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八十三章 金汁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儲秀宮內,宮女們進進出出,一盆盆清水送進來,又化作一盆盆血水送出去。

慧貴妃趴在床上,原本光潔如玉的後背,如今坑坑窪窪如同雨後的泥地,鮮血如芽,不斷從泥土中長出來。

「疼,好疼……」慧貴妃一隻手朝背上摸去,「癢,好癢……」

「娘娘,您不要碰!」芝蘭在一旁汗出如漿,「千萬別碰……啊,葉大夫,葉大夫你總算來了!」

曾為江南名醫,如今則是弘曆座上賓,名聲壓過太醫署一頭的葉天士揹著藥箱,匆匆走了進來。

為慧貴妃診斷片刻後,他回身對一同前來的弘曆道:「皇上,這樣嚴重的燙傷必須盡快冷敷上藥,可慧貴妃一直追問是否留下疤痕,若是留疤,她就不接受治療。」

「胡鬧!」弘曆皺眉道,「按住她,立刻上藥!」

慧貴妃一聽,立刻尖叫道:「不要,我不要留疤,我不要留下疤痕,皇上!我不要留疤!」

幾名宮女上前將她按住,慧貴妃如同砧板上的魚,拼死掙扎起來,嘴裡不住發出哀嚎聲,待到葉天士給她上藥,叫聲愈發淒厲可憐。

「這味道……」葉天士抽了抽鼻子,忽然停下上藥的手,驚駭地道:「不好!」

弘曆忙問:「怎麼回事!」

葉天士哭喪著臉:「皇上,這味道不對勁兒,只怕那些不是鐵水,是金汁啊!」

弘曆自然曉得什麼是金汁,說得通俗些,就是糞水,兩軍交鋒,偶用滾水退敵,若其中混入糞水,敵軍的傷口便會重複感染,極難痊癒。

慧貴妃原就疼得眼前發黑,聽了這話,再也受不住,兩眼一閉,暈了過去。

待她悠悠轉醒,身旁已沒了弘曆的身影,只有葉天士還在為她包紮傷口。

慧貴妃恨不得先前發生的事情都是一場夢,可是背上的傷口隱隱作痛,告訴她一切都是真的,她的背受傷了,傷口被人潑了骯髒至極的金汁,慧貴妃哆嗦著嘴唇問道:「怎麼樣?傷口結疤了嗎?」

「這……」葉天士心道這怎麼可能,嘴上卻安慰道,「貴妃娘娘,您的創面原本不大,若精心調養半年,便能逐漸痊癒,只是……」

「只是什麼?」慧貴妃掙扎而起,面色猙獰地瞪著他,「本宮不管,你給本宮治,一定要把本宮治好,半點疤痕也不許留,知道了嗎?」

「這……臣盡力而為……」

葉天士盡力了,但半月過去,慧貴妃不見半點好轉。

「廢物,沒用的廢物!你說用淡鹽水清洗消炎,還要去除水泡,本宮全都依從!一個個挑破了水泡,你知道有多痛嗎!啊?」慧貴妃披頭散髮的坐在床上,往日豔若牡丹的美人,如今卻似一隻討債惡鬼,「為何傷口還不結痂!為何一絲癒合的跡象都沒有!說啊!葉天士!」

