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七章 毒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比黑夜更加黑暗的,或許就是眼前這輛蓋著蓋子的糞車了。

一路避人耳目,魏瓔珞來到停放糞車的院子裡,揭蓋一看,然後啊的一聲,後退了幾步。

月色慘淡,照進糞車內。

張管事早已是一具冰冷冷的屍體。

但他的死因絕非後腦勺那一棍,而是爬滿全身的毒蛇,其中一條捲在他的脖子上,立著色彩斑斕的上半身,朝魏瓔珞嘶嘶吐著信子。

哪來的毒蛇,不,是誰放的毒蛇?

「你是來殺人滅口的嗎?」一個好聽的聲音在魏瓔珞身後響起,字字清冽,猶如泉水叮咚。

魏瓔珞緩緩轉過頭,見袁春望從樹後轉出,不緊不慢的朝她走了過來,從容的姿態彷彿此地主人,出來會見他等待多時的客人。

「……不是我殺的。」魏瓔珞聲音有些沙啞,「我來的時候,他就已經死了,被這些蛇……」

「這個死法多適合他啊。」袁春望笑道,「一棍子打死,實在是太便宜他了,這樣就好多了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足足享受了一整晚,最後死不瞑目。」

他的語氣太過輕鬆,說出來的內容也太過詳盡,以至於魏瓔珞脫口而出:「……是你?」

「不是我的話,就是你。」袁春望目光朝她身後一瞥。

魏瓔珞將扁擔往身後藏了藏,搖搖頭道:「你錯了,我連隻雞都沒殺過,怎麼會殺人呢?」

「哦?」袁春望似笑非笑,「真的嗎?」

片刻之後,魏瓔珞笑了起來,那笑容與袁春望如出一轍:「假的。你不殺他,我就會殺他,這樣凌虐宮女致死的混賬,我自然要除掉他,免得放到宮外,繼續禍害別人。」

「也免得他醒過來,找我們報仇。」袁春望負手踱向魏瓔珞面前,「斬草除根,永絕後患,終於不再裝作天真善良的小宮女了!魏瓔珞,我很喜歡你現在的樣子,因為——我們骨子裡,根本是一樣的人!」

魏瓔珞靜靜望著他,她先前怎會認為他是一頭敏感可憐的小獸呢?這分明是一條斑斕的毒蛇,外表有多鮮豔,毒性就有多強。

腳步停在魏瓔珞面前,袁春望對她輕輕一笑:「現在咱們就是自己人了。」

「……自己人?」魏瓔珞眨了眨眼。

「是啊。」袁春望朝張管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,「你我都有份,你包庇我,我也包庇你,咱們不是自己人是什麼?」

風從張管事的方向吹過來,淡淡的屍氣,以及毒蛇的嘶鳴。

魏瓔珞抿了抿嘴唇,一縷髮絲黏在她的唇瓣間,她正要伸手摘下來,袁春望卻先一步伸出手,挑過她的嘴唇。

「……你幹什麼?」魏瓔珞忙退開一步,秀眉皺起,「你這樣對待女人很失禮,你知不知道?」

「你忘了我的身份嗎?」袁春望不以為意地笑道,「你我之間,沒有男女大防,你緊張什麼!再說,我可不是循規蹈矩的名門公子,從未受過禮教訓化,又何來失禮二字。」

魏瓔珞咬了咬唇,自打在他在自己面前暴露出真面目,就愈發的大膽起來,最後她只得無奈道:「辛者庫的宮女們都那麼喜歡你,我可不要成為眾矢之的!」

袁春望冷笑一聲:「你放心吧,這裡是永巷!」

魏瓔珞一楞:「什麼意思?」

「最低賤的辛者庫宮女,照樣瞧不起拉糞車的淨軍。她們的喜歡,不過是對皮相的追逐,譬如你房內的錦繡——」頓了頓,袁春望蛇一樣豔麗地笑了。

魏瓔珞心中一凜,他誰也不提,卻提錦繡,什麼意思,莫非與她一樣,他也暗地裡跟蹤了她,曉得她與錦繡之間的恩怨?

「……錦繡也從不踏足這裡一步!這樣的喜歡,我可受不起。」袁春望補完了先前說了一半的話。

魏瓔珞深深打量他,有些乾澀道:「袁春望,你就是因為這樣,才會討厭她們?」

「我不愛女人。」袁春望淡淡道。

魏瓔珞一楞:「那你喜歡……男人?」

袁春望哈哈大笑:「我也不愛男人。」

「不愛男人,也不愛女人……」魏瓔珞望著他,一個答案呼之欲出。

「我只愛自己。」袁春望坦然道,一隻手輕輕挑起魏瓔珞的下巴,他垂眸俯視她,柔聲道,「你也一樣。魏瓔珞,富察傅恆站在陽光下,你只能站在陰暗角落,你們兩個,絕不會有未來,到了最後,你會發現沒人愛你,會愛你的只有你自己。」

魏瓔珞瞪了瞪眼,忽然一把抓住他那只不規矩的手,沉聲問道:「那天你沒走,你在一旁偷看,對不對?」

這個問題她問過好幾次,可是每一次都沒有答案。

直至今日,袁春望看著她,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擴大,分不清是戲謔還是嘲笑,他笑著說:「是,我沒走,我看見了……我什麼都看見了。」

只因這句話,魏瓔珞幾晚上沒睡著。

三天後,她頂著兩隻熊貓眼,心事重重的做著拔草的活。

日頭高燒,一同拔草的宮女熱得汗水直流,一滴一滴落在地上,又立刻被太陽給蒸乾。

一個宮女擦了擦額頭的汗,說:「哎,你們聽說沒,張管事真的失蹤了!吳總管惱火,說他做事沒著沒落,要抓回來重重懲治呢!」

「哼。」身旁宮女道,「這種畜生,最好永遠消失!」

「還有力氣聊天?活幹完了嗎?」劉嬤嬤的聲音突兀的插了進來,「等等……起來起來!都起來,給主子讓道!」

所有幹活的宮女紛紛停了動作,面向牆壁而立,唯獨魏瓔珞忘了迴避,仍蹲在地上,癡癡望著漸行漸近的皇后儀架。

啪的一聲!魏瓔珞背上火辣辣的疼,轉頭一看,劉嬤嬤手持鞭子立在她身後,眼神兇厲的可怕。

魏瓔珞咬緊牙關,跪倒退避,如同一滴微不足道的雨滴,匯入宮女們的汪洋大海裡。

儀架來到她身後,儀架離她遠去,她不知道上頭的人是否看見她,她不知道上頭的人是否為她嘆息。

「魏瓔珞,你現在是辛者庫賤婢。」劉嬤嬤走到她身旁,鞭柄抬起她的下巴,笑容充滿惡意,提醒她道,「皇后主子還能記得你嗎?別指望脫離苦海,老老實實幹活!」

魏瓔珞慢慢垂下頭。

張管事雖死,但她的處境卻未好轉,相反,她的日子越來越苦,差事越來越重,就彷彿背後有人……有個特別位高權重的主子,下令要整她一樣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