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五十九章 獻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為了慶祝皇上的病大好,本宮準備送他一件禮物。」從養心殿回來,皇后將魏瓔珞等大宮女叫到跟前,「你們替本宮選一選,覺得哪一幅畫好?」

展在眾人面前的是兩幅畫,一副山水圖,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。另外一副是洛神圖,凌波微步,羅襪生塵。

明玉搶先道:「自然是這幅山水圖好,富察侍衛送來的東西,最好不過了……」

此話完全沒有評點兩畫之間的優劣,字裡行間都是處心積慮的討好。

偏生要討好的對象還不在眼前,皇后淡淡掃她一眼,便將目光轉向魏瓔珞:「你呢?」

「回娘娘。」魏瓔珞想了想,道,「如果讓瓔珞來選,一定會送洛神圖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皇后問。

「因這洛神顧盼之間,有三分像皇后。」魏瓔珞笑道,「每當皇上看到這幅畫,就會想到作畫的人,不好嗎?」

她這其實也是討好,與明玉不同的是,她字裡行間情真意切,且要討好的人就在眼前。

最後,皇后決定獻上《洛神圖》。

因此事,明玉與魏瓔珞之間又生了嫌隙,只是今時不如往日,魏瓔珞已取代她成了長春宮最受寵的大宮女,皇后甚至手把手的教導魏瓔珞讀書寫字,兩人名為主僕,實際上已有半師之誼,感情之深,非比尋常,明玉再想對她使絆子很難,甚至不能再當面奚落她。

於是前來長春宮拜會皇后的兩名秀女就遭了殃。

「皇后娘娘正在休息,沒空接待。」明玉對眼前兩位小主子冷冷道,「兩位請回吧。」

若是魏瓔珞在此,一定能夠認得出來,這兩位小主不是別人,正是當日選秀時最為出眾的兩名秀女,一個是端賢在外,形貌上與皇后頗有幾分相似的納蘭淳雪,另一個是膽小怕事,卻生得一副西子捧心貌的陸晚晚。

從未被下人如此慢待過,納蘭淳雪面色變了變,悄悄塞了一錠銀子進她袖子:「明玉姑娘,我特意託人從福建帶來血燕,要獻給皇后娘娘,還請進去通稟一聲。」

明玉顛了顛那銀子的分量,然後不屑的丟回納蘭淳雪懷裡,輕視的目光瞥了過來:「長春宮深受隆恩,什麼珍貴的東西沒有,區區血燕罷了,當誰沒見過麼?」

「你……」連一向好脾氣的陸晚晚都有些發了火。

納蘭淳雪拉住她的胳膊,輕輕搖搖頭:「知道了,那我們就改日再來向皇后娘娘請安吧。」

回去路上,陸晚晚忍不住抱怨道:「我分明聽見正殿裡有聲音,明玉卻一口咬定皇后不在,她怎能如此輕視羞辱我們?」

納蘭淳雪冷笑一聲:「長春宮不留我們,我們還沒別的去處麼?走,去儲秀宮!」

是夜,兩個身影閃進了儲秀宮,燈火闌珊,窗戶紙上倒映著三個對坐而談的身影,除了桌上燭火,沒人知道她們三個商量了些什麼。

明玉更不會知道,自己無意之中又闖了什麼樣的禍。

她仍自怨自艾,一會兒恨魏瓔珞奪了自己的寵愛,一會兒恨皇后喜新厭舊,心裡總琢磨著怎樣才能重奪寵愛,重奪地位。

一直想不到辦法,一直找不到機會,直到幾日後,乾清宮正殿開宴,一眾後宮嬪妃齊齊獻禮,以慶皇上身子大好。

宴會熱鬧極了,最奪目的一位總是慧貴妃,這一位似乎天生就適應這樣的場合,知道怎樣才能將眾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,只見她輕輕拍拍手,黃簾從兩旁拉起,露出一隊手持西洋樂器的太監來。

大提琴、小提琴、單簧管、長笛、風琴等異國樂器同時奏響,聲勢浩大,頓將皇后那副《洛神圖》比了下去。

弘曆看著這些樂器,聽著樂器奏響的曲調,竟楞楞出神,似掉進了往昔的回憶裡出不來。

——這些是他父親雍正帝收集的西洋樂器,弘曆還小的時候,爺們兩還一起向傳教士學了一陣子,那歪歪扭扭的小提琴聲長笛聲,至今仍是他最美好的回憶。

「貴妃有心了。」弘曆嘆了口氣。

誰都看得出來,這次宴會只怕又是慧貴妃拔得頭籌,最得皇上歡心,旁人不與她爭也難與她爭,叫眾人驚訝的是,素來霸道的她竟一反常態,主動向弘曆推薦了一個女子,讓她分潤自己身上的隆恩。

「皇上,不止臣妾為了您的壽禮大費心思,舒貴人也很盡心盡力。」慧貴妃讓出身後那名女子,「您要不要看看她的禮物?」

「舒貴人?」後宮女子太多,弘曆顯然沒法認識每一個,只是看她的面子,才向對方點點頭。

明玉見了她,卻心裡咯噔一聲。

她認出了對方,不正是前些天,被她一陣冷嘲熱諷,趕出長春宮的秀女麼?怎地投靠慧貴妃去了?

