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五十二章 活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把這孽障,就地埋了!」

「是,娘娘!」

「哇哇!」

「不要,貴妃娘娘,不要啊!」愉貴人拼命掙扎,卻掙不脫兩名太監的手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被人倒提著一條腿,如同拎著待宰的小雞仔似的,拎到了花壇前。

花壇中的茉莉花被人粗暴鏟去,只餘一個黑洞洞的大坑,那可憐的孩子被人丟在坑中,四面八方,黃土一鏟一鏟潑到他身上。

明玉等宮女唯恐惹禍上身,一個個嘴巴似被線給縫上了,敢怒不敢言。而愉貴人似不忍見自己十月懷胎生下的孩子被人生生活埋,狠狠抽泣了幾下,竟頭一歪暈了過去。

「把她潑醒!」慧貴妃冷笑道,「本宮要讓她親眼看看,與本宮作對的人,到底是什麼下場!」

嘩啦!

冰冷的井水潑在愉貴人臉上,她悠悠轉醒,眼神仍有些茫然,待看清了眼前一切,方知之前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噩夢,而是正在發生在自己眼前的真實。

「娘娘!」愉貴人掙扎著朝她跪下,「求你了,放了我的孩子吧,他真的不是妖物!」

她卑微而又悽慘的模樣倒映在慧貴妃眼中,慧貴妃臉上流露出一絲快意,居高臨下對她道:「荔枝宴那一日,你不是很得意嗎,這麼快就來求我了?」

她以眼神示意,兩名太監鬆開了手,得了自由,愉貴人立馬狗一樣爬到她腳下,拼命朝她磕頭:「貴妃娘娘,我縱然得罪了你,可小阿哥是無辜的,他沒有犯錯呀,求求您,要處置就處置我吧,放他一條生路!我求你,我求求你,我求求你!」

慧貴妃卻只笑著看著她,不說好,也不說不好。

耳邊是太監鏟土的聲音,一鏟連著一剷,小阿哥仍在哭泣,一聲弱過一聲,愉貴人心中漸漸冰冷,她不再祈求慧貴妃,而是飛身一撲,撲到了自己孩子身上,用自己的手,自己的背,用自己孱弱的身軀為他遮擋泥土,不肯讓旁人再傷他分毫。

「呵,倒顯得母子情深。」慧貴妃輕蔑一笑,「既然如此,那就送你們母子兩個一塊上路吧……你們還等什麼?動手!」

幾個宮人打了個寒戰,不得不重新揮起手中的鐵鏟,將一捧捧黃土潑到二人身上。

眼看著這母子二人就要被他們活埋,一個暴怒的聲音乍然響起。

「住手!!」

慧貴妃轉頭望去,冷笑道:「你可算來了,來人,此女竟妨礙本宮處置妖孽,定是跟這群妖孽是一夥的,還等什麼,還不快將她一併拿下!」

「貴妃娘娘!」魏瓔珞懷抱一只錦盒,快步走來,怒視慧貴妃道,「這裡是長春宮,不是你的儲秀宮,你不能在這裡胡作非為!還有你們——」

魏瓔珞環顧四周宮人,目光定在為首的明玉臉上,皺眉道:「皇后娘娘走的時候怎麼吩咐的,愉貴人五阿哥出了事兒,咱們誰都活不了!」

人都是從眾的,尤其是眼前這群宮人,下人當久了,漸漸沒了自己的主意,只會聽差辦事,能做主敢做主的沒有幾個。如今魏瓔珞發了話,他們就彷彿有了主心骨,不再無頭蒼蠅似的亂飛,紛紛鬆了口氣似的,齊齊衝到土坑旁,有的奪過太監手裡的鏟子,有的伸手去拉坑裡的愉貴人,有人不停拍打她身上的泥土。

