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六章 襲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李玉。」弘曆將手中的奏摺一擲,「那個女人在辛者庫刷了幾天恭桶了?」

李玉忙回道:「半月有餘。」

燭火下,弘曆臉上半點笑容也無,實際上,自他在長春宮裡向皇后索要瓔珞無果後,就足足臭了半個月的臉。

「沒有哭?」弘曆臭著臉問。

李玉心中叫苦,卻只能照實回道:「沒有。」

「沒求饒?」弘曆的臉色頓時更臭。

「沒有……」李玉話剛出口,弘曆便揮手掃落一桌奏摺,怒氣沖沖道:「朕看她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見了棺材也要進去躺一躺!」

見眼前的九五之尊發作起來,如同一個鬧脾氣的孩子一樣,李玉心中真是哭笑不得,試探著問道:「那……奴才這就吩咐下去,讓人給她加活兒?」

弘曆的目光冷冷掃來,就在李玉心驚膽戰,以為自己會錯了上意,說錯了話的時候,弘曆冷哼一聲:「加到哭為止!」

永巷。

魏瓔珞垂首肅立,面前站著劉嬤嬤與張管事。

平日來此視察時,張管事都要用手帕捂著鼻子,今日卻不同以往,他將帕子放下,抽了抽鼻子,疑惑問:「你在恭桶裡放了些什麼,怎麼聞不到味?」

「回張管事的話,尋常的便盆放了炭灰,妃嬪們的官房放了細沙,再好一些的,奴才找不到材料。」魏瓔珞回道,「若能尋到香木,留下細末,便能包裹穢物,聞不出一絲異味兒。」

張管事嘖嘖稱奇:「你這心思倒也巧,難怪皇后那樣抬舉你。哎,你這樣的人留在這兒算是委屈了,劉嬤嬤,日後讓她做些輕省……」

話未說完,外頭忽然竄進來一個小太監,湊到他耳畔,低聲耳語了幾句,張管事立刻臉色一變,訓斥道:「魏瓔珞,刷馬桶也能刷得與眾不同,這就叫矯情,繼續刷,刷完了,再去把水都挑了!」

說完,張管事冷哼一聲,拂袖而去,卻在走過袁春望時,一條手臂有意無意的攬向對方的腰,卻被袁春望後退一步,避了過去。

魏瓔珞不動聲色的將這一幕收歸眼底。

「不識抬舉的東西!」許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,張管事只狠狠罵了一句,就匆匆離開了。

倒是先前過來報信的小太監踱到袁春望身旁,陰陽怪氣的訓斥道:「天生了一張好臉,卻是個木頭腦袋!張管事看上你,是你前生修來的福氣,只要跟了他,你就不用做最下等的淨軍了!」

袁春望冷冷道:「我是個男人,不是隻兔子。」

這還是魏瓔珞第一次聽見他開口說話,只覺字字清冽,如同泉水叮咚,說不出的動人。

且他不僅會說話,說出來的話還特別毒辣,找他茬的小太監最後竟說不過他,最後只得丟了一句狠話,然後跺腳而去。

「原來你會說話呀。」見對方走了,魏瓔珞這才上前與袁春望攀談,極實誠地說,「你的聲音很好聽。」

豈料對方忽然看了她一眼,臉色一紅,彆扭的轉過臉去。

這一幕反讓魏瓔珞楞了一下,平白無故的,他怎麼突然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,若說對她有意思,那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該不好意思,哪裡會隔了這麼久才……等等!

「你……那天是不是沒走?」魏瓔珞的聲音忍不住高了一調,「你看見我脫衣服了?」

袁春望看了她一眼,忽然轉身離開,任憑魏瓔珞在他身後怎麼喊,都沒有停下,自然也沒有給她一個確切的答案。

不上不下的,最讓人放心不下。

要知道宮女私通侍衛是大忌,尤其是她這種犯了事,罰入辛者庫的宮女。

「他那天是不是沒走?他是不是看見我跟傅恆了?他看見了多少,聽見了多少?」魏瓔珞喃喃自語,「不行,我得想辦法問個清楚。」

想從袁春望嘴裡要個答案,真的很難。因為他大多數時候都像個啞巴一樣,八竿子打不出一個屁來。

連續找了幾日沒趣,魏瓔珞愈發心事重重,去食堂拿飯的路上,一不留神撞到一個人。

「小心些。」張管事瞥她一眼,然後與她擦肩而過。

魏瓔珞若有所思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然後回身打開鍋蓋,裡頭只剩下一個饅頭,她搖搖頭,將饅頭包了起來。

