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怡親王和魏瓔珞的那一場鬧劇,在宮中還是掀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,長春宮拔出了一個內應,而儲秀宮,嘉貴人夥同怡親王誣陷皇后的貼身宮女敗露,不配再教養四皇子,皇上下令將四阿哥交給嫻妃撫養。

而魏瓔珞……還在練那一百張的大字,天子讓練一百張,就不能只練九十九張。

長春宮中,魏瓔珞懸腕提筆一勾,終於寫完最後一個字,長長呼出一口氣。皇后看著白紙上工整不少的字跡,笑道:「是個有慧性的丫頭,寫得越來越好,皇上罰你練字真是罰對了。」

魏瓔珞將湖筆放在筆架上,抿了抿唇,問:「有錯當罰,娘娘,被罰是瓔珞錯了嗎?」

皇后沉默片刻,嘆了口氣,道:「天子是永遠也不會錯的,他說你錯了,你就是錯了,無論如何,嘉貴人被處置,也算皇上給了你一個公道。」

公道?魏瓔珞看著桌案上厚厚一疊白紙覺得有些諷刺,她搖頭道:「若有公道……這公道也不是給我的,是給您的,給長春宮的,還是那句話,有錯當罰,嘉貴人錯了被罰,可怡親王呢?」

皇后瞧向窗外,日光照在她裙裾金線所繡的鳳凰上,熠熠生輝,她的語氣十分平靜:「你何必鑽牛角尖?怡親王是皇上的親堂弟。」

那文彩輝煌的鳳耀眼的近乎刺目,魏瓔珞輕輕說:「對,怡親王是皇上的親堂弟,奴才只是一個卑微的宮女,別說只是受了冤屈,就算當場沒了性命,皇上也不會多瞧一眼!他所以大發雷霆,只是怪怡親王參與內廷紛爭,又鬧得很難看,丟了皇家體面!所以,嘉貴人尚有處置,怡親王卻逍遙得意!」

皇后看著面前的少女,緩和口氣道:「瓔珞,怡親王畢竟是十三皇叔的親兒子,大清堂堂正正的鐵帽子王,皇上不好過分苛責。」

魏瓔珞回望皇后,長春宮是她唯一的立足之地,皇后娘娘也是她在重重宮闈裡必須要抓牢扶穩的靠山。長春宮和怡親王的梁字已經結下,與其一味防守,還不如以攻為守。她眸光轉冷,暗想:鐵帽子王……有什麼大錯,是有鐵帽子王這樣的尊崇也保不住的呢?

皇后見面前的小姑娘忽然出神,奇怪地問:「你在想什麼?」

魏瓔珞回神,對皇后一笑,道:「沒什麼,只是在想,無論如何,我都會保護您的。」

皇后微微一怔,心中柔軟,語氣愛憐地說:「傻姑娘。」

時日易度,又消磨幾日光陰。宮裡的日子,今天與昨天沒什麼不同,見一樣的人、看一樣的景、做一樣的事,而這樣的日子,一旦稍有變化就會十分明顯。

這日去永和宮送完東西,魏瓔珞回到長春宮,拉著爾晴說話:「爾晴,什麼是吃肉分福?」

爾晴稍稍一想,反問:「你是不是看見吳書來他們準備黑豬了?」

魏瓔珞點點頭,道:「回宮的路上瞧見的,一群人扛著好大兩頭整豬,大得簡直怕人。」

爾晴撲哧一笑,說:「也難怪,咱們平時哪見得到那些東西,瞧著是不是新鮮?這是宮裡的老規矩,坤寧宮朝夕二祭,每隔一月還有一次大祭,皇上要賞賜御前侍衛、朝臣們吃肉分福,後宮嬪妃也有份,算算時候,明天就是大祭日啦。」

說到這兒,爾晴又犯起愁:「說是分福,但那胙肉不過是白水所煮,沒滋沒味,有時候都是半生的,咱娘娘素來最厭吃那東西,還吃壞過肚子,只望這次吃了鳳體無恙。」

魏瓔珞想到皇后的身體,不免也憂心起來,問:「不能不吃嗎?

