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五十五章 伺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院中生了些雜草,爭奪著茉莉花的養分。

一只女人的手垂入叢中,一把一把拔除著茉莉身旁的雜草,動作粗魯,如有深仇大恨。

「誰招你惹你了?要把氣發洩在一堆雜草上。」男人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魏瓔珞回過頭,見傅恆笑吟吟站在她身後,一隻手伸過來,似要替她捻下鬢角處黏著的一片落葉,卻被她偏頭避開了。

「別跟我說話。」她悶聲道,「我現在一看到男人就生氣。」

傅恆略略一想:「可是因為慧貴妃的事?」

「……愉貴人跟五阿哥險些丟了性命,才讓她得了些許報應。」魏瓔珞一聽這名字,便怒上心頭,「沒想到不過兩個月,她竟再一次復起!呵,也對,一兩條人命,在她的豔冠群芳面前,又算得了什麼?」

傅恆笑了起來:「她的確艷冠群芳……」

見他竟然還笑得出來,魏瓔珞心中更覺惱怒,隱隱還有些酸楚,將手中雜草往他身上一丟,冷冷道:「你可知道,皇后昨晚在夜風中苦等皇上一個時辰,等來了他改道儲秀宮的消息,你是娘娘的兄弟,不為她鳴不平,怎還笑得出來?」

「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你得先回答我一個問題。」被丟了一身草,傅恆卻毫不在意,只是抬手拍了拍胸口,「那道血書,是你嫁禍貴妃嗎?」

魏瓔珞挑了挑眉,他居然懷疑她?當下冷笑:「不是!」

「不是就好,這件事做得太倉促,未免過於刻意,皇上何等聰明,早知有人嫁禍,然貴妃行事過於跋扈,該給她一個教訓!只不過……」傅恆無奈道,「其父高斌開河建壩,治理黃河,造福百姓,功在千秋,哪怕看在他的面上,皇上也得寬容慧貴妃,你現在明白了嗎?」

魏瓔珞沉默不語。

「怎麼了?」傅恆覺得她今日有些奇怪,不由得走近一步,聲音裡透出關切。

魏瓔珞後退一步,嘴裡嘟嘟囔囔著:「好端端的,你竟懷疑起我……」

傅恆一聽,登時哭笑不得,原來她對皇上釋懷了,卻對自己耿耿於懷,忙牽著她的手解釋道:「我沒有懷疑你,我與皇上一樣,都懷疑別人……」

魏瓔珞也不去問他懷疑的是誰,事情已成了定局,再多想也沒用,不如著眼於現在,著眼於以後。

「不說這件事了。」傅恆捏了捏她的手,道,「你要我替你打聽的事,我已打聽到了——你姐姐出事那夜,並無宗室離開乾清宮夜宴!」

「此話當真?」魏瓔珞楞道。

「此事我向乾清宮當值大太監確認過。」傅恆點了一下頭,「當真!」

魏瓔珞盯了他好半天,才低聲一嘆:「我信你……既然乾清宮太監問不出,那就從皇上身邊親信下手!」

只不過,該如何接近皇上,如何接近他身旁的親信呢?

魏瓔珞想了許多個辦法,但都一一被她自己推翻,有的太過刻意,難免被人懷疑別有用心,有的太過溫吞,只怕要十年八年才能達成目標。

該怎麼辦才好呢?

花在這上頭的心思多了,花在其他事上的心思就少了,故而魏瓔珞幾乎是長春宮裡最後一個得到消息的人……

「皇上病了?」魏瓔珞楞了楞,「什麼病?」

「這麼大的消息,你怎麼現在才知道?」明玉瞪她一眼,「是疥瘡!」

魏瓔珞對這病略有耳聞,知道患此病者,奇癢難受,多數患者會忍不住抓撓,結果常常引發感染,以至於病上加病,更加不好治療。

「皇后心憂皇上,打算帶個人一起,搬去養心殿照顧他。」明玉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,「她選中了你,你趕緊回去收拾一下行禮。」

爾晴原本冷眼旁觀,至此再也聽不下去,淡淡道:「明玉,娘娘已經吩咐了,讓我留守長春宮,著你收拾行李搬去養心殿,你怎麼能把活兒推給瓔珞?」

魏瓔珞看了眼明玉,她心裡打什麼主意,魏瓔珞心知肚明,多半是害怕皇帝身上的疥瘡傳染給她,於是想方設法要將這苦差推給別人。

不過在魏瓔珞看來,這算不得什麼苦差。

相反,能夠藉機接近皇上,接近他身旁的心腹……算得上是一件難能可貴的美差。

「好呀。」魏瓔珞笑道,「我這就回去收拾收拾行禮。」

明玉與爾晴原以為她得知真相,一定慧推脫不去,如今齊齊一楞,等人走了,爾晴才面色複雜的轉過頭,對明玉說:「這下你滿意了嗎?」

明玉別過臉去:「是她自己願意,又不是我強迫的!」

「明玉,你總怪皇后娘娘現在不疼愛你,疏遠了你,卻不想想自己都幹了什麼?」爾晴用一種極陌生的目光盯著她,「娘娘不在紫禁城,你把愉嬪和五阿哥推出去擋災!如今要你去養心殿,你又推三阻四!主子心明眼亮,能看不見嗎?別說皇后娘娘,就連長春宮眾人,你看誰還信服你!」

