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七十一章 賜婚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所幸,雖然發生了許多不幸的事情,但偶爾之間,也有好事發生。

「恭喜皇上!」張院判朝弘曆行禮道,「娘娘這是喜脈啊!」

皇后有恙,弘曆幾乎是第一時間趕來,即便是看診的時候,也握著皇后的手坐在一旁,憂心忡忡了許久,猛然聽見這個喜訊,竟半天回不過神來。

反而是皇后先一步開口,她掙扎著坐起,撥開身旁的帳幔,七分緊張三分期待的望著張院判:「此話當真?」

「此事關乎龍嗣,微臣怎敢妄言?」張院判忙道,「娘娘,您已經有兩個月身孕了。」

皇後猛然捂住自己的嘴,眼中隱隱有淚光浮動。

「皇后,你聽見了嗎?」弘曆這時也回過神來,他將皇后的手握到自己胸前,咚咚咚的心跳沿著她的手,傳遞到她心裡,「朕終於有嫡子了,皇后,朕真的非常高興!」

皇後含淚一笑:「皇上,還不知道是個阿哥,還是位格格,您別高興得太早!」

「一定是個小阿哥!」弘歷難掩興奮,「朕知道,上天帶走了永璉,就會還給朕一個兒子!朕要賞賜長春宮每一個人,不,朕要賞賜紫禁城每一個人——」

若非皇后阻止,只怕弘曆當場就要大赦天下,甚至大開國庫,將裡頭的珍寶人手一份的打賞下去。

即便最後被阻止,他依然心情大好,連帶著對身旁服侍的下人都極好,回養心殿處理政務時,一個小太監不小心打翻了茶盞,他也沒說什麼,反而溫和囑咐李玉,讓他不要懲罰太過,免得傷了小阿哥的福氣。

只是心裡記掛著皇后跟孩子,一時之間竟無心處理政務,弘曆放下手中的筆,環顧一圈,問:「傅恆呢?」

海蘭察忙上前稟道:「回稟皇上,富察侍衛恭賀皇后娘娘去了!」

「他往長春宮跑得可真勤快。」弘曆笑道,「除了去探望皇后,是不是有心上人在那兒?」

海蘭察眨眨眼:「皇上慧眼獨具,奴才不敢欺瞞,不過這是私事,您還是自己問傅恆吧。」

「哦?」弘曆本是隨口一問,豈料竟得了這樣的回復,這幾乎就是承認確有此事了,當即精神一振,「傅恆回來,叫他立刻來見朕!」

作為今日的領班侍衛,傅恆自然不能消失得太久,他很快就回到養心殿,挑了挑眉,對門前擠眉弄眼的海蘭察道:「你眼睛抽筋了?」

「嘿嘿,兄弟。」海蘭察撞了撞他的肩膀,「你可得好好謝謝我,我幫了你大忙!」

傅恆莫名其妙地看著他,正想問他背著自己做了什麼,便聽李玉喊了一聲:「富察侍衛!」

皇上傳召,傅恆只能將要問的話咽回肚裡,狠狠瞪了海蘭察一眼,進了書齋。

書齋內墨香四溢,待處理的奏摺一本本累在桌上,弘曆單手支著太陽穴,一邊翻看眼前的奏摺,一邊問道:「御史沈世楓參刑部尚書來保,說他誠愨有餘,習練不足,不勝刑部繁要之任。傅恆,你怎麼看?」

傅恆以為他要與自己討論政務,立刻面色一肅,略一思考,回道:「來保任職工部之時,便奉職勤勉,頗受好評,如今雖對刑部事務暫不熟悉,但憑他往日的勤勉,牢牢把控刑部,只是時間問題。奴才以為,皇上應當給他一個機會!」

「大膽!」豈料弘歷居然一拍桌子,「你竟為了一己之私為來保辯護,實在可惡!」

傅恆但覺莫名其妙,單膝跪地道:「皇上所謂一己之私,奴才不明白是什麼意思。」

「噗——」

傅恆楞了楞,一抬頭,見弘曆竟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,哪裡還不知道他剛剛是假裝發怒,登時一股無力:「皇上……」

「好了,起來吧起來吧。」弘曆揮揮手,頗有些惡人先告狀道,「不要在朕面前裝腔作勢,你的個性,朕最清楚,非真心喜歡,怎會常常進入內廷!不過,皇后身邊的大宮女之中,爾晴性情溫柔,明玉過於跳脫,至於另一個——真是一言難盡!你會看中爾晴,朕完全可以理解,你放心,朕會為她全家抬旗,不至辱沒你的家世……」

聽到這裡,傅恆哪裡還不明白他的意思,索性不起身,仍跪在地上道:「皇上誤會了!奴才對爾晴從無半點情誼,為來保說情,僅僅看在他是可用之臣的份上!」

原來這來保正是爾晴之父,其祖父更是刑部尚書兼議政大臣,算是鑲黃、正黃、正白三旗中地位最顯赫的包衣奴才。只是奴才終究是奴才,雖位極人臣,遇到旗主仍要下轎行禮,甚至牽馬墜蹬,故對爾晴一家而言,最大的願望便是抬旗。

