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四十六章 夜會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筆尖在雪白的紙張上留下墨痕,少女伏案執筆的身姿窈窕秀美。皇后在旁看了一陣,皺起眉道:「瓔珞,你有心事?」

魏瓔珞微微一愣,腦海中浮現出慶錫的話語:「我查到瓔寧的真正死因了,今夜三更,我在御花園等你,不見不散!」

她搖搖頭,回答:「稟娘娘,沒有。」

皇后走到魏瓔珞面前,從她指尖取下毛筆,溫柔地說:「心不在焉,是練不好字的,你身體不舒服嗎?」

魏瓔珞心中一動,向後退了兩步,行禮道:「娘娘,奴才的確有事,要向您告假!」

三更天,月光如紗似霧,籠在花枝梢頭。

慶錫走過石子小徑,瞧見一個熟悉身影,正是魏瓔珞。見魏瓔珞如約而至,慶錫心中一鬆,頓生鄙薄:到底是個小姑娘,感情凌駕於理智之上,太蠢了。他走上前,道:「魏瓔珞!」

少女轉身看向他,目光冰冷如刀,慶錫心中莫名一涼,便聽她驚慌地高聲嚷道:「來人,有賊啊!」

一群太監從四周衝出,一擁而上將慶錫按倒,慶錫怒道:「你們好大膽,我是乾清門侍衛!魏瓔珞,你發瘋了?」

魏瓔珞置若罔聞,向其它太監說:「不必怕他,此人擅離職守,深更半夜跑到御花園心懷不軌,只要不打死就沒你們的錯處!」

那些小太監們被這句話壯了膽,當真把慶錫打了個滿臉開花,慶錫雖有武藝,卻雙拳難敵四手,只能不停叫罵。

不遠處燈火熒熒,一隊人馬快步趕來,為首的一人衣著華麗、神情倨傲,是那不可一世的怡親王弘曉,他上前踹翻一名太監,勃然大怒:「瞎了你們的狗眼,誰敢動手!」

魏瓔珞見了怡親王,唇邊泛起一絲冷笑。

眾太監跪成一片,戰戰兢兢地齊聲道:「奴才給怡親王請安!」魏瓔珞也似模似樣地行禮問安。

弘曉狠狠瞪了魏瓔珞一眼,一把扯過慶錫,問:「怎麼回事!」

慶錫渾身劇痛、口角溢血,伸手指向魏瓔珞,恨聲道:「是魏瓔珞!她秘密約會我到御花園,想勾引我!」

魏瓔珞輕蔑地打量慶錫兩眼,好笑地問:「你長這麼大難道沒照過鏡子?」

慶錫摸了摸高高腫起的臉頰,心中更恨,道:「魏瓔珞,想不到你是如此歹毒的女子,我今夜來是想勸你不要錯付情意,你卻惱羞成怒、糾結人手、動手傷人!王爺,她約會我的事情早已上報給您,您可要嚴懲這個不知廉恥的宮女!」

弘曉等的就是這個時候,揮手道:「還不把人拿下!」

兩名侍衛上前要拿人,魏瓔珞早有準備,正要開口,卻聽一道清朗男聲道:「深更半夜,你們在這兒幹什麼?」

魏瓔珞怔了一下,她看向聲音來處,眾人讓開的道路間,傅恆踏著如水月光走了過來。

傅恆在看她,魏瓔珞本能地想皺起眉別過眼,但她不能讓他起疑,她必須迎著那令人厭煩的關切目光,回一個親近的示好微笑。

她也的確這樣笑了一下。

弘曉也說不好魏瓔珞和富察傅恆自己更厭惡哪一個,雙眉擰起,語氣不善地問:「富察傅恆,今日可不是你當值,你為何會出現在這兒!」

傅恆的目光從魏瓔珞身上移開,對弘曉微微一笑,道:「皇上今夜頗有雅興,正在御花園賞月,召我手談一局,只是沒想到,剛清淨沒多久,便聽到此地喧譁令人煩擾,令我前來查看。」

弘曉神色微微一變:「皇上也在?這兒有個宮女私約侍衛,被我當場拿住,正預備交去慎刑司,就不打擾皇上雅興了,帶走!」

傅恆有意無意地擋在魏瓔珞身前,面上仍是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,道:「皇上就在前面的亭子,怡親王,既然驚動聖駕,還是請皇上聖裁吧!」

雅緻的涼亭前烏壓壓跪了一片人,弘曆坐在石凳鋪著的錦墊上,在棋盤上落下一枚黑子,才轉過臉來慢慢問:「說吧,鬧什麼呢?」他的目光掠過魏瓔珞,皺了皺眉。

有這麼句俗話說得好:惡人先告狀。

魏瓔珞氣定神閒地看弘曉搶先開口:「皇上,這名宮女膽大包天,私下勾引宮中侍衛齊佳慶錫,齊佳慶錫再三拒絕,這宮女卻約他今夜三更時分來御花園私會!奴才收到稟報,不能容忍此等淫亂宮闈的卑賤之人,剛剛的喧嘩是在捉拿此女,不料打擾了皇上的雅興,真是罪該萬死。」

