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七十三章 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站住!」

長春宮外的走廊上,爾晴腳步一頓,回過身來:「……瓔珞,有事嗎?」

魏瓔珞緩緩走來,表情談不上友善:「剛才你對皇后說了什麼?」

這是要興師問罪?爾晴故作輕鬆的笑道:「瓔珞,我不過是擔心皇后娘娘,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,且宮中妃嬪固寵是常事,我不過一時糊塗,竟將你也當成了那樣的人,以後再也不提了。」

她試圖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,權當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。但顯然,魏瓔珞並不打算將這件事當成玩笑處理。

「爾晴,你伺候皇后娘娘多少年了?」魏瓔珞忽笑道。

爾晴沉默不語。

「四年還是五年?總歸比我久吧。」魏瓔珞笑著靠近她,「皇后娘娘對皇上一片深情,我都看得出來的事情,你怎麼會看不出來?」

這笑容比刀子更可怕,逼得爾晴後退了一步。

「且娘娘現在懷著身孕,若這個時候,她身邊最信任的人,趁機攀附皇上,對娘娘來說,是多重的打擊?」魏瓔珞伸出雙手,替爾晴整了整領口,「所以,所以,不光我不會去,也絕不容許長春宮任何一個人生出類似的念頭……」

說到這裡,她的雙手由下往上,十根指頭緩緩合攏,繩子一樣套在爾晴的脖子上。

轟——

爾晴哆嗦了一下,也不知是因為長廊外的雷聲,還是因為瓔珞冰冷的手指。

轟——

烏雲滾滾,將白天變成了夜晚,烏雲中滾過幾道雷光,猶如蜿蜒扭曲的長蛇。

「啊……打雷了。」魏瓔珞鬆開手指,望向長廊外的天空,「時候不早了,我該去參加裕太妃的壽宴了。」

爾晴後退幾步,手指放在自己的喉嚨上,心驚膽戰地望著對方的背影。

只覺她離去的腳步聲,比外頭的雷鳴更加可怕。

壽康宮。

壽宴準備了許多日,多數時間都花費在了天棚上。

「怎麼樣?」裕太妃親自過問道,「天棚都搭好了嗎?」

忙著安裝窗紗的太監中走出一人,恭敬回道:「回太妃,就快了。」

「早上問你說快了,現在問你還說快了,究竟什麼時候能好,說個準數。」裕太妃不滿道。

太監抹了把汗:「太陽落山之前,一定全部完工!」

裕太妃這才勉強點點頭,吩咐身旁侍女道:「你在這裡盯著他們,我要去念經了。」

撥弄著手上的念珠,裕太妃從尚未搭建完的天棚旁路過,也不知是否她的錯覺,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薄如蟬翼的白色窗紗上,竟流過一絲淡淡金光……

裕太妃皺了皺眉,正要抬腳前行,忽聽見一個令人生厭的生厭,伴著陣陣雷聲,自宮門外遠遠傳來:「裕太妃,瓔珞有一件事關和親王的大秘密,一定要立刻稟報!」

「裕太妃,裕太妃!此事關係到和親王和您的聲譽,瓔珞不敢不報!」

「您是不肯見我,還是不敢見我?」

又是這個瘋丫頭!

裕太妃面色一冷,身旁侍女打量她的神色:「太妃,奴才這就讓人將她叉出宮去。」

「走,出去看看。」裕太妃冷笑道,「不然,她還以為我怕了她。」

在侍女的攙扶下,裕太妃行出宮門,幾個守門宮女正與魏瓔珞相互推諉,裕太妃轉了轉指尖的檀香佛珠,慢條斯理道:「魏瓔珞,我告誡你的話,你全都忘記了嗎?」

推諉的動作立時一止,魏瓔珞緩緩朝她看來。

裕太妃頭上遮著雨傘,她頭上可沒有。大雨傾盆而下,將她澆成了一隻落湯雞,她卻恍然不覺,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盯向裕太妃,良久,忽詭異一笑:「裕太妃的威脅,瓔珞沒有忘,但姐姐死的太慘,瓔珞更不敢忘。若此生不能替姐姐討回公道,將你們母子的罪行公布於天下,瓔珞死不瞑目!」

裕太妃撥動念珠的手指一頓,她冷冷盯著對方,不信對方真有這個膽量,這個底氣,將真相公開——她不在乎族人是否會因此沒命,難道還能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因此沒命嗎?