弘曆卻會錯了他的意,笑道:「不是爾晴,難道是明玉?比起爾晴,這位明玉稍微有些……」

「不是!」傅恆斬釘截鐵道。

不是爾晴,不是明玉,那便只有……

弘曆盯著傅恆,笑容漸漸消失:「你可別告訴朕,看中的是魏瓔珞。」

「奴才不敢隱瞞皇上。」早已承認的事情,傅恆不在乎再承認一次,「正是魏瓔珞!」

一方硯台猛然從弘曆方向擲來,擦著傅恆的鬢角而過,幾滴墨汁飛濺而出,汙了他俊美面頰,他也不擦,只是低下頭道:「奴才真心愛慕瓔珞姑娘,請皇上成全!」

他的低聲下氣,換來的是弘曆的怒不可遏。

「朕就知道!」弘曆拍案而起,行至傅恆身旁,咬牙切齒道,「那個女人貪慕虛榮,心懷不軌,竟趁著你去探望皇后的機會蓄意勾引!」

傅恆搖了搖頭,為瓔珞辯解道:「傅恆雖對她心生傾慕,她卻從未有所表示,更不曾有絲毫逾越,皇上要怪就怪奴才好了,與魏瓔珞毫無關係。」

「毫無關係?」弘曆怒極反笑,「依你的品性出身,應當找個名門淑女做妻子,魏瓔珞非但出身內務府賤籍,還是個膽大包天、任性妄為的女子!富察傅恆,娶妻娶賢,朕若將如此無德女子賜給了你,將會遺禍你的一生!你記著,大清八旗的名媛淑女,不管你看中了誰,朕都可以為你賜婚,唯獨這個女人不行!」

弘曆固執己見,但傅恆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能被說服的人,談到最後,不歡而散。

弘曆今日本就無心政務,出了這件事之後,更加看不進東西,勉強看了幾行字,忽然一揮手,累了滿桌的奏摺盡數被他掃落在地。

「皇上息怒。」李玉忙跪下來替他拾撿奏摺。

「擺駕長春宮。」弘曆忽然從座位上站起,冷笑一聲,「傅恆,朕要讓你看清楚,那到底是怎樣的女人!」

長春宮寢殿內,一根安息香靜靜燃燒,悠遠綿長的香氣中,皇后側窩在雪白帳內,呼吸與香氣一樣綿長。

爾晴坐在床沿,手中一柄輕羅小扇,心不在焉的為皇后扇著風,心思卻已經飛到了家中,父親母親,哥哥姐姐滿懷期盼地望著她,一言一語的囑咐著她,對她說:「爾晴,若是有機會,你一定不要放過……只要你成了皇妃,不但你一世富貴,家族也能藉機抬旗,這是光宗耀祖,一輩子的事。」

爾晴想得出神,冷不丁一隻手拍在她肩上,將她嚇了一跳。

「噓。」弘曆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,低沉沙啞,充滿成熟男性的魅力,「別吵醒皇后。」

「是。」爾晴低低回道。

弘曆看了一會皇后的睡眼,這才轉身離去,爾晴略一猶豫,將手中扇子遞與身旁小宮女,示意她繼續,然後抬腳朝弘歷追去。

出了寢殿,弘曆左顧右盼,也不知在尋找誰。

明玉追了出來,碰巧一名小宮女捧著茶盞而來,她心思一轉,從對方手中接過茶盞,親自送到弘曆面前,神態溫柔的一低頭:「皇上,請用茶。」

匆匆趕來,弘曆也覺得有些渴了,伸手去接,卻不料對方啊呀一聲,半盞茶水傾盃而出,灑在弘曆衣袍上。

弘曆勃然色變,冷冷盯著對方。

「奴才有罪,請皇上息怒!」爾晴撲通一聲跪在他面前,眼角餘光卻瞥向寢殿大門。

弘曆心情不好,原本是要好好責罰她一番的,但順著她目光一望,終是顧忌到裡頭正在歇息的皇后,便按捺下怒氣,冷聲道:「朕要更衣,去尋乾淨衣裳交給李玉!」

說完拂袖而去,轉到了一扇仙鶴舞月屏風後。

「是。」爾晴誠惶誠恐的磕著頭,只是抬頭之時,臉上哪裡有半點驚恐,只有計謀得逞的得意笑容。

半盞茶時間不到,爾晴便捧著一套寶藍色常服回來,隔著一扇屏風,含羞帶怯道:「皇上,奴才沒尋著李總管,只好自己送進來,請讓奴才伺候皇上更衣。」

屏風上倒映著一個男人的側影,許是因為時常練武的原因,他的身材保持得極好,映在屏風上,倒像是畫師畫上去似的。

只是聲音一如既往的冷:「叫魏瓔珞滾進來。」

爾晴一怔:「皇上……」

「聽不清朕說的話嗎?」弘曆聲中難掩厭惡。

他的女人實在太多了,這點小小手段,哪裡還看不出來,一時之間只覺皇后眼睛瞎了,身旁都是這種暗藏鬼胎的女人,爾晴如此,瓔珞更是如此……

「……是」爾晴不知弘歷心中所想,但也不可能明目張膽的違抗他,只得倒退著出門,尋了片刻之後,將懷中衣物重重推到魏瓔珞懷中,又恨又妒道:「皇上的衣裳濕了,你送去吧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