納蘭淳雪獻上的是一座琉璃塔,琉璃塔不甚稀奇,稀奇的是上頭一粒舍利子,據說是宋朝高僧希圓圓寂後,七百餘顆舍利之中最珍貴的一顆,乃心臟所化,故被後世稱為佛之蓮。

「皇上。」慧貴妃趁機道,「太后不是一直在尋找佛之蓮麼?」

此物雖不得弘曆喜歡,卻一定能得太后喜愛。

眼見受自己慢待的人就要一飛沖天,明玉心中更覺焦躁不安。

「你也有心了。」弘曆點點頭,轉頭對皇后道,「皇后,除了這尊琉璃佛塔,你再從其他禮物當中挑選出幾件新奇有趣的,一並獻給太后。」

「是。」皇后謙恭道,將黯然藏在了心底。

與西洋樂隊相比,與佛塔舍利相比,她的洛神圖顯得那樣平凡無奇,弘曆只掃一眼,便丟在腦後,完全沒瞧出來畫上的人與她三分相似,又或許是看她看久了,不在乎了。

「瓔珞。」收斂起黯然心思,皇后低聲道,「收好琉璃塔。」

「是,娘娘。」瓔珞憐惜地看了她一眼,抱著琉璃塔,與一同負責此事的宮女太監們出了門,去往儲放禮物的東此間。

明玉眼珠子一轉,不聲不響的跟了上去。

禮物眾多,魏瓔珞要做的第一件事,不是挑選,而是先造冊登記。

「萬字錦地團壽紋燈一對。」

魏瓔珞提筆沾墨,落字紙上。

「鶴鹿仙齡碧花瓶一對。」

魏瓔珞才寫到仙字,身旁冷不丁伸來一隻手,劈手奪過冊子。

略一皺眉,魏瓔珞轉頭問她:「明玉,你要做什麼?」

「登記造冊,保管珍品,素來是我的工作,用不著你越俎代庖!」明玉抱著冊子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要強奪這份差事。

魏瓔珞盯著她:「是皇后娘娘命我登記。」

明玉路上已找好藉口,脫口而出:「你沒聽見皇上吩咐嗎,需要先行選出兩三件太后喜歡的物品,你了解太后娘娘的喜好嗎?」

見魏瓔珞一言不發,明玉心裡鬆了口氣,趁勝追擊道:「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,就別站在這兒礙事!珍珠,繼續!」

負責唸名的小宮女不知所措的看向魏瓔珞。

以眾人對魏瓔珞的了解,本以為她會抗爭到底,畢竟這可是一位連皇帝都敢罵的主,卻不料她忽然一笑:「我入宮時日尚短,自是不知太后喜好,還要勞煩明玉你,仔細登記清楚,一一挑選。」

「等等!」明玉朝她離去的背影喊道,明明是她搶奪了對方的差事,卻還裝出一副施捨模樣,道,「你不用走,要處理的事情還很多,你可以留下來幫我。」

「不必了。」魏瓔珞這一次卻不受她施捨,頭也不回的朝外走,「你如此奮勇表現,我自然不好搶功,你放心,我會稟報皇后娘娘,一切功勞都是你的!」

「而我。」魏瓔珞出了門,望著滿天星辰,幽幽深宮,心想:「我正好可以藉著這個機會,做一件一直想做的事。」

宮女無事不得離宮,所以若無皇后的吩咐,她從早到晚,幾乎綁死在了長春宮內,難有機會去到其他主子的宮內,更不用說是乾清宮。

「如果姐姐死的當晚,有人從乾清宮去御花園行凶,往返一次需要多久,能不能避開巡邏呢?」魏瓔珞立在大殿門口,朝御花園邁出一隻腳去,心裡默念,「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」

