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七十章 撫我心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有人說她瘋了。

否則不會一個人在院子裡投一晚上的針。

魏瓔珞覺得自己遲早會瘋——因憤怒而瘋狂。她心裡團著一把火,卻不知如何發洩,若她真是煢煢孑立,孤身一人就好了,那麼一把刀就能了卻所有事,但是……

「爹爹……」魏瓔珞輕嘆一口氣。

父女之情,真能說不管不顧嗎?

「呀,富察侍衛來了。」

魏瓔珞抬頭望去,見富察傅恆走進院來,兩人四目相對,他忽然別過臉去:「爾晴,我姐姐近日身體可好?」

也不知是否春困秋乏,皇后近日總是昏昏欲睡,沒骨頭似的軟在床上,身旁幾個大宮女正琢磨著是否要請太醫來看看,豈料傅恆先得了風聲,進宮來探望她。

「無甚大礙,就是老愛犯困。」爾晴笑道。

傅恆點點頭:「替我通報一聲吧。」

爾晴入內通報,魏瓔珞悄悄走到對方身後,小手一抬,輕輕扯了扯對方的袖子。

對方不為所動。

「少爺……」魏瓔珞便低低喚了一聲,連她自己都覺得驚訝,她的聲音何時變得如此軟弱。

許是因為裕太妃的事吧,讓她變得惶惶不安,如同驚弓之鳥,於狂風驟雨中艱難飛行,渴求著一個可以暫時避雨的枝頭。

傅恆沒應她,沒回頭。

「富察侍衛。」爾晴從內殿快步而出,「娘娘在正殿等候。」

傅恆嗯了一聲,不動聲色的將袖子從魏瓔珞手中抽出,隨在爾晴身後,與她一同進了殿門。

「什麼啊……」目送他離開,魏瓔珞的心情不由得陰霾起來,喃喃一聲,「對她笑得那般燦爛,對我卻不理不睬……」

一時間心中又酸又澀,說不清是為了什麼,只是覺得又委屈又難受……

「你說什麼?」

皇后望著眼前的親弟弟,驚訝之情溢於言表。

「皇后。」富察傅恆神色平靜,將自己剛剛說過的話,又重複了一遍,「我要娶瓔珞。」

皇后將背靠進椅內,揉了揉太陽穴,有些頭疼的勸道:「傅恆,瓔珞何等剛強的個性,她甘心做一個男人的妾室嗎,只怕不到半年,富察家就要翻天覆地了。」

「看來皇后比我更了解瓔珞的個性。」傅恆笑了起來,「既然如此,又怎麼說出納妾兩個字呢?」

皇后盯著他許久,直至傅恆嘆了口氣,神色堅定地望著她,道:「我要八抬大轎迎她進門,娶她做我的妻子!」

右手往桌上一拍,拍的桌上茶盞猛然一跳,茶水溢出,漫了半張桌子。皇后坐直身子盯著他:「富察傅恆,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」

「我知道。」傅恆依然顯得十分平靜,「魏家不過是內務府包衣,但我有把握說服阿瑪額娘,讓我娶她進府。」

皇后搖了搖頭,她不像弟弟那樣天真,語氣凝重道:「傅恆!阿瑪那麼古板的個性,能答應這種門不當戶不對的婚事嗎?」

傅恆朝她眨了眨眼:「不是還有姐姐你嗎?」

皇后一楞,然後故作氣惱地甩出手中扇子:「好呀,鬧了半天,你算計上我了!」

扇子在空中轉了幾圈,不等落地,便被傅恆抬手接過,唇角帶笑,在胸前搖了搖:「父母養育之恩,傅恆斷不敢忘,我不會為了婚事和他們爭執,那是大不孝,但要我娶妻生子,就只有選合我心意的人,否則,我寧願誰都不娶,枯守一生。」

他雖在笑,卻不是玩笑。

皇后了解自己的弟弟,知他已下定決心,即便自己不幫忙,他也會一意孤行下去,遂搖搖頭,無奈道:「好,就算我幫你說服他們,但瓔珞還是內廷服役宮女,你要怎麼辦?」

傅恆眉頭一皺,不等他思考出答案,皇后再次一嘆:「傅恆,你可知昨兒乞巧節,為贏比賽,瓔珞足足穿了四個時辰的針,最後幾乎暈了過去,一個人對待自己尚如此狠心,對待別人呢?若你將來有半點愧對於她——」

皇后很喜歡魏瓔珞,但並不代表喜歡她的全部。尤其是魏瓔珞身上的一意孤行,總給人一種一腳走偏,便要墜入萬丈懸崖的錯覺。

若是傅恆在她身旁,豈不是要被她一起拉下去?