慧貴妃見此大怒:「你們這是幹什麼,一個個以下犯上,想造反不成!」

眾人有些畏懼,都看向瓔珞。

「以下犯上的不是我們,是你!」魏瓔珞冷笑一聲,忽然雙手舉起手中金色錦盒,「皇后金印在此,爾等不可放肆!」

見印如見人,一群宮人立刻朝錦盒方向跪了下去,慧貴妃沒有跪,只兩眼死死盯著她手中的錦盒。

「皇后金印代表六宮之主的意志,五阿哥到底是不是妖物,愉貴人又要如何處置,全得等著皇后娘娘懿旨,任何人——」魏瓔珞盯著慧貴妃,一字一句道,「不得擅專!」

慧貴妃咬牙切齒,正待說什麼,外頭忽然傳來一聲尖利傳唱:「奴才恭請皇上聖安!」

「皇上!」慧貴妃聞言一愣,惡人先告狀,她率先一步衝上前,挽住對方的胳膊道,「愉貴人產下了一隻渾身赤黃色的妖物,皇后不在宮中,臣妾代行宮規,要處置他們母子!可長春宮眾人,尤其是這個魏瓔珞,竟敢公然阻攔!」

「皇上,奴才不敢阻攔貴妃執法,不過,皇后娘娘臨行之前,千叮萬囑,要求奴才等人看護好愉貴人,在娘娘回宮之前,任何人不能擅自處置。」魏瓔珞跪在一旁,辯白道,「更何況,小阿哥到底是病是妖,怎能用肉眼判斷,總得請太醫診治吧!貴妃娘娘此舉,未免過分草率!」

弘曆瞥了她一眼,忽快步走到愉貴人身旁,揭開一角襁褓,朝裡頭看了一眼,然後兩道劍眉驟然皺起。

慧貴妃冷眼旁觀,心中大喜,卻不料弘曆開口卻是:「李玉,宣太醫院會診!」

不消片刻,兩名太醫背著醫箱,匆匆趕到長春宮。

「怎樣?」弘曆負手而立,站在床沿道,「阿哥是生病了嗎?」

兩名太醫面面相覷,其中年歲大一些的無奈回道:「皇上,臣診斷過不少小兒黃疸的病例,可從無一人連瞳孔都是金黃色。所以……」

「看吧,這果然是個妖物!」慧貴妃冷笑道。

「不,小阿哥不是妖物,他不是!」愉貴人衝過來,想要將孩子從太醫手中奪走,卻被四周的宮人給攔住,在皇帝的眼神示意下,將情緒極不穩定的愉貴人拖出了房間。

「皇上。」慧貴妃趁勝追擊,挽著弘曆的胳膊道,「臣妾知道皇上心中有千萬個不捨,但歷朝歷代,一旦有妖物誕生,都必須立刻處置!今晚不解決此事,明日太陽升起,紫禁城的貴人生下一個妖物的消息,就會如生出羽翼一般傳遍天下!天降妖物,必有天災人禍,到時候人心惶惶,不可收拾!所以,臣妾也只能狠下心腸,做這個活埋皇子的惡人!臣妾這麼做,是為了皇上,為了大清啊,哪怕千夫所指,也在所不惜!皇上,請您別再猶豫了!」

見弘曆眉宇間頗有些鬆動,魏瓔珞心一狠,趁眾人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,飛身而出,一把奪過小嬰兒,心中暗道一聲得罪了,然後狠狠在他胳膊上擰了一把。

「哇——」

「皇上您聽。」魏瓔珞抱著孩子望向弘曆,目光懇切,「小阿哥雖然渾身發黃,卻哭聲洪亮,他是活生生的人啊,與您血脈相連,怎能說活埋就活埋!」

弘曆靜靜望著她。

「且太醫們常年於皇宮任職,雖然醫術精湛,見過的病例卻少,或許只是他們分辨不出!」魏瓔珞頓了頓,言語中帶了一絲哀求,「況且……愉貴人千辛萬苦才生下五阿哥,他才剛剛睜開眼睛呢!」

「後宮妃嬪萬千,還怕將來沒有子嗣?」慧貴妃冷冷道,「留下這妖物,後患無窮!皇上,請您別再猶豫了,動手吧!」

一言決生死,所有人都看向弘曆,等著他開口,等著他決定一個孩子的性命。

「……嫻妃。」弘曆緩緩開了口,「上回在荔枝宴上,朕聽你提起過一位江南名醫?」

「是。」他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,隨他一同前來的,還有嫻妃。嫻妃聞弦知雅意,「說來也巧,這位名醫現下正在京城會診,皇上是否要叫他過來看看?」

弘曆緩緩點點頭。

「來人。」嫻妃立刻替他下令道,「請葉天士!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