豈料下一刻,就見魏瓔珞面向眾人,高聲道:「大家都聽好了,正月初十和親王弘晝私闖宮闈,強暴繡坊宮女阿滿!此罪一!裕太妃為替兒子遮掩罪行,不惜殺害無辜的受害者,此罪二!他們母子二人,一個行徑荒唐、不知羞恥,一個心狠手辣,道貌岸然!因為被我發現,還想著毀滅罪證,殺人滅口!」

壽康宮中一片譁然。

裕太妃死死捏著手中的念珠,竊竊私語聲不斷灌進她耳中,若是壽康宮中的宮人,自然不敢如此大膽,當著她的面嘰嘰歪歪,但為了置辦壽宴,如今壽康宮中混入了不少外人,這些人不歸她管,自然敢在背後指指點點。

「……是非自有公斷,公道自在人心。」裕太妃昂首凜然道,「我一生信佛,從未做過一件有愧於良心的事,傷害過一條無辜的性命!你所說的一切,都是汙衊!」

說完,給身旁侍女使了個眼色,侍女會意,立刻喝令道:「魏瓔珞公然汙蔑太妃,犯了大不敬的死罪,還不將她拿下!」

幾個太監立刻朝魏瓔珞撲了過來,魏瓔珞也不掙扎,任憑他們將自己扣住,聲聲冷笑道:「裕太妃口口聲聲信佛,我只問一句——你敢對佛祖發誓,你真的從未做過一件有愧於良心的事,從未傷害過一條無辜的性命嗎?」

「有何不敢?」裕太妃信佛是信給旁人看的,她心中無佛,自不懼佛。

「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,人若不收,老天來收。」一聲驚雷乍過,照得魏瓔珞臉頰雪白,她冷冷道,「太妃,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?」

我有何可怕?裕太妃心中冷笑一聲,面上更加大義凜然,纏繞念珠的手指指著蒼天道:「我問心無愧!便是向老天發誓又何妨?佛祖在上,我此生行善事、做好人,從未害過一條命,欺過一個人!若有半句不實,就叫一道天雷下來,劈得我粉身碎骨!」

轟——

魏瓔珞緩緩抬頭,望向烏雲中翻滾不停的白蛇,喃喃道:「老天爺,你聽見了嗎?」

轟——

「殺人兇手就在這裡,老天爺,你睜開眼睛,你看看她。」

轟——

「阿滿死的時候,你已經遲到了,莫要一直遲到下去,老天爺,睜睜眼,求你睜睜眼看看吧!」

轟——

她一遍遍祈天的身影倒映在眾人眼中,一個太監搖搖頭:「瘋了。」

「若不瘋,怎敢這樣衝撞太妃?」

「內務府怎麼辦事的,連瘋子都選進宮,也不怕得罪貴人。」

見輿論漸漸倒向自己這邊,裕太妃手中的念珠又重新轉了起來,悲憫一嘆道:「凡毀謗良善之人,以後要入拔舌地獄,魏瓔珞,我本該重重罰你,但看你一副瘋瘋癲癲的模樣,又於心不忍,算了算了,來人,送她去去慎刑司!」

念珠在手中轉動,裕太妃轉身離去,心中轉動的卻不是什麼慈悲念頭。

「這女人留不得了。」她心想,「上下打點一下,讓她在慎刑司裡‘發病’身亡吧……」

轟——

又是一聲雷鳴,伴隨著魏瓔珞的大吼:「若裕太妃真是殺人兇手,便叫她一語成讖,得償所願!!」

那一瞬間,天棚上的窗紗驟然一亮,彷彿被火焰點燃的蛛網,從天而降,撲在裕太妃身上。

「啊!!!」裕太妃在火光中淒厲的慘叫起來。

一切的發生的太快了,快到其他人一下子反應不過來,直至裕太妃轟然倒地,身體在火焰中發出一股燒焦的氣味,壽康宮中依然鴉雀無聲,眾人呆呆看著她,卻無一人發出聲音。

「……哈哈哈哈哈!!」

突兀的笑聲,讓眾人渾身打了個哆嗦,從茫然中回過神來。

「報應!這是報應!」魏瓔珞哈哈大笑道,「你們都聽見了,裕太妃親口發的誓,你們都看見了,老天爺親自降下的雷,裕太妃——你得償所願了!!」

佛祖在上,我此生行善事、做好人,從未害過一條命,欺過一個人!若有半句不實,就叫一道天雷下來,劈得我粉身碎骨——這是裕太妃剛剛發的誓,前後還不到半盞茶的時間,眾人怎可能忘?

「……來人!」裕太妃還剩一口氣,她躺在地上,一隻眼睛已經看不見東西了,睜著僅剩下的右眼望著頭頂,天棚窗紗染火,不斷有鮮紅液體滴落下來,落在她臉上,落在她身周……奇怪了,這些紅色的東西是什麼?她沒力氣去問,只虛弱地喊道,「救我,快救我……」

可眾人哪裡敢救?

她的貼身宮女百靈只上前一步,頭頂雷聲一響,立刻將邁出去的那隻腳又收了回來,雙手合十不停唸道:「請雷神息怒!是裕太妃,裕太妃幹了壞事,與我無關啊!菩薩饒命,佛祖饒命!雷神息怒啊!」

她嚇壞了,其餘人也一樣。

所以沒人留意到窗紗的異處,沒人留意到從窗紗上滴落下來的詭異紅水,紅水落地,再被大雨一沖,乾乾淨淨,連同真相一起,被沖得無影無蹤了。

「你們這群……賤人……」裕太妃的氣息越來越微弱,她喊百靈,喊其他太監宮女,可這群人都嚇壞了,寧可事後被重重責罰,這個時候也不敢上前半步,見此,裕太妃絕望中咒罵道,「你們……不得好死,你……你……」

世界在她眼中忽明忽暗,她最後看見的,是魏瓔珞的笑容。

——得償所願的笑容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