「給。」再次找到袁春望,她將手中餘溫尚存的饅頭遞了過去。

仍是那口深井,仍是一桶井水,袁春望坐在水桶旁,一勺一勺的往嘴裡遞水,這就是他一天的食物,這就是他僅有的食物。

一直到魏瓔珞手酸,袁春望也沒轉頭看她一眼,更別提接過她手裡的饅頭。

「人活著就得吃東西,不然遲早扛不住倒下。」魏瓔珞將饅頭,連同包裹饅頭的手帕一同放在他身旁草地上,「你若是倒下了,糞車就得我送出宮了,吃吧。」

料定自己在此,他一口都不會吃,於是留下饅頭後,魏瓔珞便毫不猶豫的離開了。身後,袁春望停下了舀水的手,面色複雜的看了她半晌,然後視線緩緩落在地上那饅頭上。

良久,一隻蒼白的手終於慢慢伸向饅頭。

樹後的人偷窺到這一幕,開始在心中默數,一,二,三……數到五十的時候,忽然聽見咚的一聲,心下大喜,幾步從樹後走了出來。

吃了一半的饅頭落在地上,滾在泥裡,袁春望單手扶著井沿,搖搖晃晃的想要站起,可試了幾次,都跌坐回了原地。

「……誰?」他猛然回頭。

張管事已從樹後走到他身旁,臉上欲望膨脹,一把將他按在地上,油膩的嘴往他臉上一陣猛親:「小春望,這回看你往哪兒躲!」

袁春望臉色鐵青,奮力掙扎起來,只是手腳痠軟,打在對方身上,不疼不癢。

「我看中你,是你的福氣,你乖乖受著,我會好好疼你的。」見此,張管事愈發得意,開始解起對方的腰帶來,腰帶解至一半,忽然動作一止,兩眼睜得又圓又大,緩緩從袁春望身上滾了下來。

在他身後,立著魏瓔珞,手上一根挑恭桶的扁擔,扁擔一頭沾著些頭髮與鮮血。略喘片刻,魏瓔珞對袁春望道:「自己起得來嗎?」

袁春望以肘支地,卻沒能將自己撐起來。

魏瓔珞丟下手裡的扁擔,正要將他從地上扶起,袁春望卻伸手推開她。

「把這東西收起來,別讓人瞧見了。」他指了指地上沾血的扁擔,然後目光轉向不省人事的張管事,極冷靜地說,「還有他——若讓他活下來,你我都活不下去。」

魏瓔珞沉默片刻,走到張管事身旁,抓住他一條手臂,用力將他往糞車旁拖,女孩子家家,沒多少力氣,不多一會兒就滿頭大汗。袁春望在地上看了她半晌,終於積累了些力氣,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,踉蹌幾步走過來,抓住張管事另外一條手臂,兩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總算將張管事丟進糞車裡。

完事之後,袁春望還解下張管事的腰帶,綁住他的手腳,又從地上捏了一團帶著草屑的泥土,填進張管事的嘴裡,魏瓔珞在一旁看著,只覺得他一舉一動慎密到了極點。

她所能做的,也就只有扯下張管事的腰牌,對他說:「明日清晨,糞車會運出紫禁城,糞車汙穢,護軍習以為常,不會檢查,他身上沒有腰牌,就是私逃出宮,回宮死罪一條,定不敢再回來。」

袁春望一言不發地立在一旁。

他不愛說話,僅憑臉色,魏瓔珞很難猜測到他心中所想。小心翼翼將腰牌收好,她猶豫片刻,安慰一聲:「沒有他,你就能安心回去吃飯,再也不用避著人吃倒入水溝的餿飯剩菜,或是喝涼水充飢了。」

「你跟蹤我。」袁春望忽然開了口,篤定的語氣。

魏瓔珞楞了楞。

「否則你怎知我除了井水,還會從水溝裡翻吃的?」袁春望瞇起眼睛笑道,「你剛剛都說了,我是‘避著人’吃這些東西的。」

這回輪到魏瓔珞沉默不語。

就在她思考要如何解釋的時候,袁春望忽將目光轉至張管事身上,淡淡道:「不過,首先要解決的還是這個麻煩,你也是,先處理掉你手裡的扁擔吧。」

兩人暫時分開行動,處理好扁擔上的血跡後,魏瓔珞回到辛者庫宮女房內,時間已晚,宮女們大多已經進了被窩,少數幾個還醒著的,正湊在一塊說悄悄話,只不過房間這樣小,任何一點動靜都會放大,那悄悄話斷斷續續的傳進魏瓔珞耳裡,她聽見她們在討論張管事。

「剛才小六子到處找張管事,真奇怪,這老傢伙跑哪兒去了!」

「說不定喝多了酒,在什麼地方貓著!」

「少提那個畜生,還記得小年和柳兒怎麼死的嗎?柳兒死的時候,眼睛都閉不上!他禍害了多少宮女,連長相俊俏的太監也不肯放過,哪天醒不過來才好!」

魏瓔珞來得晚,不清楚張管事是個什麼樣的人,如今這些宮女們你一言我一語,在她心裡拼湊出了一個完整的人形。

又或者不是人,僅是個畜生。

討論聲漸漸消失了,耳邊傳來此起彼伏的鼾聲。魏瓔珞翻了個身,望著窗外的清冷月色,不知怎地,腦海中竟浮現出袁春望的臉,以及他望著張管事時說的那句:「不過,首先要解決的還是這個麻煩……」

魏瓔珞猛然從床上坐起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