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八十六章 探病【上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慧貴妃薨了,對某些人來說是壞事,對某些人來說,卻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辛者庫倉庫內,袁春望一邊給魏瓔珞餵著藥,一邊說:「皇上命令嚴審,可匠人們一概咬死不知,萬紫千紅是為太后壽誕籌備,再加上慧貴妃薨了,兩者皆見不得血腥,所以,最後只會不了了之,將他們放歸民間,他們安全了……你也安全了。」

「慧貴妃居然死了?」魏瓔珞沒料到那飛揚跋扈的女人,竟因為一次受傷就去了,真是世事無常,她不由得皺起眉頭,憂心忡忡道,「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怎麼樣了……」

袁春望一勺藥堵住她的嘴:「有空擔心別人,不如擔心自己,安心養病吧!」

魏瓔珞嗆了一下,沒好氣道:「我死不了!」

「你當然死不了。」袁春望又是一勺子藥,「我這個人最實際了,你吃的每一口粥,我都要回報,沒報答完我之前,你可不能死!」

魏瓔珞又好氣又好笑:「如今你已升了管事,還需要我回報嗎?」

袁春望冷笑一聲,攪動著調羹:「辛者庫大小管事八個,你以為我會止步於此嗎?」

魏瓔珞翻了個白眼:「哥,你可真是野心勃勃。」

袁春望:「那當然——你剛剛叫我什麼?」

魏瓔珞馬上轉移話題:「這是什麼粥,泛著苦味兒!」

袁春望盯著她,固執地要一個答案:「你剛才叫我什麼?」

他翻來覆去的問這個問題,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,魏瓔珞沒法子,只得嘆了口氣道:「你冒著生命危險替我隱瞞,這一聲哥哥,我叫得心甘情願。從今以後,我就是你的義妹,咱們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!」

袁春望瞇起眼,嘖嘖兩聲:「人家義結金蘭要拜天地,你就這麼打發我?」

魏瓔珞瞪他一眼:「拜天地的是夫妻,義結金蘭那叫焚香叩拜!」

袁春望笑道:「總之得先換帖,要你的生辰八字,擺上天地牌位!」

魏瓔珞:「我們都淪落到這個地步了,從簡,從簡。」

「簡什麼?」袁春望曲指在她眉心敲了一下,「我這一生就收一個妹妹,不能簡了,待會兒你就寫庚帖!」

魏瓔珞捂著眉心:「哥,那不叫庚帖,那叫金蘭貼!」

袁春望若無其事地一笑,不疾不徐又給她一塞一勺藥:「我說庚帖就是庚帖,你吃完了就寫!」

也不知他為何對這事這麼上心,當天下午楞是找來筆墨紙硯,畫押一樣,逼著魏瓔珞給他寫了庚帖……不,金蘭帖。魏瓔珞沒奈何地寫了,寫的時候,順便問他皇后的近況,袁春望只說還行。

還行是什麼意思?皇后的身子到底是好了還是不好?夜裡魏瓔珞翻來覆去睡不著,最後一咬牙,披衣爬起,小心翼翼出了永巷,朝長春宮方向走去。

到底是長春宮裡出來的人,對裡頭的一切都很熟。

譬如今夜負責守夜的人,是珍珠。

「你呀。」魏瓔珞自她身旁經過,無奈嘆了口氣,「總是不到二更就睡著了!」

避過珍珠之後,魏瓔珞來到寢宮外窗戶旁,翻身一躍,人雖翻過了窗戶,卻難下來,一隻腳在空中吊了半天,還是沒踩著地。

直至一雙有力的手從背後伸出,如同接住天上掉下的落花,穩穩的握住她的腰,將她從空中接到地上。

魏瓔珞驚訝回頭:「……啊,少爺。」

傅恆的笑容在月下熠熠生輝:「你曾是皇后身邊的大宮女,來看望舊主子是不忘本,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從門走進來,為什麼要爬窗這麼鬼祟!」