明玉瞠目結舌,望著爾晴拂袖而去的背影,第一次喃喃自問:「我……做錯了嗎?」

信任這種東西,如水一樣,總是一點一滴的積累成川,又或是一點一滴的漏成荒漠,聽說明玉不肯去,皇后只淡淡一聲:「本宮知道了。」也不怪責對方,只是看對方的眼神愈發淡漠起來,那目光竟與爾晴當日的目光極為相似,讓明玉心中踹踹,隱約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,卻又沒有反悔的機會……

一行人很快搬進了養心殿。

弘曆發病的時候,自有皇后在一旁安慰他,同他說說話,減輕減輕痛苦,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髒活累活,便都是魏瓔珞等宮人的事。

「皇上在用藥之前,先要用明礬茶水清潔身體。」太醫將一盒藥膏放在魏瓔珞掌心,「待皇上沐浴完,把硫磺膏塗遍他全身,患處要多抹兩遍。」

「是。」魏瓔珞雙手接過藥膏。

她從未看過男人的軀體,更何況是光著身子的男人。

深呼吸幾下,魏瓔珞才收攏起有些慌亂的心思,走進養心殿寢殿。

寢殿內溫度略高,木桶剛剛被人撤去,但餘溫還殘留在空氣裡,帶著一絲淡淡的明礬茶水味。

偌大的宮殿內,只坐了一個人,遠遠看去,形單影隻,真真孤家寡人。

「……是你?」弘曆緩緩睜開眼,冷冷道,「出去!」

魏瓔珞正為如何伺候一個裸體男人而發愁呢,聽他這樣一說,心裡登時鬆了口氣,將藥膏放在旁邊桌上,應了一聲:「是。」

房門一關,又很快一開,換了李玉進來。

「皇上,讓奴才來伺候您。」李玉硬著頭皮上了,動作雖然小心,卻還是弄疼了破皮的傷口。

弘曆吸了口氣,然後惱怒的往他身上一踢:「滾開,叫別人來!」

魏瓔珞的聲音隔門傳來:「皇上,養心殿撤出大半,剩下的多半是太監,皇后娘娘擔心他們粗手笨腳,弄痛了龍體,才吩咐奴才來。如今您要再叫別人,也不會比李總管好多少。」

此話聽在弘曆耳中,不異與毛遂自薦,藉機接近,弘曆也分不清自己心中的怪異感覺是什麼,只似笑非笑道:「你就不粗手笨腳了?」

魏瓔珞並不想接近這個脾氣差勁的男人,但仔細一想,她是來接近他身旁的心腹的,其中最關鍵的人物之一,就屬他身旁的大太監李玉,即便不能討他喜歡,但也不能讓他討厭,所以將本屬於自己的苦活推給他的事,萬萬不能做,否則現在李玉不說什麼,埋怨的種子卻種在心裡,誰知什麼時候會發芽結果?

「奴才從前是繡坊宮女,繡品都是上等綢緞,為防刮花錦緞,養成了每日精心護養雙手的習慣。」於是魏瓔珞耐心的解釋道,「皇上,若您不要李總管,也不讓奴才來,皇后娘娘會親自來抹藥。」

弘曆沉默片刻,終是不忍讓皇后到自己身旁,說說話倒還罷了,抹藥這事,難免要觸到他的傷口,這萬一傳染給她了怎麼辦?

「進來!」弘曆略帶煩悶道,「給朕上藥!」

「是。」吱呀一聲,魏瓔珞重新推門而入,自李玉手中接過藥膏,用早已洗乾淨的手指沾了少許,輕輕落在弘曆的病痛處。

弘曆只覺傷口冰涼,分不清是藥膏的溫度,還是她手指的溫度。

身為天子,身旁絕不會少了女人,弘曆原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女子的碰觸,卻不知怎地,就是有些不習慣她的碰觸。

這種感覺弘曆從未有過,一時之間只覺又羞又惱,忍不住又要發火,可目光觸及她平靜的眉眼,竟如燎原火遇上傾盆雨,皚皚白雪遇上一縷春風,火熄草生,冰雪消融。

魏瓔珞一抬頭,就撞見了對方這般出神的目光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