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四十八章 解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弘曆走下南炕,疾步走到弘曉面前,眼神複雜,他失望地問:「弘曉,大清為何要分福吃肉,你還記得嗎?」

弘曉一臉莫名,答道:「奴才不敢忘記,當年太祖少年分家,帶著兄弟入山採參狩獵,依靠白水煮肉為生,後來就保持了這樣的習慣。大清入關之後,坤寧宮每日朝夕二祭,隔月一大祭,讓後代子子孫孫,銘記先祖創業艱辛,大清立國不易——」

弘曆忍無可忍地截斷他的話:「既然你都知道,又為什麼要在肉內加鹽!」

殿內其它人聽到這句,不敢在天子盛怒時交頭接耳,但目光相匯,都互使眼色。

弘曉懵了一下:「加鹽?奴才沒有啊!」弘曆伸手指向盤子內的肉,命令:「你自己嚐!」

弘曉只好切下一塊肉嚐了一口,咬下肉的瞬間,他整個人都頓住了。所有人都在注意他的神色舉動,弘曆的怒意升到了頂點,他抬手掀翻弘曉面前的托盤,斥道:「先祖都能忍受,你卻忍受不了!在祭神的肉內加鹽,這是藐視先祖、不敬神靈,你簡直膽大包天!」

弘曉的王服濺上了肉汁,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驚慌失措地分辨:「皇上,奴才不知道為什麼這肉是鹹的,奴才真的不知道啊!這是有人蓄意陷害,一定是陷害!」

弘曆沉聲問:「肉都是同鍋所煮,又有誰會陷害你?」

弘曉怨毒的目光在殿內逡巡,眾人都避開他的目光,只有一個人,平靜地與他對視,平靜地欣賞他的狼狽,弘曉陡然驚醒,伸手指著魏瓔珞:「她,一定是她!她剛才端來的刀,刀上一定有鹽!」

魏瓔珞怯懦地向後退了退,柔順如風中弱柳,皇后怫然不悅:「怡親王,你自己做了不敬祖先的事,想冤枉別人脫罪!我長春宮的宮人就這般好攀咬嗎?」

弘曆看了魏瓔珞一眼,眼中盡是不快,道:「是不是冤枉,查一查那刀就知道了,吳書來,查!」吳書來應聲而動,拾起落在地上的銀刀反復檢查後,向弘曆搖了搖頭,道:「回稟陛下,刀上並無鹽粒。」

弘曉一愣,看到盤中的棉質像發現了救命稻草,立刻說:「那棉紙呢,一定在棉紙上!」

吳書來檢查過棉紙,再次搖頭。

所有人都看著弘曉,眼中隱藏著同情或是幸災樂禍。

弘曉慌亂地道:「皇上,奴才真的沒有攜鹽入宮,這是對祖宗不敬,是數典忘宗,奴才怎麼可能幹出這樣的事,一定要那個賤人陷害奴才啊!」

皇后面上怒意不掩,提高聲音道:「怡親王,注意你的身份言辭!」

弘曆對弘曉徹底失望,閉上眼說:「朕早就聽說,有大臣嫌惡胙肉難吃,或攜帶鹽巴藏於袖口,或收買太監動手腳,還以為是謠傳,沒想到不是別人,竟然是愛新覺羅自己的子孫!弘曉,朕不是沒給你機會,但你一而再再而三讓朕失望!來人,怡親王不敬先祖,玷汙胙肉,褫奪乾清門侍衛一職,交宗人府處置!」

侍衛魚貫而入,按住弘曉拉出殿外,弘曉不斷掙動高聲喊冤:「皇上!皇上!奴才是被人冤枉的,奴才真的是被冤枉的!皇上!」

魏瓔珞輕輕咬住下唇,她簡直怕自己會笑出聲來。

弘曆冷眼掃過眾人,煞氣極重地道:「坤寧宮朝夕祭祀,分派胙肉,這是先祖的福蔭,神靈的庇護!可是以怡親王為首,原本驍勇善戰的八旗子弟,已變成倚賴先輩功勳,到處遛鳥逗狗,不務正業的蛀蟲!別說上陣殺敵,連吃胙肉都視同苦差!朕警告你們,大清先祖創業不易,朕絕不容許大好的江山,就這麼毀在一群貪圖享樂、不敬先祖的敗家子手上!查,外面的侍衛也一併查清,朕要看清楚,還有誰敢這麼乾!」

