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四章 毒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儲秀宮這次陷害皇后不成,還被太后下令拆了戲台,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,氣焰不復往日囂張,宮中都暗中在看笑話。

但長春宮的人明白,慧貴妃絕不會善罷甘休。

這日魏瓔珞從繡房出來,忽然遇上芝蘭,兩人目不斜視,錯肩而過的瞬間,芝蘭問:「魏瓔珞,你想知道阿滿的死因嗎?」

魏瓔珞猛然轉身。

芝蘭微微一笑,道:「今夜三更,你一個人到儲秀宮來,記住,若事情傳揚出去,你就一輩子也別想知道真相了!」

月白雲淡,風中有隱隱花香,夜色中的儲秀宮華美輝煌。魏瓔珞跟著芝蘭走入正殿,向主位上的二人行禮:「奴才給貴妃娘娘、舒貴人請安。」

慧貴妃掩唇一笑,道:「魏瓔珞,本宮剛剛還在和舒貴人打賭,賭你敢不敢來。」

魏瓔珞神色平淡地問:「奴才斗膽問一句,是貴妃娘娘贏了,還是舒貴人贏了?」

慧貴妃臉一沉,冷冷道:「本宮素來討厭伶牙俐齒的人,尤其是你,壞了本宮多少好事!不過,你能單槍匹馬來儲秀宮,也算是膽量過人。」

魏瓔珞故作害怕,說:「瓔珞畢竟膽小,來儲秀宮之前留書一封,若一個時辰內回不去,便只好請皇后娘娘來接人了。」

慧貴妃嗤笑一聲,擺了擺手,懶洋洋地說:「好啦,本宮請你來,是要讓你看一個人!」她話音一落,一名小太監被推出來,不過十三四歲年紀,在魏瓔珞身邊跪下。

魏瓔珞興致缺缺地看了那小太監一眼,問:「他是誰?」

小太監戰戰兢兢地回答:「奴才是御花園的灑掃太監小章子。」

納蘭淳雪滿懷惡意地說:「小章子,說說你在正月初十那天晚上,到底看到了什麼!」

魏瓔珞臉色驟變。

小太監瞥了魏瓔珞一眼,膽怯地回答:「那晚皇上在乾清宮招待宗室,御花園的管事們都躲懶打牌去了,就剩下奴才一人看守,後來聽見假山那兒有動靜,就悄悄過去了!」

魏瓔珞不復剛剛的鎮定,急切地問:「你看到了什麼!」

小太監顫著聲音回答:「奴才親眼看見,瓔寧姐姐被一個人拖入假山……」

魏瓔珞忽然爆呵:「你為什麼不救人!」

小太監嚇壞了,向後一癱,道:「奴才不敢……那人、那人……」

魏瓔珞揪住小太監的衣襟,問:「那人到底是誰!」

小太監被勒地難受,大叫道:「是富察傅恆,富察傅恆!」

魏瓔珞一臉愕然,手中一鬆,片刻後,她反而笑了,點點頭,說:「故事編的不錯。」

納蘭淳雪皺起眉,問:「你以為我們是編故事騙你?」魏瓔珞恢復了平靜:「姐姐的事,我入宮的目的,張嬤嬤最清楚!我今天去繡房看她,卻遇到了芝蘭,然後芝蘭就說知道我姐姐的事情,不是太奇怪了嗎?你們是從張嬤嬤身上得知我的秘密,想要藉機嫁禍富察傅恆,逼我為儲秀宮所用,對不對?」

大殿內一片寂靜,小太監張著嘴,似乎嚇呆了。

慧貴妃輕笑一聲,打破了沉寂:「魏瓔珞,你以為證物只有一件玉珮嗎?」

魏瓔珞心中一緊,問:「娘娘這是什麼意思?」納蘭淳雪看向小太監,命令:「拿出來吧!」

小太監顫巍巍地從懷裡取出一條朝帶,托在魏瓔珞眼前,說:「奴才在假山撿到了這條朝帶,一定是對方走得太急,沒顧上——」

魏瓔珞一把奪過朝帶,上面繡著與玉佩同樣的滿文,她瞬間攥緊了朝帶。

慧貴妃得意地說:「富察傅恆,一塊玉佩還能說是巧合,如今連朝帶都有,這可是一等侍衛貼身之物,難道也會隨便遺失嗎?」

魏瓔珞攥緊了朝帶,目光閃爍不定。

納蘭淳雪立刻趁熱打鐵,也道:「富察傅恆玷汙了阿滿的清白,端莊賢良的皇后娘娘為了維護親弟弟的名譽,便將這個可憐的宮女逐出了宮,僅僅是這樣,她還不放心,若這宮女出去亂說,必定會影響富察家的聲譽!為了永絕後患,索性——」

魏瓔珞厲聲道:「夠了!」

納蘭淳雪笑吟吟地說:「瞧你,我還沒說什麼呢,就氣得渾身發抖,我也理解你,千辛萬苦入宮,就是為了尋找殺姐仇人,卻成了仇人手裡最好的一把刀!那一對偽善的姐弟,不定在背後如何嘲笑你,說你是多麼愚蠢,竟認賊為主!」

