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五十章 查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海蘭察打了個哈欠,將一本簿子交給魏瓔珞,問:「瓔珞姑娘,你找正月初十這一日的值班名錄幹什麼?」

魏瓔珞接過簿子,口中答道:「有用。」言罷,翻到正月初十那一頁。詳細查看名錄:正月初十,值守侍衛:佟佳餘慶、索綽羅付康、赫舍里禮國、富察傅恆、索倫部多拉爾海蘭察、鈕祜祿肇豐。

海蘭察一臉費解:「這有什麼用?」

魏瓔珞輕巧答道:「有用就是有用啊。」她正準備翻到下一頁,一隻手卻按在名簿上,傅恆按著名簿,對海蘭察說:「海蘭察,我有話想對瓔珞說。」

海蘭察會意,善解人意地起身:「行行行,你們說,我先出去了。」

傅恆按著名簿的手沒有一點要放鬆的意思,魏瓔珞挑起眉,問:「少爺這是什麼意思?」傅恆將名簿合上:「不用看了,正月初十那一日宮裡的男人可不止皇上和侍衛,正月初十那一日,皇上在乾清宮宴請王公宗室,凡王、貝勒、貝子、四品頂戴宗室,全都列席參加。」

魏瓔珞若有所思:「宗室……」

傅恆面有憂色,道:「瓔珞,若真如你所言阿滿是為人殺害,那殺她滅口的人,一定不希望此事傳揚出去,你繼續追查,一則範圍太大,難以篩選,二則一旦被發現,你會置於險地。」

魏瓔珞抬眼看向傅恆,認真地說:「謝謝少爺的提醒,但如果是皇后娘娘有事,你待如何?」

傅恆一怔,無法回答。

魏瓔珞笑笑,道:「將心比心,你與娘娘感情深厚,我與姐姐又何嘗不是?我一定要追查真相,你讓我放棄,除非我死。」

傅恆沉默片刻,將心比心,她有姐姐,他也有姐姐,他攔不住她,就只能幫她。打定了主意,傅恆問:「那——你預備怎麼辦?」

魏瓔珞已經有了計劃,成竹在胸地道:「既然在乾清宮舉辦夜宴,當天晚上誰若離開宴會,必定留下痕跡。乾清宮當值太監、皇上身邊的親信,都可能會記得,只要耐心追查,我一定可以抓到兇手!」

傅恆略一思忖,道:「乾清宮的太監,我去幫你追查,答應我,不要輕舉妄動!」

魏瓔珞有些驚訝,她不贊同地說:「少爺,你何必來趟渾水?」

傅恆姿態強硬地威脅她:「你若不肯答應,我立刻就去告訴姐姐,讓她遣你出宮!」

魏瓔珞目光漸漸柔軟,她向傅恆微微一笑,說: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雖然是有為皇后娘娘辦事的藉口,但身為宮女,也不好在侍衛處停留太久,魏瓔珞匆匆趕回長春宮,被明玉告知聖上駕臨。

魏瓔珞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長春宮許多宮人,天子似乎格外厭憎她,她自覺地回到自己房間不去惹煩。

寢殿之中,太監端來小桌,擺上菜餚,皇后關懷道:「皇上忙了一天,也該餓了,多少吃一些吧。」說完,皇后親自將盛好湯的小碗端給弘曆。

被這氛圍感染,弘曆的語氣也溫柔許多:「皇后也一起用吧。」

皇后有些詫異,提醒道:「皇上,后妃不能和皇上共餐,這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。」

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,弘曆心中有些失望,笑了笑,道:「皇后還是和從前一樣,謹守禮儀,從無逾越。」

皇后正色道:「身為六宮表率,臣妾不敢逾越。」一陣清風吹動紗簾,皇后轉頭吩咐:「爾晴,把窗戶都關上,夜裡風大,別讓皇上受了寒。」

弘曆望著皇后,不再開口,低頭喝湯。

次日,晨起之時,仍是皇后親自為弘曆整裝。弘曆忽生感慨:「有時候,朕真想不去上朝。」

皇后微微蹙眉,規勸道:「皇上既要做明君,就不可有半分懈怠,否則,便是臣妾的罪過。」

弘曆略有不快:「朕不想去上朝,又與皇后何干?」

皇後退了一步,鄭重跪下,叩首道:「皇后有規勸之責,若皇上怠政,臣妾自然有錯。」

弘曆頓了頓,玉帶金冠就在一邊,他心中忽然生出些疲憊。片刻後,他親自攙扶起皇后,無奈地說:「朕說了很多次,你這樣做,朕都替你覺得累,朕的皇后不嫉不妒,寬容仁慈,朕在你身上找不出絲毫缺點,更以擁有這樣的賢後而自豪。」

皇后被這樣直白地誇獎,倒有些不自然起來,微微低首,道:「臣妾沒有那麼好,……反,過去三年裡,臣妾有太多的不足。」

朝服穿好,弘曆起駕上朝,走到門口時,他像是忽然想起什麼,轉身叮囑:「愉貴人將要生產,還要請皇后多加照拂。」

皇后頷首應道:「請皇上放心,臣妾一定竭盡所能,好好照顧愉貴人。」

弘曆看著妻子美麗的容顏,心裡說不出是開心多些還是惆悵多些,他笑道:「朕相信你,會將一切做得很好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