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七章 復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弘晝以為女鬼的事情告一段落了,但偏偏老有人提醒他。他不耐煩弟回頭說:「海蘭察,我這好不容易擺脫皇兄,剛輕鬆會兒,你沒事兒總跟著我幹什麼呀!」

海蘭察一臉好奇:「五爺,那天的女鬼——」

弘晝揮舞著扇子,一臉輕鬆地說:「解決啦!」

海蘭察驚訝地問:「你抓住女鬼了?」

弘晝意味深長地笑著說:「非但不是女鬼,還是個清秀佳人呢!」說到這裡,他忽然看見魏瓔珞從另一頭走過來,忙笑嘻嘻地迎上去,喊了句:「小姨子!」

魏瓔珞一愣,停下腳步行禮,道:「和親王,您別尋奴才開心了。」

弘晝「嘖」了聲,正正經經地說:「怎麼是尋你開心呢,你的確是本王的小姨子呀!」

魏瓔珞揚起眉,問:「這麼說,王爺當真認這門親?」

弘晝盯著魏瓔珞猛瞧,明顯見色起意,嬉皮笑臉地說:「認,怎麼不認!我如今日日被皇上拘著收心,咱們還能天天見面呢!」

魏瓔珞一低頭,側身走了。

弘晝追了兩步,道:「哎,我話還沒說完,怎麼就走了呢?」

魏瓔珞站住,回過頭笑了一下:「王爺不是每日進宮麼,要說話,以後多的是機會。」說完,她快步離去。

弘晝的魂兒就被她的笑容勾走了,半天沒回過神。海蘭察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來晃去,喊魂一樣叫道:「五爺!五爺!」

弘晝猛一拍扇子,回味一般地說:「漂亮,長得比她姐姐還漂亮!」

海蘭察皺起眉,認真地說:「你說什麼?五爺,我可提醒你,這姑娘千萬碰不得!」

弘晝滿不在乎地說:「不過是個宮女,有什麼碰不得?只要我一開口,皇上沒準兒就把人送我了。」

海蘭察道:「五爺,傅恆可把她捧在心尖上呢!」

弘晝得意地笑起來:「那也要看人家選傅恆還是選我這個和親王啊!」海蘭察急了:「五爺,你這麼辦事兒,可太不地道!」

弘晝哈哈大笑,拍了拍海蘭察的肩膀,道:「你放心,我和傅恆是打小兒一塊兒長大的交情,怎麼會動別的心思,不過是愛美心切,看看,看看而已嘛!」言罷,弘晝又扭頭不捨地盯著瓔珞的身段看了一眼,才笑著走了。

海蘭察心中不安,轉身就往侍衛處走。

傅恆正在侍衛處看書,老遠就聽見海蘭察的聲音:「傅恆!出事了!我必須得告訴你!」傅恆頭也不抬地問:「你要告訴我什麼啊?」

海蘭察著急忙慌地說:「五爺要撬你牆腳!」

傅恆聽著好笑,問:「什麼牆角?」

海蘭察急得直捶桌子:「女人,你最喜歡的那一個,懂了嗎!」

傅恆面色一變:「你是說——」

海蘭察見傅恆終於懂了,嘆氣道: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我看弘晝那個小子,好像動了歪心思,你最好看緊一點!」