爾晴嘆了口氣:「這是分福,誰敢拒絕就是對先祖、對神靈不敬!以前有位大臣吃吐了,還被杖責八十呢!」

對先祖、神靈不敬,杖責八十。

魏瓔珞心中一動,時機稍縱即逝,她發現了一個絕好的機會,就一定不會就此錯過。魏瓔珞雙眼微微一瞇,對爾晴甜甜一笑,道:「我忽然想起有事沒辦完,下次再找你說話。」說完,提起裙擺快步向外走去。

爾晴愣愣地看著魏瓔珞的背影,嘀咕道:「你不是才辦完事回來嗎……」

侍衛處。

「吱——吱——」海蘭察拼命對傅恆使著眼色,口裡還發出怪聲。

傅恆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,問:「你今兒怎麼了?失心瘋了?」

海蘭察洩氣,沒意思地說:「唉,咱倆真是一點默契也沒有啊,不玩了不玩了,你往那邊瞧,看看是誰?」

傅恆聞言望去,不遠處,穿著宮女服色的少女亭亭而立。傅恆立刻起身,拍了一下海蘭察的肩膀,說:「我很快回來。」

海蘭察看著傅恆大步流星地走向魏瓔珞,嘖嘖兩聲,道:「這可真是鐵樹開花,哈!」

傅恆的步子很快,不過片刻,這一段距離就被他走過了大半,但真的快走到魏玲瓏面前時,他的步子又慢下來。

那個女孩子站在一棵柳樹下,身姿也如弱柳,她本來在出神,但聽到腳步聲很快回過頭看他,清凌凌的眼底是他的倒影,瓔珞對他笑起來,脆生生地喊:「少爺。」

心底的確有花在開,層層疊疊,傅恆不自覺就用了最溫柔的語調問:「你怎麼來了?」

魏瓔珞把一隻小紙包交給傅恆,道:「我來送這個給你。」

傅恆打開,輕輕捏了一點觀察,疑惑地說:「是椒鹽?」

魏瓔珞點點頭,態度殷切又體貼:「明天是大祭日,我聽說胙肉半生不熟,毫無滋味,經常有人吃吐了受罰,便特意準備了椒鹽給少爺,待人不注意的時候,你悄悄抹上一點,就能吃下去了。」

傅恆把紙包交還給魏瓔珞,不贊同地說:「瓔珞,這不妥。」

紙包遞到手裡時,魏瓔珞忽然連著傅恆的手一並握住,又推了回去,她波光瀲灩的眸子對上傅恆的雙眼,勸道:「少爺藏一包在袖子裡,到場那麼多人,誰會注意到呢?」

少女珞細膩柔軟的掌心簡直像一團火,碰到傅恆的瞬間,燙得他立刻收回了手,讓他的臉一直紅到了耳尖。

魏瓔珞卻好似看不見那通紅的耳尖,自然而然地收回手,笑道:「我就當少爺收下了,皇后娘娘還在等我,我先走了。」

層疊盛放的心花慢慢枯萎,傅恆靜靜看著魏瓔珞走遠,握緊了手中的紙包。

次日,坤寧宮正殿。

大祭日禮儀繁雜,坤寧宮殿內架著兩口大鍋,熱氣騰騰,白肉翻滾。太監們將煮熟的豬肉恭敬地擺上供桌,供桌上祭祀的是滿族人的神穆哩罕神。薩滿太太口中唱著祈禱奏樂,不時發出「鄂囉囉」的聲音,同時擊打手鼓,搖晃金鈴。

弘曆與皇后居於眾人之前,群臣列後,在手鼓鈴音之中,所有人向穆哩罕神行叩首之禮。禮畢後,弘曆與皇后於南炕升坐,諸位大臣坐在各自的氈墊上。

李玉一擊掌,太監們捧著初步分出前後肘的豬肉,呈送上來。弘曆親自用匕首割下一塊,李玉高聲道:「請大人們吃肉!」

魏瓔珞和眾宮女上前,每個人手裡都端著一只盤子,盤內是準備好的大塊白水肉,旁邊配上一柄小刀和一塊棉紙。

弘曉盤腿坐在氈墊上,望著魏瓔珞的眼神居高臨下,充滿譏嘲。魏瓔珞姿態十分謙卑,微微屈膝,高舉托盤讓請弘曉取刀。弘曉冷哼一聲,棉紙狠狠擦過匕首,他用力一刀刀斬下去,白肉在刀下分成數塊,湯汁飛濺而出,濺上魏瓔珞的面頰。

魏瓔珞瓔珞神情不改、笑容得體,待弘曉割完肉後,若無其事地收了刀和棉紙,將托盤放入其他托盤之中,回到皇后身邊。

接下來就該眾人享用白肉,弘曆切好一片正要食用,吳書來卻忽然湊到弘曆身邊,低聲耳語了兩句,弘曆勃然色變,將手中刀釘在案上,厲聲道:「立刻給朕查!」

殿內諸人都是一愣,吳書來一揮手,太監們一擁而上,硬生生從眾位臣手裡奪了肉檢查。群臣茫然相顧,齊齊惶恐伏跪在地。

檢查弘曉托盤中白肉的太監大聲道:「回稟皇上,找到了!」

魏瓔珞低下頭,不動聲色地掩去面上笑意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