她一步一步離開了乾清宮,將那推杯換盞,燈火闌珊拋在腦後,只帶著一條孤零零的細長影子,獨自一個人走進了御花園。

「三百步,三百零一步,三百……啊呀!」一隻手忽然扯住她的腳,將她從御路銜接處扯落下去。

這突如其來的一拉,差點沒將魏瓔珞的魂給嚇飛,尤其是這隻手將她扯落之後,還不規矩的從後面摟過來,雙臂有力的扣在她的腰上。

魏瓔珞想也不想,腳跟狠狠一跺,跺在了對方腳上。

「來人——」她扯著嗓門正要叫,一個聲音溫柔如月光,貼在她耳畔輕輕唸道:「石樑深處夜迷藏,霧露溟累護月光。捉得御衣旋放手,名花飛出袖中香。」

魏瓔珞停下了掙扎,靠在對方懷裡,低低一聲:「少爺,你突然抓住我的腳,可把我嚇壞了。」

她的少爺只有一個人。

傅恆摟著她站在老虎洞中,身旁奇石崎嶇,灰白石頭上攀爬著一叢叢碧綠色的爬山虎,樹影搖曳,在他們身上落下斑駁影子。

「我畢竟是紫禁城的侍衛。」傅恆笑吟吟道,「見一個不守規矩的小宮女,居然夜行至御路上,自然要將她拉下來了。」

魏瓔珞哼了一聲,似乎對他的解釋十分不滿意:「這樣說,若是其他小宮女從這路過,你也要拉她到你懷裡咯?」

「這紫禁城裡,可沒有另一個這樣大膽的宮女了。」傅恆嘆了口氣。

魏瓔珞這才抿嘴對他笑了笑。

「讓我猜猜看,你半夜三更跑來這裡,一定不是為了吹風,想必……是想重走一遍乾清宮到御花園的路。」傅恆最是知她懂她,一下子就猜出她要幹嘛,頗有些無奈的說,「你大可不必如此,我不是已經幫你查過了嗎,那晚並無人離開夜宴。」

「那晚四百來人,總有一兩個紕漏的。」魏瓔珞不依不饒,不肯放棄這唯一的線索,「或許有人悄悄離開,一來一回,也不會超過半個時辰!」

傅恆不敢苟同:「這條路我走過很多遍,全程走完很快,避開巡邏的侍衛卻不可能。」

魏瓔珞咬了咬唇,又提出一個可能:「若對方出身高貴,侍衛替他隱瞞呢?」

傅恆搖搖頭:「侍衛效忠於皇上,只聽他一人調遣,區區宗室,怎能趨使?」

魏瓔珞盯了他好一會,笑道:「那可未必,那位怡親王不就聽了嘉嬪的唆使,故意與我為難嗎?」

還有慶錫……平日裡多小心謹慎一個人,卻也抵不住榮華富貴的誘惑,輕易的就將她給賣了。

傅恆正要說些什麼,忽然頭頂上轟隆一聲,如天崩地裂,如雷霆作響,驚得魏瓔珞雙手抱住傅恆的腰:「什麼聲音?」

她總是一副剛強模樣,什麼事都愛自己做,自己扛,難得流露出的小女兒姿態,讓傅恆覺得又新鮮又迷戀,忍不住將許多事拋之腦後,只看著她只摟著她,笑道:「你抬頭。」

魏瓔珞疑惑的抬起頭。

那一刻,漫天煙花在紫禁城是上空綻放,紅色黃色,綠色紫色,萬千光彩如雨落,落在她的瞳中臉上。

「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水。」傅恆又在她耳畔吟詩了,她不愛聽這文縐縐的東西,卻又喜歡聽他的聲音,喜歡從他嘴裏說出來的每一句詩,每一個字,每一絲真情。

「……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,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」傅恆慢慢低下頭,頭頂萬千煙花,抵不過他此刻深情的注目,他對她說,「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……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。」

魏瓔珞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東次間的。

只知道腳下發軟,如踩雲端,一閉上眼,就是他的聲音,以及他閉目而來的面孔。

急忙用雙手拍打拍打臉頰,對自己說:「可別被人看出異常來,就說……是吹風吹的頭疼腦熱,臉頰發紅吧。」

她準備用這個拙劣的藉口矇混過關,否則難以解釋自己的臉為何這樣的紅。

但她很快發現,對方或許並不需要她的解釋。

「混賬東西!」掌嘴聲從東次間內傳來,是明玉憤怒中透著驚恐的聲音,「叫你看著東次間,你卻偷跑出去看煙花,現在如何向皇上皇后交代!」

「我,我也不知道慧這樣啊!」珍珠的哭聲接著響起,「況且你不也出去看煙花了嗎,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?」

明玉氣急,揚起右手,又要抽她一個耳光,卻被魏瓔珞從後抓住。

「你回來的好。」明玉見了她,急忙道,「看看,她都闖了多大的禍!」

魏瓔珞順著她的目光看去,然後愣住。只見納蘭淳雪獻上的那尊琉璃金塔上,空蕩蕩一片,佛塔舍利竟不翼而飛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