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九章 壽宴風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太后的壽宴離魏瓔珞很遠,但是因壽命而誕生的苦命人,卻離她很近。

「那是誰?」推糞車回來的路上,魏瓔珞停下腳步,望著不遠處對牆哭泣的少年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。

看他身上的打扮,不似主子也不似奴才,倒像是尋常百姓,可這裡是什麼地方,紫禁城的一磚一瓦,都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夠踩能夠觸碰的。

袁春望瞥了對方一眼,淡淡道:「是貴妃為籌備太后壽宴,從宮外找來的技人,聽說演的是什麼……」

「萬紫千紅。」

兩人回頭,見一個老人佝僂著脊背而來,手裡捏著一隻雪白饅頭。

「爺爺!」牆角少年撲進他懷裡,哭得更加厲害。

魏瓔珞這才發現,這孩子傷得厲害,露出袖口的手臂上盡是鐵水燙出的傷痕。

「所謂萬紫千紅,是將熔化的鐵水潑到磚牆上,彷彿萬朵鮮花盛開,妙不可言。此事被天津總兵高恆得知,硬是以祝壽為名,將我們擄劫入宮。他還逼迫一些鄉民,並我的孫兒一塊兒學。」老人嘆著氣,掰開饅頭,一點點餵給孫兒吃,「可表演需要臂力,他還是個孩子啊,怎麼會不受傷?」

許是看他們兩個推著糞車,身上又是低位宮人的打扮,老人才與他們多說幾句,等到一個穿戴稍顯齊整華麗的宮人路過,他就立刻閉上了嘴,拉著孫兒離開。

他走後,魏瓔珞兩人繼續推著糞車往永巷走。「這就是奴才。」袁春望忽然開口道,「不說萬紫千紅這樣的絕技,就說繡坊的繡娘們,留在民間可以開開心心做活,可一旦入了宮,就得沒日沒夜地趕工,忙得頭都抬不起來,多少人不足三十,便已眼盲手顫,成為廢人?這就是奴才,這就是權貴。」

魏瓔珞看著他,想反駁,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。

「……這就是紫禁城。」袁春望盯著她的眼睛,似叮囑也似警告,「除非你爬上高位,才能左右別人的命運,否則,就閉上眼睛,什麼都別看!」

御景亭內,遍插茱萸,宮女們川流不息,腰間佩著菊花荷包,將一瓶瓶菊花酒,一碟碟重陽糕送上石桌。

太后與皇后坐在一塊,她拍了拍對方的手,關切之意溢於言表:「皇后,御景亭登高不便,不是讓你在長春宮好好歇著,怎麼還是來了?」

皇后笑道:「太后難得有興致,臣妾應當陪侍在側,更何況,臣妾身體康健,卻因身懷有孕,被皇上勒令天天在長春宮躺著,實在是躺不下去了,這次能趁重陽小宴的機會出來透透風,臣妾就當是太后的恩典了!」

太后也笑了:「你呀,還是要多保重身子,不要處處逞強。」

皇后應了聲是,趁著對方現下心情好,將早已準備好的說辭宣出口:「宮中諸事繁雜,臣妾確有力不從心之感,希望太后開恩,准許臣妾卸下肩頭重擔,安心養胎。」

太后沉吟片刻:「皇后屬意何人接管宮務?」

亭中動靜瞞不過周圍人,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皇后嘴上,期盼著從裡頭傳出自己的名字。

「臣妾以為,純妃細緻妥貼,處處周到;嫻妃品行貴重,六宮敬佩。」皇后啟唇道,「她們二人協力,定能將后宮管理得井井有條,讓皇上再無後顧之憂。」

「皇后舉薦的人選,我也十分贊同。純妃,嫻妃——」太后將目光投向二人,「從今日起,就由你們二人協理宮務,可不要辜負皇后的期望。」

二人對視一眼,忙起身還禮:「臣妾一定竭盡所能,為皇后分憂解勞。」

太后滿意一笑:「坐下吧,今日是家宴,不必如此拘束。」

兩人坐下之後,身周的人紛紛朝她們兩個道喜,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肯對她們兩個舉杯。