吳書來領命而去,一番兵荒馬亂後,吳書來匆匆趕回。弘曆坐在炕上,神色陰沉地問:「抓到人了嗎?」魏瓔珞立在皇后身邊,心情愉悅地等著吳書來的回答。

吳書來陪著笑臉道:「皇上,御前侍衛、乾清門侍衛全都接受了盤查,沒有人私動手腳。」

魏瓔珞一怔,難以置信地看向吳書來,皇后看了她一眼,似有所察。

弘曆神情稍緩,擺了擺手:「總算還有明白事理的,繼續進肉吧!」

大祭日繼續進行,再無風波。禮畢後,眾人散去,各司其職。

魏瓔珞心神不定地跟隨鳳駕回到長春宮,一進正殿,皇后便拉下臉,吩咐眾人:「你們都出去,帶上門窗,瓔珞留下。」

魏瓔珞自入長春宮以來,一直深得皇后寵愛,這一次皇后如此疾言厲色,叫眾人心裡惴惴不安。明玉得意地瞥了魏瓔珞一眼,爾晴則滿目擔憂,兩人隨眾人退出。

正殿內空空蕩蕩,魏瓔珞與皇后相對而立。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皇后生氣,在他的印象裡,皇后殿下高居雲端美得雍容華貴,但她震怒時,有著與陛下相似的氣勢。

那是獨屬於上位者的威嚴。

皇后冷冷道:「跪下。」魏瓔珞依言跪下,一言不發。

皇后居高臨下地俯視她,問:「魏瓔珞,你知不知錯?」

魏瓔珞神情平靜,道:「奴才此身俱為娘娘所有,娘娘所言無有不對,瓔珞有錯,請娘娘責罰。」

皇后氣極反笑:「所以是本宮說你有錯你才有錯?魏瓔珞啊魏瓔珞,你真是恃寵而驕,你是長春宮的宮女,是本宮身邊最親近之人,你耍小聰明陷害怡親王,一旦被人揭發,本宮能逃脫管教不力的罪名嗎?」

魏瓔珞猛然抬頭,她雖然隱隱猜到皇后可能發現了此事,但真被說破,心中仍不免驚訝。

皇后不悅道:「說話啊!」

魏瓔珞深吸一口氣,附身叩首:「這是奴才一人所為,真有那一日,也當奴才一力承擔,即便捨去性命,也不敢牽連娘娘。」

殿內靜了片刻,魏瓔珞的額頭貼在光滑冰涼的地板,她聽到皇后輕輕嘆了口氣,竟似有些無可奈何:「你呀你,叫本宮說什麼好,到底是吃了熊肝還是鳳膽,怎麼都不見你胖呢?」

魏瓔珞一怔,便被按著肩頭拉了一下,皇后道:「小姑娘家家,心思這樣重,一天到晚生生死死的,你才多大?」語意裡有兩分憐惜。

魏瓔珞被皇后拉起來,小心翼翼地問:「您不生我的氣了嗎?」

皇后輕輕點了點魏瓔珞的額頭:「怡親王之前誣陷你,也是打了長春宮的臉面,本宮自然不高興,也想讓他受教訓,可他畢竟是皇上的親堂弟,皇上不點頭,本宮都不能苛責,你膽子就這麼大,連鐵帽子王都敢動手?」

魏瓔珞摸了摸額頭上被點的地方,試探地問:「娘娘,您怪奴才,就是為了這件事?」

皇后一臉懷疑:「你還犯了其他錯?一口氣說完了,免得本宮再受驚嚇。」

傅恆的臉在眼前揮之不去,魏瓔珞一直在想,他為什麼沒有被抓住。魏瓔珞搖了搖頭,又問:「娘娘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是我做的?」

