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宮女生涯 第四十一章 叛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「叛徒,怎麼會呢?」愉貴人吃了一驚,「芳草一直照顧我,日子最苦的時候也沒離我而去……」

「對,對啊!」芳草又抽了抽手,「奴婢對貴人忠心耿耿,怎麼可能是叛徒呢?」

「是嗎?」魏瓔珞手上一用力,將她強行拖到愉貴人面前,迫她展開手道,「貴人你看,珍珠粉是純正的白色,芳草指甲內的粉末明顯發黃,這根本不是珍珠粉的顏色!」

「珍珠粉就是這個顏色!」芳草咬牙道。

魏瓔珞立刻將自己今日帶來的珍珠粉拿了出來,無需多說,兩相對比,真假立辨,一者雪白無垢,如冬日最初的細雪,一者暗淡發黃,如細雪上的黃泥腳印。

愉貴人的眼睛又不是瞎的,一看之下,立時臉色鐵青。

「貴人,芳草先前為你做的珍珠丸呢,你這還有沒有?」魏瓔珞又問。

「有的。」愉貴人在枕邊一陣翻找,最後翻出一只瓷瓶來,遞與魏瓔珞,「在這,我吃了大半,還剩下幾枚。」

魏瓔珞拔開瓶蓋,將裡頭僅剩下的三枚藥丸子倒在掌心,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雪光,三枚藥丸,竟是一樣的雪白滾圓。

「都說你誤會我了……」芳草趁機在一旁爭辯。

魏瓔珞瞥了她一眼,將其中兩枚倒回瓶裡,剩下一枚捻在指間,用力一捏,藥丸破碎,粉末紛紛揚揚落下,在桌子上鋪了一堆小雪。

那雪,如同星子,微微發著亮。

「這絕不是珍珠粉。」魏瓔珞用手指沾了沾粉末,遞至愉貴人眼前,「具體是什麼,奴婢也瞧不出來,但御醫們肯定是瞧得出來的。」

宮中沒有真正凡庸之輩,即便是眼前飽受欺辱的愉貴人,也是有些見識的,但見她用手接了些許粉末,鼻子一嗅,眼睛一瞧,心裡立刻有了數。

「……這當然不是珍珠粉,而是貝殼粉!」愉貴人泛著血絲的眼睛盯向芳草,「芳草,你為何要魚目混珠,調換皇后送來的珍珠粉!」

見事情瞞不住,芳草立刻跪了下去,頻頻叩首,語帶哭腔:「奴才有罪!奴才額娘患病,無錢醫治,實在沒了法子,知道貝殼粉廉價,珍珠粉貴重,才偷換了皇后的珍珠粉,想拿來換取錢財!求貴人看在奴才一直精心伺候的份上,饒了奴才吧!」

見她模樣可憐,又念往日情分,愉貴人頗有些痛心疾首道:「你啊你,你額娘生病,只要告訴我一聲,難道我會不管?你竟幹出這種事情來,實在太令人失望!」

聽出她有放過自己的意思,芳草大喜:「奴才一時糊塗……」

「一時糊塗?」魏瓔珞笑了起來,「不,你精明得很呢。」

愉貴人與芳草齊齊一愣。

「貴人你看。」魏瓔珞將瓶中剩下那兩枚藥丸倒在桌上,「用廉價的貝殼粉調換珍珠粉,表面看是盜竊,可您仔細看看,貝殼粉泛黃,貝殼丸必定泛出雜色,可芳草給您的貝殼丸外表卻是雪白的,唯獨內裏有些微閃粉,若不捏開,壓根區分不出……」

她緩緩抬頭,盯著眼前面色發白的女子道:「她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錢,而是——讓你不起疑心的將這些假丸子吃下去。」

愉貴人忍不住抬手握住自己的喉嚨。

彷彿前些日子吃下去的那些珍珠丸子,重又回到了她的喉嚨裡,剝落了表面的雪衣,冒出綠水毒液。

她想吐。

「說!」魏瓔珞朝芳草冷厲道,「如今你已經將事辦砸了,你背後那位主子是不可能出面保你的,你唯一的生路,就是把一切都說出來,看貴人肯不肯原諒你,為你在皇后娘娘面前說說情!」

事情若真鬧到皇后面前,她還有活路嗎?