譬如慧貴妃,她便一個人坐在席上,好整以暇的轉著手裡頭的酒杯。

直至御茶膳坊送上錫熱鍋,涮菜一盤盤送上來,最後上來的,是一盆子鹿血。

轉動酒杯的手忽然一停,慧貴妃倚靠在椅子扶手上,納蘭淳雪立在她身後,彎腰對她耳語一聲:「娘娘,一切都準備妥當了。」

慧貴妃唇角一勾。

「嘔——」另一邊,皇后見了盆中鹿血,忽然臉色一變,用袖子捂住嘴,發出一陣乾嘔聲。

明玉臉色一變:「鹿血塊雖然大補,鹿血卻是活血之物,皇后娘娘現在可碰不得!」

太后忙道:「快端下去!」

宮女們忙衝上來,其中一個宮女走到一半,忽然哎喲一聲,身體向前栽倒,好死不死,正好栽在放鹿血的桌子旁,桌子一搖,整盆鹿血全部潑了出去,將地面染得一片腥紅。

掌事大宮女忙道:「你怎麼辦事的,還不趕緊收拾乾淨,別壞了主子興致!」

宮女們立刻衝上前來收拾,可鹿血極腥,一時半會哪裡收拾得好,不一會兒,整個亭子便臭不可聞。

「……咦?」嫻妃忽然咦了一聲,「你們聽,好像有什麼聲音?」

皇后:「聲音?」

撲稜撲稜,彷彿飛鳥振動翅膀的聲音,越來越大,越來越近。

「看!」嫻妃忽然轉頭,聲音裡帶著一絲驚恐,「那是什麼?」

只見秀山背面宮牆下,樹林劇烈搖動,片刻之後,無數黑色蝙蝠從樹葉後鑽出,頃刻間遮天蔽日,衝進御景亭。

嫻妃驚呼一聲,撲向太后:「太后小心!」

她將太後撲在地上,又飛速扯下身上的旗裝,蓋在太後頭面上,擋住不斷撲來的蝙蝠,並厲聲喝道:「慌什麼,你——」

嫻妃指著一個宮女,道:「你去叫侍衛來,其他人都過來,跟我一起護著太后,誰敢亂跑亂叫,一律宮規處置!」

太監宮女們六神無主,但骨子裡奴性還在,如今有了主子的吩咐,紛紛回過神來,將太後護在中央,脫下外袍撲打蝙蝠。太後望著鎮定自若的嫻妃,一時鎮住了。

嫻妃眼疾手快,一連串處置精準的就彷彿早有準備,其他人卻沒她那樣快。

皇后呆呆看著頭頂,只覺一團墨汁撲面而來,只一瞬,就將整個世界染成了黑色,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色中,只有不同的聲音響起,一會兒是宮燈落地聲,一會兒是杯盤被打翻的聲音,但更多是的人的驚呼求救聲,以及亂成一團的腳步聲。

「走開,走開!」明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伴隨著揮動手臂的聲音,「娘娘,小心啊!」

小心誰?蝙蝠還是人?

一隻隻蝙蝠撲向地上的鹿血,不知多少翅膀刮過皇后的臉頰,也不知多少人從她身旁湧過,化作一股難以停止的水流,裹挾著她一路向前,不知不覺間,就到了御景亭邊沿。

「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!」明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,越來越急,越來越遠,「您在哪?」

「本宮在這!」皇后剛喊了一聲,就感到身後多出來一雙手,朝她背上用力一推。

皇后腳下一滑,若非她及時抓住了登道上的欄杆,如今已經滾了下去。

「小心呀。」身旁忽伸來一隻手,扶住了她搖搖欲墜的身子。

皇后轉過頭,正要謝謝對方,待看清楚對方的臉,感謝的話生生凝在舌尖。

慧貴妃朝皇后嫣然一笑,其色妖冶,如牡丹染血,忽大呼一聲:「皇后小心!」

語罷,她猛然一鬆手!

皇后就像斷了線的風箏,從她指間飄落,沿著登道一路滾下。

慧貴妃居高臨下的欣賞這這一幕,就彷彿一個挑剔的看客,看了一齣極合心意的戲曲,臉上漸漸浮現出滿意的笑容。

這笑容如同開到極盛的牡丹,轉瞬即逝。她忽收起笑容,哀鳴道:「我的手好痛,來人,快來人,皇后娘娘墜樓了!」

眾人皆驚,片刻之後,明玉擠開人群,發瘋似的朝這邊衝了過來,最後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下了登道,撲到皇后身旁。

「皇后,醒醒啊皇后!」她語帶哭腔,撕心裂肺地喊道,「救人!救救皇后娘娘!快來人,救救娘娘!」

御景亭下,侍衛們舉著火把匆匆趕到。一根根火把聚攏在明玉身周,火把光照亮了地上昏迷不醒的皇后,也照亮了……她裙擺下湧出大片的鮮血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