皇后狐疑地打量了魏瓔珞一陣,才說:「傅恆之前捎信給我,說你膽大妄為,讓本宮好好管教,你也不要怪他,他是怕你再闖禍。」

魏瓔珞臉色唰白!他知道,他什麼都知道,自己交給他椒鹽時,他就什麼都知道了!魏瓔珞的指甲掐入了掌心,問:「富察侍衛沒有說別的?」

皇后恨鐵不成鋼地道:「沒有,幸虧是傅恆發現了,換了別人,早就一狀告到御前,不過告了也沒用,證據一定早就處理掉了吧。」

魏瓔珞鎮定下來,頷首道:「是,請您放心,絕對不會留下馬腳。」

「本宮不是擔心這個——」皇后蹙起眉,頓了頓,又道:「算了,瓔珞,為人處世,斤斤計較,絕不會開心,相反,退後一步,才有海闊天空,這件事你要多謝傅恆,這樣,你替本宮給他送參湯過去,一定要向他道謝。」

道謝?那包椒鹽送出去,他向皇后娘娘告了這一狀,就算自己和他富察傅恆撕破了臉。魏瓔珞還真有點好奇,現在傅恆看到自己會是什麼態度,她柔順地對皇后說:「是。」

大祭日分肉之後,不用當值的侍衛們都回到侍衛處休息。

傅恒坐在竹椅上看書,海蘭察從背後走過來一瞧,「噗」地笑出聲:「我說你真是越來越本事了,書倒著也能看進去?」

傅恆回神,見手中書冊果然是倒著的,煩躁地將書丟在桌上。

海蘭察拍拍他的肩膀,問:「心情不好?那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有漂亮的宮女妹妹來給你送湯了,唉,我怎麼就沒人疼呢……」

傅恆一愣,回頭一看,魏瓔珞提著食盒站在門口。

海蘭察笑嘻嘻地退出去,一邊關門一邊說:「兩位聊,好好聊。」

魏瓔珞走到桌邊,將一碗熱氣騰騰的參湯端在桌上,甜甜笑道:「少爺,娘娘命我來給您送湯。」

傅恆沒有說話,表情帶著洞悉一切的冷靜。

屋簷上的水一滴、兩滴、三滴落下,兩人面對面站著,寂靜無聲。魏瓔珞的神情從天真變得冷漠:「放心吧,皇后娘娘讓我送來的湯,我是不會在裡面下毒的。」

傅恆看著盛湯的白瓷碗,問:「是你陷害怡親王。」

魏瓔珞漫不經心地回答:「你不是都向娘娘告了我的狀了嗎。」

傅恆心中一刺,勉強維持表面的平靜,問:「你怎麼做到的?那柄匕首和棉紙上,什麼都沒有。」

瓔珞笑了笑,攤手答道:「其實非常簡單,我用棉紙浸透鹽水,曬乾後表面結晶,再拿去擦刀,在方肉剁成碎塊兒的過程中,刀鋒上的鹽晶都滲入肉塊,去查刀自然一無所獲,但棉紙卻很容易查到,所以我趁大家不注意,偷換了乾淨棉紙,自然查不出來。」

傅恆猛然起身,死死看著魏瓔珞,開口道:「你——」

魏瓔珞不閃不避與他對視,氣勢絲毫不弱:「我怎樣?你要指責我,不該收拾怡親王!因為他是大清鐵帽子王,是宗室子弟,皇孫貴胄,所以他叫我跪就跪,叫我賤人,我就得全收下,是不是!哈,我魏瓔珞想做什麼,想害誰,一個都別想跑!」

傅恆忍無可忍地道:「瓔珞,他畢竟是親王!」

魏瓔珞嘿然冷笑:「滄海桑田,世事變幻,從前山峰疊起,將來一馬平川,哪兒有一成不變的理!君不見,昨日他高高在上,今日卻像一條狗,跪在地上求饒啊!拼命磕頭說我沒有我不敢……哈哈哈,真是笑死我了。」

傅恆閉上眼,又慢慢睜開,幾近自虐地問:「那我呢?你再三設計,是因為阿滿,是不是?」

魏瓔珞冷眼瞧著他:「是,不過你不是已經逃過一劫了嗎,表面看來,少爺可真是個君子,但世上哪兒有毀人清白的君子呢!」

傅恆已經有些無法忍耐,他忽然抓住魏瓔珞的手腕,急切地問:「如果我告訴你,不是我做的,你信嗎?」

魏瓔珞嗤笑一聲:「你覺得我會信嗎?」

傅恆鬆開魏瓔珞的手,頹然後退一步,他突然拔出腰間的匕首,送到魏瓔珞手中。魏瓔珞手中被塞進一把凶器,皺眉道:「你這是幹什麼?」

傅恆看著她的眼睛,漆黑的眼底壓抑著滾燙的岩漿,他按著她的手握住刀柄,將刀鋒對準自己的胸膛:「此事與我無關,如果你不信,可以在這兒殺了我!」

魏瓔珞握住匕首,嘲諷地笑笑:「在這裡殺了你,我也逃不過啊,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。」

