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七十二章 永不背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弘曆在屏風後等了片刻,茶水漸涼,他的身體也跟著開始發涼。

「該死的。」他低喃一聲,「怎麼還不來?」

話音剛落,門便開了。

一個人輕手輕腳的走進來,腳步聲輕得像貓,稍不留神就聽不見了。

「這般小心翼翼的幹嘛?」弘曆想象著對方此刻忐忑不安的表情,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,「過來!」

腳步一頓,然後小跑著過來。

看清對方之後,弘曆面上的笑容頓時消失:「你是什麼人?」

眼前捧著衣物的,赫然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太監。

被弘曆一兇,他結結巴巴的回道:「回皇上,是瓔珞姐姐讓我來的……」

「她在哪?」弘曆目光一抬,越過他望向門外,厲聲道,「魏瓔珞,朕讓你更衣,你卻假手於人,真吃了熊心豹子膽嗎?你自己進來!」

門外響起一聲嘆息。

小太監連滾帶爬的出了門,將手中衣物還回魏瓔珞手裡,白著一張小臉道:「瓔珞姐姐,還是你給皇上送進去吧,我,我先走一步……」

說完,也不等魏瓔珞給個答復,就匆匆離開。

魏瓔珞朝他的背影搖搖頭,事情不是她推給他的,而是這小太監有心上進,主動提出替她伺候皇上,如今看來,這上進的路果然不那麼好走。

「皇上。」瓔珞無可奈何的敲了敲門,「奴才進來了。」

素手解衣裳,層層剝開的常服,像層層剝開的果皮,果皮下是令人垂涎欲滴的果肉,常服下是後宮女子們皆覬覦的男子軀體。

即使隔著一層裡衣,依然能夠感覺到這具軀體的強健。

雖然不似侍衛般那樣肌肉分明,但也線條流暢,不見一絲贅肉,且散發著一股好聞的香味,不是女子那種魅人的薰香,似檀非檀,似墨非墨,一種長久伏案工作的氣息。

將手中乾淨的衣裳展開,瓔珞一言不發的為眼前的男人更衣,剛剛將衣服披上他的肩,右手就猛然被他一拉,拉進他的懷裡。

一張涼薄的唇貼在她耳邊,溫熱的呼吸,冷酷的話語:「告訴朕,你接近傅恆,到底想要什麼?」

魏瓔珞的臉頰微微紅了起來,也不知是因為羞恥,還是因為憤怒:「皇上,奴才不明白你的意思!」

一聲輕笑,一隻男人的手端起她的下巴。

「不必裝模作樣,朕早就看穿了這副漂亮的皮囊。」弘曆捏著她的下巴,笑吟吟的俯視著她,「傅恆出身名門,人品貴重,而你處心積慮地接近他,就是為了擺脫奴籍,成為勳貴之妻。可你不要忘了,傅恆是朕的內弟,富察一族更是心腹之臣,朕絕不會放任你這樣的女人,與富察家扯上半點關係。」

瓔珞原先對他的碰觸還有些抗拒,聽了他這話,索性不掙扎了,她昂頭望著他,不答反問道:「奴才從未有飛上枝頭之念,更不知皇上這種想法從何而來。奴才不明白,打從一開始,皇上就對奴才格外憎惡,到底為什麼?」

弘曆一楞,很快冷著臉道:「因為你僭越無禮,面目可憎!」

「皇上對爾晴明玉都和顏悅色,就因奴才不夠恭敬,就憎惡至此嗎?」瓔珞疑惑地望著他。

人在宮中,她雖然不喜歡弘歷,但也不想被他針對,若是能知道他厭惡她的理由就好了,她會想辦法轉圜兩人之間的關係,即便不能讓他喜歡自己,至少不要兩看兩厭……

四目相對,弘曆盯著她看了許久,久到捏著她下巴的手緩緩放鬆,撫上她的面頰。

「皇上?」這樣曖昧的撫摸,比起暴力的對待更讓瓔珞驚恐,她忙別過臉去,避開了對方的手。

手中一空,弘曆沉默了片刻,然後猶如火山在沉默中爆發,他重新伸出手,卻不是摸向瓔珞的臉頰,而是順勢而下,剝開了她衣上第一顆扣子。

「……你想飛上枝頭,來求朕不是更好?」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下落,落在第二顆釦子上,弘曆低低道,「朕可以賜你想要的一切……」

撲通一聲,瓔珞幾乎是癱跪在地上。

咚咚磕了幾個響頭,她連聲音都在發抖,臉貼地面道:「多謝皇上抬愛,瓔珞人微福薄,不敢高攀。」

弘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。

眼見那雙明黃色龍靴朝自己靠近,瓔珞幾乎是手腳並用的朝後爬,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碰倒了身後的屏風。

屏風哐噹一聲倒在地上,李玉悄悄將門開了一條縫:「皇上?」

「皇上!」瓔珞又咚咚咚朝他磕了幾個響頭,「皇后就在隔壁!她還懷著身孕!」

弘曆伸向她的手,頓在空中。

與此同時,寢殿內的皇后睫毛一顫,悠悠轉醒。

「剛剛是什麼聲音?」她轉頭問道。

「皇上剛剛來了。」爾晴將帳子挽起,「不小心潑溼了衣裳,瓔珞前去伺候,許是——」

她猛然收了聲,卻又眼神游移,貝齒咬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「爾晴。」皇后道,「你伺候本宮這麼多年,有什麼話不能說呢?」