「我都明白。」面對姐姐的擔憂,傅恒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決定坦白心聲,「姐姐,我真的心悅她,願接受她的一切,她的好,她的壞,她的愛憎強烈,她的恩怨分明。富察傅恆從不輕易立誓,但只要娶了魏瓔珞,就一輩子對她好,絕不辜負她!」

皇后看著他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她雖貴為皇后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坐擁天下奇珍,富有海內異寶,此時此刻,竟也羨慕起魏瓔珞來。

易求無價寶,難得有情郎。

良久一嘆,雖神色依舊嚴厲,但語氣已有些鬆軟,皇后問道:「傅恆啊,你有沒有問過,瓔珞願意嫁給你嗎?」

「哪怕她的心是一塊冰,我也會用真心去暖。」傅恆極認真地說,「一天不夠就兩天,一年不夠就兩年,年年歲歲,歲歲年年,總有一日,我會得到她的承諾。」

字裡行間,萬般柔情。

隔著一扇門扉,爾晴一動不動地立在門口,手中托盤放著一壺茶,一盤熱糕點,糕點上的熱氣漸漸散去,她臉上的妒色卻愈積愈多。

人無完人,皆有所欲。

有人求財,有人求色,有人求勢,爾晴身為權臣之女,入侍長春宮,心裡自然也是有所求的,只不過尋覓尋覓,兜兜轉轉,卻發現錢財勢色,竟全被某人兼得。

「一介繡女入長春,皇后寵信你,提拔你。」爾晴心中喃喃,「如今,連富察大人也喜歡上了你,為什麼世上的好事全發生在你身上,旁人連口湯也喝不上……」

爾晴心思大亂,魏瓔珞卻已經收拾好心思。

宮門開了,熟悉的腳步聲跨過宮門,一步一步來到她身後。

「咳。」

一聲稍顯刻意的咳嗽聲在她身後響起。

魏瓔珞卻像沒聽見一樣,仍舊蹲在花叢旁,手中金剪子咔嚓咔嚓,修剪著眼前的花枝。

你對我不理不睬,我就對你視而不見。

「瓔珞。」傅恆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,「昨天有人送了我一個香囊。」

修剪花枝的手微微一頓。

「我一看,就知道不是你做的。」傅恆笑了笑,「你是今年繡坊最出眾的繡女之一,怎會將蘭花繡成韭菜?」

喀嚓一聲,一朵蘭花墜下花枝。

魏瓔珞面無表情地看著那朵蘭花,心中卻一點也不平靜。

「那你收下了嗎?」——這句話險些就脫口而出。

「七夕牛郎織女相會,這一天不同別日,這一日的香囊也不同別日。」傅恆輕輕道,「是送給心上人的。」

嘴中忽然發苦,酸甜苦辣,憤怒委屈,魏瓔珞奮力咀嚼,又狠狠嚥下肚,最後吐出口的,就只有一句看似毫不在意的:「少爺是來向我炫耀的?」

「我是來興師問罪的。」傅恆的聲音忽然一沉,「你的香囊沒送給我,送給了誰?」

魏瓔珞楞了一下,回過頭,卻見傅恆逆光而立,面無表情地立在她身後。

「我很生氣。」他忽然將手一伸,「我的香囊呢?」

魏瓔珞怔怔看他半晌,忽然別過臉啐了一聲:「什麼你的香囊啊,沒做。」

「那什麼時候做?」傅恆卻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。

這話竟將魏瓔珞逗樂了,她將手中金剪子擱在一旁,拍拍手站起來,歪著頭對他一笑:「你堂堂一個大少爺,還缺了我一個香囊不成?」

豈料傅恆竟鄭重其事的點點頭,對她道:「缺。」

魏瓔珞笑嘻嘻地看著他,見他一直不笑,自己也漸漸收斂起笑容。

「瓔珞。」傅恆忽牽住她的手,力道不重,不如他的目光沉甸甸,「我沒有香囊送你,只有一句話要給你。」

「什,什麼話?」魏瓔珞問完就後悔了,用力將自己的手抽了回去,「我手裡還有事,你有話,下次再說……」

「別逃。」傅恆抓住她的肩膀,將她轉回自己面前,「我知道你的心思很重,但我不在乎。」

魏瓔珞低著頭,心道:怎可能不在乎。

「因為再多的執念,也有放下的那天。」

誰知道那一天是什麼時候,也許是明天,也許是明年,又也許到死也無法釋懷……

「在那之前,我會一直等你。」

魏瓔珞楞了下,抬頭望著對方。

她希望自己能從對方眼中找到欺騙,找到虛情假意,但撞入她眼中的,只有一片赤誠。

「我會一直等著你……」傅恆看著她,將自己的心完全掏出來放在她面前,一字一句,如訴誓言,「也許是明天,也許是明年,又也許到我死的時候,我會一直守著你,直到你的心向我敞開那天。」

魏瓔珞只覺心頭一燙。

她從不知道語言有這樣大的力量,他只用了一句話,就撫平了她心中的躁動,掃去了她心頭的陰霾,讓她不知為何,想要流淚……

「我……」正當她想要說些什麼回應他的時候,一聲尖叫響起,依稀是爾晴的聲音。

「來人,快來人啊!」爾晴尖叫道,「皇后娘娘暈倒了!」

魏瓔珞與傅恆對視一眼,兩人齊齊色變,然後一同朝宮門方向衝去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