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二章 餘波未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滿懷期待而來,灰溜溜的離開。

天地一片灰暗,納蘭淳雪覺得自己邁出的每一步都像踩進了泥潭裡,一步一步,又沉又重。

路過御花園時,見幾個小宮女在裡頭且歌且舞。

一個小宮女將自己的裙擺向上一揚,作飄飄欲仙狀,全不知在外人眼中,笨手笨腳的似隻鴨子,她略顯得意的問自己的同伴:「怎麼樣,你說這樣像洛神嗎?」

另一個小宮女打笑道:「像啊,就差一條流仙裙了,改天求長春宮的瓔珞也幫你做一條!」

納蘭淳雪原本沒將這兩人放在心上,直到回了景仁殿,她的貼身宮女冬棗迎上來,扶她回寢殿的路上,低聲對她道:「主子,奴才打聽清楚了,聽說是皇后娘娘扮作洛神,留住了皇上,才害得娘娘空等一夜!」

腳步一頓,納蘭淳雪想起了錦被中一點一點絕望的自己,想起了御花園中搔首弄姿的那兩個小宮女,恨意滿滿填滿她的雙眼,她胸膛鼓動片刻,忽然壓低聲音,對冬棗道:「去一趟儲秀宮,替我向慧貴妃遞個口信,就說後天太後要從暢春園回來了,我有辦法讓皇后徹底失了太后歡心,在貴妃面前,永夜抬不起頭來!」

「是!」冬棗很快去而復返,帶回了慧貴妃的回復,短短九個字——本宮再給你一次機會。

後天,御花園中,陽光明媚,百鳥齊鳴。

一名莊嚴肅穆,手纏佛珠的老婦人行在最前頭,皇后恭順的攙扶著她的手,其餘宮妃連攙扶的資格都沒有,只能畢恭畢敬的跟在後頭。

這婦人正是當朝太后。

太后拍了拍皇后的手:「在暢春園禮佛,難為皇后兩頭兼顧,這段時日,辛苦你了。」

皇后柔聲道:「管理後宮、侍奉太后是臣妾的本分,臣妾不敢居功。」

兩人之間閒話家常,卻不料慧貴妃忽然嘴角一瞥,插進來一句話:「太后有所不知,皇后品行高潔,蕙質蘭心,宮中女子皆以她為榜樣,人人效仿皇后的一言一行、一顰一笑,以期獲得皇上的青睞呢!」

魏瓔珞聞言一愣,忍不住死死盯著對方,這話怪里怪氣的,難不成對方又要作妖?

端莊媳婦跟妖冶媳婦之間,太後也如尋常人家的婆婆那般,更加偏愛前者,當即笑道:「皇后本就處事公正,端莊得體,滿宮上下妃嬪若都學到皇后三分,我也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「太後,臣妾擔不起這樣的稱讚……」皇后忙自謙道。

「不必自謙。」太后笑吟吟打斷她,「我是最知道你的!皇上勤勞宵旰,事必躬親,難免顧不上照顧自己,而後宮之事頭緒紛繁,人員龐雜,也全靠你悉心打理。如今皇上能專心國事,宮中上下和睦,都是你的功勞。在我心中,世上再沒有人比你更妥貼了!」

似是不喜皇后獨占鰲頭,慧貴妃又插進來道:「對了,先前送去的佛塔舍利,太後可還喜歡?」

太后信佛,不然也不會連身上的衣裳都燻了檀香味,那舍利更是她尋了多年之物,一朝得償所願,也不會忘記挖井人,立時問道:「那位送佛塔舍利的納蘭貴人呢?」

「舒貴人。」慧貴妃側身一讓,「上前來吧。」

納蘭淳雪忙快行幾步,走到太後面前:「嬪妾恭請太后聖安!」

太后上下打量她,因其生得端莊賢淑,與皇后頗有幾分相似,故而在外貌上就很得她老人家喜歡,兼之佛舍利之故,就又多添了三分喜愛,太后點點頭道:「能尋到佛家捨利,說明與佛祖有緣,沒想到還是這麼一個標緻的女孩兒,來,過來我身邊。」

「是,太后。」納蘭淳雪從善如流,攙扶上太后的另外一條胳膊,走到岔路口的時候,有意無意的引著太后走向右邊,「太后,前面就是延暉閣,閣前的牡丹花兒都開了,不如過去賞一賞。」

將她的話聽在耳裡,將她的動作看在眼裡,魏瓔珞愈發覺得不對勁。

總覺得一切都顯得太過刻意……

「啊!!」

驟然之間響起一聲慘叫,魏瓔珞一抬頭,竟見一名宮女從延暉閣高處落下,咚的一聲巨響,人影淹沒在牡丹從中。

「芝蘭!」幾乎是人影落地的一瞬間,慧貴妃大喊一聲,「快去看看!」

「是!」芝蘭迅速衝了過去,魏瓔珞見此,目光一閃,也跟著衝了過去。

兩人幾乎是同時衝到牡丹從旁,只見一名宮女軟綿綿地癱倒在地,魏瓔珞上前一摸,沒摸到呼吸脈搏,她頓時倒退了半步。兩名宮女在樓上探頭探腦,滿臉驚慌之色,低語中夾雜著「皇后」、「扮裝」之類的詞。

