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這已不是魏瓔珞第一次遭遇失竊。

與上次在繡坊丟失孔雀線一樣,她懷疑這件事發生的這樣巧,背後定有陰謀。

這份心思不宜與眾人說,他們已經夠驚慌失措了,若是知道自己一腳踩進陷阱裡,只怕更要嚇得不知所措。

「珍珠,別哭了,哭不能解決問題。」魏瓔珞沉著冷靜道,「現在我問你答,第一個問題,剛才誰是第一個回到東次間的?」

「是,是我。」珍珠回完,生怕她懷疑自己,連忙辯解道,「我是偷偷跑出去看煙花的,怕被明玉姐姐發現,煙花沒看完就回來了。」

魏瓔珞點點頭:「那時候舍利子還在麼?」

珍珠搖搖頭,眾人聞言皆一臉失落,覺得線索就要斷在這裡了。

魏瓔珞想了想,換了個問題:「真的只有你一個人在,沒有旁人?」

珍珠絞盡腦汁的回想片刻,忽然眼中一亮:「不對,還有一個人,我依稀看見一個人從門口離開。」

明玉大喜:「這麼說你看見賊人了?他長什麼樣,是男是女,你快想想!」

「是,是……」珍珠咬著唇,極小心的說出一個眾人意料之外的名字,「是舒貴人。」

也是佛塔舍利的原主人,納蘭淳雪。

「好呀,賊喊抓賊,居然是她!」明玉咬牙切齒,轉身就往外跑。

「你覺得有用?」魏瓔珞的聲音在她身後淡淡響起,「佛塔舍利本就是她送進宮的,試問她有什麼理由,要趁人不備偷回去?更重要的是,為了燃放煙火,當時走廊燭火俱滅,光憑一個宮女的證詞,誰會相信?」

「當時空中放了一朵很大的煙火,照得四下皆亮,我看得一清二楚!」珍珠連忙說。

「我信你,但旁人不一定會信你。」魏瓔珞安撫一句,然後閉目沉思。

時間如此倉促,竊賊根本來不及將東西運出宮,加上佛塔舍利極為珍貴,所以東西多半就藏在賊人自己身上。

「搜身?這不可能,拿什麼理由去搜主子們的身。」魏瓔珞沉吟道,「只能讓她自己拿出來了,這種事可能做到嗎……」

可能。

「我有一計,可以找出犯人。」心中已有計較,魏瓔珞張開眼睛,對四週眾人道,「但需要你們的幫忙……」

大殿內歌舞已近尾聲,弘曆畢竟大病初癒,熬到現在已經快要熬不住了,打了個哈欠,歪在椅內,懶懶問道:「還有什麼節目?」

皇后正要答,明玉忽然走到她身旁,彎腰對她耳語幾句。聽了她的話,皇后臉上閃過一絲疑惑,但本著對魏瓔珞的信任,還是笑著開口道:「皇上,往年最後一個表演都是雜技,今年換個花樣。」

弘曆已困乏的眼都睜不開了,索性閉著眼道:「什麼花樣?」

「由我宮中的宮女們為您獻禮。」皇后道,「瓔珞,可以上來了。」

弘曆猛然睜開了雙眼。

許是為了殿前獻禮,她平日穿戴素淨,今夜卻難得的換上了一件紅衣,紅色極艷,一般人壓不住這樣的豔色,可她能壓得住,以其容,以其笑,以其盈盈如波的目光。

「……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,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」不知為何,這首詩如同悄然而至的春風,吹進弘曆心裡,一池漣漪圈圈而開,「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……燈火闌珊處。」

燈火照在魏瓔珞身上,也照在她雙手捧著的那條黃綢上,朝弘曆微微一笑,她忽將黃綢往地上一丟,黃綢輕飄飄落地的瞬間,忽然鼓起一大塊兒,魏瓔珞俯身將黃綢掀開,露出的竟是一頂精緻小巧的琉璃佛塔。

眾人的驚嘆聲中,慧貴妃的冷笑顯得極為突兀,她撫著自己的玳瑁假指甲道:「還當是什麼稀罕事,不過是障眼法,事先事先將佛塔藏在袍子裡,趁著大家目光集中在黃毯上時,才悄悄挪出來!」

純妃眼尖,皺眉道:「不對呀,琉璃塔上的舍利子呢?」

眾人這才發現,琉璃塔上竟少了一樣東西,一樣最重要的東西。

這可是太后尋了多年的東西,比在場的每一樣東西都貴重,怎能說丟就丟?

「諸位貴人不必擔憂。」魏瓔珞鎮定自若的對眾人笑笑,「奴才怕運輸不周,特意取下琉璃佛塔上的舍利子單獨運送!」

納蘭淳雪微不可查的陰笑一下,然後仍端出一副與皇后如出一轍的端賢模樣,問:「那舍利子現在何處?」

魏瓔珞望向她:「不就在你身上嗎?」

納蘭淳雪臉色乍變。

「胡說八道。」她悄悄掐了自己一下,讓自己重新鎮定下來,「舍利子怎會在我身上?」

「我使的不是障眼法,是隔空取物的法門,東西自然在你身上。」魏瓔珞一邊說,一邊朝她走近,「如若不信,我現在就將舍利子拿出來。」

納蘭淳雪本就心底有些慌亂,如今見她快步朝自己衝來,立刻慌了手腳,右手下意識的握緊了左邊袖口。

魏瓔珞一直在觀察她,哪會錯過這個小動作,當即伸出手去,一把抓住她的袖子,不顧她的掙扎,三兩下扯出一隻小巧香囊來。

「你放肆!」納蘭淳雪也不知是怕是氣,臉色發白。

魏瓔珞解開香囊,亮出裡頭的佛舍利給眾人看,笑道:「可不就在這裡嗎?」

眾人覺得精彩,毫不吝嗇自己的掌聲,皇后身側,明玉與珍珠都暗暗鬆了口氣,尤其珍珠,腿一軟險些跪到地上去,所幸身旁還有個明玉,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。

「好不容易熬到這個時候了,你可別出錯。」明玉低聲道。

「好,好。」珍珠抹了把額上汗水,有些崇拜地望著遠處的魏瓔珞,「這次可真多虧了瓔珞姐姐……」

明玉眼神複雜地望著場中的魏瓔珞,只見她解下腰間金剪子,喀嚓喀嚓剪斷了黃綢,然後揮手一拋,碎緞子如雪似絮的飛向天空,落地之時,竟不可思議的排成四個大字——萬壽無疆。

算是為這一次的慶宴劃上了一個最為完美的終點。

滿堂喝彩聲中,納蘭淳雪灰溜溜的回到慧貴妃身旁,正想解釋什麼,慧貴妃已冷冷開口:「本宮給你機會,你替本宮做事,想不到卻連這樣一件小事都做不好,下去吧!」

納蘭淳雪低著頭退下,心中暗道:「我已得罪了皇后,如今又惹惱了慧貴妃,眼下只有一個機會了……皇上喜歡我送的禮物,讓我今夜侍寢,我無論如何都要抓住這個機會!」

想到這裡,她殷殷切切的目光定在弘曆身上。

她不曾想到,在她看著弘曆的時候,一雙眼睛也在看著她。

「瓔珞。」明玉與珍珠迎上來,明玉猶豫片刻,終有些彆扭的開口,「這一次……多謝你了。」

「不必。」魏瓔珞收回目光,對她二人似笑非笑道,「正好,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幫忙……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