傅恆煩躁地說:「與其被你憎恨,我倒寧可和你一起死。」

魏瓔珞微微一愣,神色略有些不自然。

傅恆嘆了口氣,將刀扔在桌上,輕聲說:「抱歉,我剛剛考慮地不周全,真要以死明志,也不能在侍衛處,的確會讓你脫不了干係,但瓔珞,沒有就是沒有!我沒有傷害你的姐姐,我沒有傷害阿滿!若我說了假話,就叫我被千刀萬剮、五馬分屍、不得好死、死後還要背負罵名受萬人唾棄!」

這誓言太毒太狠,魏瓔珞渾身一震,傅恆望著她,認真坦蕩地說:「魏瓔珞,我再說一次,富察傅恆未做一件傷天害理之事,從來沒有!我從未傷害過你的姐姐,更不想……傷害你。」

魏瓔珞終於開口問:「第一次,我問過你,是否認識阿滿,為何要裝作不識?」

傅恆眼中一亮,忙答道:「阿滿一事,曾鬧得滿城風雨,直到她離開皇宮,流言也久久沒有停息。我聽說過這件事,卻從未見過阿滿,自然說不認識。」

魏瓔珞抿起唇,取出一塊玉珮給傅恆看,不信任地問:「你的玉佩,為何在她手裡?」

傅恆神情也很疑惑,道:「這塊玉佩的確是我遺落,但為何阿滿要留在身邊,我也一無所知。」

魏瓔珞定定望著他:「你說的一切,都是發自真心,絕無一字虛假嗎?」

傅恆搖頭,苦笑道:「我沒必要騙你,若我真是兇手,大可以告訴皇后,你還有機會找我報仇嗎?」

雖仍有疑點,但的確有道理。

魏瓔珞躊躇再三,輕輕點了下頭:「好,我暫時相信你,但若有一天,讓我發現你撒謊,哪怕我變成惡鬼,也要找你償命!」言罷,她惡狠狠瞪了傅恆一眼,轉身便要離開。

傅恆被那一瞪激出火氣,又抓住魏瓔珞的手腕,不忿道:「從前你要找我報仇,就虛以委蛇、笑臉迎人,如今發現我毫無用處,立刻棄若敝履、不屑一顧!魏瓔珞,你是不是會變臉?」

箍住手腕的那隻手如同鐵鉗,帶著讓人心悸的熱度。魏瓔珞站住不動,垂首不語。

傅恆滿心苦澀,無力地道:「其實從你第一次出手,我就懷疑過你,可後來見你對雪球那麼溫柔,我又一次自我欺騙。魏瓔珞,從來不是你騙我,是我騙自己!你對我說的每一個字,展露的每一個笑容,我都會在腦海裡反復回想,哪怕明知你一直在騙我,我也不願意相信。」

魏瓔珞望著他的手半響,突然抬起臉,露出明媚笑容:「少爺,你這樣的舉動,好像,不太得體?有道是男女授受不親,你……」

傅恆一怔,也看向自己的手,發現自己還握著魏瓔珞的手腕,想要立刻放手,但見那截皓腕如雪,他一時又有點不捨得放開。

門外忽然傳來一聲怪笑,海蘭察從門外跳進來,大叫:「好哇,郎情妾意,你儂我儂,被我抓住了吧!」傅恆立刻放手,瓔珞也快速站起來,匆匆出門道:「長春宮事多,告辭了。」說完拎著食盒快步離去。

海蘭察一見自己壞了兄弟好事,忙道:「喂!我就是開個玩笑,瓔珞姑娘,別走啊!」

魏瓔珞已經跑得人影不見,海蘭察滿懷歉意地看向傅恆,陪笑道:「哎,對不起,沒想到你的小姑娘這麼不禁逗,姑娘走了還有兄弟,來,兄弟來餵你喝湯!啊,張嘴!」

傅恆被噁心地一腳踢在海蘭察身上,海蘭察嗷嗷叫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