傅恆把書一合,扔在桌子上。

宮中最近新喪,郭太妃過世了,長春宮也該有所表示,皇后命魏瓔珞去壽安宮送奠儀。

夜,明月高懸。魏瓔珞拎著一隻小巧的竹籃,走過甬道,弘晝遠遠發現魏瓔珞,立刻尾隨其後。他身邊的小太監奇怪地問:「王爺,您去哪兒啊,咱們得趕在宮門下鑰前出宮啊。」

弘晝不耐煩地說:「你別管!」說到這裡,他眼睛一瞇,又道:「把你衣服扒下來給我!」

弘晝三兩下扒了小太監的衣服穿上,又摘了太監的帽子往自己腦袋上一扣,道:「你拿著我的腰牌,如常出宮!」

小太監捧著衣服急得跳腳道:「使不得,王爺!」

弘晝一隻手捏在小太監的脖頸上,輕輕說:「敢傳揚出去,我要你的命!」

小太監立刻噤聲。

魏瓔珞一路走到小樹林中,四下顧盼,見左右空無一人,才取出竹籃裡的蠟燭和火摺子。一隻手忽然握住她的手腕,弘晝從樹後冒出來,大聲說:「好哇,你在幹什麼!」

魏瓔珞一臉慌亂:「和親王,我只是奉命給郭太妃送奠儀——」

弘晝湊近一步,挑眉道:「別騙人了,壽安宮在樹林外,你跑林子裡幹什麼?哦,我知道了,你在偷偷祭祀你的姐姐,是不是!」

魏瓔珞為難地別過臉,道:「王爺,我知道宮裡不許祭祀,但你答應要迎姐姐入府,畢竟是一件大事,我總得告訴她呀!」

弘晝惡聲惡氣地說:「你知道不許祭祀還明知故犯!走走走,跟我去見皇后,我倒要看看,她會不會包庇你!」

魏瓔珞眼中現出恐懼,可憐地懇求:「王爺,您不是說我也算是您的小姨子嗎?既然是一家人,何必如此呢?」

弘晝笑了起來,伸手就摸瓔珞的腰,痞裡痞氣地說:「既是一家人,你是不是代替你姐姐,伺候伺候本王爺啊!」

魏瓔珞立刻避開,不快地道:「王爺,這可不能說笑話!」

弘晝把臉一拉,威脅道:「我可沒和你說笑,你若是不答應,那我可就要把這事兒全捅出去了!」

魏瓔珞怔住,片刻後欲言又止地說:「你讓我想想,至少,得讓我問過姐姐……」

弘晝看這嬌滴滴的小美人軟了聲氣,也大方地說:「好啊,我就在這兒等你。」

魏瓔珞一低頭,火摺子靠近了蠟燭,她以帕子捂住口鼻,傷心地似乎要哭出來:「姐姐,瓔珞今日特意來看你,是要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,和親王對從前深感後悔,答應迎你入府,還說要為你遷墳。」

火摺子升起一陣白色煙霧,弘晝在旁無聊地翻看籃子,忽然覺得奇怪,問:「祭祀怎麼不帶元寶紙錢?」話音未落,他眼前一晃,暈暈乎乎地問:「這、這什麼味道——」

魏瓔珞臉上的柔弱之態一掃而空,她站起身,聲音變得無比冷靜:「姐姐,我知道你不會原諒他的,今日,請你親眼看著,我如何替你懲治真兇!」言罷,她抄抬起沉重的銅製燭台,用力砸向弘晝後頸!

弘晝猝不及防,跌倒在地,不敢置信地問:「你故意引我來這兒,還有那火摺子,你、你動了手腳!」

魏瓔珞並不言語,揚起燭台,迎面向著弘晝砸下去。

弘晝抓起地上泥土,猛一揚起,魏瓔珞向後避開,弘晝立刻拼盡全力,連滾帶爬地衝入了樹林深處,魏瓔珞提步追了上去。

弘晝仗著夜色與樹林掩護,藏在一棵樹後。魏瓔珞手持燭台,一步步走了過來,目光掃視四周尋找蛛絲馬跡,語氣平靜地說:「弘晝,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你嗎?」

弘晝屏住呼吸,因為恐懼微微發抖。

魏瓔珞聲音裡都是恨意:「魏瓔寧對你來說,只是一時酒醉侵犯的宮女,可她對我來說,卻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人!我娘難產而亡,爹從來不管我,只有姐姐,像娘一樣照顧我!」

魏瓔珞眼中淚光閃動,手裡的燭台越握越緊,道:「姐姐十五歲入宮,我就每日去神武門外,等啊,盼啊,望眼欲穿!九年,我等了整整九年,姐姐馬上就要回家了!可是,因你一時荒唐,她死了!」

腳步聲越來越近,弘晝捂住嘴巴,生怕發出一點聲音。

魏瓔珞的聲音繼續傳來:「更可笑的是,你這樣的強暴犯,本該千刀萬剮,卻因是天潢貴胄,輕易逃脫懲罰,還洋洋得意地說要迎她入門,呸,憑你也配!要我原諒你,其實也不難,只要拿命來償!」

瓔珞目光一寸寸逡巡著樹林,然而月光被烏雲遮擋,到處黑漆漆一片,她找了半天,卻始終不見對方,便追去另外一個方向。

弘晝鬆了一口氣,這才從樹後走了出來,一步步踉蹌地向外走去。剛走出幾步,就感覺腦後一陣劇痛,轟然倒地,暈了過去。魏瓔珞從另一邊繞道他身後,用燭台擊中了他。

烏雲散盡,月光之下,魏瓔珞居高臨下地看著弘晝,目光極度冰冷,喃喃自語:「你放心,這還不算完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