弘曆看向魏瓔珞,問:「你可認罪?」

傅恆聽弘曆向魏瓔珞開口就是問罪,心中一跳,手在袖中緊握成拳。

魏瓔珞心中亦是一冷,她暗暗深吸一口氣,微微抬頭,應道:「親王殿下所言,奴才一無所知,不知如何認罪。」

慶錫捂著腫大的臉頰,質問:「你若不是為與我幽會,為何三更半夜來御花園中!」

魏瓔珞捧起身邊的花籃,一臉無辜:「天氣漸漸熱了,主子不喜歡驅蚊草的味道,我是來採夜來香的,哪想到就撞上你這個登徒子,還好皇后娘娘體恤,特派了幾個小太監和我一同來御花園,若說是幽會,我怎麼會帶這麼多人?」

慶錫爭辯道:「你帶這麼多人是想報復我拒絕你!你約我來御花園,讓他們把我當賊痛打一頓,這是故意洩憤!」說到這裡,慶錫快速從懷裡掏出一張宣紙,高高舉起:「皇上,奴才有證據,這是魏瓔珞派人送來的信件,請您御覽。」

弘曆看這一齣鬧劇,意興闌珊地道:「呈上來。」李玉將紙展開,奉給弘曆。

那雪白宣紙上寫著一行字:今夜三更,御花園瓊苑東門,不見不散,瓔珞字。弘曆看完勃然大怒,猛然將宣紙丟在魏瓔珞臉上:「你還有什麼話說!」

宣紙輕飄飄從魏瓔珞臉上落在她膝頭,上面的字歪歪扭扭,的確是她的字跡。

魏瓔珞神情異常冷靜,她拾起宣紙,道:「這字跡的確像出自奴才之手,但奴才也有證據,證明這不是奴才所書。」言罷,她從懷裡取出一疊紙,繼續說:「回稟皇上,承蒙皇后娘娘厚愛,親自教導瓔珞寫字,瓔珞資質愚鈍,卻不敢辜負娘娘心血。這一月來,瓔珞嘗試各種方法練字,為了比較優劣,特意將所有練習的紙都排上序號。今天下午,奴才發現第二十八頁不見了!所以,必定有人盜竊瓔珞的書法……」

她目光轉過慶錫與弘曉,一字一頓地道:「栽贓陷害!」

慶錫不自然地避過魏瓔珞目光,弘曉則嗤笑一聲:「你說丟了就丟了?我還說是你自己藏起來了!」

魏瓔珞施施然問:「敢問怡親王,我寫信用的紙是什麼紙?」

弘曉不耐煩地回答:「當然是練字的宣紙!」

魏瓔珞神情恭敬道:「皇上,瓔珞俸祿有限,不敢浪費宣紙,所以用手紙來代替——哦,就是白棉紙。」

傅恆眼中微帶笑意,接過魏瓔珞手裡的密信與她自己拿出的紙,再奉給弘曆查看:「皇上,慶錫提供的這封信,紙張潔白稠密,紋理細緻,是出自安徽涇縣品級最高的生宣,但魏姑娘的這些紙,只是宮內最普通的白棉紙。」

弘曉臉色一沉,還要強辯:「你這女子心機深沉,說不得是你故意避嫌,專門找了張上等生宣!」

魏瓔珞輕輕嘆了口氣,竟似有些無奈:「不是瓔珞厚顏,皇后娘娘說過,瓔珞練的這一百五十張字,每天都有進步,你們怕我發現,不敢動最新的,便從中間抽取,第二十八恰是一月前的字,只要與這兩日的字體比對,真假立知。」

鐵證如山,再難辯駁。

慶錫額頭沁出細密汗珠,不自覺地抖了起來。

弘曉忽然一腳踹在慶錫身上,破口大罵:「混賬東西,竟敢蒙騙於我!皇上,奴才沒想到慶錫竟然撒謊,一定是他——」

「一定是齊佳慶錫勾引我不成,特意栽贓陷害,怡親王是這個意思吧?」魏瓔珞笑盈盈地對慶錫道:「齊佳侍衛,你聽清楚了嗎,你勾引我不成又栽贓,你自己再不識趣,可沒有人會救你啊。」最後一句十分意味深長。

慶錫臉色青白,弘曉要棄車保帥,他怎麼會不懂?他把心一狠連連磕頭道:「皇上,是怡親王威脅奴才去陷害瓔珞姑娘!奴才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,但一切都是他指使的,奴才對天發誓!」

弘曉踹上慶錫胸口,暴怒:「狗奴才!竟然敢往我身上潑髒水!」

魏瓔珞故作驚訝地道:「是怡親王指使你?奴才深居內宮,與親王素昧平生,不知親王為何要誣陷奴才?奴才身份卑微,只有長春宮宮人的身份值得親王多看一眼……難道,秦王殿下其實是想藉誣陷奴婢往——」

「夠了。」弘曆忽然開口,聲音中隱有怒意。

天子之怒,威如雷霆,眾人齊齊噤聲。

弘曆道:「慶錫攀誣長春宮宮女,不配乾清宮侍衛一職,杖責一百,革職查辦!把他堵住嘴,給我拉下去!此事到此為止。」

慶錫來不及再說一個字,便被侍衛堵住嘴拉走,弘曉暗暗鬆了口氣。

到此為止四個字砸在魏瓔珞身上,字字似乎都有千斤重,她不甘心地還要開口,傅恆伸手用力拉了她一下,認真地對她輕輕搖了搖頭。

「到此為止」,天子金口玉言,誰能違背?

弘曆瞧見了魏瓔珞與傅恆的小動作,心中更為不快,冷冷道:「魏瓔珞,你這種破爛文墨也好意思叫書法?還覥著臉說每天都有進步!朕都替皇后難受,你回去練上一百張,練不完,不准休息!」

魏瓔珞咬住牙,垂首應道:「……是。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