芳草這下真的怕了,再也不敢有所隱瞞,張口喊道:「嘉嬪,是嘉嬪娘娘吩咐奴才這麼乾的!」

本以為從她嘴裡冒出來的會是慧貴妃的名字,豈料忽然蹦出這麼一位來,愉貴人震驚道:「嘉嬪?」

「是。」為留住小命,芳草竹筒倒豆子似的說,「嘉嬪娘娘前些日子尋到奴才,對奴才說,怡嬪已經去了,永和宮就只剩下您這一位主子,可您又一直蝸居不出,整日戰戰兢兢,就算生出一個阿哥,也定不會受寵。咱們永和宮,注定一輩子做冰窖!」

愉貴人氣得渾身發抖:「所以你就背叛了我?」

「怪不得,怪不得。」魏瓔珞則想通了一件事,「上回在御花園,愉貴人被狗襲擊,你不但沒有護著愉貴人離開,反而在背後退了她一把,使她離那狗兒更近了。想必那時候你就已經是嘉嬪的人了吧?」

芳草抽噎著不敢回話,只希望自己的眼淚能夠打動愉貴人一二。

「芳草,我且問你,你究竟在貝殼粉裡加了什麼?」愉貴人冷聲道。

芳草欲言又止半晌,最後低低道:「要改貝殼粉的顏色,得用染料去洗……」

「混賬!」愉貴人再也按耐不住,厲叫一聲,「你竟如此惡毒!」

她懷著身孕,染料成分含毒,長期使用還能生下健康的孩子嗎?

再多的舊情,也被芳草種種惡毒的手段消磨得沒有了,愉貴人狠狠一偏頭,連看她一眼也嫌噁心:「瓔珞,帶她去見皇后!」

「不,不!」芳草撲過來哭道,「奴才已經什麼都說了,別帶奴才去見皇后!」

愉貴人閉上眼睛,狠心不看她,身旁的魏瓔珞琢磨片刻,卻忽然開口道:「芳草,嘉嬪把東西交給你的時候,可有其他人瞧見?」

芳草搖搖頭。

果然如此,魏瓔珞對愉貴人道:「對方使得好手段,沒人證,物證也不充足,貿貿然告上去,恐怕還會被對方倒打一耙,說永和宮有意栽贓陷害。」

愉貴人楞住:「這……」

「與其現在就處置了這叛徒,讓對方換個我們不知道的人繼續害您,不如暫時留著她。」魏瓔珞冷冷看了芳草一眼,「這樣,她會以為您還在繼續吃有毒的貝殼粉……」

愉貴人琢磨片刻,發現這的確是個最好的辦法,至少不必敵明我暗,時時警惕來自身後的冷刀子。

「就依你說得去做吧。」愉貴人沉沉點頭,「芳草,若是嘉嬪那邊遣人來問,你就說她送來的貝殼粉,我全都吃完了……」

「得定個限期。」魏瓔珞想了想,「就半個月後吧,你自己去通知嘉嬪,說貝殼粉都用完了,讓她送新的來!聽懂了嗎!」

芳草哪裡還有第二個選擇,只能當了這個雙面間諜,跪俯道:「是!」

如此便好。

魏瓔珞俯視她,心中一片冷意。

她此番行動,不但是為了拯救愉貴人,更是為了拯救待自己一片赤誠的皇后。

畢竟若是愉貴人出了什麼事,下面的人一查,很快就會查到珍珠粉的源頭來自於長春宮。且不論送來的是珍珠粉也罷,還是人參或其他補物,只要有芳草這個叛徒在,總能在上頭下手。

這一點,魏瓔珞早已預料到。

「背後主謀喜歡栽贓陷害,我們宮裡送的是珍珠粉,她八成要在上面下手。」魏瓔珞心想,「將計就計,果然抓住了你,只是不知道慧貴妃甚麼時候才會發現,她身邊有一個看似忠心耿耿的叛徒……」

浩浩蕩蕩,一條長隊自甬道內行過。

每兩名太監抬著一只木桶,木桶用紅綢遮住,蒙的嚴嚴實實,乍一眼望去,彷彿蒙著紅蓋頭的新嫁娘,腳不沾地的讓人抬著。

「那是什麼東西,神神秘秘的。」慧貴妃坐在亭中,遙指前頭的隊伍。

「福建巡撫歲貢的荔枝樹。」嘉嬪一直消息廣通,一問就答,「一共一百桶,除賞賜王公大臣外,剩下的全送去了長春宮。」

慧貴妃眼中閃過一絲妒色:「我這兒一顆都沒見著,卻連樹都送去給她了。」

隔著千山萬水,一路從福建運過來,成批的樹因為水土不服,果子落下大半兒,剩下的分給宮中太后、皇后和妃嬪們,還有受寵的宗親、大臣,每個人能得一顆品嚐,就算是天大的福分,由此可見皇后在皇帝心中之分量。

「左右不過是幾棵樹。」嘉嬪安撫道。

「是啊,左右不過是幾棵樹。」慧貴妃撫了撫懷中雪球,「皇上待皇后真是不錯,本宮待你……也算不錯吧?」

嘉嬪一楞,覺得她意有所指,忙小心翼翼的回道:「這是當然,嬪妾能有如今,多虧貴妃的照顧。」

慧貴妃微微一笑,美麗而又惡毒的眼睛盯著她:「那你為何要背叛我?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