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三章 仙女不思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慧貴妃咬緊牙關看向皇后,怒極反笑,道:「皇后娘娘,你可真是養了一條好狗啊!」言罷,雲袖一甩轉身離去,納蘭淳雪和芝蘭急忙跟上去。

延暉閣前只剩下長春宮的人,爾晴拍了拍胸口,擦著冷汗問:「瓔珞,剛剛我的心都快從胸膛裡跳出來了,到底怎麼回事?」

魏瓔珞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,答道:「這些日子裡,宮中盛行扮裝遊戲,已到了人人效仿的地步,今日皇后陪著太后遊園,偏偏發生墜樓事故,便讓明玉便攔著芝蘭,我先一步趕到,發現宮女已樓身亡,我見她妝容豔麗,聽樓上二人提到皇后娘娘,芝蘭又如此積極,讓人不得不懷疑是貴妃暗中設計!「

爾晴恍然大悟:「所以,你才搶先把貴妃拖下水?那宮女臉上的油彩,又是從何而來?」

魏瓔珞微微一笑,指了指旁觀掛滿漿果的灌木,她手掌上還有乾涸的漿果汁,道:「這哪兒是什麼油彩,不過是漿果汁液,好在宮女墜落,臉上到處是血,旁人不會細看,才能蒙混過關!」

明玉皺起眉,問:「等等,貴妃怎麼知道宮女會墜落,特意引太後來看呢?」

魏瓔珞冷笑一聲,道:「世上可沒有未卜先知的人!那三人本就是延暉閣灑掃宮女,應該對閣非常熟悉,好端端的怎會從高處墜落?出事之後,那兩人在樓上磨磨蹭蹭,下了樓更不見傷心之態,這正常嗎?所以,她們不是鬧著玩,是蓄謀已久,直接推人下樓!」

明玉倒抽一口冷氣:「你的意思是——慧貴妃用一條人命來嫁禍皇后娘娘!」

魏瓔珞點點頭,神色凝重地說:「不光是她,還有舒貴人參與!」

明玉情不自禁地拍了下巴掌,讚嘆道:「瓔珞,你總算做對了一件事!要是娘娘被構陷成功,咱們長春宮可要倒大霉了!」

幾人猶在慶幸,卻聽皇后隱有怒意地開口道:「你們兩個差點闖禍,竟不思悔改,依舊心存僥倖,本宮實在太放縱你們了!」言罷,她看也不看瓔珞幾人,轉身便走。

三人面面相覷,急忙也快步跟上,明玉壓低聲音問:「娘娘怎麼了,分明順利過關,怎麼娘娘反而生氣了?」

魏瓔珞也一臉困惑,小聲問:「爾晴,是我做錯什麼了嗎?」

爾晴看了看明玉,又看了看瓔珞,嘆了口氣,道:「說起來是聰明人,其實是兩個呆子!」

皇后這一場氣,忽如其來,遲遲不去,回長春宮一直不肯用飯,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。

夜色已深,皇后坐在榻上,不言不語,桌上的飯菜已經涼了。

魏瓔珞悄悄搬來一張小几放在皇后面前,放了蒲團,又拿來香爐,特意點著了香,面對皇后跪了下來,口中唸唸有詞。

皇后忍不住睜開眼睛,一看瓔珞正念念有詞,忍不住問:「你幹什麼呢!」

魏瓔珞一臉認真地捧著香禱告:「皇后娘娘就像天上的仙女,美貌端莊心地善良,可是仙女今天生氣了,瓔珞要拜一拜,請仙女為凡人指路,告知我等,到底錯在何處?」

皇后撲哧一聲笑了。

魏瓔珞閉眼默念:「便是真做錯了事,請仙女大慈大悲,寬恕我等,從今以後一定謹言慎行,不再犯錯!」

皇後伸手敲了敲魏瓔珞的額頭。

魏瓔珞立刻爬起來,小心翼翼地問:「娘娘,您不生氣啦?」

皇后蹙起眉,說:「本宮不是在怪你們,是在怪自己。」

魏瓔珞一臉疑惑。

皇后輕聲道:「明玉她們一直好奇,為何本宮出嫁後變得古板謹慎,因為女子要承擔生育子女、侍奉公婆、操持家務的重擔,若整日沉迷歌舞,耽於享樂,於丈夫、家族都是禍事,古來飛燕合德、楊玉環,雖都是傾國美人,卻因舉止輕浮、德行有虧,一直為後人詬病。」

魏瓔珞一臉不以為然地說:「沒了絕色美人就能江山永固?要奴才說,正因有了真美人,才試出假英雄,歷朝歷代丟了江山,不是怪臣子奸邪,就是怪妖妃禍國,怎麼不說床太軟,鞋歪了,心情不好,江山丟啦!」

皇后忍不住又笑起來,嗔道:「你呀,滿口歪理,還振振有詞!本宮是皇后,應端莊自持,謹言慎行,以為六宮之表率!可一時忘形,竟懷念起閨中的自由與快樂,穿上洛神的流仙裙,跳起了逾矩的舞,使得宮中競相效法,一時風氣大變,才會釀成大禍!」

魏瓔珞急了:「娘娘,這分明是慧貴妃的錯——」

皇后搖頭,伸手點住魏瓔珞的唇,正色道:「不,本宮先行差踏錯,才給對方可趁之機,本宮問你,今日僅僅是一條人命嗎?本宮身為女子,不能開疆闢土、保家衛國,管理好後宮,讓君主沒有後顧之憂,是我唯一能為國家、為百姓做的事,承擔皇后的職責,比贏得皇上的寵愛更重要!所以瓔珞,謝謝你做的一切,但本宮是大清的皇后,永遠別忘了這一點!」

魏瓔珞眼眶一酸,忽然想要流淚,為她心目中的仙女,不能再穿上仙女的羽衣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