不遠處,已經傳來劉姑姑的呵斥:「快!都過去看看,到底出什麼事了!」

芝蘭一把推開抱住自己的明玉,冷笑道:「出這麼大事兒,就算你攔著我,也是白費心思!」

魏瓔珞盯著宮女的屍體,抿了抿唇。

一群人浩浩蕩蕩走到延暉閣下,納蘭淳雪立刻說:「太後,就是這!」所有人都看見了那具屍體,屍體面上還蓋著一方手帕,太後臉色大變,質問:「這兒究竟出了什麼事?」

魏瓔珞鎮定地回答:「回稟太后,因她從高處墜亡,面容嚴重受損,為防嚇著主子們,才特意蓋上了帕子,至於因何墜落,奴才還未來得及詢問。」

劉姑姑眼睛一掃兩名宮女,厲聲道:「你們是延暉閣的宮女?」

兩名宮女撲通一聲跪下,一人彷彿鼓足勇氣才道:「奴才三人都是延暉閣的灑掃宮女,剛才正在鬧著玩,誰知她腳下踩空從高處墜落!奴才猝不及防,來不及抓住她,才會……」

太後臉色冰冷地說:「這是一條人命,一句輕飄飄的鬧著玩三個字,是否過於兒戲!」

納蘭淳雪向兩名宮女使了個眼色,道:「太后說的是,你們三人既然當值,就該好好辦差,為何在這裡嬉鬧,還不從實招來!」

那宮女會意,答道:「太後恕罪,最近宮裡風行扮裝遊戲,人人都愛學古典美人的模樣嬉戲,奴才等人也是一時貪玩,才會闖出彌天大禍!」

另有一名宮女也附和:「是啊太后娘娘,奴才不是有意的,求太後恕罪!」

皇后臉色微微一變,爾晴心中焦急,欲言又止地看向皇后。

太後面露疑惑:「什麼扮裝遊戲?」

那宮女悄悄看了皇后一眼:「是、是從長春宮流傳出來的,皇后娘娘她——」

魏瓔珞忽然接話道:「回稟太后,據奴才猜測,剛才這宮女是在扮演楊貴妃的醉態,不慎從延暉閣頂端墜落,至於為何要扮楊貴妃,大約是貴妃娘娘一曲貴妃醉酒過於動人,宮女們才紛紛效仿吧!」

太后已有了怒意:「貴妃醉酒?怎麼,慧貴妃在宮裡唱戲麼?」

慧貴妃立刻斥道:「狗奴才,你胡說八道些什麼,本宮何時讓宮女們效仿了?」

魏瓔珞微微一笑,謙卑垂下頭應道:「貴妃娘娘自然不必言傳,只需身教便可,儲秀宮內,每日胡琴不斷,京戲一齣接著一出,今兒是長生殿,明兒唱霸王別姬……尤其是娘娘的貴妃醉酒,唱得出神入化,身段更是柔美極了,深受皇上喜愛!宮女們心中生羨,想要效仿娘娘,博得君王寵愛,也是人之常情,明玉,你說是不是?」

明玉陡然醒過神來,連忙答道:「是是是,太后娘娘,昨天奴才還瞧見別人學虞姬呢!」

魏瓔珞嘆了口氣,道:「貴妃娘娘別怪奴才多嘴,霸王別姬有亡國之兆,娘娘還是唱楊貴妃的好!」

明玉裝模做樣地訓道:「叫你沒事多讀書,誰說楊貴妃好,楊貴妃在馬嵬坡香消玉殞,大唐國運於安史之亂衰敗,也不吉利!」

太后已經氣得臉色發青,盯著慧貴妃一言不發,慧貴妃心中恐懼,微微發抖。

納蘭淳雪也惱怒萬分,道:「扮裝分明是從長春宮傳揚出來的,怎麼變成貴妃娘娘的不是,魏瓔珞,你可不要隨便攀誣貴人!」

魏瓔珞一臉茫然地說:「可是皇后娘娘又不會唱貴妃醉酒,更沒當眾扮過楊貴妃,此事與她何干?儲秀宮的小戲台,天天唱戲,人人聽得見!」

太后不耐煩地揮了揮手,道:「好了,都別吵了!皇后,這扮裝風氣,究竟從何而起!」

皇后一臉猶豫地開口:「太后娘娘,臣妾……」

魏瓔珞微微一笑,自信地接口道:若太后娘娘允許,奴才證明給大家看!」

納蘭淳雪冷笑一聲,問:「你能有什麼證據?」

魏瓔珞走到屍體面前,一下子揭開了帕子,眾人看了過去,屍體的面部一塊兒紅,一塊兒黑,鮮血中明顯混了油彩,顯得面目猙獰。

納蘭淳雪大驚失色:「怎麼會這樣!」

慧貴妃猛然看向芝蘭,芝蘭垂下頭去,不敢看慧貴妃的臉色。太後掃了慧貴妃一眼,沉聲道:「回宮!」

眾人立刻簇擁著太后,浩浩蕩蕩地離開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