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一章 仙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煙花璀璨,為了慶祝弘歷身體大好,故而特地對宮人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許他們夜晚出來看煙花,與天子同樂。

只是如今煙花都已經放完了,他們怎麼還在外頭亂跑?

「做什麼呢,做什麼呢?」李玉護在鑾駕前,對險些衝撞了鑾駕的一行宮女太監道,「一個個還懂不懂規矩,這是哪兒啊,由得你們亂逛!」

先前天太黑,眾人手中又只有一桿燈籠,如螢火蟲般,一群一群追在那點亮光後頭,如今方看清楚自己衝撞了什麼,衝撞了誰,一個個驚得臉色發白,跪在地上口稱奴才該死。

「問問他們,出什麼事了。」弘曆歪在鑾駕,單手支著腦袋,「怎麼一個個的,都往長春宮的方向跑。」

「說!」李玉尖著嗓子問道,「到底怎麼回事?」

眾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個宮女大著膽子回道:「李總管,聽說煙火綻放的時候,一道星子落在長春宮,如今宮裡人人都去看仙女哪!」

李玉撲哧一笑:「賣漿糊的敲門,真是糊塗到家了!我看不是仙女下凡,是你們眼瞎心盲!」

「李玉。」弘曆忽然道,「改道長春宮。」

「啊?」李玉楞了一下,然後立刻吩咐隨侍宮人道,「聽見沒,改道,改道長春宮!」

一聲令下,原本定著要去養心殿圍房臨幸舒貴人的鑾駕,就此改道,朝著長春宮的方向而去。

手指輕輕敲著扶手,弘曆也不知道自己這算什麼,一時心起,還是一往而深,只不過在他們說到仙女二字時,不知為何,他眼中浮現出慶宴上那一抹大紅色身影,心底浮現出那一首「驀然回首」的詩。

夜已深,長春宮的燈火卻還亮著,明亮燈火將長春宮照得亮如白晝。

隱隱約約,傳來絲竹管弦聲。

不同於宴上的西洋樂隊的氣勢宏大,卻又別有一番幽靜滋味,似乎在邀他欣賞,只請他一個人欣賞。

「停。」弘曆喊了聲停,「朕自己進去。」

鑾駕停了下來,弘曆在李玉的攙扶下,雙腳落地,然後一個人走進長春宮內,九五之尊,即便在深宮之中,身旁也不能沒人伺候,但他既然開了口,李玉等人也只好遠遠看著,悄悄跟著。

院子的樹上,掛著一隻隻白燈籠。

宛如一隻隻潔白的小月亮,掛在永不凋零的桂花樹上。

一名仙子在月光下起舞。

第一眼望去,弘曆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,那分明是皇后獻給他的那副洛神圖,圖上的洛神從畫卷裡走了出來,廣袖翩躚,吳帶飛舞。

再仔細一看,那不是什麼洛神,而是作洛神打扮的皇后。

富察氏作為皇后,母儀天下,無可挑剔,但作為一個女人,就略略少了些味道,很少有男人能對一尊廟裡的菩薩起興致,床榻之間,都偏愛慧貴妃那樣骨肉勻稱,嬌媚可口的美人。

如今洛神服一上身,皇后似乎擺脫了些什麼,那些顯得過於深沉的東西隨風而去,留在她身上的,僅有風流嫵媚,灑脫自由。

「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」

且舞且歌,忽一陣大風吹起,衣帶翩躚,似天上人也在觀賞這場舞,在欣賞這位美人,因太過喜愛,所以想要將她接引上天,去往月宮與嫦娥作伴,一個歌一個舞,從此紅顏不老,萬古不朽。

忽然一隻手從旁邊伸出來,有些蠻橫的將她扯向自己。

「皇上!」皇后驚訝地望向對方,臉上閃過一絲略帶羞愧的紅暈,作勢欲拜,「臣妾失儀,請皇上恕罪!」

為她吹笛伴曲的眾宮女也急忙放下自己手中的樂器,齊齊跪倒:「奴才恭請皇上聖安!」

弘曆眼中暫時沒了旁人,只有眼前的月宮仙子,他目光灼灼地看著皇后,笑道:「皇后不必憂慮,今日你的舞蹈,不會傳揚出去。」

「多謝皇上。」皇后有些靦腆的攏了攏耳畔落下的一縷鬢髮,「是臣妾一時興起,考慮不周,險些鬧出笑話來了!」

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連她的一個小動作都覺得可愛,弘曆此刻正是這樣的狀態,他親手為皇后收拾了一下有些凌亂的鬢髮,溫柔笑道:「朕從未見皇后如此裝扮,卻是顯得出塵脫俗,清麗逼人,與往日截然不同。」

皇后的臉也紅了起來,她與弘曆舉案齊眉,堪稱帝後典範,只不過彼此之間更像家人,而非情人,這樣動聽的情話,她只在夢裡聽過,何曾聽他親口說過。

見她露出這樣難得的小女兒姿態,弘曆心中更覺熱燙,挽著她的手朝寢殿內走去,笑著說:「來來,外頭風大,皇后隨朕進去,跳給朕看,跳給朕一個人看……」

之後會發生什麼事,大夥心知肚明。

被落在院子裡的幾名宮女這才抱著樂器起身,從左到右,分別是魏瓔珞,明玉,爾晴,珍珠……

「皇上今晚八成是要宿在長春宮了。」明玉狠狠一笑,「那舒貴人給咱們使絆子,咱們就截她胡,讓她在養心殿圍房等到天亮吧!」

「瓔珞姐姐,全都被你料中了。」珍珠用更加敬仰的目光看向魏瓔珞,「皇上聽了長春宮有仙女的傳言,真的耐不住好奇過來看了,一看之下,就不走了。」

魏瓔珞笑了笑,也不居功自傲,只是用溫柔的目光望了下寢殿的方向,似皇后的得償所願,就是她的得償所願。

「忙了一天,大夥也累了吧,都回去休息吧。」魏瓔珞對眾人道,「我出去一趟,李公公還在外面等消息呢。」

她走後,珍珠還在不停的誇她。

「說起來,這次能成,還要多虧瓔珞送給皇后娘娘的裙子。」珍珠有些興奮的過了頭,絮絮叨叨個不停,「竟跟畫裡的洛神服一模一樣,且穿在皇后娘娘身上,分毫不差,貼身無比……」

「所以這裙子定是提前半個月,甚至一個月就開始做的。」爾晴的聲音冷不丁響起,望著魏瓔珞離去的方向,她眼神複雜道,「你們以為她是一時興起?錯了,她早為今天做準備了。」

明玉與珍珠吃了一驚,明玉吶吶半天,才道:「照你的意思……她早就想好幫娘娘去截胡了?」

爾晴噗嗤一笑:「你這傻瓜,瓔珞是想幫娘娘留住皇上,早日生下嫡子!不截舒貴人的胡,也要截慧貴妃的胡,只不過這舒貴人形事太過囂張,正巧撞在她的槍口上,才有了今夜的枯守一夜。」

養心殿圍房,紅燭燒了半宿,終於燃盡了。

納蘭淳雪裹著紅錦被躺在床上,覺得身上這床棉被會吸血,她的血流盡了,她的身體陣陣發冷。

「貴人。」一名太監的聲音隨著門開聲響起,「是時候了,回吧。」

等了半晌,裡頭一點聲音都沒有,太監無法,只得將自己剛剛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。

「不。」屋子裡終於響起一個沙啞的聲音,納蘭淳雪盯著黑洞洞的天花板,喃喃道,「我不回去,我要在這裡等著,皇上會來的。」

直至天明,皇上沒有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