瓔珞冷冷盯著慧貴妃,問:「貴妃到底想讓我幹什麼?」

慧貴妃語氣蠱惑地道:「皇后最擅長的就是惺惺作態,靠那張端莊賢良的臉欺騙天下人,如今,你已經知道了真相,本宮希望,你為本宮效力!」

魏瓔珞問:「如何效力?」

納蘭淳雪伸出手,遞給瓔珞一包藥,道:「皇后如此愚弄、欺騙你,難道你不想報復嗎?只要將這包藥放入皇后日常飲食之中,便可神不知鬼不覺殺了她!」

瓔珞一怔,難以置信地問:「你要我毒殺皇后?」

納蘭淳雪輕蔑一笑,問:「怎麼,你害怕了?皇后是傅恆最大的靠山,為了維護自己的親弟弟,不惜殺死無辜的阿滿!可憐阿滿先是失貞,被逐出宮,最後被人活活勒死,為家族所唾棄,這一切的不幸,都是皇后姐弟造成的,你竟還心慈手軟!」

瓔珞指尖一顫,接過了藥包。

次日,長春宮,傅恆前來探望皇后,魏瓔珞在茶房中準備茶水,珍珠從後面走過來,問:「瓔珞,茶好了嗎?」

魏瓔珞笑道:「好啦。」言罷,她端起托盤與珍珠出了茶房,到正殿前,正遇上純妃帶著玉壺過來,兩人立刻停步問安:「奴才給純妃娘娘請安!」

純妃微微一笑,道:「免禮。」

珍珠問:「純妃娘娘,您來拜見皇后娘娘嗎?奴才先進去稟報!」

純妃看了一眼大殿方向,搖頭道:「不必了,富察侍衛在正殿,本宮還是先迴避,待晌午再來看望娘娘!」

珍珠魏瓔珞稱是,從純妃身邊經過,一陣風吹來,拂過瓔珞衣袖,帶起一陣香風,魏瓔珞毫無察覺地走了過去。純妃猛然回過頭來,露出驚異之色。

兩人走入正殿,放下茶水點心。傅恆的目光似有似無地繞著魏瓔珞打轉,皇后清咳一聲,道:「不是告訴過你了嗎,沒事不要到長春宮來,皇上給的恩旨,不是讓你隨意浪費的。」

傅恆笑著說:「皇后放心,這次是額娘讓我來的,她去護國寺求了一道平安福,託我務必帶進宮來。」

皇后無奈地嘆了口氣,道:「額娘真是,從隆福寺、護國寺到廣化寺,她到底要跑多少寺廟,求多少張平安符!」

傅恆嘴甜如蜜地說:「為了姐姐,額娘就算跑細了腿,也是心甘情願的。」

皇后笑起來,又是寵愛又是責怪地說:「哪兒學的油嘴滑舌?」

傅恆端起茶杯笑而不答,他抬眼中望見魏瓔珞一直盯著自己,不由沖她微微一笑。

魏瓔珞也回了一個笑。

傅恆正要飲茶,門口忽然傳來一聲斷喝:「不要喝!」純妃一陣風似地進了門,二話不說,上前劈手打翻了茶杯。

瓷杯在地上摔地四分五裂,傅恆吃驚地看向純妃,問:「純妃娘娘!這是做什麼!」

皇后也一臉驚訝:「純妃,怎麼了?」

純妃猛然轉向魏瓔珞,用手一指,陳勝道:「你們應該問問,她都幹了什麼?」

魏瓔珞神情平靜如常,問:「純妃娘娘,此言何意?」

純妃走到魏瓔珞面前,輕輕一嗅,確定了自己的想法,道:「慧貴妃為博聖寵,尋來透肌香身丸,每日含服,非但渾身香氣馥郁,就連穿過的衣裳、呆過的房間也都香氣襲人,為防她人爭寵,她嚴禁宮人效仿,魏瓔珞,你的身上為何會有這種香味!」

皇后看了一眼魏瓔珞,道:「純妃,應該只是偶然染上了……」

純妃搖頭,恨鐵不成鋼地說:「娘娘,你我每日都會與慧貴妃見面,何曾染上過香氣?只有一種可能,魏瓔珞去了儲秀宮,還呆了很長時間!因為儲秀宮的香爐內,燻了同樣味道的香,才會遲遲不散!如今長春宮與儲秀宮水火不容,魏瓔珞去儲秀宮幹什麼?」

傅恆抿緊了唇,深深望向魏瓔珞。

爾晴一把抓住魏瓔珞的手臂,焦急地說:「瓔珞,你解釋呀!」

純妃滿眼失望,她恨恨道:「她無話可說!剛才聞到她身上的味道,我不敢確定,便命玉壺去她房裡搜查,竟找到了這個!」言罷,純妃伸出手,是一只空藥包。

皇后聲音微顫,問:「這是什麼?」

純妃道:「我檢驗過,這是裝過鴆毒的藥包,裡面已經空了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