「臣真的已經盡力了!」葉天士額上一角青腫起,那是被慧貴妃丟出的瓷枕砸出來的,他極為難道,「可鐵水裡混了金汁啊!金汁骯髒,傷口反復感染,臣、臣已經盡力了!」

慧貴妃又要尋東西丟他,可她手邊能丟的東西,已經全部丟出去了,最後只能歇斯底里地叫道:「滾!滾出去!本宮不想再見到你們這些沒用的奴才!」

葉天士急道:「娘娘,切不可動怒!不可動怒啊!娘娘,你怎麼了娘娘?」

慧貴妃的身體搖了搖,軟在了床上。

葉天士大驚失色,衝上去為她檢查了片刻,然後嘆了口氣:「創面殘缺,時出黃水,發熱咳嗽,脈息浮數,我治不了!我治不了啦!」

說完,便要收拾藥箱離開,芝蘭嚇壞了,用力拖住他:「不行,你不能走!你是神醫啊,能醫死人活白骨,你怎麼不能治!」

葉天士:「多則一月,少則十日,她就會渾身創裂而亡,哎,恕我無能為力。」

說完,他掙芝蘭的手,快步離去。

芝蘭追著葉天士而去:「葉太醫!葉太醫!」

芝蘭追出去不久,慧貴妃便悠悠轉醒,只是仍有些昏昏沉沉,睜不開眼:「芝蘭,水……」

一只水杯遞到她唇邊,慧貴妃喝了兩口,覺得有些涼了,正要掌嘴罵對方幾句,卻愣住:「你怎麼在這?」

手持水杯的不是芝蘭,也不是儲秀宮的宮女,而是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——嫻妃。

嫻妃微微一笑:「怎麼如此驚訝,貴妃不願意看見臣妾嗎?」

慧貴妃冷哼:「芝蘭!芝蘭!人都到哪兒去了!」

嫻妃:「貴妃傷口久久不癒,應當按捺脾氣,安心靜養,怎麼還如此急躁!」

慧貴妃冷笑:「烏喇那拉淑慎,你放心好了,本宮一定會好起來,絕不叫你看笑話!」

嫻妃:「你如今後背鮮紅一片,全是腐肉,就算將來痊癒了,也會留下黑色疤痕,貴妃娘娘,那可是滾滾沸騰的鐵水啊!」

慧貴妃揚起手就要打她耳光,卻不料嫻妃竟搶先一步,一把抓住她的頭髮,用力將她拖曳到銅鏡之前,冷聲道:「高寧馨,看清楚你現在的樣子!」

自打受傷,慧貴妃已經很久沒照過鏡子了,如今趴在鏡子前,她的目光也沒有瞅向自己,而是一動不動地盯著銅鏡裡的嫻妃,目光充滿憎惡。

嫻妃嫣然一笑:「幹嘛這樣盯著我?你不是一直仗著美貌,睥睨後宮嗎?以後就不同了,你只能靠著高家的恩寵活著,靠皇上的憐憫活著!」

慧貴妃猛然驚醒:「……是你!」

「準確的說,不光是我。」嫻妃柔聲一笑,「有人利用萬紫千紅燙傷你的皮膚,是要毀了你的雪肌,給你一記重擊,但她太心慈手軟了,居然沒有對準你這張臉,更沒有趁機要了你的命,我當然要幫她一把啊!」

慧貴妃睜大眼:「金汁……」

嫻妃哈哈一笑,再不掩飾,將真相全盤托出:「是啊,再美麗的鮮花,也要用糞土滋潤,所以,我在鐵水裡混入糞水,來滋潤你這朵國色天香的牡丹花兒啊!」

看著她囂張狠毒的模樣,慧貴妃恨得渾身發抖:「你就不怕我把一切告訴皇上?」

「你覺得皇上會信你,還是信我?」嫻妃笑道,「要知道,我可是救了皇上的功臣,你若是誣告本宮,皇上一定會徹底厭棄你,若是不信,你大可以試試,不過……你還有時間嗎?」

說完,她鬆開手指,慧貴妃如同一張破布,一袋垃圾,被她隨手丟在地上,然後揚長而去。

「皇上不會信你的……」慧貴妃如同喪家之犬般在她身後叫道,「皇上不會信你的!」

果真如此嗎?

嫻妃回眸一笑。

水殿風來暗香滿,明月一點月窺人,是夜,弘曆在她的承乾宮度過。

燭火搖曳,弘歷蛻下她身上衣裳,露出半截被灼傷的右肩,雖上了藥,但到底留了疤,但是疤痕漸淺,想來再過一段時間就能痊癒。

弘曆有些心疼的撫了撫她的傷口,問:「同樣是燙傷,慧貴妃叫得恨不能全天下都聽見,怎麼你卻一聲不吭,真的不疼嗎?」

嫻妃微微一笑:「疼,臣妾也是血肉之軀,怎麼會不疼呢?但臣妾一想到,這傷沒有落在皇上身上,便會心中寬慰,再疼,也不放在心上了。」

弘曆一楞,看著她的目光更加疼惜,這時宮女端著藥膏從外頭進來,弘曆隨手接過,道:「朕替你上藥。」

嫻妃含羞帶怯的應了,兩人挨在一塊坐下,如同新婚的夫妻,身旁紅燭高燒,點滴至天明。

望著她柔美的側臉,弘曆不由喚她小名:「淑慎——」

「皇上。」嫻妃頭垂得更低,臉頰似被燭火染紅,「您有很多年沒有這樣叫過臣妾了。」

弘曆憐愛的擁她入懷:「朕一直疏忽了你,可在最危險的時候,反而是你第一個撲上來保護朕,可你明明知道,朕有足夠的能力自保,不需要你豁出性命,捨棄自己。」

「是,臣妾知道皇上有自保之力。」嫻妃靠在他胸口,輕輕道,「但當時那種情形下,臣妾根本無暇多想。以後,臣妾一定會記著,先保護好自己,不讓皇上擔心。」

弘曆嘆息一聲,低頭吻了吻她的髮絲。

卻沒瞧見,嫻妃嘴角彎起的那道冷冷的弧度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