爾晴嘆了口氣,替皇后整了整身後迎枕,輕輕道:「您如今有了身孕,有些人便開始不安分了,娘娘應當警惕才是。」

皇后眉頭一皺:「你在懷疑瓔珞?」

爾晴慣擅察言觀色,見她不愉,立刻換了一副口吻:「奴才自然不是懷疑瓔珞!她雖然入宮不久,但對皇后娘娘一向忠心耿耿,又怎麼會有二心呢?」

皇后這才面色緩和了些。

「瓔珞沒有貳心,未免他人不會蠢蠢欲動呀。」爾晴一邊觀察她的神色,一邊斟酌著言辭,「若娘娘有心提拔,倒可以將瓔珞推薦給皇上,權作固寵之用。畢竟她是從長春宮出去的人,念著皇后娘娘照拂的情分,也會成為娘娘的臂膀。」

此話看似為皇后,甚至為瓔珞著想,其實是不折不扣的離間計。

見皇后面色一變,爾晴心中大喜,正準備往火上再添一勺油,卻聽見身後房門一開,瓔珞的笑聲遠遠傳來:「娘娘醒了?」

只見瓔珞懷捧一束蘭花進來,蘭花新鮮欲滴,晶瑩露珠沿著葉片滾落下來,她行至桌上一隻細頸花瓶前,一邊更換瓶中舊花,一邊狀似隨意道:「剛才吵到皇后了吧,一個小太監不小心撞壞了屏風,皇上發了好大的脾氣,怒沖沖地走了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皇后若有所思地看著她的背影,「本宮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。」

瓔珞背對著她,小心擺弄著花朵:「如今長春宮最大的事就是娘娘安胎,再沒比這更重要的了。」

皇后看了她片刻,忽然一笑:「瓔珞,有人向本宮提議,將你獻給皇上,你願意嗎?」

擺弄花朵的手一停,魏瓔珞緩緩轉頭盯著爾晴,那目光彷彿一根刺,刺得爾晴兩眼一疼,極不自然的別過臉去,避開她的目光。

「……娘娘。」瓔珞收回目光,朝皇後跪下道,「奴才不願意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皇后靠在迎枕上,雙手交叉放在微微凸起的腹上,對她笑道,「你素來心高氣傲,若成了后妃,自不再受人欺凌。」

爾晴目光一動,立時幫腔道:「瓔珞,這是皇后娘娘對你的恩典,旁人想要還討不來呢!你好好想清楚再回答,從長春宮出去,誰都會對你另眼看待!」

又是離間計。

此時只要瓔珞說一聲好,甚至稍微猶豫一下,就能在皇后心裡扎下一根刺。再有爾晴的日日提醒,這根刺遲早會要了瓔珞的命。

瓔珞掃了她一眼,冷冷道:「多謝爾晴這份好意,不過奴才受不起。」

爾晴面色一變,曉得自己的計謀已被對方看穿,索性不退反進,指責道:「你不是一向對娘娘忠心耿耿,如今娘娘有孕在身,不可侍寢,你若代為伺候皇上,不就是最大的進忠?」

瓔珞搖搖頭,反而藉著這個機會,向皇后表白道:「皇后娘娘對奴才恩深似海,奴才粉身碎骨,無以為報,但若奴才真成了后妃,要是無寵,談何盡忠?要是有寵,必有子嗣,日子一久,生出私心,還能一心一意為娘娘盡忠嗎?這是公,至於私……」

她頓了頓,一雙眼睛孺慕地望著皇后,裡頭真情滾動,比蘭花上的露珠更加清澈見底。

「……說句僭越的話,在奴才心裡,皇后娘娘不光是主子,是恩師,更像奴才的姐姐。」瓔珞溫柔道,像個孩子看著自己最親近的人,像一頭孤鯨遊遍了整個海域,終於尋到了另外一頭鯨,「奴才發誓,要一生為娘娘盡忠,皇上是您的丈夫,是您心裡最看中的人,天下人皆可去做妃嬪,唯獨我不可以……我寧死也不背叛您!」

皇后定定看著她。

她身世顯赫,但越是簪纓之家,親情越是涼薄,如此深情莫說是家裡的兄弟姐妹,就連弘曆都不曾給她過……

畢竟弘曆再看重她,也不會為了她一世一雙人,而她在瓔珞心裡卻是唯一的,唯一的主子,唯一的師傅,以及唯一的……姐姐。

「……瓔珞,你過來。」皇后嘆了口氣,朝她招招手。

瓔珞膝行至她面前,離得這樣近,皇后才發現她眼中轉著一圈淚光,似個受了委屈卻不肯說的孩子。

皇后頓時心中一軟,溫柔地撫了撫她的面頰:「你放心,本宮也不會讓你去做妃嬪,那才是誤了你,總有一天,本宮會親自送你風光出嫁。」

瓔珞小動物一樣蹭了蹭她的手指,含淚一笑:「謝娘娘大恩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