問道:「為什麼躲在這裡?」

魏瓔珞:「奴才來看望皇后娘娘,聽見腳步聲,一時情急,就鑽進了床下。」

弘曆:「誰准你偷跑來這了!」

魏瓔珞低聲:「皇上,奴才想皇后娘娘了!」

弘曆愣了一下,沒想到魏瓔珞如此直白,最終只是冷笑:「你是該對皇后心存感激,更該深懷恐懼,因為沒有皇后的庇佑,朕隨時都能殺了你!」

魏瓔珞一驚,突然驚呼一聲:「皇上,皇后娘娘的手動了一下!」

弘曆驚喜,快步上前:「皇后!皇后——」

他喚了半天,皇后仍是老樣子,莫說是手了,連眉毛也沒動一下,弘曆忽然轉頭,只見身後空空如也,魏瓔珞早已不知所蹤!

「這小滑頭!」弘曆怒氣沖沖的喊了一聲,卻又忍不住搖頭失笑。

又陪了皇后片刻,弘曆走出寢殿,明玉早已跪在外頭,忐忑不安道:「皇上,奴才再不敢放魏魏瓔珞進來了!」

弘曆冷聲:「她在哪兒?」

明玉欲言又止。

弘曆:「還需要朕再問一遍嗎?」

明玉吞吞吐吐:「在後院。」

長春宮後院,魏瓔珞端著藥茶出來,迎面撞上弘曆,心中暗罵一聲,這明玉又出賣了她一次,迅速跪倒道:「皇上,奴才有罪。」

弘曆隨意地在一邊坐下:「手裡端的是什麼?」

魏瓔珞:「葉大夫開的藥方,奴才想為皇后娘娘做點什麼,才討了這個差事。」

弘曆淡淡一笑:「你對皇后,倒是忠心耿耿!」

魏瓔珞:「皇上,皇后對您,也是一片真心啊!」

弘曆:「後宮的女人,本質又有什麼區別?」

魏瓔珞:「皇上,娘娘不一樣!」

弘曆:「朕知道,皇后想要一份真情,可她怎麼不想想,人君一身,實億兆群生所託命也!天下之主,哪兒有心思兒女情長?」

魏瓔珞:「皇上是嫌棄后妃,目光短淺,不懂體諒?」

弘曆:「朕說錯了嗎?如今水患肆虐,流民無數,朕傾一國之力,治理河道,可那些河道官員,層層虛報,中飽私囊!如今城外難民,不過千之一二啊!朕心焦如焚,日夜難眠,後宮又在幹什麼呢?」

魏瓔珞:「皇上,打從出生起,女子便被拘於一方天地,就算出嫁了,也不過從一個籠子,換到另一個籠子。明明是養尊處優的黃鸝畫眉,如何同雄鷹一般,眼界開闊、翱翔四海。您別忘了,籠子是天下男人驚心鑄造的!」

弘曆冷聲:「放肆!」

魏瓔珞:「奴才失言,請皇上恕罪!」

弘曆要發火,卻又忍下:「朕真是糊塗了,竟和你一個無知宮女說這些!」

弘曆要走。

魏瓔珞:「靜聽迢迢宮漏長,齋居暫屏萬機忙。那無詩句娛清景,恰有梅梢送冷香。」

弘曆猛然轉身:「你會背朕的詩?」

魏瓔珞:「皇后娘娘教完了四書五經,就開始教皇上的詩文,奴才一直抗議,娘娘還是非教不可!娘娘教導奴才,說皇上繼位繼位以來,寬大為證,罷開墾、停納稅、重農桑、昭雪冤獄、救民水火,所以,他是個好皇帝!」

弘曆:「皇后真這麼說?」

魏瓔珞點頭。

弘曆:「朕想做一個明君,可現實告訴朕,實在太難了。這個帝國,就像一艘巨輪,朕想好好掌舵,卻屢屢受挫,偏離了航向。」

魏瓔珞:「吳中曾有歌謠,乾隆寶、增壽考,乾隆錢、萬萬年。奴才知道,國家很大,事情很多,但皇上一件一件去辦,就算結果不如人意,總是無愧於心,無愧於天!」

弘曆定定地望著她,似驚詫似震撼:「無愧於天……這四個字,朕會記住!」

魏瓔珞見弘曆臉色和緩,連忙:「其實皇上所有的詩文,娘娘都會倒背如流!」

弘曆:「為什麼?」

魏瓔珞:「並因皇上才學出眾,而是娘娘想了解皇上所思所想,皇上若把一切難事說與娘娘,何愁天下沒有知音人呢?」

弘曆失笑:「你繞這麼大一圈子,還是在為皇后說項,她總算沒有白疼你!不對,你再說一遍!」

魏瓔珞:「皇上肯向娘娘說心事,何愁沒有知音呢?」

弘曆:「不是這句!你說一直抗議,又說朕非詩才出眾,到底什麼意思!」

魏瓔珞一震。

弘曆:「魏魏瓔珞,你竟敢嫌棄朕——」

魏瓔珞急聲:「皇后娘娘還在候著,奴才先行告退!」

魏瓔珞急匆匆走了,弘曆看著她的背影,思慮片刻,卻是忍不住面帶笑容。

「起駕,回宮!」

從長春宮出來,鑾駕將弘曆送回養心殿。

鑾駕起伏片刻,弘曆忽然睜開眼:「李玉。」

李玉:「奴才在!」

弘曆猶豫一下:「朕對魏瓔珞……是不是太過苛刻了?」

您才知道啊?李玉心中翻了個白眼,嘴上卻道:「雷霆雨露均是君恩,無論您怎麼對她,她都得受著。」

馬屁拍到了馬腿上,只見弘曆搖搖頭,道:仔細想來,朕對魏魏瓔珞的確是苛刻了些,皇后說得對,她並非沒有可取之處。」

李玉一楞:「皇上,這……您是打算赦免她了?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