魏瓔珞猶豫不決:「我……」

一根溫暖的手指貼在她的唇上,傅恆極善解人意地說:「好了,不管怎樣,既然已經被我抓住,就不要再鬼鬼祟祟了,光明正大來吧!」

魏瓔珞有些賭氣的別過臉去:「我不來了。」

她實在不想再跟對方扯上關係,於是轉身就走,剛剛爬上窗戶,卻又被他抱了回來,不由得又羞又怒,咬牙道:「富察傅恆,你到底要幹什麼!」

傅恆忽然俯身在她耳邊,低聲道:「以後逢明玉值守的日子,子時寢殿內無人,你可以來看望皇后。」

魏瓔珞愣住。

傅恆:「記住,只有子時,好了,你爬出去吧!」

魏瓔珞氣結,猴兒似的爬上窗,卻又後悔了,轉頭道:「哼,我好不容易來看望娘娘,總要看一眼才走啊!」

一隻手伸在她身後,似乎早已料定她會這麼說,早已料定她會回頭。

魏瓔珞遲疑地望著那隻手。

「還要我等多久呢?」傅恆溫柔道,「你不願意去面聖,我不逼你,你願意留在辛者庫,我等你,等你能拋開恩怨,放下包袱,不管多久,哪怕用這一生,我也會等到底。」

他若不說這話,魏瓔珞說不準還會握住他的手,如今聽了他這番告白,魏瓔珞頓覺渾身發熱,視線裡那隻手更是滾燙滾燙,只看著就讓她臉上發燒,若是握住了,豈不是要將她渾身點燃。

「……說,說什麼呢,我走了。」她不自然的別過臉去,慌慌張張地翻窗逃走。

傅恆望著她的背影,搖頭失笑。

珠簾晃動,明玉從簾子後走出來:「富察侍衛……」

傅恆回過身:「明玉姑娘,多謝你了!」

明玉咬咬牙:「你不用謝我,不過……貴妃一事,當真是她……」

「明玉姑娘!」傅恆忽然開口打斷她,然後朝她搖了搖頭。

明玉:「好好好,我不問了!她能來看望皇后,還算有良心,以後我值守的時候,會悄悄放她進來,你不必擔心。」

兩人又聊了幾句,明玉便回屋繼續照看皇后去了,而傅恆獨留床邊,望著魏瓔珞離去的那扇窗口,神色憂慮。

月亮自窗前落下,太陽自窗外升起,又是新的一天來臨。

正如慧貴妃薨了,有人歡喜有人憂,皇后久病不癒,同樣有人歡喜有人愁。

承乾宮內院,跪著一地的人,傳旨太監展開手冊文,念道:「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嫻妃那拉氏,性生溫婉,質賦柔嘉,今封為貴妃,以昭恩眷,欽此。」

嫻妃深深伏下,唇畔帶笑:「謝皇上隆恩。」

傳旨太監收起手中冊文,面帶討好:「嫻妃娘娘,恭喜啊!」

嫻貴妃輕輕點頭,珍兒立刻上前看賞,幾錠足銀入袖,傳旨太監臉上的笑容更盛:「謝嫻貴妃賞賜,對了,皇上還特囑御醫署製了一味琥珀玉顏膏,聽聞是用琥珀末調和朱砂、白瀨的脊髓製成,每日抹上,傷口很快癒合,還有祛疤之效,想必很快就會送來,皇上可真是關心娘娘啊。」

果然沒過多久,另一隊傳旨太監就進了承乾宮,帶來了弘曆的賞賜——琥珀玉顏膏。

待送走太監後,珍兒極興奮的與嫻貴妃說:「奴才聽人說,是太后親自為您請來的位份呢。」

「是嗎?」嫻貴妃似笑非笑。

「嗯,而且皇上二話不說就應了!可見您在他們二位心中的地位,與別不同!如今貴妃不在了,皇后又長眠不醒,後宮大事,可就全依您做主了,您可得多多愛惜身體才是啊。」珍兒一邊說,一邊擰開琥珀玉顏膏的瓶蓋,「娘娘,上藥吧。」

豈料嫻貴妃忽然伸手奪過藥瓶,隨意倒入了一旁的盆栽。

珍兒驚呼:「娘娘!這琥珀玉顏膏十分珍貴,您能隨意處理呢?萬一真的留下疤痕,後悔都來不及!」

盆栽裡的泥土似一張貪婪的嘴,一口一口將盆中藥液吸乾。嫻貴妃低頭看著這一幕,幽幽笑道:「本宮就是要留下疤痕,最後深深印在皇上心裡,讓他永遠忘不了,本宮是為他受的傷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